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忝任天水市诗词学会秘书长有怀(图)
  • 凹凸有致俏身材
  • 万里长城永不倒【一】(图)
  • 碧水蓝天映红桥
  • 张家川县首批二维码门牌上墙启用(图)
  • 甘肃首部环卫题材电影《天水无尘》杀青
  • 娇艳欲滴赛美人
  • 享受平凡的幸福 杨迎勋
  • 麦积区:“花开新时代 向祖国献礼”文艺...(图)
  • 大队党委中心组集中学习习近平在中央和国...
  • 回望故乡:西汉水支流西溪水与铁堂峡在姜...(图)
  • 秦州区春风幼儿园举行2019届大班毕业典礼(图)
  • 暗香疏影凌霄花(图)
  • 碧水蓝天南郭寺(图)
  • 争奇斗艳(图)
  • 翠艳欲滴(图)
  • 手机随拍(图)
  • 马戏(手机)(图)
  • 停水通知
  • 主题教育活动专项整治重在“精准”
  • 电影《天水无尘》拍摄现场上演抢水风波 ...
  • 无刺花椒为椒农带来福音————走进天水...(图)
  • 访无刺花椒苗木基地负责人张永红农艺师(图)
  • 无刺花椒丰产又不“扎”人,品种改良优势...(图)
  • 和时间好好相处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1-21 10:21:49 / 个人分类:散文

                                        和时间好好相处

           冬还浅得很,所以,立冬也只是以节气的形式敷衍着露了一下脸,之后,便是多日晴好了。

            晴好,离不开阳光,连续两周的温暖,让小城人舒展了腿脚。河堤上,公园里,树林边,三三两两,一样放松的表情,一样满足的笑脸。我也一样。

            阳光从格子窗间漏进来的时候,我的文竹最先告诉了我。她随我十多年,已然蔓延成野草,沿窗棂攀爬而上,肆意伸展,这是我素来喜欢的。看到盆景,看到插花,我心下总是一紧,就好像自己的手脚被缚住了,大不自在。不自在,是我素来不喜的,所以,我的草们,一例疯长,随了性子,迎着光,向着阳,肆无忌惮。他们随心所欲无拘无束,我还没有随心所欲无拘无束,但是看着他们,我也就觉得很好了。

            窗前一步见方,是我的天地。种了七八样,都是草,能叫上名字的不多,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他们的脾气,他们想必也知道我的脾气。像这株草,锯齿状的叶子,浅绿色,已经爆盆了。满满当当,蓬蓬勃勃填圆了一扇低处的窗。她骄傲外向,她的情绪,她的气息,总是在我走向窗台的第一时间传递给我。她似乎不大喜欢阳光,阴天暗光时,她必挺直了身子,左顾右盼,我疑心她在照镜子,因为她的侧前方刚好是我的梳妆台。她的身子铺满了半个妆镜,影影绰绰,含蓄神秘,我也觉得比光线充沛时多了几分风情,想来她早就洞悉了这个秘密,所以,傍晚时分,她最精神,因为这时候的光影恰到好处。一旦阳光进来,她就很不情愿,极力瑟缩,几乎要挤进格子窗里去了。哦,原来她果真知冷知热啊。

           爱着光的草,总是多了些。这一棵,叶形椭圆,颜面墨绿。她的色泽,阳光下最为饱满鲜亮,我相信那光泽里是有浓汁鲜水的。倾泻浇灌之下,页面晶莹明亮。半日阳光,令她吸足靓汤,小小的椭圆浸泡到几近爆裂,但是又绝不至于爆裂,一味鲜浓,一味亮丽。

            平安树和送他进来的朋友一般壮硕,他是七月里来的,当时的叶子密不透风,占据了最大的空间,在草们的环拥中,他高大挺拔,底气十足。一立秋,叶子就开始大批量脱落,每天都要扫出几簸箕的枯叶,我心下大骇,恐怕他将死去,那我就愧对朋友盛情了。还好,秋渐深,平安树止住了落叶,平安无事了。掉光了三分之二的叶子,他疏朗清爽,枝干明晰,比之先前的纷繁密实,反倒精干不少。

              窗前有草,草间有鸟,一只什么鸟,一只黑鹩哥。他的童年在花鸟市场度过,所以,他每日里嘀嘀咕咕,自顾自语。市井俚言,人声低稠,听不清具体内容,但街市之间那种烟火气息,俗世图绘,在他的喉间迷漫升腾,味道十足。最为字正腔圆的,是“你好”,“请喝茶”,说的明明白白,听者忍俊不禁。他的普通话比某位先生要标准许多。他的音色,则完全是一位老者了,且是有着几十年烟龄的老烟枪,抽的是旱烟,用的是老烟锅,因那声音里分明有烟叶的焦灼味。

             白天的物事就是这样,光影,色泽,声音是他们存在的媒介。到了晚上,光影斜移直至消失,色泽渐暗直至全黑,声音愈低直至静默,然后垂帘深重,然后我也安顿了身体。

             我的古琴拨弦低吟。

             琴曰绿绮,白日里概不发声。夜阑人静,她自弄自罢。初极清淡,时断时续。渐次和雅,虚徐平缓。榻前琴桌,与我不过三尺,我的魂魄必是附着弦上了,所以,我虽十指粗苯,却是夜夜枕琴,深知琴趣了。如此,何劳弦上之音呀。

              一炉,一几,炉是熏炉,几是香几,偕了半屋古木,梨花木,核桃木,百多年前的匠人打磨成型,酒桌,圈椅,供案,茶海,屏风,床头,一例包浆深重,不发一言。我从那气息里嗅到了唐宋风韵,明清骨格,最浓郁的,当是民国味道了。缓缓的,徐徐的,力道全无的,然而又是不由分说地填满了时光的沟壑。我在这时光里一日比一日沉默,一日比一日安心,一日比一日祥和舒展了。

            这是最好的时光,于物,于我。物是我的物。旁人的物与我总是不大契合,不是多一些,就是少一些。或者长一些,或者短一些。我的物,俱是老旧,先前他们必是随了深远的宅子,四方的庭院。如今,他们随了我,空间是逼仄了些,但是我猜他们还是欢喜的,欢喜于这个日渐丰盈的妇人,欢喜于这些日渐清淡的日子。

             早前的日子,我是走得急了些,偏偏在那匆匆里还要捡拾许多,于是,那日子越发拥挤了。现今的日子,只剩日子,只剩我。该散的都散,该去的都去,于是,该来的,都来了。


    TAG:

    梅雨赤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zhangzhiqiang   /   2017-02-08 23:00:19
    5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6-11-25 09:30:34
    5
    牧马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彦东   /   2016-11-21 10:58:4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