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州菊展:诗情画意(图)
  • 太行英雄驱倭寇(图)
  • 一幅婚联(图)
  • 老曹游天坛公园【二】(图)
  • 小林下山庄!【摄影:嶓冢山人李三祥】(图)
  • 礼县方言“老婆”,是夫人还是妇人呢?
  • 万紫山上的回声
  • 兰州新区,花香草青(图)
  • 大自然(图)
  • 丁酉年霜降(图)
  • 骆驼美人
  • 收看十九大感怀(限七阳韵)(图)
  • 十一川西游吟一组(图)
  • 叶知秋(图)
  • 菊韵秦州(图)
  • 秋到和谐园(图)
  • 秦州区人民公园人流如潮,市民争相赏菊(图)
  • 澳大利亚悉尼风光摄影——【曼利水族馆】...(图)
  • 秋季到市人民公园来看菊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绿道】(2)(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5...(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4)(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郭川镇组织收看中...
  • 雪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26 10:48:36 / 个人分类:散文

                                              雪事

          今日冬至。冬至雪至。

          冬至之前,小城已然落过两场雪,两场雪事均有多情人记录。我本多情,我却失语。

           初雪时分,隔窗而望。格子窗前,文竹攀爬。格子窗是老物件,老物件自有老物件的操守,嵌在钢筋水泥之间,想必它是极不情愿的,但是它由不得自己。文竹家养十多年了,从来不做任何修剪,几乎长成了一棵树,汪洋恣肆,满窗盈怀。格子窗的每一个格子都缀满了绿,缀满了婆娑。这时候,雪花从天而撒,星星点点,团团转转,直至纷纷扬扬。

          午后的小城,逢了冬日,逢了不必上班,必是懒睡的好时光。设若窗外冷气肃杀,那睡着的人儿更加安然酣畅。今日逢雪,且是初雪,我若贪眠,倒算的暴殄天物了,所以,隔窗而立,我的眼睛完整收录了今冬第一场雪。但这场雪落及笔端,早已是雪过情迁,不知所起了。

           第二次满目铺白时,我在更小的小城。与其说寒风裹挟着雪影抽打着我的脸,不如说是四面的白刺痛了我的心。白墙,白床,白被单,白大褂,白口罩,还有,病床上惨白的脸。我在一片白里,盲了视线,盲了日夜。

           我的雪,那从少年飘落至今天的一片白,就这样起起伏伏,扑面而来。我在白的覆盖中不再年轻,那覆盖我的白里,却依然是少年气息,少年芬芳。

           香雪漫天,香雪如海,应该是十七岁的记忆吧。雪花开了,雪花飞了,雪花落在我的嘴角,是甜的,是香的。书包里藏着黄蓉,书包里藏着琼瑶。射雕在大漠,狂想在深雪。齐耳短发,大红围巾,就可以让一场雪燃烧。熊熊燃烧的香雪,熏香了我的每一根发丝。雪舞旷野,雪舞平川,雪舞在青春的爱情里。那是香雪最美的模样,那是香雪最好的时节。

           沪上的雪总是来得艰难。扭扭捏捏,迟迟疑疑,似雪非雪的细物犹犹豫豫地落下,消失在浑浊的雨水里。这是沪上的冬天,也是我的冬天,我的而立之年。

          沪上的雪只能称之为枯雪。对于一个浸淫在红酒咖啡中的小资城市来说,丰腴的,永远是女人的大腿。当十二月的风吹过,那间或飘零的白色颗粒,永远是暧昧的,微弱的,即使我高举双手,落在手心的,也只是微凉的触觉,成形是决然看不到的。这样贫瘠的雪,如同我逗留沪上贫瘠的日子,我在这样的日子里觉得无趣。不能接受无雪的冬天,就像不能接受物质糜烂的气息,我在这样的气息里觉得悲凉。只有逃离。

           最近的十年,我每年都可以享受雪的冬天。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霏霏者,浓密盛多,飘撒飞扬,纷纷乱乱。如此盛雪,只需要一场,一个冬天就丰满了。盛雪不是从天来,盛雪来自我的四面八方。从冰冻的地下破土而出,从拂耳的风里豁然展开,从扑面的冬阳中蓬勃升起,从东西南北方向裹挟而至,从周围的群山间喧腾漫卷,从书院的屋檐下扑扑簌簌,从我的睫毛上轻盈盘旋,从枝头的鸟巢内笑语盈盈。盛雪之盛,让小城的冬天一派祥和,让我的冬天温暖安然。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伫立于南山之巅,遥想燕山美雪,并不妨碍南山美雪带给我的快乐。眼目所及,苍苍茫茫,两耳所及,北风怒号。南山的四季陪伴着我的四季,南山的美雪,覆盖着我的美丽。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然南山的草,说枯并不准确。在很多处山坳,眼见得一丛一丛仍然绿着的草们。美雪有时候可以完全埋没草们的绿,有时候,那绿总能突破美雪的白衣,从衣袂间漏出一两点绿来。白衣胜雪,绿则如翠了。落雪的南山,比之青春的南山,苍凉之美自然胜过玲珑之美了。

          最急的雪往往落在夜里。无人惊扰,无人知晓,急雪悄悄,急雪匆匆,在沉默的村庄,在漆黑的庄稼地里,急雪最能体现她的气质。林冲逼上梁山的前夜,“那雪正下的紧”,就这一个“紧”,当年我给学生解读了半节课。对于当时太过年轻的我来说,更多的是照本宣科吧。今天,再读这一句,心里便是一紧,反倒无话可说了。岁月给了我一场又一场的急雪,待到读林冲仿佛读自己的时候,我的话是越说越少了。林冲在那下的正紧的雪里,夜奔,失路,这样的背景,自然是极简才好。所以,在灯火通明的城市,急雪是看不到的,即使有,她唯一的栖息地只在我心。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重雪之重,重在人心。当白居易落笔时,他心头的沉重想必大过枝头的雪重。重雪折断修竹,可知修竹的纤弱了。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同样是重雪,青松似乎满不在乎,当然,或许只是文人的一厢情愿。重雪的确是有些分量的,然而修竹之弱,青松之傲,其实都在人的一念之中。我倒是颇能感觉得到重雪所持有的那份矜持和清高。

          看了很多年的雪,相看两不厌。写了很多年的雪,冷暖全自知。此时,窗外风声如啸,不知道,我的下一场雪事会在何时何方?


    TAG: 记录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28 18:34:57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4-12-27 16:16:54
    5
    引用 删除 愚人   /   2014-12-26 17:03:18
    情思使然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26 17:02:33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4-12-26 11:53:23
    雪,已经做了生活的朋友,一路下着,一路看着。欣赏美文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4-12-26 11:52:15
    5
    李林芳 东篱菊影 引用 删除 李林芳   /   2014-12-26 11:37: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