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风光独好(手机摄影)(图)
  • 公园赏菊(图)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摄影作品选)(图)
  • 菊花摄影(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1)(图)
  • 惠州陈炯明墓(2)(全部完)(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建造之谜——埃及最大【胡夫金字塔】...(图)
  • 惠州陈炯明墓(1)(图)
  • 月满人间(图)
  • 桃花沟赏秋(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花卉】(7)(图)
  • 世界建造之谜——埃及最大【胡夫金字塔】...(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3)(完)(图)
  • 天水市气象台2021年10月19日17时55分发布...(图)
  • 东岔林场采风一组(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埃及【哈佛啦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2)(图)
  • 麦积山诗社采风归来(图)
  • 伏義城上空的云朵!(图)
  • 一代宗师欧阳修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埃及【哈佛啦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图)
  • 军中有一范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9-26 10:14:28 / 个人分类:散文

    军中有一范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渔家傲·秋思》·范仲淹

     

     

           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范仲淹出任西北军区副司令时,他已经年过50

           披挂着寒光凛凛的头盔铠甲,神情冷峻,手扶长剑的范仲淹,是不是,和我们印象中的词人大相径庭?

           北宋是知识分子最得意的时代,但也是一个不太平的时代。

           大宋政权本来就是在五代十国的烂摊子上建立的,自唐亡直到北宋开国皇帝赵匡胤黄袍加身,中间这将近一百年的大分裂时期,王国林立,割据频仍,城头变幻大王旗,四海之内一片混乱。虽然赵匡胤霸王硬上弓坐上了皇位,但是,周边少数民族政权虎视眈眈,可谓强敌环伺。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960年正月,手握重兵的中央警卫团首领赵匡胤在北伐途中,逼7岁的后周恭帝柴宗训退位,建立了宋朝,与大宋并存的,还有后蜀、南汉、南唐、吴越、北汉等。花了整整15年时间里,赵匡胤先后收拾了这几个小王朝,基本上统一全国。

           为什么是基本统一呢?因为在宋廷之外,鞭长莫及的地方,还有几个少数民族王朝:西北有辽、西夏、回鹘,东北有金,西南有大理国。

           与大宋的文弱不同,少数民族的彪悍让宋皇吃尽苦头,武力无法征服,那就巴结讨好吧,几次征战失利之后,对这几个烫手的山芋便以议和为主,通过金山银山买得暂时的相安无事。所以,较长时间内,国内还算和平安定,边贸繁荣,杂居和睦,出现了史书所谓“民族大融合”的局面。

           989年,范仲淹出生时,正是政局比较稳定的时期,两岁丧父的范仲淹和所有寒门学子一样,经过二十年的苦读,1015年,范仲淹26岁及第,在今天的安徽广德县做副科级的司法干部,他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山东邹平接来母亲。

          其实,范仲淹出生地是徐州,刚学会走路,生父就去世了,母亲改嫁山东邹平人朱文翰,所以,27岁之前,范仲淹用的名字是“朱说(yuè)”。范仲淹到广德任职的同一年,继父朱文翰去世,范仲淹虽立足未稳,依然“迎母归养”。两年后“朱说”调任集庆军(今安徽省亳州市)节度推官,类似于今天的办公室主任或者高级秘书吧。他向皇帝上《乞归姓表》,得到批准,还姓更名为“范仲淹”。

           从27岁到50岁,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范仲淹的生活轨迹大致如下:

           广德两年,范仲淹的本职工作是狱讼办案,“治狱廉平,……引囚讯问,皆得其情。”(《广德州志》)不管案子大小,范仲淹都一丝不苟,投入全部的精力,短短两年,广德人都知道,有冤情,找范公。本职之外,范仲淹还有个兼职:在《桐川范式宗谱》上有“文正公初授广德教授”之语,《范文正公祠堂记》又载:“初,广德人未知学,公得名士三人为之师,于是郡人之擢进士第者,相继于时。”就是说,范仲淹对教育很感兴趣,在此之前,长达四百多年间,广德没有进士及第者,范仲淹从外地请来三位名师的同时,从思想观念的培养树立上下功夫,在当地掀起重文兴教的热潮,并且成为传统延绵经年。事实证明,范仲淹的路子是对的,1034年,广德诞生了第一个进士陈南,有宋一朝,当地一共出现了49名进士,从此,广德也成为远近闻名的文风鼎盛之乡——范仲淹功不可没。

           1017年,范仲淹升为文林郎、任集庆军节度推官,仍然属于司法系统,办理各种案子。

           1021年,范仲淹调任江苏西溪盐仓监,负责监督淮盐贮运及转销。别看西溪是个小镇子,却称得上大宋朝的钱袋子,因为这里盛产海盐。西溪地临大海,当地人世代靠海水煮盐维持生计。范仲淹到任时,西溪沿海一带有数以万计的盐民,盐场上遍地白雪,西溪镇上商贾云集,贸易繁荣,车运水载日夜不息,是闻名天下的海盐仓。当时盐政管理实行“官专卖引法”,即煎盐的一切生产资料均属官有,灶民所煎之盐全部交入官仓,官府给灶丁工本费或实物(如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名为“民制、官收”。煎盐入仓后,加上盐税,再转售于商人,运输至安徽、江西、湖广一带,流通于市场。作为盐税监督官员,既要督察各盐场灶丁的煎盐全部纳官入仓,又要督察盐仓售出成品盐给商人时,出仓时所交盐税额的及时入国库,是一个苦差更是肥差,稍不小心就会心生贪念,中饱私囊,所以,朝廷对这个职位的人选十分慎重,一直是优中选优,用的都是年富力强正处在上升期的年轻官员。

           要说西溪确实是一个风水宝地,对宋廷来说,白花花的海盐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对西溪盐税官来说,连同范仲淹在内,出任此职的三个年轻人相继成长为大宋朝的三位宰相:

           吕夷简,1007年左右到西溪盐仓任盐税监,时年27岁。21年后,官居相位。

           晏殊到西溪盐仓任盐税监时,年仅23岁。18年后,官居相位。

           比较起来,范仲淹任此职时,33岁的年纪算是偏大了。22年后,官居相位。范仲淹不光是每天盯着如雪海盐,还主张重修堤堰,为此,1024年,仁宗把他调到兴华当了县令。两年后,范仲淹母亲去世,他辞官回乡守孝,堤堰工程由他人主持,这就是后来被称作的“范公堤”。

           守丧期间,范仲淹又过了一把当老师的瘾。晏殊当时是应天府(今商丘)的一把手,他知道范仲淹有才,所以邀请他当了应天书院的教务主任,又授课又搞教学管理。有才华的人不一定都适合当老师,但范仲淹看来很有教学天赋,任教期间,威信越来越高。

           和晏殊建立了友好关系,102812月,在晏殊举荐下,范仲淹入京,任为秘阁校理,负责皇家图书典籍的校勘和整理。

           虽然范仲淹是个人才,但是,仁宗手下大咖太多了,要想引起仁宗的格外注意确实不容易。

            就说仁宗嘉佑二年的进士榜吧,被誉为中国科举千年第一榜,光唐宋八大家在这场科举中就汇聚了四人。主考官欧阳修,苏轼,苏辙,曾巩,都参加了科举并进士及第。当时在京城的唐宋八大家还有两位,一位是陪儿子考试的苏洵,一位是正担任群牧判官的王安石。此次嘉佑榜,共有进士388人,后来担任宰执的有9人,除了主考官和考生外,当时的考官团阵容也是庞大,负责阅卷的是宋诗的开山祖师梅尧臣,副主考则是文学大家王珪、韩绛、范镇,前两人都官至宰相。可以说,嘉佑二年一榜所选拔出来的人才贯穿了整个北宋的后半段历史。

           苏轼曾说“仁宗之世,号为多士,三世子孙,赖以为用。”

            当然,我所列举的这些人与范仲淹的年纪或前或后,比如苏轼落地时,范仲淹已经人到中年了,我只是想说明这样一个事实:仁宗一朝,星光耀眼,没有货真价实的两把刷子,实在太难出头。

           但是,范仲淹做到了。他是怎么样让仁宗把目光落到他身上的呢?

           范仲淹当京官时,已经40岁了,在此之前,他一直做地方官,根本没有资格面圣,和仁宗也没啥关系。既到了天子脚下,天子的家事也是国事都已经触手可及了,耳朵里听到的大内消息也多了。

           当时的皇帝宋仁宗才19岁,由太后垂帘听政,这样的前例也多了,本不是新鲜事,只要大面子上能过得去,朝政能正常运转,一般大臣也无权置喙。问题是,太后有些膨胀,做了一些有违礼制的事,臣子们大多也是在下面议论议论发发牢骚,只有范仲淹,直接上书,请太后退休,仁宗亲政。折子递上去了,没人理睬,范仲淹也是个轴人,再次上书,自然,又一次石沉大海。

           晏殊听说后吓坏了,赶紧劝范仲淹收手,免得招来杀身之祸,范仲淹又和晏殊杠上了,一封长信(《上资政晏侍郎书》)洋洋洒洒:"侍奉皇上当危言危行,绝不逊言逊行、阿谀奉承,有益于朝廷社稷之事,必定秉公直言,虽有杀身之祸也在所不惜。"

           屡次上书没有结果,范仲淹也生气了,1030年,他自己要求调离京城,去山西永济当了一个通判。

           虽然范仲淹把太后不能怎样,人家该啥样还是啥样,但是,他的这一番举动给仁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于这个力挺自己的硬骨头大臣,仁宗自然抱有好感,看着“范仲淹”这个名字,他非常亲切,也牢牢记住了这个有脾气的下属。

           有了这个感情基础,年轻的仁宗需要的只是时间,并且,与太后相比,他有的是时间,他等得起耗得起,太后终于耗不住。1033年,太后去世。

           仁宗亲政,政局大变,他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那曾经冒死进谏为自己抱不平的范仲淹。太后3月去世,4月,仁宗就迫不及待召回范仲淹。

           考虑到范仲淹的直言无讳胆子大,仁宗给了他一个最容易得罪人的职位:谏官,专门负责提意见。

            范仲淹的官帽还没焐热,马上就办了一件大事,再次给仁宗帮了大忙。老太后去世,但是遗诰再立一个太后,仁宗当然满心不愿意,又不能明面反对,这时候,范仲淹挺身而出说“太后,母号也,未闻因保育而代立者。今一太后崩,又立一太后,天下且疑陛下不可一日无母后之助矣!”仁宗危机得以化解。

           刚刚亲政的仁宗,犹如一个才要学着走路的孩子,范仲淹成了他的得力臂膀,在最关键的时刻,这副臂膀给了他强有力的支撑,仁宗对范仲淹的的感情,已经超越了君臣关系,甚至有亲人般的温暖了。

           获得仁宗绝对信任的范仲淹,从此每有建议,仁宗立即采纳,还经常特别指派他处理其他政务,范仲淹开始进入大宋朝的权力中心。

          一家人之间也会有龃龉,也会有种种不可描述之别扭,何况,君是君臣是臣,那么,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上,范仲淹和仁宗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呢?

            范仲淹4月出任谏官,12月即遭贬谪,直接原因是因为仁宗的一件家事。仁宗的皇后郭氏,是太后当年选定的,因为和太后关系不好,仁宗自然也就不喜欢这个皇后,现在,仁宗终于扬眉吐气了,所以,他皇位一坐稳当,马上提出要废后,这一下,满朝哗然,只有宰相吕夷简等少数人支持。要知道,在古代,立后和立储都不是轻率之事,自然,更不可轻废,否则,极易引起朝堂动荡,天下不安,一切以“稳”字为上。

            范仲淹作为谏官,自然有话要说。

            范仲淹率领众大臣十余人跪伏垂拱殿外,请求召见,仁宗不见,派吕夷简出来解释。范仲淹等与之当庭辩论,吕夷简理屈词穷,无以为对。第二天,范仲淹打算在早朝之后,率一众谏议官再次和宰相交锋,谁知道还没来得及行动,就接到命令:贬官睦州,即刻出京。

           睦州与杭州相邻,湖光山色足以媲美杭州,远非一般遭贬官员所去的穷山恶水,可见,仁宗对范仲淹还是手下留情的,因为废后这件事,归根结底,是仁宗在闹脾气,于公于私,范仲淹没有大错,这一点,仁宗心里是清楚的,只不过,当时君臣僵持,总该有个处理的法子,这样双方都好下台嘛。

           事实证明,仁宗给范仲淹选的这个地方着实不错:

           “郡之山川,接于新定。谁谓幽遐,满目奇胜!衢歙二水,合于城隅,一浊一清,如济如河。百里而东,遂为浙江。渔钓相望,凫鹜交下。有严子陵之钓石,方干之隐茅。又群峰四来,翠盈轩窗。东北曰乌龙,崔嵬如岱;西南曰马目,秀状如嵩。白云徘徊,终日不去。岩泉一支,潺湲斋中。春之昼,秋之夕,既清且幽,大得隐者之乐。……往往林僧野客,惠然投诗。其为郡之乐,有如此者。”(《与晏尚书》)

         “伏蒙陛下皇明委照,洪覆兼包,赎以严诛,授以优寄。郡部虽小,风土未殊。静临水木之华,甘处江湖之上。”(《睦州谢上表》)

           可以看出,睦州的范仲淹,不但没有怨尤之气,反而优哉游哉,游山玩水,极尽山水之乐。赏心悦目的美景让范仲淹灵感喷发,创作了大量诗文。

          潇洒桐庐郡,开轩即解颜。劳生一何幸,日日面青山。

          潇洒桐庐郡,乌龙山霭中。使君无一事,心共白云空。

          潇洒桐庐郡,全家长道情。不闻歌舞事,绕舍石泉声。

          潇洒桐庐郡,公余午睡浓。人生安乐处,谁复问千钟。

           ……

         《潇洒桐庐郡十绝》组诗,皆以“潇洒桐庐郡”开篇,可知范仲淹心境该有多么澄澈明快了。睦州任职不足三个月,范仲淹又被调去苏州,还是个美丽的地方,不过,范仲淹到任知府时,苏州久雨成灾,“湖溢而江壅,横没诸邑”,灾民逾10万户。范仲淹冒着大雨,亲自察访水道,制定了“修围、浚河、置闸,三者如鼎足,缺一不可”的方针,治水成功,苏州周边地区的农田得以保全。从此,自南宋一直到元、明的两浙职守,都依照这个模式整治水患。

           稳定了民心,安顿好了老百姓的生活,范仲淹又重操旧业:建学校,请名师。本来,他是给自己买了一块地,打算盖房安家,后来听风水先生说,这可是块风水宝地,谁得了它,必定世代出公卿。范仲淹说,只我一家富贵,还不如在这里建个学校,让吴中子弟都来受教育,大家都富贵。建学之初,只有二十多人读书,有人认为是不是太大了,范仲淹说:“吾恐异日以为小也。”于是请大儒胡瑗“首当师席”,名师讲学,一时间盛况空前,闻名全国。范仲淹60岁时,又在苏州“置负郭常稔之田千亩”,作为族人公产,号曰义田,建造占地200亩的义宅,“聚族其中”,义庄内设“义学”,“立塾以教其人”。以一己之力举办社会福利事业,范仲淹可谓先驱。

            景祐二年(1035)三月,范仲淹得以升迁。《长编》卷一百十六载:“知苏州、左司谏、秘阁校理范仲淹为礼部员外郎、天章阁待制。”不久,47岁的范仲淹奉召还京,判国子监,很快又转升为吏部员外郎、权知开封府,这离范仲淹被贬出京不到两年时间。

            一入京,范仲淹就大刀阔斧整顿官僚机构,开封府"肃然称治",时称"朝廷无忧有范君,京师无事有希文"。这时候,他和宰相吕夷简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吕夷简做官求稳,处事保守,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与仁宗的性情是相吻合的。范仲淹却是个急先锋,想法多,想要干点实事,所以,不光是吕夷简为首的一大拨官员看不惯他,就是仁宗,心里对他也有了看法。偏偏范仲淹还不知道收敛锋芒,向仁宗皇帝进献《百官图》,对宰相用人制度提出尖锐的批评,吕夷简不甘示弱,两个人展开了口水战。范仲淹连上四个折子,言辞越来越激烈,终于激怒了仁宗,1036年,范仲淹被打发去往饶州。

            看范仲淹老是惹事儿,梅尧臣作文《灵乌赋》劝范仲淹少说话、少管闲事。范仲淹回作《灵乌赋》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饶州紧邻鄱阳湖,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又临近庐山,处处胜景。哈哈,仁宗本质上还是宽厚,虽然生气,但是给范仲淹找的去处都还不错。范仲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饶州谢上表》中说“止削内朝之职,仍分外补之符。当死而生,自劳以逸。”地方政务自然没有京城繁忙,以范仲淹的能力游刃有余,有的是大把时间游山玩水,这一阶段,范仲淹又迎来一个创作高潮。

           范仲淹被贬睦州时,自称“谪官却得神仙境”(《和葛闳寺丞接花歌》),被贬饶州时,又说“薄责落善地”(《酬叶道卿学士见寄》)可见他对于自己的处境一直是达观释然自得其乐的。

           最有意思的是,不到十年时间,三次被贬,却为范仲淹赢得了大宋士子的敬重,当然,这也和范仲淹每到一地都会造福百姓有关。不管在哪里,不管时间长短,范仲淹都会把自己的一方子民当作家人一般对待,能实实在在给百姓办好事,十分符合“达则兼济天下”的士子理想,所以,读书人对范仲淹产生了人格认同。

           丁传靖《宋人轶事汇编》记载,范仲淹三次被贬,每贬一次,时人称(光耀)一次,第一次称为极光,第二次称为愈光,第三次称为尤光。就是说,范仲淹每贬一次,他头上的光环就更加夺目。

           兜兜转转,范仲淹已经年过半百,这时候,维持了几十年的和平局面,也被西夏的铁蹄踏破了。

           1040年正月,西夏发动了大规模军事进攻,毗邻西夏的陕西形势十分紧张,西夏军一路杀将过来,宋军主力部队在延州附近的三川口(今延安市西北)陷入重重包围,全线崩溃,主将被俘。二月,朝廷任命韩琦为陕西安抚使。这位韩琦,就是大宋名相,苏洵、欧阳修、苏轼等大咖都曾经是他的学生。

           韩琦到任后,马上给朝廷打报告,要求范仲淹来做自己的助手。仁宗将范仲淹紧急召回京师,担任天章阁待制、出知永兴军。七月,升为龙图阁直学士,与韩琦并为陕西经略安抚副使。 八月,范仲淹又兼任延州知府。临危受命的范仲淹,从书房跃上马背,开始了军旅生涯。

            虽然仁宗对范仲淹给予厚望,虽然范仲淹已经堪称大宋肱股之臣,但是,从一名文官突然转换为独当一面的主帅,这个华丽的转身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怀疑,观望议论者纷纷,仁宗心里也没底了。

           承平日久的大宋,耽于诗词文章,刀枪入库,马放南山,面对西夏王李元昊的咄咄逼人,这个仗该怎么打?谁都不知道。韩琦主张积极进攻,速战速决,范仲淹恰恰相反,提出积极防御,伺机反攻。

           韩琦等发动的主动进攻,导致“好水川之败”,宋军再次受到重创。范仲淹呈《攻守二议》奏疏,全面阐述自己的战略思想,仁宗采纳,开始执行“积极防御”的战略措施,西北边防形势大为改观。

           西北防线重新划分为秦凤、泾源、环庆、鄜延四路,分别以韩琦、王沿、范仲淹、庞籍为帅,范仲淹依旧负责环庆路。

    1042年闰九月,西夏十万大军分两路南侵,主攻方向为泾原路。宋夏会战,宋军大败,16员大将战死,丧师9400余人(定川寨之战)。元昊挥师南下,进逼潘原,关中危急,朝野震动。

            环庆路主帅范仲淹闻讯,主动率军驰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知贼已出塞,乃还。帝始闻定川事,按图谓左右曰:‘若仲淹出援,吾无虑矣。’奏至,帝大喜,曰:‘吾固知仲淹可用。’亟加职进官。仲淹以西师久无功,密疏乞赐贬降,以谢边陲,辞不受命,不听。”(《长编》卷一百三十八)

            四路配合作战,一路有警,数路增援,正是范仲淹“积极防御”的核心思想,西夏大军被迫撤出的事实也证明了它的正确性。

           十一月,仁宗采纳范仲淹建议,恢复设置陕西路安抚、经略、招讨使,让范仲淹、韩琦、庞籍分领职事。范仲淹与韩琦在泾州设置官第,秦州、庆州、渭州都安排了得力干将驻守。在范仲俺的率领下,西北军中涌现出许多像狄青、种世衡那样有勇有谋的将领,又训练出一批强悍敢战的士兵,直到北宋末年,这支军队仍是宋朝的一支劲旅。

           1044年,宋夏和议,战火平息。

          “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边境流传的这首歌谣,让韩琦范仲淹的名字永远镌刻在坚不可摧的口碑之上。

           宋夏交界处,数量最大的土著是羌人,赢得他们的支持,就赢得了民心,范仲淹深明此理,他下令给羌人提供耕田牛具,开放边境,允许羌人和汉人互市。羌人得到了好处,自然倒向了北宋,他们还亲切地称范仲淹为龙图老子,为他建祠。

           窃以为,四年的边塞生涯,是范仲淹最光辉灿烂的一段历史,马上书生,怒发冲冠,勇往无前。一双惯握毛笔的手,执鞭挥剑,手起刀落,豪气干云,真丈夫也!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硝烟战火弥漫在苍凉的边关,范仲淹已是56岁的老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一阕《渔家傲》,风骨铮铮,傲然独立,即使是在名家云集的宋词史上,依然能脱颖而出,让人过目不忘。

           西北战事刚刚平息,仁宗就迫不及待把范仲淹调回身边,提拔他做了副宰相。当时的首相是章得象,晏殊为次相。章得象“无所建明”,居官平庸;晏殊虽文才出众,然居官油滑,明哲保身,无所作为。所以,范仲淹实际上行使着宰相的权力,君臣联手,著名的庆历新政拉开大幕。

           虽然历时仅一年有余的改革失败,却开北宋改革风气之先,成为王安石熙宁变法的前奏。

           自请出京的范仲淹,之后七八年时间里,辗转邠州、邓州、杭州、青州等地,每任职一地,都成为百姓恋恋不舍挥泪挽留的好官,他尤其钟情的,仍然是广开书院,当老师,上讲台。

            1052年,范仲淹去世,享年64岁。仁宗亲书"褒贤之碑",赠兵部尚书,谥号文正,追封楚国公。

           梳理范仲淹的一生,让我产生了一个疑问:古代教育到底有何高明之处?就拿范仲淹来说,他懂教育,到哪儿讲课都会很快成为名师。他懂水利,在苏州主持水利工程成为后代的样板。他懂管理,上上下下的关系他都能理顺向好。尤其是,他居然还是一个优秀的军事人才,扛枪打仗毫不含糊,方方面面,简直就是全能型人才啊。

           反观现在,专业分类越来越细化,可是,有专业没文化的人越来越多,各司其职却又事事不懂,现代教育果真输给了古代私塾?

           至于说到范仲淹的文采,那就更是甩现代人几条大街了:名篇《岳阳楼记》就不用说了,只要上过学的中国人,多多少少都会背几句。范仲淹的诗歌,现存305首,被认为是宋初诗歌由唐音向宋调转变的重要一环。

           当然,我写这个系列,是以词贯穿的,所以,主要说说范仲淹的词作。和其他词人相比,范仲淹词作存世仅5首,除了《渔家傲》,其余4首不妨全部摘录如下: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细寻思,争如共、刘伶一醉?

           人世都无百岁。少痴呆、老成尪悴。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罗绮满城春欲暮。百花洲上寻芳去。浦映芦花花映浦。无尽处。恍然身入桃源路。

           莫怪山翁聊逸豫。功名得丧归时数。莺解新声蝶解舞。天赋与。争教我悲无欢绪。”——《定风波·自前二府镇穰下营百花洲亲制》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苏幕遮·怀旧》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敧,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御街行·秋日怀旧》

           这些词怎么样?我不解释。愿意看完这篇文章的,都是有情怀的善感之人,无需我多言,自可领会。

           抚卷回首,那些徜徉在古典诗词之中的前辈,让我这个后来者无数次掷笔:前辈之后,再无诗人;诗词之外,何来雅韵?但是,我又无数次拿起笔,也填词,也捻韵,明知道追不上前辈的一个小手指,可是,依然放不下心底的热爱。

           如范仲淹者,他们随口吟出的每一个字,都值得我花费半生的心力揣摩追寻,他们因为宋词而风度翩翩,宋词因为他们而万年不朽。只为崇拜徐渭的诗文书画,郑板桥情愿做“青藤门下走狗”,我又何尝无有此心?

           设若时光倒流,希文先生,容我做君一书童,何如?


    TAG: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21-10-19 22:17:53
    5
    神山圣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神山圣域   /   2021-10-15 09:50:05
    5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21-10-11 23:13:23
    大作家,文笔犀利!~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21-10-11 23:12:48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10-03 20:52:05
    5
    润木的空间 引用 删除 润木   /   2021-09-30 17:39:50
    5
    赏图者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赏图者说   /   2021-09-28 07:29:1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