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方散文金秋笔会武山水帘洞甘谷大像山采...(图)
  •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开幕式(荧屏摄影)(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2)(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7)(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第二届东方散文颁奖仪式暨全国散文作家金...(图)
  • 麦积区林草局党组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8)...(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6)(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1)(图)
  • 伏羲庙偶遇:上班途中抓拍来自兰州市十九...(图)
  • 人行天水市中心支行职工乒乓球比赛今天上...
  • 天水银桥出租车有限责任公司 开展“爱国...(图)
  • 巫山一段云
  • 麦积区“巾帼共建·美丽家园”清洁行动全...(图)
  • 麦积区召开基层团组织标准化建设工作推进...(图)
  • 赏 菊[诗作一首](图)
  • 共青团麦积区委举行“圆梦助学·微心愿”...(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3)(完)(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7)(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5)(图)
  • 清水县小泉柿子 清水县的又一名片(图)
  • 麦积区马跑泉公园成赏菊观光“打卡地”(图)
  • 秋菊颂 七绝(图)
  • 清 明【短篇小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9-27 11:25:41 / 个人分类:短篇小说

      明【短篇小说】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岁时百问》

     

     

    秋葵,当然,也可能是邱葵,在2857厂,她的名字无人不知。

         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关系恶化,在中国参与援建的苏联专家被全部撤回。196484日,越南战争中,美国炸弹落到了北部湾和海南岛。中央认为,工厂集中在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不利于备战,于是发起了三线建设。

    所谓三线建设,就是从重点军工企业、大城市的全国重点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等单位抽调人才,到云贵甘川等西南西北山区建设分支机构。

    2857厂始建于1966年,原属兵器工业部直属大型二类军工企业。当年的沙门,还是一个小镇,之所以被选中在此建厂,是因为沙门镇面临青江,背倚大梁山。当时,少数国防尖端项目要遵循“靠山、分散、隐蔽”的原则,有的还要进洞,沙门镇符合所有的条件。从祁连山一路选址,花了很长时间,终于敲定了陕甘交界处的沙门镇。

    19666月,中央专委在第十八次会议上批准同意在沙门镇兴建2857厂,洞体施工任务由工程兵54师承担。

    沙门镇背倚的大梁山几乎被整体掏空,挖出的石渣有151万立方米,如果筑成一米高的石墙,可达1500公里,能从沙门镇连接到广州。10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内宛如迷宫,洞中有楼,楼中有洞。道路、导洞、支洞、隧道及竖井有130多条。洞体顶部覆盖层有200米厚,可以预防100万吨当量氢弹空中爆炸冲击和1000磅炸弹直接命中攻击,能抵抗8级地震破坏。洞体前有山体可起到阻挡作用,洞体内还有按原子弹冲击波计算的光电控制门,一感受到原子弹的闪光,门就会自动关闭。外面的人死光了,里面的人也能毫发不伤。

    2857厂当时有一个警卫团负责安全。每个车间都有警卫,路口、桥头都有士兵背着枪站岗。洞体外一共有三层保卫,进入的车辆要对口令,口令经常改动,口令对不上就进不去。到处插着“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的牌子。2857厂人才济济,当时有职工100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的名牌大学生就有800多人,云集了中国最好的工程师,许多技术人员都有留日、留苏等留学背景。

    50多年过去了,和所有的三线企业一样,2857厂也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几经转型改制,几次起死回生,现在,它被挂靠在省属钢铁集团名下。虽然从战略意义上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50多年的繁衍生息,2857厂现在拥有职工及家属4万多人,以原厂址为中心,半径辐射了三分之一个沙门。区域内学校、医院、商场一应俱全,家属区就有4个,每个家属区有二十几栋家属楼。

    当年的沙门镇,如今已经变成了沙门市,市区面积方圆扩展了几十倍。2857厂建厂初期属于沙门的远郊,现在怎么说也算二环以内。能在市区占有这么大的地盘,而且有山有水有风景,即便是经济效益大不如前,但2857厂人骨子里的骄傲还是与生俱来根深蒂固的。几十年的积淀,厂里的人员籍贯构成来自五湖四海,所以,厂里通行的语言是普通话。和沙门本地人土里土气的方言相比,持一口普通话的2857厂人更显得高人一等。当然,他们的普通话也不标准,有川普、陕普、东北普、河南普、上海普等等,不管什么普吧,总归是比沙门方言听着高级。

    在这样一个虎踞龙盘的地方能被家喻户晓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可以说,2857厂有人不知道现任厂长是谁,但没有人不知道秋葵是谁。

    秋葵的确不是一般人,这一点,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来。秋葵个子不高,一米五几的样子,瘦。头发稀疏,有几处露出了头皮,脑门突出,黄黄的几根头发贴在脑门上,小眼睛始终眯缝着。两眼间距很宽,左边的脸颊有些凹陷,这使她的脸看上去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挤扁了一样歪斜着。嘴唇宽短,所以,两个门牙始终露在外面,远远望去就是咧着嘴的样子,也像是对你笑的样子。罗圈腿,一只脚有些外翻,走路踉踉跄跄让人担心,但是并不会跌倒。她迥异于常人的长相使得稍稍懂事点的小孩子都能马上得出判断:这是个傻女人。

    秋葵的身世始终是个谜,就是2857厂的老人也说不出个来龙去脉。秋葵的具体年龄也没人知道。从体貌上估计,可能是五十岁上下。秋葵出没于2857厂的年头应该不短,因为厂里人似乎都见过她很多年了,但是若要问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又没有人能说得清。她就像2857厂随处可见的一棵树,人人熟视无睹,人人视而不见。她又像2857厂的一块小石子,平时扔在地上没有人留意,不小心踩上去硌了脚,人就会飞起一脚踢出老远。

    但是,秋葵定居在2857厂家属区的时间,大部分人都是知道的。20085.12地震,2857厂的防震棚搭满了场内所有的空地,后来陆陆续续拆除了,但是沿河堤一带的一溜保留下来了。那是一个三不管的地界,市区执法部门懒得搭理,2857厂的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高高低低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窝棚就派上了一些用场。有的被人用作储藏室,有的被人用作避暑别墅,也有的就那么闲置着。秋葵就占据了其中的一间,这一住就是将近十年。

    从秋葵的定居点选址上看,秋葵不但不傻,甚至称得上精明了。

    2857厂的四个家属区,环主厂区分别坐落于南北中三个方向。北家属区的楼房是和主厂区同一批建造的,当时在沙门也算鹤立鸡群的豪华建筑,但是现在看过去,区内二十几栋楼房没有一处鲜亮的颜色,灰黄的楼体上一例被雨水冲刷剥蚀的斑斑驳驳破破烂烂。老式楼房里没有暖气,一到冬天,家家户户的烟囱里浓烟滚滚。烟囱口滴出的黑乎乎的烟水在每一层的墙壁上拖拽出长长的参差不齐的污渍。公用水龙头在一楼,长长的水泥池子里终年壅塞,污水上漂浮着烂菜叶,脚下狼藉一片。夏天恶臭,冬天结了冰,常常有人滑倒,一边诅咒一边两手并用挣扎着爬起。北家属区的住户基本都是1966年建厂初期入厂的老人,家家都是子女成群。楼房不够用,就在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各显神通,各占地盘,搭建出各种各样的平房。因为没有统一规划,所以这些房子面目各异,高低不等。有砖混结构的,有木质结构的,还有土坯房。房顶上讲究些的铺的是青瓦,家境差的就铺一层油布,哪里漏水了,再加铺一层,油布上面横七竖八压了破砖烂瓦。这一溜一溜的平房和楼房之间仅剩一条窄窄的道路,还要堆积各家的破烂杂物,还要靠墙挤一两辆自行车,两个人迎面而来,都需侧了身子,屏住呼吸,收紧肚皮方可通过。

    南家属区包括大小两个小区,比北家属区的楼房稍微新一些,但是从地理位置上看,离主厂区偏远,已经紧挨着大梁山了,所以一般人都不爱去,这两个小区的住户基本上都是2857厂的第二代职工。

    现在重点说说中家属区。中家属区,顾名思义,它的位置居于南北家属区之间,位置自然最佳,离主厂区只有一两千米,离沙门市区的主街道也不远,抬脚便到。区内有厂医院、厂子弟学校,超市,澡堂之类,这么说吧,不出家属区,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更重要的是,中区的楼房都是前几年新盖的,框架结构,外观时尚。二十几栋楼层之间散布着十几处大大小小的花园,楼层之间地域开阔,整整齐齐栽种着一排排梧桐树。小区南北方向各设门岗,门卫着统一制服,配对讲机,二十四小时值班,有电子感应门,有岗亭。小区出入的住户个个面貌洁净,衣饰鲜亮,其气度完全不同于南北区的住户。他们大多都是2857厂的中层干部。当然,虽说像2857厂这样的国营大企业领导多如牛毛,但是要住满二十几栋楼,还是有些夸张。那么,除了中层干部,中区住户还有哪些人呢?有老板,有老板的小蜜,还有外单位有头有脸的人。为什么他们能成为2857厂的住户呢?坊间传说,中区平均面积在150平米以上的房子,在到达住户名下时,都只是象征性交付了一点基础费用,这在房价直逼二线城市的沙门市,当然让人垂涎欲滴。一般人也只能是红着眼睛流流口水,或者咬咬牙骂骂娘而已,能弄到中区的房子,厂内人士非高管不可,厂外人士嘛,这中间的猫腻就多了,不说也罢。

    秋葵以捡破烂拾垃圾为生。都是破烂,都是垃圾,穷人家的和富人家的就完全不一样,这里面学问大着呢。穷人家的垃圾也穷酸,不外乎烂透了的菜叶,裹了灰的头发,最多也就有三两只蛋壳,个把月才能见着几根啃的干干净净的肉骨头。富人家扔的垃圾花样可就多了,光是废纸一项,就包括报纸、期刊、图书、各种包装纸、纸巾等等。还有塑料制品,塑料桶、塑料盆、塑料瓶、塑料衣架之类。玻璃,各种玻璃瓶、玻璃片、镜子、灯泡、暖瓶等等。金属物,像易拉罐啦,罐头盒之类。还有布料,包括旧衣服、桌布、毛巾、书包、鞋子之类。至于大件的破烂,什么沙发啊,桌子啊,甚至淘汰了的电器,富人们都会丢到垃圾点。

    2857厂的中家属区显然属于富人区,所以,秋葵选择在此区域定居,足以证明她并不傻。

    秋葵定居点防震棚是质量最好建的最正规的一座。有很粗的房梁和柱子,比别的窝棚也宽敞,大概有十几平米的样子,方方正正,有门有窗,类似于之后几年兴起的板房。2857厂的中家属区面朝河堤,几十米宽的河堤上青草萋萋,当年被防震的人群踩平了的地面上早已恢复了之前的绿意。秋葵的小房子坐落在一片草坪上,远远看过去,几乎就是像模像样的一处民宿了。房子里有床,有沙发,有锅灶,甚至还有一台旧电视机。不用说,都是秋葵捡来的。猛一看,似乎和正常人家里差不多,但仔细一瞧,就能发现满屋的杂乱无章中透露出一些正常人都能心领神会的信息。

    房子的前前后后,堆满了秋葵来不及处理的各色破烂,那都是秋葵从小区的垃圾点转运到这里的。垃圾点一旦出现好垃圾,秋葵必须在第一时间把它们弄走,否则,就会有别的老太太先行下手。

    别的老太太,指的是2857厂一些上了年纪闲在家里的女人。以籍贯论,各地的老太自有各地的特点。

    上海老太最是傲慢。她们一般穿着讲究,神情矜持,似乎家境都不错的样子。闲时打打牌,遛遛狗。她们的圈子里基本都是上海人,大家都说上海话,看见外地老太,她们眼皮也不抬,她们是不屑理睬那些乡巴佬的,更别提那些臭烘烘脏兮兮的破烂了。

    北京老太最是能说。人人一口京片子,人老舌头不老,上下翻飞间,唇齿里吐出的都是京腔京韵。上海老太的傲慢挂在脸上,北京老太的傲慢刻在骨头里。天子脚下生活过的人,岂能自轻自贱和一个傻子去抢破烂?

    东北老太最是热情。热情到连你家里飞的苍蝇是公是母她们都要打探清楚。她们普遍高声大嗓,笑如洪钟。不管春夏秋冬,只要天气晴好,楼下花园前三三两两坐着小马扎,人人手里织着毛衣,叽叽喳喳吵翻天的,东北老太居多。

    秋葵的竞争对手基本上都是河南老太。拎着蛇皮袋子,在家属区四处游走,顺手摸走谁家楼道里一把笤帚的,准是河南老太。当然,只要不是抓个现行,河南老太肯定是不认账的,有案例为证:

    10号楼2单元3楼的一户人家打扫完卫生把铁簸箕忘到门口了,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他们首先怀疑的是秋葵。按理说,一个铁簸箕也不是什么值钱物件,丢了也就丢了,一般人家也就不追究了。但是这个失主家里也有一个老太,四川老太,过日子极是仔细,人又泼辣,不达目的不罢休。她气冲冲追到秋葵住处,跳骂之外,里里外外翻检了那些破烂。秋葵说话结结巴巴不连贯,但大概意思别人完全能听明白,听秋葵说是一个河南老太拿走了,四川老太将信将疑。秋葵自告奋勇领着四川老太上门去讨要。河南老太哭天抢地拒不承认,撕扯着和秋葵要拼命。秋葵就是不松口,一口咬定她亲眼看见河南老太拎着铁簸箕进了家门。一时间吵吵闹闹,楼道上下挤满了看客,惊动了保卫处,保卫处调看了监控视频,果然清清楚楚看见河南老太从10号楼2单元拎了一个铁簸箕走出,进了自家的7号楼。

    真相大白,大家这才纷纷说道,秋葵是有点傻,不过倒还真没见过她手脚不干净小偷小摸,况且秋葵这次的出面指认也是一般人没有的勇气,从此大家看秋葵的眼神就多了一丝柔和。时不时的,总会有人主动送给秋葵几件旧衣服啦,几包点心啦,总不忘说一句:给傻女穿吧,给傻女吃吧。

    傻女是谁?傻女是秋葵的女儿。傻女最显著的面部特征就是兔唇,本地人叫豁豁嘴。估摸起来傻女应该有十五六岁,但是她的智力水平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和秋葵相比,傻女确实是地地道道的傻子。

    仅仅依靠捡破烂来抚养傻女,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事实上,因为有了傻女,2857厂后勤处特地给秋葵安排了一份工作:清扫中家属区的卫生。秋葵扫过的马路,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别的清洁工早晚各出工一次,秋葵每天出工的次数数不过来。这么说吧,收拾垃圾之外,除了照顾傻女必须的时间,秋葵一天到晚扛着大扫帚在家属区巡视,随时随地都能听到她的大扫帚哗啦哗啦在地上划拉的声音。特别是入了秋,梧桐夹道的路上全是落叶,不一会儿就是厚厚一层,秋葵忙忙碌碌一分钟都不得歇。傻女长大了,秋葵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往往在秋葵刚把树叶归拢成堆,傻女咯咯笑着爬到树叶里,手脚并用,几下子就弄得树叶四散飞扬。秋葵也不生气,笑呵呵的继续扫,继续归拢。

    傻女对人都很友好,唯独对河南老太怀有敌意。一看见河南老太,傻女的眼神里就充满了警惕。当秋葵和河南老太发生冲突时,傻女就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毛发直竖,龇牙咧嘴直扑过去,河南老太总是叫骂着退走。秋葵的神智接近正常人,所以她有所顾忌,出于各种考虑,她对别人的进攻以防守为主,能让则让。傻女一派天真,毫无畏惧,所以,她对来犯之敌一定是拼死抵抗,稍有机会就要反攻。河南老太不怕秋葵,就怕傻女。

    秋葵和河南老太的斗争,除了因捡破烂而起之外,还有另一个由头。2857厂中家属区临河而建,河曰清河,其实已经干涸了几十年,贯穿十余里的河床内杂草丛生,砂砾成堆,于是这一带辟有很多菜地。大大小小还不少,有方方正正的,有长条状的,也有形状不规则的。这些菜地的主人,十有八九是河南老太。要说这些河南老太也真是不易,他们往往一家几代人全在2857厂工作,这些年厂里效益越来越差,自己拿着几百块钱的退休金,儿女们也没有来钱的路数,一大家子的日子过的紧紧巴巴,所以,河南老太才腆着脸和秋葵抢破烂,才扛了锄头辛辛苦苦开辟菜地。和中家属区那些出入有豪车穿戴皆品牌的富人相比,他们就是乞丐。那么,他们又是如何在这里争得一席之地呢?河南老太携家带口能在中家属区落住,是因为她们在厂领导面前都能以死相争,当着厂领导的面跳楼也好,抹脖子也好,总之都是拿自家性命拼来的一套房子。

    侍弄起菜园子,河南老太个个都是一把好手,每年开春之后,她们大半时间都在菜园子里,浇水、松土、施肥、除草、支架,忙忙碌碌。手巧的沿园子筑起一圈竹篱笆,到了蔬菜长成的季节,远远看去,五颜六色。尖而小的朝天椒,细细长长的丝瓜,顶花带刺的黄瓜,绿中带紫的苋菜,开着紫花儿的扁豆,藤藤蔓蔓,顺着架子攀爬。碧绿碧绿的西葫芦卧在潮湿的软地上,从大大小小的叶子间探出一点头,金黄色的花朵中心是黄澄澄粉嘟嘟的花蕊,河南老太擦着汗,满心欢喜。

    一个菜园子供应一家人的饭桌绰绰有余,大部分蔬菜都被河南老太卖成了钱。家属区过一条马路就是菜市场,正规摊贩都是要交管理费的,河南老太自然不去。她们都是在马路边上,小巷子里铺一张塑料布,各色蔬菜红红绿绿码放的整整齐齐,一边招呼客人,一边两眼骨碌碌乱转,只要瞥见城管的影子,立马席卷而逃。她们大都身形瘦小,腿脚灵活,在和城管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游击经验,要想抓住她们还真不容易。别说,一把芫荽,几根小黄瓜,两颗小白菜,水灵灵绿莹莹,小菜园里出产的看着就是比大市场里的新鲜馋人,所以,她们的生意挺好,摊子摆开不多时候,菜篮子就见底了。

    菜园子里一片葱茏的时候,秋葵绝对不会靠近半步。她虽然不懂瓜田李下的意思,但是她有自己灵敏的嗅觉。从多年和河南老太的交锋中,她深知对方的得理不饶人死缠烂打,所以,菜园子里生机勃勃,秋葵住在距菜园子不到一百米的河堤上,却是不越雷池半步。

    霜降之后,园子里一片萧条,能收的都收了,除了已经开始发硬的土地和零零星星的烂黄叶,园子已经被河南老太颗粒归仓。但是,任河南老太火眼金睛,难免还是会有遗漏。这时候,秋葵才会出动。

    深秋的清晨,霜凝雾重,秋葵拿着一把小铁铲,蹲在园子里,这里翻翻,那里翻翻,总能挖出几块洋姜,几个白菜根,三五个土豆之类。十几个园子一一筛检下来,能装满一个小口袋。战争往往就在此时爆发。河南老太一旦现场抓住秋葵,撕扯打骂中,口袋里的东西散落一地,秋葵和河南老太松了手,都追着满地乱滚的土豆,谁先抢到就算谁的。秋葵毕竟年轻,力气大,手脚灵活,她很快将口袋塞满,沿菜地狂奔,河南老太假意追赶几步,停了下来,站在菜地边上叉着腰兀自叫骂。

    环秋葵家五米开外,是她的地盘,只要进了她的地盘,秋葵就是安全的,这一点,秋葵知道,河南老太更清楚。她之所以不再尾随,就是出于这个顾虑。倒不是太过害怕秋葵,她怕的是秋葵家里两个咬人的家伙,她手背上的伤口才刚刚结疤,她不想再被撕开。咬过河南老太的,一个是秋葵的女儿傻女,一个是谁呢?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整个中国掀起养宠物犬的狂潮,2857厂也不例外。每天傍晚,家属区内狗比人多。吉娃娃、杜宾犬、沙皮狗、拉布拉多、柴犬、蝴蝶犬、西施犬、京巴、博美等等,品种花繁。它们穿着花花绿绿的小衣服,还有狗蹄子上套着小靴子的,五花八门,争奇斗艳。它们的名字也极尽狗主人娇宠之能事,有可爱型的,像什么贝贝,佳佳之类,有霸气威武的,像什么太子,元帅之类。2003年非典之后,大部分养狗人家都不养狗了,但是狗的去向不明。之后,家属区内开始出现流浪狗,一年又一年,流浪狗越来越多。和那些体型娇小的宠物犬相比,它们大多体型较大,相貌丑陋,加之营养不良,个个毛色杂乱,嘴脸肮脏。有些体格庞大的公狗简直就是三宫六院妻妾成群,整日价率众嫔妃游走街巷。特别是到了半夜,争风吃醋,狂吠不止。狗患如此猖獗,居民多有怨言,但是谁也提不出合理的解决方案,于是就这么一边抱怨,一边人狗杂居。

    秋葵就收养了一只杂毛狗。是在家属区内被车碾断了一条腿的,趴在路边上哀叫,很多人围观。秋葵拨开人群,将伤狗抱回自己的住处。狗命是捡回来了,但是一条腿软软的耷拉着,从此就用三条腿一跳一跳的走路。秋葵唤它大黄。

    大黄以前对人视若无物,自从出了车祸变成残疾之后,它看人的眼神就满是戒备,唯独对秋葵极尽亲热。河南老太曾经在一次和秋葵的追打中被冷不丁扑上来的大黄狠咬了一口,当时就鲜血淋漓,大黄低吼着还要往前扑,被秋葵呵住了。

    秋葵收养了大黄,其它流浪狗闻风而至,围着秋葵的住处打转转,一见秋葵就拼命摇尾巴示好,秋葵也就给它们唯一些从垃圾筒里捡来的残汤剩饭。久而久之,秋葵住处周围长年定居了十来只狗,它们和大黄的待遇是有区别的。比如说大黄晚上是会被秋葵安排到屋子里头睡觉的,其它狗就贴着秋葵的小屋纷纷安眠。

    年初,中家属区的临街开了一家素面馆,是慧觉寺专事舍饭的门店,每天中午免费提供500碗素面,秋葵和傻女的午饭从此有了定点。

    去素面馆的人以老太太居多,相比起来,秋葵算是最年轻的,当然傻女就更年轻了,还是个孩子嘛。秋葵总是在素面馆正式开门之前到达,扫地、抹桌子,里里外外搞卫生,这是秋葵的长项。面馆里摆了十几张八仙桌,每张桌子配四个方凳,桌凳都是货真价实的实木家具,挪动起来是很需要些力气的。往往到一切收拾停当,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秋葵就满头大汗。两碗素面,这是秋葵的定量。她吃饭速度比一般人都快,风卷残云,顷刻而光。傻女吃饭却比一般人要慢许多,她到现在没有学会拿筷子,总是满把手攥着一双竹筷,挑起一根面条,七绕八绕,看长长软软的一根面在筷子上转圈,是傻女最感兴趣的。她聚精会神不厌其烦一遍一遍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经常专注到忘记把面条送到嘴里,一旁坐等的秋葵就会把着她的手往她嘴里送。如此反反复复,秋葵是面馆里第一个吃完的人,却总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现在我们对秋葵的生活状况有所了解了:第一,秋葵50多岁的年纪,智商略低于常人,但可以进行一般性的日常活动。第二,秋葵有一份固定的工作:2857厂的清洁工,同时,她也是2857厂的垃圾搬运工。第三,秋葵的家庭成员还有一个傻女,傻女身世不明,有说是秋葵捡来的,有说是秋葵生的,均属传说。和秋葵傻女共同生活的,还有十几只流浪狗。

     

    日子如常,春天不约而至。

    大梁山上,粉白的杏花漫山遍野,这些无人看管的野杏树,沿着山势高高低低密密匝匝。每年开春,云霞盖地,大梁山因此春情荡漾,空气中弥漫着让世间万物蠢蠢欲动的气息。迷醉的,让人昏昏欲睡而又浮想联翩的气息,它们将所有人的脸颊熏染成粉色。

    褪去冬装,在臃肿肥厚的棉衣中束手束脚了一个冬天的人们身轻如燕,2857厂里来来去去飞舞着花花绿绿的蝴蝶。

    秋葵和傻女相跟着走在春天的阳光里。

    秋葵蹲在家属区的花园里拔草,那些总是比花们要长得快长得野的草,是秋葵需要专心对付的。虽然厂里有专门的园丁,不定期除草,但是秋葵总是自己给自己找活干。两手沾满野草的绿色,闻着野草的清香,秋葵也像是饱吸了阳光的一株植物,笑靥如花。

    坐着小马扎一边晒太阳一边忙乎毛活的大妈们,所有的目光都像探照灯一样聚焦在一个地方:傻女站在一株垂柳下揪扯着柳条。千条万条鹅黄嫩绿的柳条在微风中扶摇,傻女仰起脸,任那片毛茸茸的拂着脸颊,她喃喃自语,一脸专注。与她瘦小的身形相比,她的肚子显出不可思议的膨胀饱满,像一口大锅反扣着,一件碎花外套的几只扣子都已崩开,露出里面暗红色的打底,那一大片暗红也呈现出突兀的隆起。

    静立树下的傻女,挺着可疑的大肚子咯咯发笑。当她朝这边走来,蹒跚的步态,外八字的艰难挪移,所有信号都指向一个事实:傻女怀孕了。


    TAG: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7-09-28 21:48:28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7-09-27 22:41:55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7-09-27 17:45:44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7-09-27 17:40:5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