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队动员部署保...(图)
  • 天水市运管局深入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图)
  • 东瀛樱花(1)(图)
  • 惠州苏东坡祠(6)(图)
  • 世界自然遗产——湖北神农架【大九湖国家...(图)
  • 春游周集寨:寻觅慕水沟里村以寨为名的历...(图)
  • 百里画廊 原创
  • 抗疫情中的天水人(图)
  • 秦安:万亩桃园映山红(下)(图)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随怕)(图)
  • 大队党委召开理论学习中心组2020年第4次...
  • 大队长张峻赴漳县参加省工信厅帮扶韩川村...(图)
  • 惠州苏东坡祠(5)(图)
  • 世界自然遗产——湖北神农架【大九湖国家...(图)
  • 郁金香原产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库...(图)
  • 陇月向人圆:庚子年三月十五的一轮大月亮!(图)
  • 秦安:万亩桃园映山红(上)(图)
  • 清明感怀 杨迎勋
  • 清明军旅思情 杨迎勋
  • 最美最爱是天水(图)
  • 美丽四月 杨迎勋
  • 怀念老连长 杨迎勋
  • 登会应山南霁云将军祠遇雨未果【诗作一首】(图)
  • 花好月圆共婵娟(图)
  • 澎湃的春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2-24 10:17:13 / 个人分类:散文

    澎湃的春天

     

     

    庚子年的春天,从皮相上看,史无前例绝无仅有。

    春天历来是一个动词,草木萌发,万象更新,欣欣然的世界里,当然少不了踏青访绿的人们。在冬天,人们虽不至于冬眠,但凛于严寒,大多数人还是蛰伏居多。

    进入二月,情形就大不一样了。这种不一样首先体现在户外活动的人数突然增多,三三两两,走走停停,河堤上看一看柳梢的嫩芽,草坪间嗅一嗅新绿的清香,一夜之间河开燕子回,所有人心情大好,彼此眼神友善,看着顺眼。

    今年则完全不同。是不是,庚子,果然是个不祥之词?

    提到庚子年,我心里总是不大喜欢,这种情感由来已久。

    还在童年,乱翻闲书,看到庚子事变的前前后后,从此就对“庚子”没有好感。

    1900(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占领了紫禁城,公开抢劫三天三夜。在之后与华签订的《解决1900年动乱最后议定书》中规定,中国从海关银等关税中拿出4亿5千万两白银赔偿各国,并以各国货币汇率结算,按4%的年息,分39年还清,史称"庚子赔款"。八国联军即将攻进紫禁城时,慈禧带着光绪皇帝、皇后和部分王公大臣化妆逃离北京……

    童年记忆影响了我几十年的好恶,庚子,这两个无辜的汉字就此披上了屈辱的外衣。

    天地轮回,当我从日历上看到已然跨入庚子之年时,想起很多年前那些饱受凌辱的先民,不能不感叹我们今天的美好安宁。

    谁也没有料到,在原本应该敞开怀抱迎接春天的季节,所有的中国人禁足居家,隔窗眺望。

    疫中武汉,决绝封城。江城人与病毒血泪厮杀,我们身处外围,别无长技,只能看着。

    这时候,一场大雪覆盖南北。

    我看着窗外,那被阻隔了的雪花,盛开的惊心动魄。其实,雪花还是雪花,与任何时候的雪花别无二致,惊心动魄的,该是金鼠开年的场面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是的,我们习惯了千年的瑞雪丰年,爆竹喧天,庚子之年的开场白把所有的传统粉碎成传说。城市乡村都只剩下空的城,白的路,整整二十天,全民禁足,封门闭户,似乎一开门,病毒就会汹涌而入。

    然而春天还是来了。

    最先叫醒春天的,是晨鸟。

    昏天昏地的睡梦中,我先是听到苹果的动静,她是去年秋天在我家落户的美籍华猫,她最让我省事的是先天禁足,从来没有出门的想法,不像我以前养过的小猎犬,时时刻刻计划着夺门而蹿,让我不胜其烦。苹果十分享受居家的一亩三分地,在专供猫粮的待遇下,她养尊处优,日复娇气,连声音也作嘤咛状,用以表达她的心满意足。

    我听到她娇滴滴的喵呜,看到帘外微曙,暗自理了理睡觉的次序,用半分钟的时间想明白这是我夜里的一觉,应该算正觉吧,其他诸如下午的一大觉,随时随刻的一小觉,都被我归为副觉。

    这时候,突然就是几粒鸟鸣。窗外有树,树上有鸟,鸟的来去随了气温的高低,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听到它们的声音了,在寂静了二十多天的城市里,突然出现的啼啭让我的耳朵恢复了听力。

    鸟鸣是一粒一粒滚进窗口的,我把斜开了一条细缝的窗子开大些,鸟鸣声也大了一点,先是一粒,沿着树枝滚啊滚,还没等滚到窗口,似乎就从枝条上跌落了。

    远方的天边铺排着橘红色,气势磅礴,占据了视线所及的整个区域,橘红色的外圈又镶嵌着一条光灿灿的金边,就在那隐隐波动跳跃的金色里,可以感觉到太阳正在跃跃欲试一寸一寸跳高。又一粒鸟鸣,急促的滚动着,瞬间就从我的窗口弹跳进来了,它在天花板上涟漪一般散开了,我试图寻找它的轨迹,它却又悄无声息不见了。

    就在我再次望向窗外时,一粒追着一粒的鸟鸣快活的扑棱着,在梳妆台、琴几还有香炉上盘旋。苹果睁圆了眼睛,睡意顿消,半立起身子,警觉地凝视着窗口。枝条上,鼓突突的,原是一串紧挨着一串的芽苞啊!

    原来,那被封住的,不过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原来,那空空荡荡的,不过是拥堵码头疲惫舟楫,我们习惯了它们年复一年远超负荷,习惯了自己紧赶慢赶不计代价,我们都以为,这就是天经地义亘古不变的规矩,现在,我们知道,所有人为的节奏,都是可以叫停,都是可以改变的。

    只有春天,任病毒肆虐,任万民惊恐,她如约而至永不缺席。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春天的脚步。

    从最初的焦虑不安到月余之后的心懒身困,足不出户让曾经幻想能够大睡三天的上班族开始怀念朝九晚五的生活,怀念街头热气腾腾的小吃摊,但是,听听广播,满耳都是防控疫情阻击战的宣言书,看看电视,几十个频道滚动播放的都是来自抗疫一线的报导,日日飙升的感染人数,全副武装的白衣战士,让人们又感动又羞愧,纷纷感叹自己的百无一用,想来想去,唯有听政府的话,乖乖待在家里,不给国家添乱才算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于是复又躺下,刷微信。

    如果说,因为新冠肺炎,整个国家进入了静止状态,那么,铺天盖地的微信消息,还是让很多人的情绪都在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最终难辨真假无所适从。

    就是说,伴随大疫走来的这个春天,从表象看,是“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是“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事实上,这个春天,比史上任何一个春天都来的激烈,它惊涛拍岸群响喧哗,它“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

    禁了足,人便将所有欲念集中于口舌。人之柔舌,貌似绵软,实则所向披靡,翻卷之间,它可以杀尽万物,以三寸之短,揽飞禽走兽山珍野味于味蕾。所以,有研究说,此次大疫宿主是蝙蝠,蝙蝠身上的病毒本来和人没有相干,可是有人以口腹之欲拿蝙蝠安慰了肠肚,于是,人就染病而亡了。专业领域,我没有发言权,但是说起人的吃相,我还是有些见识。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生物只有两种:可食用,不可食用。国人好吃,饮食之事,事比天大。谋生叫糊口,岗位叫饭碗,受雇叫混饭,花积蓄叫吃老本,混得好叫吃得开,女人漂亮叫秀色可餐,受人欢迎叫吃香,受人照顾叫吃小灶,不顾他人叫吃独食,受到伤害叫吃亏,女人嫉妒叫吃醋。大家一见面最常见的招呼也是:你吃了吗?很多海外开餐馆的中国人,靠一把菜刀就能挣的钵满盆满。

    说到食材,家常的只能闭了门悄悄享用,晒给人看的,越稀奇越有面儿。

    一些世界公认的入侵物种,在许多国家被视为生态灾难。然而到中国之后,却上了餐桌,下了油锅,另入侵者颜面扫地。有资料说,十大入侵物种,被中国人吃到濒临灭绝,计有:小龙虾、牛蛙、亚洲鲤鱼、缅甸蟒、罗非鱼、蛇头鱼、斑马贻贝、脉红螺、巴西龟、非洲大蜗牛,它们的共同特点是繁殖能力惊人,短期内就会泛滥成灾,但是,一旦进入国人的食谱,其消化速度远远超过了牛蛙们的生育速度。资料的可信度暂且不说,国人对吃的热爱足见一斑,所以,撕扯蝙蝠淡定入口的是中国人也就不奇怪了。

    万物有灵,如果肆虐华夏的病毒果真和国人滥吃有关,那真是咎由自取了。

    不过,禁足几十天,家家冰箱里的存货所剩无几,要吃出什么别出心裁的花样,也实在是无米之炊,于是,人们把养精蓄锐之后无处宣泄的体力脑力全部用在了网络上,微信、公众号、微博遍地开花,形形色色的言语论谈不由分说轮番轰炸,十几亿人的手机就是十几亿个杂烩煲,每天一睁眼,酸甜苦辣香的臭的穿屏而来。一言不合开撕叫骂的,传谣辟谣真真假假的,说东道西不辨南北的,看起来,人人都有一副好口条,个个都是演说家。不知道他们的舌头累不累,看的人是真累。

    还是看书吧。

    《道德经》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这句话有多种解释,我的理解是:天地不情感用事,对万物一视同仁,圣人不情感用事,对百姓一视同仁。天地看待万物是一样的,不对谁特别好,也不对谁特别坏,一切随其自然发展。换句话说,不管万物变成什么样子,那是万物自己的行为(包括运气),与天地无关;天地顺其自然,一切犹如随风入夜,润物无声。天地之间,不正像风箱一样吗?虽里面空虚却不会穷竭,越是排除,它风量越多。圣人不讲仁慈,不发议论,听任事物自生自灭,最终达到无为而治 人说的话越多,越容易使自己陷入困境,还不如保持虚静沉默。

    如老子所言,果然是该来的来该去的去,此番大疫,与天地无关,应该是我们躬身自问的了。

    好比窗外的春天,你门户大开也好,蛰伏深宅也罢,它还是不动声色中潜入人间。其实,不动声色,只是因为我们感官迟钝。当我们重复着忙忙碌碌的日常,在上班的车流人潮中随波逐流,在单位的人事纠缠中费尽心机,我们不会留意到鸟儿的问早,不会发现柳梢的一点鹅黄,更不会察觉到吹面的风和昨天有什么两样。

    至于今春,我们躺在沙发上,蜷在被窝里,终日穿着睡衣,一天两天还感叹“终于不用上班了”,一二十天在卧室客厅厕所之间打转,尚能安静从容者,实在很少。所以,更多的人就靠一部手机打发日子,有谁还能站在窗前惊喜地说,哦,春天来了。

    我们以为,天地自然都和我们一样,被大疫困住了。

    困住的,只是人心人事,春心花事亘古永在。

    在肺炎毒素侵蚀城市的时候,在我们噤若寒蝉龟缩居家的时候,坚冰之下,静水日暖,鱼虾自在,藻类蓬勃。月光依旧清凉,大地依旧宽容。太阳照常升腾,东风拔地而起。

    这是今春第一场东风,它携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呼喇喇喷涌而入。它从空旷的街巷洞穿来回,它从无人的商场破窗呼啸,它从紧锁的房门见缝直逼,它涤荡了满城消毒水的气味,它送来了山野脆生生的唿哨。

    "孟春之月,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鸿雁来。"古人诚不余欺也。

    古人不欺今人,今人不欺天地,天地不欺万物,则万物必反哺今人也。

         从今天起,让我们善待万物,善待生灵,善待春天。

     

     


    TAG: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02-25 09:43:52
    古人不欺今人,今人不欺天地,天地不欺万物,则万物必反哺今人也。

         从今天起,让我们善待万物,善待生灵,善待春天。

    这是人类生存的哲学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02-24 12:49:5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