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渭水河畔夜明珠(天水体育中心)(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2)(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2)(图)
  • 苏蕙研究会2019年11月16日赴甘谷县八里湾...(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1)(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1)(图)
  • 马跑泉公园秋韵(图)
  • 麦积几书画友再聚首(图)
  • 强化纪律意识,力戒贪欲之害!
  • 黄金大道梦成真
  • 大队纪委组织全队中层领导干部和各党支部...
  • 爱江山更爱美人
  • 思 秋【诗二首】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0)(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4)...(图)
  • 访毛惠民先生(图)
  • 丁晓刚随笔:人祖礼赞(图)
  • 晓刚《看皮影》有感(图)
  • 秋游花石崖(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3)(图)
  • 漫川、漫川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6-12 13:15:01 / 个人分类:散文

                                      漫川、漫川

           古镇在山阳西南,我们缘会在午后,阳光正盛的时候。

            在炙烤中慢慢走近,看得见窄而长的街道,两侧民宅将阳光隔离,古镇似乎幽深清凉,同行的人纷纷加快了脚步。骄阳灼伤的身体一旦投入这狭长的殷润,毛孔豁然张开,昏昏欲睡的神经便也猛醒了,古镇风情徐徐铺开。

           清幽最先自脚底弥漫,是鹅卵石,这些曾经浪打水冲,阅历千万年的石材,因砾石摩擦失了棱角,又和泥沙一道深埋地下沉默数世数载,机缘际会,从此日日见证古镇人事,夜夜吸吮古镇气息,至今日,已然光滑有度。白者晶莹,红者浓重,更有墨绿青灰者,斑驳其中,远远望去,石径就是五彩的了。然这五彩并无喧嚣,一例静默,一例隐忍,当是经年累月踩于脚下的缘故。在古镇人的脚下,它们温顺亲昵,当下,在我们这些贸然进入者脚下,它们的温顺亲昵似乎并无变化,然一定是变化了的。

            夹道民宅,依势高低。前厅后院,蜿蜿蜒蜒。穿街而过,看烟火熏染的屋檐,包浆厚重的门板门环,时光经久的摩挲,灰尘汗水以及把玩者的手泽,千载空气的穿越,让它们滑熟圆润,幽光沉静,流溢出温存的旧气。我在这旧时光里移步,走停,我的气息想必浮躁轻狂了些,它们必在暗地里会心一笑了。打磨这样一些老物件,需要沧海桑田的嬗变,打磨我的轻狂,不知还需几世几载。其实,我之肉身亦是消受不起如斯昂贵的打磨的,直至我化作尘土,那轻狂当仍在地下突兀而起了,所以,这些静默的物件让我敬畏。青瓦覆顶,檐角飞翘;格子窗棂,木板为墙,在这般古色的宅子之上,再有一层阁楼,委实有些古香平地而起。

           沿街少见土著,然户户洞开,内里莫测。斜了眼瞅进去,前厅均做无人状,唯三两把小竹椅,散散地放着。再深处定有一走廊,看得见光影,知道里面该是别有洞天了。果然,有稀里哗啦麻将的声音,有隐隐的说笑声,亦有老妪弯坐廊口,只露半个身子。里侧有光,外侧无光,看上去就是剪影了。我就近进得一户厅堂,拎把小竹椅出来,无人过问。此户人家的门板,无例外的烟熏火燎,色黑如墨。门楣有联,大红色,虽残破不全,然那浓重的红依然是抑制不住的喜气洋洋。我坐着,听内里断续的人声,听厅堂里进出的苍蝇嗡嗡,听同行人渐去渐远的脚步声,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是闲闲的坐着,懒懒的倚着,知道这样闲散的时日于我终将惊鸿一瞥。

           古镇,昔日秦楚之界,今夕陕鄂之边,宋金迂回战场,大清为里,民国设镇,这逶迤千米的石子街道,所见识者,即便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倾力叠加,也不及其千万之一,然彼作沉默,吾等喧哗,这就是造化吧。小街知道,过客必以喧哗示人,为的提示自己的存在,所以,它宽厚容忍;鹅卵石知道,这些错乱的足迹必会远走,因他们安顿不了自己的脚印,所以,它平静温润。然我们往往无视宽厚容忍,以为那便是懦弱了;然我们往往无视平静温润,以为那便是寡淡了。我们读不出古镇的味道,只因我们总在关注自己的味道。

          古镇名漫川。漫川,漫川,有流光弥漫,有枇杷烂漫,有闲人散漫,它们氤氲而成古镇的气质,漫卷在癸巳小满的节气里。我踏着节气走过,我踏着古镇走过。走过,终将走过……



    TAG: 山阳 阳光 隔离

    引用 删除 百事可乐   /   2013-06-15 20:53:36
    才而且美,很难得。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3-06-14 14:43:27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3-06-13 19:51:02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3-06-13 14:47:15
    5
    大地湾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大地湾人   /   2013-06-13 13:18:23
    5
    杨迎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迎勋   /   2013-06-13 11:54:56
    5
    引用 删除 漫川。。   /   2013-06-13 11:26:27
    小街知道,过客必以喧哗示人,为的提示自己的存在,所以,它宽厚容忍;鹅卵石知道,这些错乱的足迹必会远走,因他们安顿不了自己的脚印,所以,它平静温润。然我们往往无视宽厚容忍,以为那便是懦弱了;然我们往往无视平静温润,以为那便是寡淡了。我们读不出古镇的味道,只因我们总在关注自己的味道。
    .方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方舟.   /   2013-06-12 17:15:55
    5
    常明的蜗居 引用 删除 常明   /   2013-06-12 16:59:22
    5
    常明的蜗居 引用 删除 常明   /   2013-06-12 16:59:19
    好文笔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3-06-12 14:27:4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