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赞党史专家白登懿(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5)(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喀山大教堂】(...(图)
  • 惠州地标建筑摄影——高帮山上【挂榜阁】...(图)
  • 预祝《东方散文》2020年8月16日西安曲江...(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3)(...(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4)(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2)(完)(图)
  • 复许昌同学对冬梅家宝之邀 [七律(新韵)](图)
  • 元龙镇入秋第一场大雨(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2)(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1)(图)
  • 尹维忠——“认真”,创造了平凡中不平凡...(图)
  • 荷花
  • 一池风荷醉游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1)(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0)(图)
  • 暑日走西安(图)
  • 心中有热爱 笔下有乾坤——李晓东长篇小...(图)
  • 西京探儿(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机场】(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1)(图)
  • 风华国色之48、独替双卿抱不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3-08 10:33:07 / 个人分类:长篇历史文化散文

    风华国色之48、独替双卿抱不平

    冯骥才说,谁是生活的不幸者,谁就有条件成为文学的幸运儿;谁让生活的祸水一遍遍洗过,谁就有可能成为看上去闪闪发光的福将。当生活把你肆意掠夺一番之后,才会把文学馈赠给你。这是后知后觉的感悟,对于被生活肆意掠夺的当事人来说,也许他宁愿不要文学,只要生活。

    所以,请容我为贺双卿做一个选择:与那血泪浸透的诗行相比,我愿意,只是缝补浆洗,只是粗茶淡饭,然夫婿温和,公婆慈祥。是的,诗人贺双卿成全了文学的美感,却是以女人贺双卿的被摧残被扼杀为代价。我唯求世上少一个凄风苦雨的诗人,多一个快乐平顺的女人。

    贺双卿(1715——1735),清康熙、雍正或乾隆年间人,史震林谓之“才与貌至双卿而绝,贫与病至双卿而绝”。

      先说才貌。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朝)。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共)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死死(身身世世),暮暮(夜夜)朝朝?

    这首《凤凰台上忆吹箫(送韩西)》中的韩西是双卿嫁到夫家之后的邻居,不识字,却是个有情怀的女子,极爱双卿诗词,她的理解和陪伴几乎是双卿婚后唯一的精神安慰了,可惜时间不长,韩西也出嫁远去了。

    同性之间情义至浓时往往不亚于爱情,甚至有时会达到爱情无法抵达的境界。男人和女人,因为性别不同,所以双方对人对事的看法,思考问题的切入点,情感的敏感度都大有不同。如果说,爱情往往有着金石相击瞬间惊艳的激情,那么,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友谊虽然温和,看似波澜不惊,但是却能细水长流,水滴石穿。保鲜终生的爱情世间罕有,亲昵一辈子的闺蜜很多。尤其是对于贺双卿,丈夫目不识丁,鄙陋粗俗,婆婆尖酸刻薄,心硬如铁。双卿精神世界的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只有在女友韩西那里才能得到发自内心的欣赏和体谅。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双小女人是怎样在田间地头一起劳作,在河畔溪头一起洗衣,在开春垄上一起挖菜,双卿的委屈,双卿的痛苦,在两人之间的悄悄私语中得以减轻和化解。韩西就是双卿的精神支柱,她依赖她,信任她,感激她,和韩西相伴是她唯一的寄托。

    送与韩西的此一首,完全可以与易安“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声声慢》相美。用双字二十余叠而全无牵强,缠绵哀怨,凄凉不忍目睹。

    清代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评曰:其情哀,其词苦。用双字至二十余叠,亦可谓广大神通矣。易安见之,亦当避席。

    易安见之,亦当避席。这八个字,让我几欲泪出。人与人的命运是如此不同,同样天纵才气,易安出身优渥,嫁与世家,琴瑟和鸣。虽然后半生孤单了些,可是,作为女人,她终究还有前半生的幸福可以回味。作为诗人,她更是声名赫赫,光可照人。双卿之才,不输易安,却是流落村野,贫病交加。所托之人,庸俗暴虐。二十岁,正当花样年华,未及绽放便已凋零,就连她仅存的这十几首词作,我们都差点看不到了。冥冥之中,究竟有一种什么样的神秘力量,不显山不露水,却将世间人等一一摆布,让冰雪聪明如双卿者生无所欢,死无可恋,不得善终。我诅咒这力量。

    凄凉劝你无言,趁一沙半水,且度流年,稻梁初尽,网罗正苦,梦魂易惊,几处寒烟。断肠可似婵娟意,寸心里多少缠绵!夜未阑,倦飞误宿平田。

    最不忍卒读的,是结语“夜未阑,倦飞误宿平田。”本是高飞的鸿雁,终归明珠暗投,沦落田家。陈廷焯所言:此词悲怨而忠厚,读竟令人泣数行下。

    双卿之创作,只为排忧解愤,无意示人,随写随佚,后人只辑得其十四首,命名《雪压轩词》。诗作寥寥,绝世才华难以掩压。清末词家黄燮清评曰:双卿词如小儿女,哝哝絮絮,诉说家常,见见闻闻,思思想想,曲曲写来,头头是道。作者不以为词,而阅者亦忘其为词。而情真语质,直接三百篇之旨,岂非天籁?岂非奇才?乃其所遇之穷,为古才媛所未有,每诵一过,不知涕之何从也。。清人丁绍仪在《听秋馆词话》中写道:双卿生有夙慧,嫁给金坛周姓樵子,家无纸笔,所为诗词悉芦叶写之。清代陈廷焯撰《白雨斋词话》评曰:西青散记,载绡山女子双卿词十二阕。双卿负绝世才,秉绝代姿,为农家妇。姑恶夫暴,劳瘁以死。生平所为诗词,不愿留墨迹,每以粉笔书芦叶上,以粉易脱,叶易败也。其旨幽深窈曲,怨而不怒,古今逸品也。其旨幽深窈曲,怨而不怒,古今逸品也。日用细故,信手拈来,都成异彩。"信手拈来是天分,是性情,是才华,是功夫,是水平。

    才气逼人的贺双卿,必然气质出众,卓尔不群,所以,史震林甫一相遇,惊为天人。

    史震林性孤介,喜禅悦,富著述,高寿八十有七,在当时,亦算是一位不凡之士。他的人生快意是:载异书,携美人,登名山,遍采歌咏以为一代风雅。1733年,史震林建议敞开绡山耦耕书院大门,广收博纳各路学者文人。段玉函等一批文人雅士纷纷聚集于绡山。也就是在这一年,史震林与贺双卿相遇。

    《西青散记》记载,1733年四月的一天,在绡山耦耕书院读书的史震林和段玉函等几个才子,偶见一婀娜女子,大感惊讶,经打听,方知此女子乃本村村民周大旺之妻。周家境贫寒,目不识丁,庸俗暴虐,经常毒打双卿。周母更是恶妇一个,十八岁的贺双卿水深火热,度日如年。读到贺双卿于树叶上书写的诗词,史震林等更是击节称奇。

    说到贺双卿与史震林的情感纠葛,善良的人们总是将其演绎成一段凄美的爱情传奇,这也是希望给身处情感荒漠的贺双卿一丝慰藉吧。以我的理解,贺双卿与史震林之间的交往,并不需要中规中矩简单齐整的定位。两个意气相投互为知音的男女之间,其微妙的精神气场远非一场恋爱那么单一。他们诗词唱和,惺惺相惜。一面抗拒,一面向往。时而自责,时而自怜。彼此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有时候假装看不见,有时候又恨不得跳进那一池春水。甜蜜着,痛苦着。喜悦着,惆怅着。他们细腻敏感的内心,有时候波平如镜,有时候惊涛骇浪。憧憬着什么,又恐惧着什么……如此种种,其五味杂陈柔肠百结之情状,外人岂能拿捏?后人焉得体会?

    贺双卿有贺双卿的操守:田舍郎虽俗,乃能宛转相怜,何忍厌之,此生不愿识书生面矣。

    年长双卿二十岁的史震林,妻儿成群,纵然他神游八荒,脚下却总难逃离自家那一亩三分地。

    贺双卿弥留之际,史震林正在外博取功名,双卿遗词曰:终日思君泪空流,长安日远,一夜梦魂几度游。堪笑辛苦词客,也学村男村女,晨昏焚香三叩首。求上苍保佑,天边人功名就,早谐鸾俦。应忘却天涯憔悴,他生未卜,此生已休!

    他生未卜,此生已休!二十岁的贺双卿,对人生孤绝之状已经深以为解,这时候,死亡于她,何尝不是一个节日?

    史震林中举之后再行探访,只看到了一阕绝命词。

    史震林对贺双卿的纪念方式颇具文人气质:他开始全力搜集双卿诗词,这是一项难度很大的工程。双卿的婆家一看见她弄字,非打即骂,所以双卿生平所作,多无墨迹,每以粉笔书芦叶,以粉易脱,叶易败也。加之劳作繁重,诗作甚多散佚。史震林应该是将一腔愁闷都倾泻与这一番苦心里了。

    我为双卿,一哭。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1 22:15:1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3-09 01:22:26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7-03-08 18:55:27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7-03-08 17:38:08
    我没登陆,再点赞一次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3-08 17:35:05
    好文章,拜读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7-03-08 11:01:3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