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西湖小景(2)(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美国【尼亚加拉大瀑布】(图)
  • 日本京都祇园艺妓(歌舞)街(1)(图)
  • 秦州街头老槐树枝叶发芽吟怀【诗作一首】(图)
  • 丁香花 原创
  • 停水通知
  • 日本大阪最大的购物区——【心斋桥】(2...(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加拿大【马蹄瀑布】(图)
  • 惠州西湖小景(1)(图)
  • “倾心呵护 赋能成长”好玩运动会(图)
  • 谷雨过后咏牡丹[诗作一首](图)
  • 春日游园
  • 日本大阪最大的购物区——【心斋桥】(1)(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贵州【黄果树瀑布】(...(图)
  • 惠州东江与西枝江汇合处——【合江楼】(...(图)
  • 飞将故里有思(海棠春新韵)(图)
  • 党的百年华诞献礼(图)
  • 秦安刘坪之约(图)
  • 马跑泉路遇(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贵州【黄果树瀑布】(...(图)
  • 惠州东江与西枝江汇合处地标建筑——【合...(图)
  • 日本大阪飞往深圳空中偶见落日奇观(2)...(图)
  • 暮春午后雨中见梧桐花开吟怀[诗作一首](图)
  • 藕丝衫袖郁金香,且伴春狂(图)
  • 痴人晏几道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3-30 17:06:30 / 个人分类:散文

    痴人晏几道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鹧鸪天》·晏几道

     

     

    作为官拜宰相的一代词宗晏殊之子,晏几道17岁之前的生活被父亲的光芒映照得金碧辉煌。

    “金鞍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消息未归来,寒食梨花谢。无处说相思,背面秋千下。”(《生查子》)含了金汤匙的晏几道,一落地就让47岁的晏殊喜不自胜,之后十几年的时间,晏几道都是斗鸡走马纵横诗酒的美少年形象。

    晏殊对他这个第七子的偏爱,不仅仅是因为老来得子,更因为晏几道的出色。7岁就能写文章,14岁参加科举考试,随随便便拿了个进士,这与14岁亦有“神童”之誉的晏殊如出一辙。所以,这父子俩有“大晏小晏”之称。

    1055年,大晏去世。人走茶凉,小晏逍遥自在的公子哥生活戛然而止。未及弱冠,只得由二哥抚养,之后结婚成家。终其一生,也就做过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一些小官吏,与大晏曾经的的权势熏天自然是没法比了。

    花团锦簇的日子结束了,诗文并没有终止,小晏的一支笔,依旧锋芒不歇。幼年成名,凭的就是这支笔。笔下能生花,笔下也能生祸。

    小白长红又满枝,筑球场外独支颐。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与郑介夫》)有人解读出了讽刺新政,攻击改革的意思,小晏被捕下狱。

    这一年,小晏36岁。

    虽然宋神宗后来释放了小晏,但是,这件事对于本来就每况愈下的小晏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对小晏精神上的打击更是致命。

    至此,小晏从一个春风得意的官二代彻底沦为没落子弟。

    即便坐吃山空,只出不进,小晏的骨头还是硬的,其孤高自负的性格,至死不改,能入他眼的人少之又少,所以,小晏的朋友圈很是寂寥,黄庭坚算得上交往最多的一个。

    黄庭坚在《<小山词>序》说晏几道有“四痴”:“仕途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

    这“四痴”,用现在的话说就是:

    一痴:不拼爹不钻营。

    小晏的爹有多厉害呢?大晏历任礼部、工部、刑部、户部、兵部尚书,拜过枢密使,官至宰辅。范仲淹、孔道辅、王安石皆为其学生,韩琦、富弼、欧阳修也都受过他的栽培,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就连仁宗皇帝和其也是亦师亦友,可谓权倾一时。几位大文人就不用说了,孔道辅是孔子45世孙,韩琦连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宰相。再来看大晏的女婿们:富弼,官至宰相。蔡卞,枢密院事,蔡京的弟弟。杨隐甫,礼部尚书。小晏的几个哥哥也都是当官的。二哥晏承裕,尚书屯田员外郎;三哥晏宜礼,赞善大夫;四哥晏崇让,著作佐郎……

    大晏身后,俨然一个庞大的高官财团。小晏却视而不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他身上了若无痕。无论是借助父亲、姐夫或者哥哥的人力资源从官场上渔利还是捞钱,小晏都没动过心思。

    唯一一次,小晏一时兴起,给父亲的一个学生晒了晒自己的词作,结果很是扫兴。

    宋神宗元丰五年(1082年),小晏得了一个小官:监颖昌许田镇。此时的颍昌知府韩维曾是大晏的弟子,小晏一到颍昌,就给韩维送去自己的词作。韩维也不客气,说,你那些东西我都看了,盖才有余,而德不足者,你以后还是要捐有馀之才,补不足之德,不要辜负我作为一个门下老吏的期望。

    说小晏“德不足”,其实还是在委婉地说他太清高太骄傲不懂人情世故。公事公办点赞之评的口气让小晏很不舒服,想想从前韩维在父亲面前的毕恭毕敬,小晏真是后悔,不该去见这等俗人,从此更是绝了念想。

    不但不主动攀附,小晏还对他的粉丝拒而不见,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苏轼。

    大宋真是个天才辈出的时代,苏轼20岁中进士,也算是少年成名了,可是,在比他还小两岁的小晏面前,他也骄傲不起来,就在他刚刚走出巴蜀进军首都的时候,小晏已经在京城大少的名号下玩儿了几年了。如果说,苏轼还是星光大道的参赛选手,小晏就是资深评委。何况,小晏头上,还有大晏的光环加持。

    四十多岁,苏轼当了翰林大学士,在文坛上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了,他的追星梦还没消散。可是早就听说小晏轻易不见人,于是找到黄庭坚,让他中间递个帖子,牵线搭桥,约小晏一起坐坐。谁知道,小晏给好朋友也不给面子,说:“今日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意思是说,你看看今天在朝为官的那些大佬,有几个不是从我家出去的?我都没空见他们,你就更不用说了。

    好在,黄庭坚了解小晏的脾气,也不跟他计较。或许,黄庭坚早就料到苏轼会碰钉子,只不过不好驳了大学士的面子,这才走个过场。

    任性至此,苏大学士也是没脾气了。此刻,脑补一下苏大才子的表情,也是趣事。

    有父亲无心之间留下的这张黄金关系网,小晏不为所动,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像样子的官,在俗人看来,就是“痴”啊。

    二痴,不应景不媚俗。

    但凡文人,写命题作文是常事,大至科考试卷,小到应酬往来,对于本欲钻营投机的人来说,这是好机会。在他们看来,会写文章就是掌握了一门手艺,顺着上司的心意舞文弄墨,以此为敲门砖,为自己谋得一官半职,也在上司那里卖了好,皆大欢喜,古往今来,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对于心地纯粹崇尚自由的文人来说,应景之作实在折磨人,一旦接到这样的行政命令,当真头皮发麻心下生烦。

    小晏有自有他的应对之策。

    公元1107年,权倾天下的蔡京在重阳、冬至之期,多次邀请小晏,希望他能出笔。

    小晏几次三番推却不过,写了两首《鹧鸪天》:

    其一: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凤凋碧柳愁眉淡,露染黄花笑靥深。

    初见雁,已闻砧,绮罗丛里胜登临。须教月户纤纤玉,细捧霞觞滟滟金。

    其二: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间歌钟。云高未有前村雪,梅小初开昨夜风。

    罗幕翠,锦筵红,钗头罗胜写宜冬。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尊对月空。

    把玩再三,蔡京也没找出一点点和自己相关的信息,满篇皆是晏几道,哪里有他什么事。字面上似乎枝繁叶茂,细品,却隐含清冷伤感。蔡京也是才子,岂能听不出弦外之音?惯被前呼后拥阿谀奉承,小晏这副冷脸实在让太师不爽。

    送上门来的机会都不知道利用,小晏也是霸气——我的字,我说了算,我的字,写的就是我。

    小晏生活的时期,盛行慢词,很多词人迎合此风,一时长调叠出,比如《雨霖铃》、《念奴娇》、《八声甘州》等等,动辄百余字,而且节奏舒缓,小晏却不跟潮流,专工小令,最多五十多个字。

    三痴:不守财不顾家。

    从小钟鸣鼎食的晏几道,不问柴米,不谙世事,若是以普通人的花销,细水长流,父亲留下的“费资千百万”也能支撑相当长时间的体面。可是,小晏长到十七岁,从来都是大手大脚,一掷千金,不觉得这钱来得艰难,自然也就不懂得节俭,至于穷苦人家一分钱掰成两半的用法,他大概以为是传说吧。

    所以,父亲去世之后,小晏仍然刹不住车,由着性子花钱。他的钱并不是花在自己身上,主要的去处有两个:

    一个是青楼妓馆之类的娱乐场所。

    天才大多早慧早熟,小晏八岁,大晏在家里设了饭局,来的当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早就知道,小晏继承了他爹的文艺基因,小小年纪就能诗能文,所以,每有聚会,大晏也喜欢晒一晒自己这个宝贝儿子,让他出出风头,自己也跟着乐呵。

    这一次,小晏照例又要出镜,他脆生生张口就来:“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这是柳永的艳词啊。众要人面面相觑,大晏面红耳赤。柳永一惯香艳,曾被大晏当面讽刺过,谁知道,这些少儿不宜的东西居然被儿子信手拈来,曾经主张扫黄打非的宰相,真是难堪至极。

    “柳阴庭院杏梢墙。依旧巫阳。凤箫已远青楼在,水沈谁、复暖前香。”(《风入松》)

    “天教命薄。青楼占得声名恶。对酒当歌寻思著。”(《一斛珠》)

    “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生查子》)

    “有情无奈思量着,月夜佳期,近写青楼约。”(《醉落魄》)

    “无端恼破桃源梦,明日青楼。”(《采桑子》)

    ……

    关于青楼与古代文人的关系,可以写一篇大论文,这里不再展开。至少,我们能知道的是,小晏和很多前辈一样,与青楼女子耳鬓厮磨之间,花钱如流水,枕榻之上,留下的银子比美词更要多几十倍。

    小晏虽然眼刁口刁,一般人轻易进不了他的朋友圈,但是,只要和他相交的,攒个饭局喝场花酒之类,买单的多是小晏。这是又一个花钱的去处。

    《小山词·自跋》里说,沈廉叔、陈君宠家有莲、鸿、苹、云几个歌女,晏每填一词就交给她们演唱,晏与陈、沈持酒听之,为一笑乐

    “梅蕊新妆桂叶眉,小莲风韵出瑶池。”(《鹧鸪天》)

    “问谁同是忆花人,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虞美人》)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临江仙》)

    “有期无定是无期,说与小云新恨,也低眉。”(《虞美人》)

    几位歌女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小晏笔下,自然,想着法子欢宴游乐也便是家常便饭了,如此,大晏就算是挣下来一座金山,也架不住小晏坐吃山空。

    丈夫千金散尽,全不管家中无米下锅,作为小晏的妻子,不生抱怨才不正常。读书人大多嗜书藏书,小晏尤甚,大量购书,也是一大开支。

    虽然家底被他败光了,可是,满满当当的藏书一本也不舍得丢。入不敷出,搬家就是常态。眼看着房子越搬越小,家当越搬越少,最后就剩几堆书了。妻子讽刺说,你搬家就像要饭的搬破碗。意思是说,你那些破书,和叫花子的破碗有什么两样,别人看着寒酸,你自己还不自知。

    小晏《戏作示内》教育妻子:这些书是我的宝贝,希望你也能像爱惜自己的头发一样去爱惜。家人面黄肌瘦,小晏不想衣食温饱问题,还惦记着要提高提高妻子的品位,如他这般的男人,只适合一辈子谈恋爱,一旦进入婚姻,那就是误入歧途,对夫妻双方都是一场灾难。

    小晏在外活的是“面子”,在家里的“里子”只有妻子看得见,面对这样一个潦倒又固执,不事稼穑不养家小的男人,小晏在她眼里一无是处,这不能怪她,实在是小晏太不称职,如李清照夫妻那样赌书泼茶玩情趣,首先得有相当的物质基础。更何况,小晏还有那么多女朋友,像他这样太过自我生活在理想之中的人,谁做他的妻子,都没有好脸色。

    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小晏。

    四痴:不疑人不负人。

    前面提到过《与郑介夫》,郑介夫就是郑侠,人如其名,颇有豪侠之气。小晏与他认识之后,十分投缘,常有诗文往来。王安石升任参知政事之后,任命郑侠为光州司法参军,任期满后,郑侠进京拜见王安石,面陈各州县施行新法产生的诸多弊端,因此被贬为不入流的京城安上门监门小吏,郑侠不以为意。

    熙宁六年(1073年)六月,光州蝗虫成灾,赤地千里,郑侠目睹惨状,画成《流民图》,并撰写《论新法进流民图琉》请求朝廷罢除新法。朝廷不但没有采纳建议,反而将郑侠治罪,并贬谪广东英州(今英德)。因为与郑侠有交往诗书,小晏亦身陷囹圄。

    坊间盛传,是郑侠为了减罪,胡乱撕咬,陷害小晏。小晏却始终坚信自己的判断,没有对郑侠产生丝毫的怀疑。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这首《蝶恋花》中所描写的女子,曾经与大晏小晏都产生过情感纠葛。

    小晏17岁,初见伊人,惊为天人,念念不忘。谁知时过不久,伊人被父亲聘为小妾。咫尺天涯,小晏只能把相思写进小笺:

    “绿柱频移弦易断。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一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蝶恋花》)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长相思》)

    几年后,大晏去世,其夫人立马遣散了众妾室,小晏有情不得说,不敢说,眼睁睁看着伊人远去,这一去,就是十几年杳无音信。

    再次相见时,小晏妻子已亡,自己辗转坎坷居无定所,唏嘘感慨中,小晏题写了著名的《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据说,欧阳修知道这件事之后,亲自出面,替小晏完了婚。如果这事是真的,欧阳修这个文联主席的观念可谓开放,而小晏,却之不恭受之坦然,也是孤勇。

    曾经远行颠沛流离,归来依旧赤子之心,这也是小晏。

    如此四痴,最终塑造出一代情痴——

    “渌酒尊前清泪,阳关叠里离声。少陵诗思旧才名。云鸿相约处,烟雾九重城。”(《临江仙》)

    “醉拍春衫惜旧香。天将离恨恼疏狂。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鹧鸪天》)

    “渌水带青潮。水上朱阑小渡桥。桥上女儿双笑靥,妖娆。倚着栏干弄柳条。”(《南乡子》)

    “多应不信人肠断。几夜夜寒谁共暖。欲将恩爱结来生,只恐来生缘又短。”(《木兰花》)

    “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鹧鸪天》)

    ……

    情深之人多情语,小晏语淡而情深。难怪,像程颐这样正襟危坐的理学家,都不由捧着小山词赞叹“鬼语也!”程颐此说,一层意思是说,小晏之词,独步天下,其才华绝顶简直不像是凡人,莫非鬼耶?另一层意思是说,小晏之词,多描摹梦境,亦真亦幻,极似灵魂出窍,让人欲仙欲死。

    的确,《小山词》今存258首,其中有55首出现了共59个梦字,平均每5首词,就有一首描写梦境的,其数量之多,频率之繁,确属少有。

    “意欲梦佳期,梦里关山路不知。”(《南乡子》)

    “一枕江风梦不圆”(《采桑子》)

    “月细风尘垂柳渡,梦魂长在分襟处。”(《蝶恋花》)

    “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阮郎归》)

    “雁书不到,蝶梦无凭,漫倚高楼。”(《浪淘沙》)

    ……

    所有的梦境描写,都与女人有关,与妻子无关。

    有金风玉露一相逢的余音绕梁,有惊鸿一瞥之后的辗转反侧,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不管如何变化,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些女子,都是小晏求而不得之后表现出的遗憾眷恋浮想联翩。

    神思恍惚的小晏,游离于尘世之外,没有丝毫经营生活的能力,唯于梦境之中极尽心力。

    断肠人远,伤心事多,冯煦称他为“古之伤心人”,事实上,小晏只是沉浸在自伤之中,殊不知,与他相知相亲相近者,又何尝不是“伤心人”。

     


    TAG: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21-04-02 16:45:36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03-30 22:23:0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