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伯阳---桃花源记(图)
  • 扶贫手记:胸有贫志 方能踏雪行(图)
  • 日志 [2020年04月02日]
  • 郁金香(图)
  • 天 地
  • 西昌3.30火灾随感(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东瀛相模湖樱花巡礼(1)(图)
  • 惠州陈炯明墓(上)(图)
  • 麦积区集中开展巾帼共建美丽家园清洁行动...(图)
  • 惊闻西昌突发3.30森林火灾致19人遇难
  • 敬赠王少鹏先生(图)
  • 丑 橘(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3)(完)(图)
  • 日本大阪城公园赏樱(4)(完)(图)
  • 元龙桃花开正红(图)
  • 春色流秦州(图)
  • 格律诗有说(图)
  • 几个千古绝联
  • 停水通知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2)(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3)(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铁肩扛重任,恒心移泰山 ——记秦州区娘娘坝镇柳林村党支部书记杨建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7-29 00:08:31 / 个人分类:创作活动

                    

     

    【摄影  高向明】           

            

     

    铁肩扛重任,恒心移泰山

              ——记秦州区娘娘坝镇柳林村党支部书记杨建国

            2013年6月19日18时17分,秦州区娘娘坝镇柳林村,平日里宁静的小山村隐隐传来轰隆隆的雷鸣声,黑沉沉的天像要崩塌下来。

            21时23分,一道闪电划破黑夜,乌云滚滚,狂风暴雨呼啸而至,平日几米宽的小河几分钟内变成了一片汪洋。

           22时30分,南峪河像脱缰的野马,咆哮着翻出河岸,冲断道路,齐腰深的泥水奔流而下,周围院落的围墙瞬间垮塌,碗口粗的树木连根拔起,泥浆裹挟着山石冲向田野,冲向屋舍,冲向家园。

         “快撤,往高处跑!”黑暗中,惊慌失措的村民们听出了党支部书记杨建国的声音。“大家不要慌,手拉手,跟我走!”与此同时,预警员王建民敲响了铜锣,急促的声音穿透雨幕,村民们知道,这是集中转移的信号。一时间,大家扶老携幼涌出屋子,上百只手电筒的亮光汇聚成一束火炬,杨建国一边指挥大家向驼阳顶迅速转移,一边仔细辨认着每一张面孔,清点着人数。他猛然想起,驼阳河岸上还住着三户从四川过来的养蜂人,他不顾一切向河岸跑去。暴涨的河水已经冲向河岸,三位辛苦一天的养蜂人正在帐篷里熟睡,杨建国一把拉起他们,看到浑身湿透的杨书记,听着帐篷外呼啸的风雨声,养蜂人立刻明白了身边的险情,他们跟着杨建国拼命向外跑去,他们前脚刚走,帐篷就被洪水席卷而去。

            23时50分,驼阳村民都集中到了临时避险点,精疲力尽的杨建国又带领八位抢险队员向北峪村进发。土生土长的他知道,北峪村山大沟深,一旦山洪暴发,北峪沟50多名群众和秦州大鲵自然保护区北峪河保护站18名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后果不堪设想。此时,通往北峪村唯一的山路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顺流而下的树木、巨石、房屋椽檩、泡沫板和滚滚泥浆填满了北峪沟口,无奈,杨建国只能带领队员们翻山而过。曹海林的父母都住在北峪沟,看到这么可怕的情境,想到生死未卜的父母,他急的捶胸顿足。杨建国一边安慰他,一边指挥大家一定要注意脚下,注意安全。山路崎岖,大雨肆虐,面对面说话都听不见,他的喉咙已经喊哑了,两条腿像灌满了铅,在泥水里半天拔不出来。

            20日凌晨5时18分,大家终于走到了北峪村老街。眼前景象惨不忍睹,洪水已经掏空山根,长了几十年的大树一棵连着一棵呼啦啦倒下了,这时候,小马打来电话,刘军林家的房子已经被水淹没,可是他的老母亲不愿意离开老屋,救援人员束手无策。杨建国果断下令,让刘军林舅舅带领一个村民进入刘军林家,强行将其母亲背出来。眼看北峪村即将被洪水吞噬,杨建国指挥年轻人背起老人孩子,他自己冲在最前面开路,一行人一口气跑到山顶,这才松了一口气,其他人东倒西歪再也起不来了。杨建国略一思索,考虑到天气极端恶劣,水情地形复杂,救援人员无法在第一时间进入北峪沟展开救援,所以,他安排村里大部分人先在此地避险,他带领七八个人下山。

           杨建国他们刚刚起身,一声炸雷,旁边沟里烟雾腾空,只见半间屋那么大的一块山石迎面飞来,杨建国躲闪之间,那块巨石呼啸而过,冲到了对面,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就将一面墙砸塌了。还没容杨建国缓过神,脚下的水已经从胸口淹上来了,一个队员被浪头打翻在水里,杨建国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硬是把他从水里拽出来。一行人好不容易过了河,杨建国一屁股坐在泥水里,感觉到头皮发麻,腿都软了。戒了三四年烟的他,向别人要了烟,一口气抽了三根,这才平静下来。他想,我坐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山下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我咋能像个女人一样吓成这样哩?

           翻山,绕河道,在泥浆来袭的间歇迅速过沟,腿陷进泥浆里半天抽不出来,一路上大雨倾盆,泥流滚滚,等杨建国回到柳林村,已经是20日下午4点了,整整一天水米未进。一进村子,杨建国就马不停蹄各户查看,直到确认所有人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带。当天,区委书记张明泰赶到了柳林村,解放军战士的冲锋舟计划开进南峪河抢险,杨建国考虑到解放军战士是外地人,不了解本地地形,何况河道里全是泥浆,冲锋舟无法展开救援,所以他给张书记说:“我是这里的父母官,我不冲在前头,群众还指望谁?您放心,明天一早,我亲自去北峪村把人带出来。

           21日凌晨5时,杨建国带领抢险队员,拿着绳子、洋镐、锯子、铁锹等工具再次向北峪村前进。齐腰深的泥浆让大家寸步难行,他们往返七个小时,行程4.3公里,顺利接出了40多人,其中包括大鲵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剩下12名群众由于行动不便,只能暂时留在北峪,杨建国为他们安顿了食宿。22日开始,采取“每天背出几个人”的办法,陆续将受困群众转移到集中安置点。23日晚上,村党支部发动了全村的年轻人准备第二天进沟,主要任务是将留困在沟内的五名行动不便的群众接到安置点,同时抢救粮食和其他一些生活用品。24日早上6点多,他们沿河道进入北峪沟,经过一个多小时徒步跋涉来到这五人临时安置的地方,并背他们出沟。到中午时,这五名群众已被安全送达设在柳林村的集中安置点。

            至此,柳林、驼阳、北峪三个自然村27户,共101名灾民全部安置在天水融源新村有限公司办公楼暂住。

            柳林村处于大山环抱中,有骆驼峡、北峪、驼阳、三个自然村,其间距都在两公里以上。中心村骆驼峡地势较高,白家河绕村而过,北峪和驼阳均处于坡谷沟底,地势低洼。往日里,这里山清水秀,风光独好,世世代代村民安居乐业。“6.20大洪灾导致娘娘坝白家河流域河口段最大洪峰流量达到620m³/s,柳林村降雨量达到213毫米,通讯、供电、道路全部中断,倒塌危房37户,166间,但没有一人伤亡,这归功于两点:一是市、区、镇、村科学完善的灾害监测预警系统,二是各级领导干部对人民高度负责的责任感。”娘娘坝镇党委书记聂卫东说。

            6月19日晚18时,刚刚吃过晚饭的柳林村党支部书记杨建国的手机守到镇政府发来的预警信息:6月19日晚——20日,有大到暴雨,请做好预防工作。杨建国马上组织村委会成员召开防汛工作广播会,他要求村民把贵重物品带在身上,准备好手电筒和雨具,各自提前疏通房前屋后的水路,提高警惕,一旦有险情发生要按照事先确定的方案向骆驼顶转移。同一时间,北峪、驼阳两个自然村的干部也收到了同样的信息。

            21时,电闪雷鸣,大雨如注。杨建国一直守在办公室电话旁,同时召集预警员王建民和抢险组成员商量应急对策。

           23时,手机又收到镇政府的预警信息:柳林村降雨量73毫米,可能发生山洪泥石流,请做好防范工作。杨建国提高嗓门,在广播上向村民作了通知。

           20日凌晨3时45分,预警信息又来了:柳林村降雨量150毫米,请组织村民迅速转移。杨建国拿起话筒刚要喊话,电灯突然熄灭,屋里一片漆黑,只听见轰隆隆的大雨声,断电了!杨建国冲出屋子,打开手电,预警员王建民使劲儿敲响了铜锣,大家在暴雨中摸黑进入各家各户。

            说到山洪灾害预警系统,杨建国感慨万千:“三年前,娘娘坝遭受特大洪灾,因为那时还没有启动预警系统,转移不及时,造成6人死亡。”那是2010年8月12日凌晨2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至,已上床休息的杨建国迅速电话通知村主任赵占荣和文书钱小刚提高警惕,监测汛情,自己拿起手电筒直奔最有可能发生险情的白嘉河,在河岸冒雨察看了半个多小时,看着洪水顺利通过河道,他才放下心来。此时,他突然接到电话:“杨书记,南峪河的水冲垮河堤,大水漫入村内,情况非常紧急”,老主任、老党员许国权在电话里急切地汇报情况。

             接到灾情电话后,杨建国随即联系村干部和两名青年第一时间赶往南峪河,赶到现场后,眼前的景象使赶来查看灾情的4人几乎惊呆了,由于桥洞堵塞,周围院落的围墙已被冲倒,村民院内出现大面积积水,远处的院落传来哭喊声,杨建国判断,前面的村民肯定被洪水围困,需要救援。“我先上,大家手拉手跟我往前走”,杨建国冒着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带领村主任以及两名青年向着洪水涌来的方向走去。

            他们一步一步向五保户老人刘瓜娃家里推进,当赶到屋前时,泥水已漫过炕头,杨建国迅速跨进屋内背起老人。得知村民许芳芳及子女仍然被困,杨建国和村主任赵占荣又一次冲向泥水,将母子四人安全救出。村民邢建英居住院落地势较低,院内积水足有齐胸高,杨建国和前来救援的村民跳进泥水向屋内走去,来回两趟将邢建英一家3口先后救出,组织撤离到安全地带。在杨建国的带动下,村民自发组织人员积极开展救援。

            刘永盛在新疆打工,洪水冲进房屋,刘永盛媳妇及一个8岁大、一个半岁大的孩子挤在面柜上躲避,27岁的退伍军人刘曙亮往返两次救出了母子三人;66岁老党员许国权,不顾家人的劝阻,几次冲进洪水引导疏散受灾群众。在杨建国和村主任赵占荣的组织下,救援工作一直持续到凌晨5时,共救出被困群众22人,抢出家畜3头,粮食600公斤,摩托车1辆,家用电器11台。

            尽管杨建国已经尽到了一个党员的责任,但是,一提到那次洪灾中死去的村民,杨建国还是眼圈发红,非常自责。他说:“这次的抗洪抢险之所以没有人员伤亡,最关键的是预警系统发挥了作用。”2009年,秦州区被列为甘肃省首批实施山洪灾害防治的三个试点县区之一,启动实施了山洪灾害预警系统防治试点建设项目,2012年,在试点的基础上实施了山洪灾害防治县级非工程措施项目。目前,秦州区共建成山洪灾害预警系统自动雨量站68个,简易雨量站200个,自动水位站3个。建成区级信息汇集与会商决策预警平台一处,乡镇预警平台16个,村级无线预警广播站160个。配发手摇报警器88台,铜锣140面。自动雨量站一旦达到雨量临界值就会自动报警,值班人员将根据预案规定的相关级别,及时向有危险的区域发出预警或者撤离信息。杨建国是村里的防汛第一责任人,也是预警信息第一接收人。他的手机有一个特殊的功能——可以无线遥控架在村委会屋顶的高音喇叭。

      “只要手机有信号,无论在哪,我对着手机喊,大喇叭就会传出我的声音。”杨建国边说边进行演示。我们站在村庄最外面的农户家里,听得非常清晰。

      一般天气时,每天一条天气预报,杨建国就会用喇叭告知大伙,同时也检验“户户知”系统是否运行正常。一旦接到二级山洪预警,杨建国就立即通过喇叭告诉大家做好防洪转移准备。如果预警升为一级,就马上要求大家撤离。

      “一点时间都不敢耽误,发生紧急情况时候,我们就不停地重复播放,同时,几个人还拿着铜锣挨家挨户叫人,就害怕晚上有时候人睡得死,听不见喇叭。”杨建国说。村里还制订了“户户知”预案,简明扼要地告诉大家在何种情况下转移,听谁的指挥,转移路线、地点,并组织大家进行应急演练。

      “过去,如果夜里下雨,发起大水,村里人慌乱中就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现在只要喇叭一响,铜锣一敲,我们就明白了,洪水还没到,我们已经撤离到安全地方了,这真是个救命的好东西。”村民邢月月说。

             在6.20山洪来临前,区水务局已经及时发布预警信息,基层的一线党员干部和预警发布人员充分利用山洪预警‘户户知’系统,采用广播、敲锣等方式,及时告知群众撤离危险区并转移到安全地带,所以这次洪灾做到了零伤亡。

            7月8日,当洪水再次来袭,杨建国已经组织安排村民们集中到了安置点,有了6.20抗洪的经验,大家情绪稳定,生活秩序井然。    

            7月20日,距离6.20特大洪灾整整一个月,记者再次来到柳林村。经历过巨大灾难的柳林村,在蓝天白云下显得十分安静,如果不是公路两旁大片被水淹过的农田里狼藉一片,记者很难把它和那场灾难联系在一起。走进驼阳村,村口散落着十来户侥幸逃过一劫的人家,屋后高山叠翠,房前清流淙淙。村民邢月月正在清理被冲毁的院落。“暴雨是在19日晚上9点多开始下起的,轰隆隆的雷声就像在枕头边炸响一样,非常害怕,一家人都没有一个躲的地方,眼看着洪水一下子就冲上廊檐,冲进了门,漫过了土炕,接着就停电了,屋里漆黑一片,只听见洪水的轰鸣声越来越大。”提起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邢月月心有余悸。“杨书记是半夜里来的,当时我们正在庄子边里疏通河道,杨书记说,‘快跑,别挖了,这么大的雨,挖也是白挖,先跑人,人要紧’。有的人不愿意跑,说我们挖一点是一点,大雨来了河道挖宽一些总能起些作用。杨书记说,一阵儿肯定还有大雨,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大家跟着杨书记往出去跑,刚跑出没几步,沟里的水就轰隆隆顺着沟口下来了,庄里八九十岁的人都说没见过这么大的水。要不是杨书记,我们都没命了。”

           一片废墟上,李进学两口子拿着䦆头在翻找残留的东西,看到我们,李进学妻子泪流满面,这是驼阳村损失最惨重的一家。六间房子,一个小卖部全部被洪水吞没。李进学指着淤泥中露出的被挤扁的洗衣机说“我这些房都是刚盖的新房,院子里有摩托车,三轮车,五吨废铁,这下子什么都没了,全冲走了。还有一个账本,上面记着四万多元别人欠我的钱,现在也没有了。四五年前我们这里是人人羡慕的好地方,地好,人好,空气好,现在地全冲了,长得好好的包谷一颗也不剩。那天晚上眼看着大水从炕上淹过来了,我的腿动过大手术,不能出力,女儿刚六岁,吓傻了,连哭都不会了。还有一个半身不遂的老父亲,幸亏杨书记带着人赶来了,我们一家子才逃了一条命。到现在,我的娃娃半夜里还经常哭醒,吓出毛病了。”

            我们赶到柳林村安置点上时,正是午饭时分,村民们两三家合在一起做饭,临时搭建的厨房里配备有炉子,电饭锅,米、面,油一应俱全。看着烟囱里冒出的炊烟,我们沉重的心情略略有些安慰。这是融源新村有限公司的办公楼,杨建国与老板协商,老板慷慨地让出了办公楼,安置了驼阳灾民五户,北峪灾民22户,共107人。女人娃娃五六户住一间,男人们统一住在大会议室。床单,被子,褥子都是统一发放,会议室里还专门配备了一台电视机,我们进去时,一些村民正在看电视新闻。杨建国说:“大灾之后,人的心理上会产生极度的焦虑情绪,如果不注意疏导,会出大事情。6月24号中午,我就被群众围堵在路上,大家情绪都很激动,女人放声大哭,男人们推推搡搡。我给大家说,我和你们一样土生土长在这里,现在家被毁了,你们着急,我一样痛心。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家先安置下来,先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余下的事情慢慢解决,一步一步来。政府不会不管你们,我杨建国更不会不管你们,你们有啥事情就来找我。”村民们慢慢平静下来,杨建国说的口干舌燥,加上已经奔波了几天几夜,顿时感到头晕眼花,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灾之后,村民的安置工作成为首当其冲的重中之重,眼下正是三伏天,日子还好过些,即将到来的冬季,灾民们怎么办?杨建国心急如焚,经过反复协商,跑了无数个部门,终于找到了一处比较稳妥的安置点:原兴中轴承仪器厂职工楼,这是五十年代三线建设时建造的职工宿舍,虽然历经几十年风雨,但是其质量依然可以和当今建筑相媲美。杨建国立刻联系工程队,开始日夜施工,修楼板,安门窗,粉刷墙壁,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这时,一名外地工人来找杨建国,说最近用电量很大,电费怎么办?杨建国一拍胸脯:“我叫杨建国,你把我盯住,有我在,一切责任由我承担,有问题,你找我!”那位工人笑着点头离开了。

         “有问题,你找我!”这是杨建国最常说的话,事实也是如此,在抗洪抢险的三十个昼夜里,所有村民的眼睛都盯着杨建国,所有大大小小小的事情都需要杨建国去面对,所有棘手的矛盾和纠纷都需要杨建国去排解。洪灾之夜,当他背着别人的孩子涉水而过时,他的妻子和孩子却在暴雨中无助的哭泣。“这么大的暴雨,房子毁了,可以重建,堤坝毁了,可以重修,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杨建国说得对,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他,用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和担当,将他的生命之歌谱写成壮丽的交响乐,他让他有限的一次生命无限地放大,无限地生发出最崇高的人生意义!

                                             ——完——           

          

           就在这篇报道刚刚完成的当天夜里,即7月25日,天水市遭遇今夏以来第四次强降雨袭击,人民生命财产蒙受巨大损失......


    TAG: 党支部 雷鸣 柳林村 泰山

    乔理 引用 删除 乔理   /   2013-08-11 00:25:5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8-10 18:43:14
    详实生动!文采飞扬!“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善民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善民阁   /   2013-07-30 08:55:55
    晓东,辛苦了!!!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3-07-30 08:33:25
    感谢宣抗灾中的英雄,我们身边的好人,社会的正能量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7-29 23:39:2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7-29 22:57:37
    5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3-07-29 21:08:18
    5
    杨迎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迎勋   /   2013-07-29 11:31:07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3-07-29 05:50:20
    为便于阅读,可配一张照片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3-07-29 05:49: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