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艾叶老师书画题照 [七律(新韵)](图)
  • 莲韵(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11)(完)(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彼得保罗要塞】...(图)
  • “群策群力,决战决胜”——麦积区脱贫攻...(图)
  • 百年古宅凌霄红(图)
  • 城市回眸:从岷山机械厂到弘文苑与万达广...(图)
  • 日出西关
  • 七绝•高考抒怀(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10)(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时间 原创
  • 曲园风荷(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白昼节】(北极...(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8)(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天水市运管局召开全市道路运输行业创建全...(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7)(图)
  • 风华国色之49 女人慈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30 10:17:02 / 个人分类:长篇历史文化散文

                              风华国色之49     女人慈禧

    从初初进宫到被尊圣母皇太后,其中所要跨越的,何止千山万水,而她,只用了九年时间。

    清朝后宫制度等级森严,皇后一名,皇贵妃一名,贵妃两名,妃四名,嫔六名,地位极低的贵人、常在、答应不限人数,最低等的宫女更是数量庞大。清朝选秀女始于顺治,备选少女出自八旗,每三年一次,秀女一旦被选中,一般就被封为贵人,宫女一旦被皇上看中,则要由答应、常在一步步升上去。

    日落时分,骡车出发,听着车轱辘单调冗长的声音,她的身体随着颠簸一路摇晃,这样的节奏很容易催人入眠,但是,她的头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这是1852年的2月,北方的天空,一片阴霾,雪雨飘零,天地肃杀。十七岁的杏儿姑别了父母,别了弟妹。

    庭中那几株白杏尚在寒风中沉默,她抚摸着白杏,如同抚摸着自己。大名杏贞,小名杏儿,爷爷睹杏树而生情,给她起了名字,而她,自懂事起,竟也自然的喜欢上了她的名字。

    现在,她,叶赫那拉·杏贞;妹妹,叶赫那拉·婉贞;大弟,叶赫那拉·照祥;二弟,叶赫那拉·桂祥;三弟,叶赫那拉·福祥,他们围坐在炉旁。炭火正旺,弟妹嬉闹,他们实在太小,他们的眼里,只有这眼前旺旺的炉火,只有那热灰里埋着的豌豆。噗嗤一声,有豌豆爆裂,他们尖叫着一拥而上,笑成一团,闹成一团,而她,已经学会安静了。离家的时辰越来越近,父母悲喜莫测,欲言又止,她低了头,抱了肩,不再看父母的脸。

    轱辘声突然停止了,透过车帷,她瞧见两旁影影绰绰的高墙,忽明忽暗的灯笼,还有匆匆穿梭的宫人,低低的言语,她知道,这是到站了。这一站,在官方记载中是这样的:

    各旗选送的秀女,要提前送到京城。在选秀女的前一天,她们乘坐的骡车由本旗的基层长官参领和领催排定次序。日落时分骡车开始出发,入夜时分进入地安门,停在紫禁城的北门神武门的外面,待宫门开启,秀女仍然按照上车前排好的顺序下车,由太监领她们进入顺贞门。皇宫的御花园、体元殿、静怡轩等处都曾是选秀女的场所。通常是五六个秀女站成一排,由皇帝、太后亲临挑选。看中了谁,就留下她的名牌,叫留牌子,没选上的将名牌丢弃,叫撂牌子。

    她被留了牌子,赐号兰贵人。这是咸丰二年二月十一日(1852211日),叶赫那拉·杏贞从此成为兰贵人。

    贵人在后宫地位低至第六等,而且,与兰贵人先后入宫者还有三人:㙉贞嫔、云嫔、丽贵人,这就意味着身处底层的兰贵人面临极大的竞争压力。我们无从知道兰贵人初进深宫时的生活细节,我们知道的是,兰贵人仅仅入宫两年就晋封为懿嫔,这是咸丰四年二月二日(1854年)的事,她19岁。

    后来她曾对身边人说“入宫后宫人以我为美,咸妒我,但皆为我所制。”从她颇为得意的表白中我们可以想见,她定然有着力挫群芳的美貌。

    关于懿嫔的美貌,虽然从道理上推敲应该是真的,否则她也断不可能从美女如云中脱颖而出,但是从流传下来的照片看,基于对其美貌的无限遐想,我还是很失望。当然,照片中的慈禧已然老迈,但从她五官的轮廓,眉目的细节来看,怎么看都没有惊艳之感。

    美虽美矣,要做到“后宫皆为我所制”,仅靠一张漂亮的脸蛋是远远不够的,显然,懿嫔一定是有洞悉人性,工于心计,敢作敢为的出色能力,所以,虽然懿嫔没有高贵血统显赫门第,但她仍然得到咸丰专宠,又蒙上天眷顾,于咸丰六年三月二十三日(1856427日)诞下皇子载淳。

    从懿嫔怀孕直到生产,皇宫所有人都对此保持高度关注,因为她要诞下的将是咸丰帝的长子。载淳降生后,懿嫔的地位急遽变化。六年三月生皇子,旋昭晋懿妃,十二月行册封礼,七年十二月晋懿贵妃。

          一个妃子要达到驾驭皇帝的水平,美色、心计虽不可少,但是分量不足。懿贵妃偏偏就有一项后宫嫔妃无人能敌的本事:读写汉文。于是,身体不好的咸丰在披览奏章倍感体力不支的时候,就常常让懿贵妃代阅。时时披览各省章奏,通晓大事,以懿贵妃的机敏聪慧,她很快就对朝政运作、君臣分际了然于胸。她在不动声色之间成为后宫仅次于皇后钮钴禄氏的第二位重量级人物。

    皇后的忠厚、不谙权术给了懿贵妃长袖善舞的发挥空间,1861年咸丰驾崩之后,她与孝贞显皇后两宫并尊,称圣母皇太后,上徽号慈禧的这个女人其实已经成为后宫之主。

    紧接着,慈禧联合恭亲王奕䜣发动辛酉政变,诛顾命八大臣,夺取政权,形成“二宫垂帘,亲王议政”的政治格局。这个过程是血腥的,慈禧的老辣狠毒,果断决绝清晰地勾勒出她截然不同于普通女人的特质:对于前殿庙堂之上男人间的权势之争夺,大局之掌控,她显然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和判断,而她在后宫嫔妃争斗中获得的经验无疑也渗透进了太和殿男人一统天下的世界中。

    在清朝十二帝中,孝庄皇太后身历前四朝:太祖、太宗、顺治和康熙,慈禧经历后四帝:咸丰、同治、光绪和宣统,三度垂帘听政,两决皇储,乾纲独断,运大清国脉于股掌之间,甚至影响了中国近代历史的走向。

    政治家慈禧,熟谙权力场上的帝王术,以女儿身君临天下。女人慈禧,身前身后谜团丛生。她的身上,究竟埋藏着多少人生密码?

    在男权社会中,女人本就处于弱势,在强大坚固的弱势背景下,一个女人要成长为政治家,其中艰辛难以想象。不独是惯常意义上的艰难,很多时候都是刀尖上舔血,命悬一线。尤其是在大清末期,一个衰落的帝国气数将近,这是历史的必然,是冥冥中的定数,要在必然和定数之间权衡挣扎,即便是男人,也力不从心,何况慈禧,一介女流,无力回天。与其说是命运选择了她,不如说是历史选择了她。

           慈禧引起国人甚或洋人的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的性别。女人从政,在中国传统舆论里,总是不被看好的。即便其使用的政治手段与男人并无二致,也会受到更多的质疑和加倍的谴责。

    我们对政治人物做评价,习惯于以道德为首要坐标,倘真如此,恐怕没有几个政治人物能真正过关。其实,评价一个政治人物,更应该从现实主义角度出发,从执政者所处的环境和历史条件对其行为的约束性出发。即使以道德角度论,也应该分清公德与私德。

    晚清中国已是满目衰败,其治国难度远远大于武则天时代。晚清中国的失败,是历史积累的结果,并非政策性的、对策性的结果。多年以来,论者习惯以结果论英雄,并假设一种可能存在的合理的对策以解决当时的内忧外患。事实上,假设永远只是假设,事后诸葛亮于事前毫无意义。慈禧当时的很多重大国策都是在各方牵制中的被动决定。换句话说,在汹涌澎湃呼啸而来的历史洪流中,在人力不可为的历史规律面前,任何人都只能被裹挟,被辖制,力挽狂澜终归是在龙脉未断天命仍在的大前提下才可能出现的壮举。在险象环生,危机四伏的紫禁城里,无论男女,为了避免成为他人刀俎之下的鱼肉,都会穷尽艰苦卓绝之努力。仅仅因为慈禧的性别,就论定“西太后原是个阴险狠毒、睚眦必报、狐狸其貌而虎狼其心的泼妇人”,是否有失公允?

    辜鸿铭在慈禧七十大寿(1904年)时曾说: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但是,同样是他,也曾写过这样的文字:“她统治中国四十年来,真是历尽重压,叠遭变故。尽管个人生活十分不幸,却一直指导、关怀并分担了她苦难臣民的命运……无论她会有什么缺点,至少她维持了中国的秩序。单言她的性别、她的年纪和她那众所周知的个人生活的不幸——年轻时希望的破灭,长期的孤独的寡居生活,为帝国操劳,替儿子担忧。她惟一的儿子(同治帝)突然死去,对这个慈爱的母亲是最残酷的打击,如今所留下的,只是一个饱经忧患的皇太后和历尽痛苦折磨的母亲之孤寂的心灵——所有这些考虑,我想肯定可以使那些愚昧无知、肆无忌惮的报纸,特别是那些由文明的欧洲人所经营的报纸,免除对于皇太后陛下个人生活不合宜的中伤。”人性本复杂,我们对某人某事的看法也必然是复杂的,非黑即白,是非截然者少之又少。

    作为女人,慈禧经历过很多女人没有经历过的苦难,作为太后,那至高无上的皇权是否能抚平女人慈禧心头的伤痛?不管当时当世当地曾经有过多么波澜壮阔的过往,在岁月的巨轮下,都被碾压成尘埃,甚至连尘埃都不曾留存。不管后世对彼时彼世彼地的人与事有过多少揣度和联想,那随风而逝的万千魂灵,也许只在时光的一端轻笑。

           伟大也好,渺小也罢,扛不过时间的侵蚀。

    我深知我做不了什么,我当下所写,终究也将化作齑粉,那就让我迎着清明将至的微风,让我沐着清明将至的细雨,将我之所写自行粉碎,让它们飞扬,消散了吧……


    TAG: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7-03-31 11:24:57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7-03-30 21:32:4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3-30 13:26:4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3-30 13:26:30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7-03-30 10:49:2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