• 扇情画韵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5)(图)
  • 惠州苏东坡祠(5)(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0)(图)
  • 李家沟村的柿子红透了(图)
  • 渭河在这里拐了个弯(图)
  • 开心瞬间(图)
  • 惠州苏东坡祠(4)(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4)(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9)(图)
  • 惠州苏东坡祠(3)(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3)(图)
  • 埃及首都开罗【国家博物馆】(8)(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2)(图)
  • 惠州苏东坡祠(2)(图)
  • 埃及首都开罗【国家博物馆】(7)(图)
  • 菊花摄影(1)(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6)(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5)(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4)(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五元坊】(2)...(图)
  • 闻黑河北安冬雪有感 浣溪沙(新韵)(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3)(图)
  • 一代宗师欧阳修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10-18 16:50:20 / 个人分类:散文

    一代宗师欧阳修

     

     

         平山阑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欧阳修

     

    北宋文坛是个聚宝盆,就说仁宗时期吧,珍珠玛瑙一抓一大把,他指缝里随便漏出的,都是大咖大师。散养看着豪横,只是各有各的脾性,一匹千里马尥蹶子就能踢腾的云遮雾罩,虽说仁宗宽怀,但若能有一条红线串联起这群宝贝,有一匹头马归拢了这多才子,总归不是坏事,于是,前前后后,出现了几位文坛盟主。

    晏殊提携了富弼、韩琦两宰相,发掘了范仲淹。范仲淹重用欧阳修,欧阳修又推举了苏轼、王安石。苏轼门下有著名的“四学士”等等等等。如此接力,文脉不断,代代相传,盟主之位也几易其主。

    文无第一,若是单论,很难说这些巨星谁比谁就更璀璨,但是,欧阳修却被公认为当时的文联主席,这是事实。

    名满天下的一众笔杆子,个个傲娇,人人硬气,他们最瞧不上的,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看谁不顺眼,阴晴立现,绝不给对方留面子,可是,就是这样牛气冲天的一干人马,却都买欧阳修的账。

    这是为什么呢?

    欧阳修没有出道之前是范仲淹的粉丝,他24岁进士及第时,41岁的范仲淹已经在京为官了,所以,二人之间并无师生关系,可以这么说,在范仲淹已经跻身中国作协领导层的时候,欧阳修还是基层的一个文艺青年,虽说他也是少年才子颇有名气,但是,和今天一样,混在京圈的作家和地方县区的作家是两个概念,二者所占有的资源根本没有可比性。

    范仲淹随手一挥,就会有各大名刊的编辑如获至宝连夜排版发表,欧阳修呢,还得费力巴巴无头苍蝇一样胡乱投稿,殊不知,那些公开的邮箱多是摆设,投进去的稿子编辑根本不看。

    当然,欧阳修毕竟不是一般人,1029年秋天,欧阳修在国子学的广文馆试、国学解试中均获第一名,成为监元和解元,又在第二年的礼部省试中再获第一,成为省元,也算是连中三元

     第二年,仁宗主持的殿试放榜后,欧阳修居十四名,位列二甲进士及第。

    仕途启程的同时,欧阳修迎娶了恩师胥偃的女儿。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说的就是欧阳修。

    既然同朝为官,欧阳修自然就有了和偶像认识的机会,虽说二人级别悬殊,但毕竟算是进入同一个轨道了。

    1033年,就在范仲淹被提拔为右司谏时,正在洛阳司法部门任职的欧阳修立马给范仲淹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是说,范老您被选为谏官,这是所有人意料中的,因为您的凛然之气正义之色早已闻名天下,自从您受命以来,我们都翘首期待着您在朝廷直言规谏圣上的消息……

    司谏之职,级别并不高,但是地位很高,在宋代,只有宰相和司谏能与皇帝随时面对面谈论国事,其他官员只许各司其职,不得越职言事,所以,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岗位,是离皇帝最近的。虽然风险大,一不小心说错话就有可能大祸临头,但是,机会也大,任何一点能耐皇帝都能看见。

    说起来,虽然欧阳修对范仲淹仰慕已久,但是两人还没见过面,一个初入官场的新人敢给大名鼎鼎的重臣写信,除了粉丝对偶像的敬仰,更需要一份勇气和担当,从这一点上看,欧阳修和范仲淹性格中是有相同之处的。

    果然,一来二去,两人终得相见,一见如故。

    之后的几十年间,欧阳修成了范仲淹政治上的战友思想上的知音,二人在官场上的浮浮沉沉也便如影相随荣辱与共。

    能相交几十年者,其价值取向大抵是一致的,忧国忧民、直言敢谏、勇于担当是范仲淹的写照,欧阳修也是如此。

    如上,人品好,这是欧阳修能在文艺界统领全局的前提。

    文艺界人士大多有个性,瞧不上胸无点墨的领导,所以,没有两把刷子,即便屁股坐在官椅上,才子佳人们也不尿你。

    欧阳修岂止两把刷子。

    第一,他倡导诗文革新,扭转了北宋文风。10572月,50岁的欧阳修做了礼部贡举的主考官,以翰林学士身份主持进士考试。当时流行太学体,最大的特点就是“掉书袋”,满篇生僻字,玩弄典故,读的人一头雾水不知所云,这和欧阳修平易通达的文风完全相反。当欧阳修从一堆陈腐试卷中读到苏轼时,喜出望外,那些自鸣得意的“太学体”考生无一中榜,他们气不过,聚众闹事,围堵欧阳修,扬言要他吃一顿胖揍。好在仁宗不糊涂,他给了欧阳修充分的信任和自主权。

    嘉佑二年的这次考试,从正月初六到三月初五,历时整整两个月,各科共录取899人,其中进士科388人,北宋各个领域的代表人物,政治界、思想界、文学界的新秀囊括其中,堪称千年第一龙虎榜。

    苏轼、苏辙、曾巩、程颢、张载等等后来独领风骚者均榜上有名,这一届考生中,《宋史》有传的就达24人。如此虎踞龙盘,主考官欧阳修功不可没。

    这次考试在考生中引起的震动直接改变了学子们的笔墨走向,考官的口味就是天下学子的导航仪,他们知道,原来那种华而不实艰涩难懂的文章已经过时了,要想取得高分,就得向欧阳老师看齐。

    欧阳修的文章的确写得好,但是,如果他没有坐到主考官的位置上,即便他的文章妇孺皆知,要引领一代风气,还是有难度。历史选择了欧阳修,给了他一个最合适的位置,于是,大笔一挥,小笔影从,古奥的文风渐渐走向平实。

    此外,在当时的贵族文人集团,西昆体诗赋充斥,看似富丽堂皇,其实全无意义。为了矫正西昆体的流弊,欧阳修大力提倡古文。他自幼爱读韩俞文集,出仕后亲自校订韩文,刊行天下。

    第二,欧阳修是伯乐。上文所述龙虎榜之所以群英荟萃,与欧阳修的学识、眼光和胸怀是大有关联的。欧阳修一生甘为人梯,桃李满天下,包拯、韩琦、文彦博、司马光,这些响当当的人物,都得到过他的激赏与推荐。唐宋八大家之中,除韩愈、柳宗元和他自己外,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均出自他的门下。而且,这些人都是寂寂无名时被他慧眼发现极力提携而名扬天下的。《宋史·欧阳修传》说他: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

    俗话说,文人相轻,欧阳修却打破了这个魔咒,他对优秀的人才总是不遗余力,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压制之意。

    1041,当时还在底层打拼的曾巩,给欧阳修写了一封自荐信,并献《时务策》。欧阳修读了赏识不已。他认为,曾巩虽然才气过人,但因其擅长古文策论,轻于应举时文,故屡试不第,一直无声无息。为此,欧阳修特撰《送曾巩秀才序》,为其叫屈,为其扬名,又把曾巩纳入门下,悉心教导。1057年,曾巩终于也跻身龙虎榜,从此一鸣天下知。

    1056年,48岁的苏洵携苏轼、苏辙兄弟做了京漂,经人推荐,欧阳修读了苏洵的文章后,击节道:后来文章当在此!立即向宋仁宗上《荐布衣苏洵状》,苏洵从此名动京师。

    至于苏轼,这个在嘉佑二年科考初试复试中都有惊艳之文的后生,更使欧阳修过目不忘。他在给梅尧臣的信中盛赞苏轼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有人说,文坛是江湖,也有恩仇,也有厮杀,有多少盟主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用尽手段打压人才,欧阳修身居高位,其格局也是高瞻远瞩,完全没有害怕后来者居上威胁到自己,反而为千里马提供更加辽阔的草原,不愧文坛元帅。

    第三,当然得论专业修养了,诗词歌赋,经史论文,欧阳修可谓无一不精。

    苏轼评其文时说:论大道似韩愈,论本似陆贽,纪事似司马迁,诗赋似李白。《朋党论》、《新五代史·伶官传序》、《与高司谏书》、《醉翁亭记》、《丰乐亭记》、《泷冈阡表》等,都是历代传诵的佳作。

    欧阳修还开了宋代笔记文创作的先声,其《归田录》、《笔说》、《试笔》等都很有名。欧阳修的赋也很有特色,著名的《秋声赋》变唐代以来的律体散体,对于赋的发展具有开拓意义。

    欧阳修善于论诗,在《梅圣俞诗集序》中提出诗穷者而后工的论点,发展了杜甫、白居易的诗歌理论,对当时和后世的诗歌创作产生过很大影响。他的《六一诗话》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话,以漫谈方式评叙诗歌,成为一种论诗的新形式。

    说到欧阳修的词作,需要多费些笔墨。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玉楼春》

    是不是,很多句子,我们都熟悉?不错,欧阳修的词作在当时都被谱了曲,是人人传唱的流行歌曲。不过,在当时的流行歌坛上,巨星实在太多,所以,单以风靡程度论,与欧阳修并驾齐驱者甚多,很难分出高下,但是,就在这大腕云集的时代,欧阳修在词坛上仍然占据了一个第一:他是北宋第一个将民歌元素引入词作的。

    欧阳修今存词230多首,其小令与晏殊齐名,号称“晏欧”。 24岁中进士之后,一度过着“游饮无节”的生活,写了大量的艳词。

    按理说,三岁丧父,孤儿寡母靠叔叔接济的贫寒家境,是没有底气支撑欧阳修吃喝玩乐的,虽说他刚刚当了洛阳留守推官,其实也就是个高级秘书,收入不高,那么,他哪里来的钱“游饮无节”逍遥浪荡呢?

    文艺的迷人之处就在于,任何时代,总有人为之衣带渐宽,为之九死无悔,这些人被称为文青。有些文青在孜孜不倦的求索中成名成家,更多的人,自己当不了著名作家艺术家,于是就把所有的热情转投偶像,成为铁杆粉丝,欧阳修初到洛阳,就很幸运地遇到了这样一个人。

    说起来,54岁的钱惟演还是欧阳修的上司,他是五代十国末代吴越王钱俶的第十四个儿子,典型的官二代加富二代,钱惟演自己在文学创作上也颇有建树,是"西昆体"骨干诗人,家里的藏书甚至与皇家书馆有得比。仁宗时期,钱惟演曾经官至兵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国防部长,不过,当欧阳修遇到他时,他正处于仕途低潮期,时任洛阳留守。

    钱惟演对欧阳修等一干年轻文人的好真是掏心掏肺。按理说,欧阳修是他手下的秘书,平时多多少少得写写材料加加班什么的,可是,钱惟演不但不让欧阳修承担琐碎的行政事务,还常常给他放假,让他出游采风,至于攒个酒局办个诗会之类的,那更是家常便饭,费用嘛,当然报销啦。

    一次,欧阳修和朋友上嵩山游玩,到龙门时突然下起了雪。大雪飞扬中,忽见有人骑马而来,却是钱府里的厨子和歌姬。上班时间旅游,领导竟然给他们派来厨子和歌妓,而且捎话说:登山辛苦,你们可在山上多留一阵赏雪,府里也没啥公务,用不着急忙赶回去。

    这样的领导,我也想要哇。

    为了让欧阳修们尽性,钱惟演还专门给他们拨了一个院子,挂上诗社的牌子,可以尽情挥洒笔墨自由创作,歌舞助兴,酒饮微醺,那是自然。

    如此宽松自在无拘无束的环境,欧阳修当然心情舒畅精神愉悦,此间,他创作的词令偏于暖色,颇多儿女情事。比如《踏莎行》: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钱惟演的“富养”,对年轻的欧阳修影响巨大,一旦有能力之后,他便大批提拔才俊,奖掖新人,应该说,这既是对当年钱惟演知遇之恩的回报,更是发扬和光大。

    随着欧阳修渐入权力中心,几度浮沉之后,他的词风开始向旷远出世开阔深沉转变,尤其是,他有意识地从民间吸收营养,将采自大地山川的血液注入士大夫词作,鲜活动人俚俗坦白的语言让词坛之风耳目一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生查子·元夕》

    句句大白话,句句忒动人,不是高手,焉得如斯?不是自街头巷尾田间陌上采得一身烟火气,哪里能写出这样雅俗相宜的美词?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这首《南歌子》,活泼泼的口语,如在眼前的动作,天真俏丽的新娘子形象几笔勾出。

    荷叶田田青照水。孤舟挽在花阴底。昨夜萧萧疏雨坠。悉不寐。朝来又觉西风起。雨摆风摇金蕊碎。合欢枝上香房翠。莲子与人长厮类。无好意。年年苦在中心里。汉乐府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南朝乐府有“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欧阳修此阙《渔家傲》显然有化用,如吴歌西曲一般直白明了。

    联章体是民间曲子歌唱的常用形式,指以一首曲子串联,共同演唱一个主题,敦煌曲子词中这一类达一千多首,欧阳修将此引入词作,创作了十首《采桑子》歌唱颍州西湖,首句分别为: 轻舟短棹西湖好;春深雨过西湖好;画船载酒西湖好;群芳过后西湖好;何人解赏西湖好;清明上巳西湖好;荷花开后西湖好;天容水色西湖好;残霞夕照西湖好;平生为爱西湖好。皆以“西湖好”的固定位置重句组成联章。

    三月十三寒食日,春色遍天涯。越溪阆苑繁华地,傍禁垣、珠翠烟霞。红粉墙头,秋千影里,临水人家。归来晚驻香车。银箭透窗纱。有时三点两点雨霁,朱门柳细风斜。沈麝不烧金鸭冷,笼月照梨花。这首《越溪春》,真如其词牌一样朴素清新,原因就在于吸收了民间俗语,如同农人闲话,市井之气中透着雅致,俚俗平实里透着亲切。

    也是人家艺高胆大,一般人循规蹈矩,人家却是制定规则的人,大家都那么写,我就这么写了,大家不但没脾气,还很认可,牛人啊。  所以,有人评价说“六一婉丽,实妙于苏。欧阳公虽游戏作小词,亦无愧唐人。”

    牛人欧阳修,甚至还写了一本《洛阳牡丹书》,列举牡丹品种24种,将洛阳牡丹的栽培历史、种植技术、品种、花期以及赏花习俗等作了详尽的考察和总结,是历史上第一部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牡丹专著。

    真是人比人羞死人啊,那么多看洛阳牡丹的人,都白看了。

    经学方面,欧阳修研究《春秋》,能不拘守前人之说,有独到见解;金石学为开辟之功,编辑和整理了周代至隋唐的金石器物、铭文碑刻上千,并撰写成《集古录跋尾》十卷四百多篇,简称《集古录》,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学著作。

    史学方面,欧阳修除了参加修定《新唐书》250卷外,又自撰《五代史记》(《新五代史》),其书法亦著称于世。朱熹说:欧阳公作字如其为人,外若优游,中实刚劲

    谱学方面,欧阳修开创了民间家谱学之先河,著有《欧阳氏谱图序》。

    ……

    还需要列举吗?和欧阳修这样的读书人相比,我们真的要无地自容了。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大宋多才子,个个都是千里马,万马奔腾中,欧阳修一骑绝尘,群马长嘶,撒开蹄子跟着跑就是了。

    最后一点,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欧阳修有领袖气质。

    给文人当领袖,太刻板不行,因为文人多浪漫。太迟钝也不行,因为文人多敏感。太粗糙更不行,因为文人多细腻。但是,过于浪漫,过于敏感,过于细腻,还是不行,这个度的拿捏,有些人一辈子也学不会,有些人呢,无师自通,天生自带,欧阳修就是后者。

    “好个人人,深点唇儿淡抹腮。花下相逢、忙走怕人猜。遗下弓弓小绣鞋。刬袜重来。半亸乌云金凤钗。行笑行行连抱得,相挨。一向娇痴不下情。”(《南乡子》)看看这用笔,何其大胆坦率,在正襟危坐的官员之中,欧阳修个性张扬,敢于公然表达自己的自然欲望,不藏不掖,此等词作屡屡推出,让那些正人君子面红耳赤,但是心底又不得不承认这画面的熟悉与真实。

    欧阳修晚年自号六一居士,自己解释说:家里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的金石遗文一千卷,琴一张,棋一局,又常常置办酒一壶,以我这皤然一翁终老于此五物之间,加起来不正是六个吗?可见,欧阳修还是一个敢于自嘲诙谐有趣的老头儿。

    当他在朝,他与范仲淹同声相应,共推新政。当他在野,便与山水同乐,豁达出世,随遇而安。如果说,范仲淹是一座高山,至死不忘天下,那么,欧阳修就是一泓清泉,进则激扬,退则坦然,所以,范仲淹堪为政治领袖,而欧阳修,更是一个从容自如的文坛领袖。《宋史》评价他说:“天资刚劲,见义勇为,虽构陷在前,触发之而不顾,放逐流离,至于再三,志气自若,不悔也。”

    如此等等,即便是大家云集的北宋,欧阳修仍能脱颖而出,一呼百应——那真是一个令人神往的时代。

    欧阳修,性情真人,一代宗师,民间歌手,他看似漫不经心,却在有意无意之间将有宋一朝散落各地的明珠攒聚成串,使赵姓君主主政的天下熠熠生辉,也给无数后来者留下无限遐想。

     

     

     

     


    TAG: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10-23 11:01:13
    天水百家讲坛,语言幽默,词章考究。博引史实,信手拈来。褒贬清明,直切时弊。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21-10-18 18:01:3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