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埃及开罗【观景博物馆】(19)(图)
  • 惠州叶挺将军纪念园——【将军园物语主题...(图)
  • 湖北宜昌三峡大坝风光——【196观景平台...(图)
  • 北京麦积心相通 张张照片都是情(图)
  • 电影《天水无尘》观后漫笔【影视评论】(图)
  • 北京麦积心相通  张张照片都是...(图)
  • 天水市第六届少儿春晚掠影(图)
  • 街子赶年集(图)
  • 马跑泉的年集(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8)(图)
  • 湖北宜昌三峡大坝风光——【196观景平台...(图)
  • 惠州叶挺将军纪念园——【将军园物语主题...(图)
  • 为元龙镇李家沟村民送祝福(图)
  • 【麦积城区】新春将至 年味浓浓(图)
  • 麦积区雪韵舞蹈学校10周年庆典暨“盛世花...(图)
  • 麦积秋韵【四】(图)
  • 老曹秋游麦积山【四】(图)
  • 致军峰先生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7)(图)
  • 惠州叶挺将军纪念园——【将军园物语主题...(图)
  • 湖北宜昌三峡大坝风光——【196观景平台...(图)
  • 麦积区舞精灵舞蹈学校举行“金鼠迎春”联...(图)
  • 首次揭秘不锈钢大王张军锋身陷低谷后经历...(图)
  • 张川县龙山镇见闻(四)(图)
  • 清水风物四题【一】 麻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1-13 09:45:57 / 个人分类:散文

     

     

    清水风物四题【一】

     

    麻菜

     

     

    清水人的冬天,大抵都得压一缸麻菜。

    俗话说:百菜不如白菜。白菜有大白菜和小白菜,清水人把大白菜叫白菜,压麻菜,压的是大白菜。

    小时候,我上学的必经之路两侧都是地,夏天,地里的玉米连成了一片青纱帐,杆身笔直,绿衣新鲜,又长又宽的叶子像百褶裙,一层比一层更绿。若是玉米棒子抽了穗,金黄油亮的一撮从包衣紧裹的棒子顶头蓬勃而出,我就按捺不住了。前后看看,四下无人,一个雀跃,爬上地埂,活泼泼的叶子立时将我淹没,踮起脚,我也才到玉米杆的腰身处。挑最饱满的一个棒子,从抽穗处一层一层些微褪下包衣,就看见紧密齐整排列着的黄珍珠了,指甲轻压,白浆溢出,清新之气瞬间扑鼻。赶紧掰下两三个,塞进书包里,从翠绿的帐子里探头一看,依旧四下无人,于是跳下地埂,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一溜小跑往家去。

    等到大家都吃过几锅煮玉米了,玉米地里也就只剩下收割后的残枝败叶了,再平整平整,就该种白菜了。立冬前后,霜降过去也有些时日了,田间地头到处都是收白菜的人。虽说"霜降杀百草",但是于白菜而言,霜降之后,口感更加脆爽,色泽更加碧绿,反倒有夏白菜难以企及的品质。放眼而望,大颗大颗敦实的白菜把一片土地覆盖的严严实实,叶色深绿如翡翠,菜梗奶白若温玉。紧贴地表顺根蒂斜刀而剁,,蹲在地里忙乎的,人人都要经手数百颗饱满鲜嫩的大白菜。

    城里乡间,家家户户,主妇们都在忙碌。选干净瓷实品相好看的白菜,不能有一点瑕疵,比如叶子上有霉点啊,菜叶发黄啊,根部有伤疤啊,如此种种,都是不入眼的。小时候,家家厨房都是大锅大灶,所以,白菜尽可完整入锅。旺火滚开一锅沸水,白菜投入,只是打个滚,笊篱捞出,码到大竹箩里,竹箩下面接了大缸,放到廊檐下面,晾凉,控水。初冬的太阳,像笼了薄霜的奶油蛋糕,温润润的光芒洒在庭院里,小花园的栏杆上,看得见一层薄薄的白,隔一段距离,必有一个竹箩,萝卜切了片,切了条,摊开在竹箩里,那层薄薄的白,便沿着竹箩底部的圆氤氲开来。

    园子里的桃李花树,在橘黄的光影里默立。小黑仰头眼瞅着屋顶的炊烟在风中飘来飘去,它似在犹豫:要不要到屋顶上去。突然,比炊烟更大的雾气从廊檐下蒸腾盘旋,小黑欢快地摇着尾巴跑到白雾里了。原是刚刚出锅的大白菜,在一人难以环抱的大竹箩里码成小山,乍遇冷气,厨房前面就是一片喧腾了。

    一夜之后,白菜彻底冷却,缸里的积水也到了腰部,这时候,可以进行压麻菜的主环节了。当年的新花椒,碾末。说是碎末,但是不能太细,大缸粗盐,讲究的就是个豪放,花椒碾的过细,就少了一股子豪放之气,麻菜若少了这股子气,就如同人有了小家子气,任你再作态,味儿不是那个味儿了。盐亦同理,最好是早先的大粒粗盐,略加捣碎,各自备用。

    过水之后的白菜,绿和白都有了晶莹之相,脆爽变成了柔韧,再不像原来那样刚烈易断,可以放心大胆一层一层剥开,撒上盐,撒上花椒,合拢,压实,缸底事先也撒一层,白菜一颗一颗紧挨着铺入,待缸底铺满一层了,撒盐和花椒,再铺一层,如此,直至缸满。这时候,就要请出镇缸之石了。一缸麻菜是否成功,全在于一个“压”字。书面表达中,常见用“腌”字代替,事实上,滋味全然不同。压麻菜,除了字面意思之外,其无法言传之味道,恐怕只有清水人才可意会。这块石头,形状若是三棱暴翘,那就如同面貌狰狞之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形状若是四方四正,又少了一些灵动之气,须得上圆下平,圆则润泽通达,平则稳练妥帖,大石入缸,下压得麻菜紧密踏实,上饱吸寒凉驱腐静气,是一缸麻菜得以安然的保证。

    虽未交九,但是,西北初冬的清冽空气足以为麻菜提供适宜的环境,经过焯水盐渍椒浸的白菜,颜色渐渐变黄,质地越发柔韧,它们在静悄悄的夜里,在无声无息飘然而至的雪里,和主妇们一起沉睡。和人的气息一样,它们祥和的呼吸之下,是肺腑之中质的飞跃,随着小雪节气的到来,麻菜成熟了。黝黑粗壮的大缸安放在厨房一隅,其间散发出来的麻香,透过窗棂,弥漫在碎玉染白的院子里。

    麻菜的标配是馓饭。清水人家家都会做馓饭,所以,过程无须赘述,但是,炒麻菜的微妙拿捏还得说一说。一朵麻菜出缸,周身锁着冰碴子,手腕轻转,抖落三两下,碎冰和着花椒扑扑簌簌,净水冲洗,切丝,攒成圆球,使劲捏,尽量挤压出所有水分。葱丝干红辣椒热油爆香,麻菜抖搂散了,入锅,大火翻炒片刻,转中火,锅铲将热气喷薄的麻菜顺锅周转圈铺匀,是谓焙炒,翻来覆去,直到完完全全焙干水分,出锅,装盘。这时候,满屋子的香味和一碗黄澄澄热腾腾的馓饭早已让人馋涎欲滴了。炒麻菜,一是要宽油旺火,一是要慢工细活。麻菜全无油水,若是不舍得放油,入口太过寡淡,反倒将其本有的鲜香一并糟蹋了。本地鲜榨的胡麻油,量若适宜,最能激发出麻菜的香。至于焙炒,那是需要耐心的,急性子的主妇,等不及麻菜水分焙干,翻炒三五下就出锅,麻菜对她的态度也便马马虎虎,水气逼走了香味,入口只是一包水,是断断不能待客的。

    最香的麻菜留存在四十年前的记忆里。现在,人都活成了鸟,鸟尚能飞翔游走,人却只能筑巢在高楼,蜗居方寸,厨房逼仄,想要晒点干菜,见不着太阳寻不到地界。压麻菜,更是一件奢侈活。早年间,菜地环绕着民居,城市连缀着乡村,一到压麻菜的季节,小城上空飘散着清新之气,地头上随处都是小山一样码着的白菜,圆圆胖胖,白白嫩嫩,看上哪一垛了,农人还会帮你送到家门口。现在,不要说城里,就是乡下,也见不到大片大片的菜地,白菜的来处多是超市。个头一般大小,腰间缠了红色胶带,力气小的,一次最多买个一两颗,来回几趟,气喘吁吁,最多也就能有七八颗白菜进得高楼。

    小锅小灶,白菜只能一剖两半,这一个操作,麻菜的味道就打了折扣,只因这白菜开了膛,过水之后就多了一半的水分,切口处又见了铁腥味,这都是压麻菜的忌讳。摊子铺开,缺这少那,所有的家什都小里小气,用着不趁手。压麻菜需要的地盘大,小小厨房,缩手缩脚,小心翼翼,还是免不了打翻盆子碰掉碗。一般人家,连一口缸也没有。最难找的是石头。城市越来越大,栽花找不到土,至于石头,那就更难见到了。总而言之,各种各样的别扭,好不容易等到麻菜可以吃了,想做一顿馓饭来搭配,也是为难人。

    小时候,邻里邻居,乡里乡亲,今天你给我一把小葱,明天我给你一碗甜醅,都是常事。新玉米面,更是年年尝鲜。现在,市场上的玉米面,都说是新的,可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若是真的,就暗说自己运气好,要是陈年的老玉米面,也懒得追究,也觉得正常。

    馓饭似乎天生需要柴火大锅,小小的不锈钢锅,眼看着面糊就要溢出来,手忙脚乱调火,煤气灶火,不是大了,就是小了。“馓饭好不好,三百六十搅”,现在的锅勺,看着精致,却不敢使劲,不像早先的木勺,可以可着劲儿在热腾腾的锅里转圈,看黄亮亮的一锅面糊,越来越稠,越来越筋道,满屋子都是来自土地,来自青纱帐的温暖的味道。

    今年的雪,来的格外勤,还没到立冬,就已经落了两三场。琼瑶世界,远山皑皑,我站在十三楼的窗前,看一眼漫天开放的雪花,看一眼刚刚卧好的麻菜,它们和我的记忆一起封存在青花瓷的缸底,当我想起往事的时候,也就是我想吃麻菜的时候。

     


    TAG:

    李曉東 鷗鷺忘機 引用 删除 李晓东   /   2020-01-15 09:21:36
    原帖由烟雨阁于2020-01-13 10:21:14发表
    原来麻菜是大白菜做的,原来融入各种情愫的大白菜叫麻菜后,这么诱人,我也想吃了!

    格格可以自己做,很简单的。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01-14 10:08:46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20-01-13 10:21:14
    原来麻菜是大白菜做的,原来融入各种情愫的大白菜叫麻菜后,这么诱人,我也想吃了!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20-01-13 10:17:4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