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中岔古堡[诗作一首](图)
  • 题怪叟石(图)
  • 天水民营企业几多欢笑几多愁?
  • 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颁奖盛典(组图)
  • 绝句·立秋
  • 天水女演员徐飒(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3)(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3)(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天净沙·青年北路黄金大道(新韵)(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188期活动-桔子红了,我们...(图)
  • 关山暮秋(图)
  • 公园恍如仙境,游人如梦似幻(图)
  • 渭水河畔夜明珠(天水体育中心)(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2)(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2)(图)
  • 苏蕙研究会2019年11月16日赴甘谷县八里湾...(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1)(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1)(图)
  • 马跑泉公园秋韵(图)
  • 麦积几书画友再聚首(图)
  • 不约桃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5-11 11:00:32 / 个人分类:散文

    不约桃花

           听说伯阳桃花灿若朝霞,听说何湾桃花官样文章,听说各地的桃花都已开好,听说游人如织,听说花事如潮。

          听说而已。

         今春,见的最多的是迎春,从三月到五月,从南山到北坡,迎春花事悠长,果然是春天的门童,沉默而忠诚。

          还有各色野花,叫不上名字的星星点点。红黄白紫,艳丽妖冶,于是知道野花的确动人,的确有勾人魂魄的力量。

          还有种种野菜。荠荠菜,蒲公英,薤蒿,苦苣,小蒜,喜欢它们的表达方式就是焯烫凉拌,日日必餐。

          还有草,一例的绿,一例的蓬勃。窄是韭叶,宽如手掌,一夜好雨,节节拔高,它们是春天的披风。

          然而引领花事的永远是桃花。桃花娇俏,犹如美人善于讨巧,开花时间恰到好处,正是人们褪去冬装,轻衣薄服的节令。蛰伏一冬的春心蠢蠢欲动,蜗居一冬的身体欣然打开。人人都在寻找,人人都不明确寻找什么。桃花就在这个时候释放了。粉色的暧昧,暖味的芬芳,极合春天里出动的各色魂灵。

           桃花一旦得遇寻觅的魂灵,两厢暗喜,一拍即合。桃花丛里的女人腮上抹了粉,是从花心深处漾出来的香粉,那腮就有了杨玉环的味道。于是眼波流转,神色迷离,不是贵妃也是醉了。桃花丛里的男人,傻大黑粗居多,斯文白净者极少,当然,也可能是桃花娇媚反衬太强,走在大街上尚显文明的男人,此刻全是粗糙了。但他们的心思并不粗糙,即便眼前女人庸常难当,男人也都能敷衍一句“人面桃花”之类的奉承。

          桃色是拿捏最好的,既不比黑白的突兀,又不屑其余的浅显,比红要收着点,似乎毫不张扬,其实心机暗藏。女人看到桃色,会想到自己的青春,想到那些堪比桃花的美丽岁月。男人看到桃色,会想到美人,错过的美人,路过的美人,当然,最多的,是爱过的美人。但这世上美人太少,美人远没有桃花这么多,所以,男人的念想多半是心造,因为爱过,所以美人。

          桃色分寸恰当,比例适中,像极了类似的女人。生活中,这样的女人往往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她知道见什么样的人该说什么样的话,她知道衣服什么时候该脱什么时候该穿,她知道所有人际交往的秘密,所以,她所向披靡无往不胜。有趣的是,这样的女人大都不招同性喜欢,她的战场是男人,男人也吃她这一套。回眸一笑,就算不倾城,也让男人倾心,男人为这样的女人想入非非,女人为这样的女人拈酸吃醋。

          四月里,桃花泛滥,桃花荼蘼,那一大片如烟似雾的粉,让整个四月春情弥漫,人们都去赶集了。

           赶集就是凑热闹,凑热闹是很多人的本能,人间烟火的确是需要热闹的。春天赶花事,夏天玩野合,秋天贴大膘,冬天,就是八尺炕头摸爬滚打乐之不疲的性事了。所以,四季中,春天是发情的节气。人和猫一样,猫的夜半叫春凄厉瘆人,人的叫春就快活的多了。人多半是在春天的桃花丛中叫春的,面泛红潮,喜不自禁,叫春叫的手舞足蹈理直气壮。当你产生这样的联想之后,再看桃花林里的男女,你就忍俊不禁了。这是一个色情的联想,也是一个会让很多君子们拍案的联想,但我就是忍不住这样的联想,我本来就不是君子嘛。

          整个四月,我的耳际澎湃着桃花的喧嚣,我离得远,那喧嚣爬坡过河到我耳际时,就类似于蜜蜂的嗡嗡嗡了,虽然强度稍减,音量有弱,但是其连贯和持续丝毫不打折扣。

           我的四月,和很多人的四月大有出入,除了沉默的日子居多以外,这个大出入里最占篇幅的该就在桃花上了。

          我与桃花隔岸相望,如期失约。

          失约的,还有杏花。

          杏花素清,特别是有些年头的老杏树,随意兀立在山坳野地的老杏树,枝干遒劲,色黑厚重,夜里有雨,枝干的黑添了亮。这时候,一枝旁出,杏朵斜坠,那般的动人是桃花的媚远远不及的。

          失约的,还有梨花。

          梨花白,梨花雪,雨打梨花深闭门该当是四月,只是此番情境在如今的闹市已然不遇了。梨花也是我喜欢的,但是,梨花亦是我多年未曾亲近的。

           失约桃花,实属有意,失约杏花,失约梨花,都不是我之本意。也许阴差阳错,也许从不凑巧,待要赴约,杏花已谢,梨花已落,花期是永远的错过了。

           人说还有下一季,还有来年的花期,可是,此季花期有此季花期的气场,此季的我有此季的心境,来年花期当然是来年气场,来年的我当然是来年的心境,所有错过,永不再来。

           又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实哪里有什么三生三世,只一生,只一世,该来的来,该走的走,来不由己,走不由己。如我,不过半世,不过半生,已经心凉作罢,真要有什么三生三世,想想都累。十里桃花,这又是一个心造。心造的一般都很美,这是让它流传的理由。年轻时大多唯美,所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受众基本都是文青。如我,文青老矣,一朵桃花都嫌迷了眼,遑论十里桃花。

          你是人间四月天,这又是近些年被引滥了的话,好比一朵花,悄悄地开着,在无人的野地,自成风景。一旦被人关注,一旦被人光顾,一切就都变了,花不再是花,香不再是香。

           我一向对大众趋之若鹜的事物心怀排斥,比方三毛,比方张爱玲。读过她们和没读过她们的,都一窝蜂而上,似乎不读她们就不足以显示自己的文化和小资,不喜欢三毛,不喜欢张爱玲的,亦不敢说,似乎说了就显得自己非常没有品位。又比如林徽因,也被国人铺天盖地的张贴倒了我的胃口,所以,一旦瞟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之类的字,我一例越过。莫言火了,作品售罄,路遥死了,人人发言。其实,有多少人是平日里就在读他们的呢?群响喧哗,我做不到闭目塞听,至少我可以管住自己的嘴巴。

          回到桃花,桃花开在正当时,女人的裙子不长不短,男人的目光若即若离,这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季节。情色驰骋,野合恣肆。桃花掩映,玉体横陈。郎情妾意,半推半就。一朵桃花就是一枚生殖器,这话听着吓人,却是真相。花就是植物的生殖器,这不是我的原创,它的原创是造物主。所以,花甫盛开,成千上万朵生殖器朵朵向阳,为的是吸引昆虫采花授粉。既是吸引,必然要有十分姿色,于是,人比蜂多。然蜂入花心是采蜜,是工作,人则只在猎色,只在感官享受了。

           花碾成粉,粉涂于腮,腮便是香腮,人便是美人,这是古来女人孜孜不倦的追求。女人一旦成为美人,她的性情里桃花的意味就越发鲜明了。桃花美人在男人的城池里杀伐攻略,片甲不留,男人做了美人裙下之鬼,还觉是人生之大快活。

           我的想象可能有些恶毒,看不见桃之夭夭,看不见灼灼其华,只看到欲望满怀,只看到情色纠缠,只看到肉体翻腾。我的嗅觉可能更加下流,嗅不到花香袭人,嗅不到一路芬芳,只嗅到性事糜烂,只嗅到鼻息焦灼。

          季节也有它的人生,也有它的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和老年。我眼前的四月,似乎正在经历它的青年,荷尔蒙旺盛,欲火正炽,炽烈到浩浩荡荡淹没了整个春天,淹没了这个时代。不知道是这个欲望无限的时代造就了同样欲望无限的四月,还是夜夜笙箫的青年四月造就了同样夜夜笙箫的时代?或者,它们彼此造就,彼此成全?

           由此上溯,四月的幼年,童年和少年,想必会是健康干净的肤色,平和匀顺的呼吸。那时的桃花,应该也是健康干净,平和匀顺的,我向往那样的四月,我向往那样的桃花。

           还有牡丹,我始终找不到感觉的牡丹,纵然是国色,纵然小城倾城出动为着南山牡丹,我始终未曾亲去。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我心里生了根,让我对牡丹如斯漠视,漠视的,还有一众画家笔下的所谓国色,一例艳俗,包括几个所谓牡丹名家。

          倒是所有不知名的,路遇的,野生的,散落在坡上的,如米粒i,如碎玉,看到一次,惊艳一次,没有过漠视的时候。

          攒聚的,盛大喧腾,它们占据了季节的主流,世界看上去喜气洋洋。

          失约桃花。不约桃花。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7-07-04 16:52:5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13 22:08:03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7-05-13 22:07:5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11 11:13:16
    赞刘莉《牡丹 大唐图腾》  
    李彦良
    本人最初接触到把牡丹和女人、权力及江山联系到一起的文学作品是清代作家李汝珍先生写的《镜花缘》。作者在《镜花缘》中的把武则天的霸气和牡丹的傲气写的淋漓致尽,所以在当时我溜了四句顺口溜以记:“掩卷奇书《镜花缘》,闭目追思仰牡丹。国色天香至今在,前朝女皇武曌远”。 
    今天在网上读到了刘莉女士的《牡丹 大唐图腾》,顿觉这篇短文格局不俗,有新意,很大气,有灵气,她没有因袭《镜花缘》的窠臼,而从正面把大唐盛世的女人绘成了各色牡丹。不只容貌国色姿彩俊逸,而且性格性情呈纷有别,才华超群经天纬地,把大唐女人都赋予了牡丹的灵魂。于是我写了如下八句为刘莉女士的《牡丹 大唐图腾》点赞:“洛阳五月花争艳,姹紫嫣红美空前。花似女人染流风,女人多彩赛花仙。帝都花开乾坤秀,才女挥笔写浩然。比肩大写无字碑,大唐图腾是牡丹。” (5月11日)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