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扇情画韵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5)(图)
  • 惠州苏东坡祠(5)(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0)(图)
  • 李家沟村的柿子红透了(图)
  • 渭河在这里拐了个弯(图)
  • 开心瞬间(图)
  • 惠州苏东坡祠(4)(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4)(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9)(图)
  • 惠州苏东坡祠(3)(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3)(图)
  • 埃及首都开罗【国家博物馆】(8)(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2)(图)
  • 惠州苏东坡祠(2)(图)
  • 埃及首都开罗【国家博物馆】(7)(图)
  • 菊花摄影(1)(图)
  • 东莞休闲吧——【下坝坊】(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6)(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5)(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4)(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五元坊】(2)...(图)
  • 闻黑河北安冬雪有感 浣溪沙(新韵)(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3)(图)
  • 淡妆冯延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6-10 17:06:31 / 个人分类:散文

    淡妆冯延巳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谒金门》•冯延巳

     

     

    公元960年,罢相两年的冯延巳去世。

    正当冯府白衣素缟之时,远在开封,礼炮钟鸣间,赵匡胤开国大宋。

    961年,冯延巳追随了一辈子的南唐中主李璟驾崩,他的学生李煜继位。

    南唐享国39年,三世帝王,冯延巳从烈祖李昪手下任秘书郎开始,直到在中主李璟手下官至宰相,服务了两代帝王,称得上南唐重臣。

    与冯延巳同时期的孙晟曾经这样评价冯延巳:君常轻我,我知之矣。文章不如君也,技艺不如君也,诙谐不如君也。(《钓矶立谈》)

    后人论史,无非借助于前人前事,越是接近于事发时间,可靠性应该越强,孙晟此言,想必不虚。

    孙晟和冯延巳的交集长达二十多年,孙晟也曾侍奉过烈祖中主两代,也曾官至宰相,但是,他和冯延巳分数两派,算是政敌。

    虽然站在对手的角度,孙晟说话可能刻薄了些,但是,他对冯延巳的了解应该非常全面,何况,孙晟这段话,口气上似乎在指责,其实还是点出了冯延巳三大优势。

    先说文章。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冯正中词虽不失五代风格而堂庑特大,开北宋一代风气。”陈廷焯在《云韶集》卷一中言:"正中词为五代之冠,高处入飞卿之室,却不相沿袭,时或过之。”

    评论家多为差评师,反面挑刺时洋洋洒洒,正面出语一向吝啬,“五代之冠,开北宋一代风气,”如此高的赞誉,可见冯延巳的不一般。

    “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河畔青芜堤上柳,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蝶恋花》)

    “回首西南看晚月,孤雁来时,塞管声呜咽。历历前欢无处说,关山何日休离别。”(《鹊踏枝》)

    “梅花吹入谁家笛,行云半夜凝空碧。欹枕不成瞑,关山人未还。”(《菩萨蛮》)

    “凤笙何处高楼月,幽怨凭谁说?须臾残照上梧桐,一时弹泪与东风,恨重重。”(《虞美人》)

    ……

    只论题材,冯词并无突破,还是停留在伤春悲秋、相思恨别之类的闺愁闺怨上,但是,与温庭筠、韦庄等花间词人不同,冯词笔触很少具体描写女子的容貌艳妆,笔墨也不在男女情事的细节上过多描摹,所有这些都被他虚化成一种含蓄的背景,他的着笔只在人事上轻轻一点便凌空而起,以更加开阔的眼界表现人类共同的生命意识忧患意识,所以,其格调也就更高一筹。

    与西蜀的偏远安逸不同,南唐身处江南腹地,无天险屏障,后周虎视眈眈(孙晟就是在出使后周时被杀),内部派系林立党争激烈,冯延巳虽然身居高位,但也曾几次被罢相,浮浮沉沉,如履薄冰。

    个人命运的无可掌控,国家前途的悲观渺茫,郁结于心,让他苦闷彷徨。但是,他的身份又不允许他呼天抢地,所以,他出笔极尽隐忍,轻描淡写之间,却有四两拨千斤的力道。

    冯词存世112首,仔细揣摩,几乎每一首都像冰封之下的潜流,暗潮波动却又找不到出口,压抑伤感,虽肝肠寸断却不失分寸,于面上仍然沉静不失态,保持着士人风度,端坐如常。

    忍字头上一把刀,克制到极点,伤的就是自己,冯延巳五十多岁就病逝,和他长期的抑郁是有关系的。

    但是,由酒宴佐欢的伶工之词一跃而为忧时忧世的文人词,这是冯延巳对南唐词坛开拓性的贡献,南唐因此甩开了西蜀一大截。

    "学问渊博,文章颖发。”成书于宋初的《钓矶立谈》如斯记录,写得好词的冯延巳,同样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那是肯定的。

    再谈技艺。

    孙晟口中的“技艺”,到底指的是什么呢?有人认为还是在说冯延巳写文章的技巧,我不这么看。

    “文章不如君也”,这一句中的文章已经涵盖了行文作诗的天资技巧等等的全部,没有必要又画蛇添足。孙晟此语,话中有话,是在讽刺冯延巳很会做官。

    公元903年,冯延巳出生的时候,其父刚刚升迁为吏部尚书,这是个肥差,相当于国家人力资源部部长,所有官员的人事档案和任免权都掌握在他手里,是人人巴结讨好的对象,一品大员,六部尚书之首。正因为有这个背景,冯延巳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最高级的,小小年纪就多才多艺,成功赢得了烈祖李昪的注意,14岁被安排做了秘书郎,类似于国家图书馆馆员,而且成了太子李璟的铁哥们儿。

    李璟做元帅的时候,冯延巳担任元帅府掌书记之职,不仅掌管慰问祝祷文书,还负责记录军队军需战情。等到李璟继位,冯延巳先是被任命为翰林学士承旨,就是翰林学士的首领,不仅仅是起草诏令,而且还在禁中职掌机密。后来又做了户部侍郎、中书侍郎,到了保大四年(公元946年)冯延巳已经做到南唐宰相了。

    孙晟的意思是,你冯延巳能飞黄腾达,还不是靠着拼爹拼哥们儿,这一点上,我的确拼不过你。话虽有醋意,但是是实情。

    与词坛上独步当世傲视来者完全相反,冯延巳的政治才能实在平庸,不光平庸,而且经常给李璟出馊主意。

    烈祖李昪在世时主张休养生息,保境安民,李璟继位后,冯延巳建议攻闽伐楚。

    李璟很听话,保大五年(公元947年),陈觉和冯延鲁带兵出征,结果死伤数万,损失惨重。可是,两员主将,一个是冯延巳多年好友,一个是冯延巳同父异母的弟弟,冯延巳做了个引咎辞职的姿态,保下二人性命,自己改任太子太傅,给李煜教识字课去了。

    四年之后,南楚真的被攻破了,李璟也高兴了,就把冯延巳调回自己身边,依旧任宰相。

    冯延巳一回来,马上给李璟出主意说,现在因为打仗,咱们的钱袋子越来越瘪了,赶紧要让南楚多多交税,让咱们尽快富起来。

    李璟纳谏的后果是,南楚群起反抗,南汉皇帝刘晟趁乱进军,一举拿下了桂管(今桂林)。李璟打发冯延巳出征,意思是夺回桂管,结果却大败而归。

    屋漏偏逢连夜雨,后周也来袭,李璟决定向后周进贡,以此换得喘息之机。但是周世宗不答应,还杀了南唐来使孙晟。后周大军压境,南唐丢失了江北地区多座城池,朝堂一片混乱,李璟一看,这个哥们儿真是出一次主意自己倒霉一次,实在气不过,又撤了冯延巳的宰相,冯延巳灰溜溜的又给李煜当家庭教师去了。

    写到这里,不由人要感叹:难怪李煜只会写词啊。

    随着南唐向后周称臣,李璟先后赐死、流放了多位大臣,即便如此,他还是没舍得杀冯延巳,只是冯延巳自己没有饶过自己,很快就得病去世了。

    冯延巳的人品,颇受议论,常常被政敌指责为"奸佞险诈"(文莹《玉壶清话》卷十)"谄媚险诈"(陆游《南唐书·冯延巳传》),他与魏岑、陈觉、查文徽、冯延鲁五人被称为"五鬼"

    反观孙晟,他在出使后周时,周世宗要他提供江南情报,他宁死不从,可知其人之气节,所以,他对靠打感情牌关系牌爬上去的冯延巳,显然是嗤之以鼻的。

    最后说说冯延巳的诙谐。

    诙谐,必然与口才有关,这一点上,孙晟有先天缺陷。

    孙晟是个结巴。

    结巴说话有障碍,但是并不妨碍其他,比如读书,比如享乐。孙晟也是个饱学之士,长于文辞,“家富而骄,食不设几案,使众妓各执一器环立,号肉台。时人多效之。”(《新五代史》)看起来,孙晟是个闷骚型。

    冯延巳就不一样了,他的口若悬河河如蛟龙,是被公认的。据《钓矶立谈》记载,冯延巳特别能言善辩。他"辩说纵横,如倾悬河暴雨,听之不觉膝席而屡前,使人忘寝与食"。这是一个优秀的演说家,说他优秀,不是基于他自己的表现,而是听者的反应“不觉膝席而屡前,使人忘寝与食”,这个很不容易。

    我们见惯了坐在主座上夸夸其谈自以为精彩的人,殊不知听者昏昏欲睡烦不胜烦,而冯延巳,能让听众情不自禁废寝忘食,说明他的演说极富煽动性和感染力,有杰出的带入能力。

    诙谐用到好处,满座融融,皆大欢喜,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甚或自嘲,都是调节气氛增添情趣的小手段,大家哈哈一笑,也就散了。

    但是,冯延巳的诙谐,有时候就不是小情小趣那么简单了。

    当今主上(李璟)才是真正的英雄啊!现如今数万大军正在外面打仗,可是主上照样每日歌舞宴乐,战事完全不放在心上,这才是风度,这才叫潇洒。想想先主烈祖,一次战事不过死了几千人,他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十天半个月缓不过来,天天唉声叹气,就像种地的老汉,怎么能成就天下大事?(《南唐书》)

    没错,这就是冯延巳说的。这段话猛一听好像是在玩幽默,再一琢磨,就是无厘头,让人哭笑不得,难以置信。

    身为宰相,见识如此,焉能不误国?

    对手的评价往往更准确,孙晟归纳出这“三不如”,反证了冯延巳的过人之处,也折射出了孙晟的格局,承认对手的强大,承认己不如人,胸怀如斯,孙晟也是君子。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谒金门》)

    这首词名气太大了,特别是起首两句,几乎无人不知,李璟也非常欣赏,日日揣摩。

    一天,他和冯延巳开玩笑说,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冯答: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这是李璟所作《摊破浣溪沙》,话说古时候的皇帝文字功底确实扎实,李璟此阕,也堪称佳作,所以,冯延巳才脱口而出。

    时人也许是因为看不惯冯延巳政治上的变现,就附会说冯延巳此语,意在拍李璟的马屁,我倒不觉得。

    冯延巳的口才一向很好,话锋极健,以他的机灵,当然听的出来李璟是在调侃他。李璟实在是太喜欢冯延巳这一句词了,所以才故意这样揶揄。这种心态非常容易理解,就好比为人父母者太爱自己的儿子了,左看右看爱不够,就会忍不住说“臭小子”、“小坏蛋”之类的,其实是亲昵之语。

    冯延巳的对答如流,也是因为“小楼吹彻玉笙寒”太深入人心了,所以,此一时刻两人的对话,已经不是君臣之间了,而是两位优秀的词家知音之对,何况,两人本来就是发小,其对话语境、心境,岂是外人所能领会?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因此成为一个歇后语,也是两个人没有想到的吧。

    清代词论家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评道:李后主词,如生马驹,不受控捉。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正中,淡妆也。

    意思是说,李煜的词,就像天生丽质的美人,就算披个麻袋,也能穿出时装的效果。飞卿就是温庭筠,他的词,好比浓妆艳抹又香又软的小花旦。冯延巳,字正中,他的词,就是大青衣,娥眉淡扫笑不露齿。

    这段评语很有道理。冯延巳从小的玩伴都是皇帝,他爹又是一品大员,所以,他家教严格,规矩甚多,长大后又一直在国家政府机关任职,自然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所以,他的词作,总是端着、忍着,绝不会出现不该出现的成分,更不会把话说尽。

    做人如此,累得慌。作词如此,就是节制有度,反倒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长命女》)

    古来祝愿皆良言。就让我们以冯延巳这首祝酒词做结束吧。

     

     


    TAG: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21-09-14 17:22:21
    5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21-06-14 09:00:19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06-11 13:45:17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21-06-11 10:07: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