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水县小泉柿子 清水县的又一名片(图)
  • 麦积区马跑泉公园成赏菊观光“打卡地”(图)
  • 秋菊颂 七绝(图)
  •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奋进中的天水昊源农...(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6)(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4)(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2)(图)
  • 中共天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支部委员会召开...(图)
  • 挖洋芋(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1)(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5)(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3)(图)
  • 甘肃天水新华户外国庆9日游(图)
  • 景泰永泰古城(图)
  • 沁园春生辰感怀杨勋
  • 六十二岁生日感怀 杨迎勋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2)(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0)(图)
  • 秋日,请到小陇山麦积植物园看秋景(图)
  • 麦积飞天舞(手机)(图)
  • 七律•参观大地湾遗址(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1)(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南山槐花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08 15:21:15 / 个人分类:散文

          

    南山槐花雨

        邂逅一场雨,在这个已然远去的春天里显得尤为艰难,特别是行走南山,无数次蜿蜒上升,无数次盘旋下落,有风,有太阳,唯独没有雨。

        癸巳立夏,独上南山。

      “立夏之日,蝼蝈鸣。又五日,蚯蚓出。又五日,王瓜生。果然,低些的草丛里有弱的虫鸣,听着耳熟,不知其名。是了,早上八九点钟,山上还算清净,何况天色阴郁,比之前几日的酷热,今晨的南山有些凉了。轻车熟路间,先是槐香扑鼻,眼见得白黄匝地,漫山花海,恍然记起两年前从这花中走过,留存槐荫小记,不过两年时间,竟然有些隔岸渔火的恍惚了。风是微风,迟迟疑疑,从近旁树梢上拂过,从左右山谷里拂过。拂过树梢的风,就有些绿意了,拂过山谷的风,就有些幽深了。绿意和幽深一并拂过我的身体,先是发梢翻卷,然后脸颊能感觉到了。这是春夏之交的最后一缕轻风,也是第一缕轻风,所以,它的味道里,有暮春的温情,亦有初夏的热情,它让我在小径驻足。

        驻足处,恰在一树槐荫下。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甚至鸟鸣,甚至虫吟,这是我喜欢的安静,它让我沉浸在自己想要沉浸的意象里,让我的鼻翼更加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一丝腥甜的气息,不错,是雨的气息。

        将至未至的雨,最先是以隐秘的气息抵达这个隐秘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的人们因为长久地浸淫于这隐秘以至于闭目塞听了。他们能窥探到人与人之间的所有隐秘,能将最锋利的针刺以最隐秘的方式嵌入对手的世界,对手的肉体和精神将在隐秘中慢慢腐烂,直至消失。那嵌刺的人隐秘的笑了,他不知道,他的世界亦被另一个隐秘的对手以同样隐秘的方式破坏着,这是世界的真相。能否准确无误游刃于这个世界,是判断一个人是否能得到所有物质实惠的惟一标准。可惜,总有那么一种人,他们在人的世界里四顾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天生属于南山。此刻就是这样,腥甜只是一丝,若是在山下,这气息必会被各种物质的气息吞噬了的,幸好,我在南山。于是,这腥甜亲昵地包容了我的鼻息。抬头看时,已经有细细的雨意了,拾级而上时,那雨已然成型,星星点点飘起来了。

        南山的雨,想必是闻香而至的,因了这漫山槐花,因了这馥郁槐香。雨在别处逗留久了,只是多出些尘土味,唯有在南山,雨停留的时间愈是长久,她的身体愈是浸透了槐香。只是,于槐香而言,南山的雨太过贪婪,淅淅沥沥间,她水袖翻飞,槐香尽锁,于是,那香悉数入了雨的身体,任我鼻翼翕动,再也嗅不到槐香了。近前,槐花斜出,我以手扶枝,凑近些去嗅,那香还是在的,只不过,香已经裹进了雨,槐花槐叶分明润湿,但雨的模样并不清晰。放了手,那枝槐在空中画了一个弧形,复又回到高处。就在这腾空而起里,槐香带着湿意扑扑簌簌落了我一肩,我忙斜了颈子去嗅,果然是香的,再摸肩头,分明有些濡湿了。

       低头掸衣,一朵槐花跌落,弯腰拾起,托至掌心,眼见得温润如玉的一朵,静默于此,我看着她,她看着我。她必是知晓我曾为她写过一些文字;她必是知晓我曾于二十年前与她对视;她必是知晓,在这无人的山里,我和她终将达成某种默契。雨滴掌心,湿气尤重,雨比方才是大了许多,不独掌心有水漾出,脸上也有流动了。反手间,那朵槐去了她的归处。抬头望天,铅云,独峰,侧首望槐,雨雾,唯我。林间听到有人急急下山的声音,我甩甩手心的湿,继续前行。对面也是急急下山的人,打了伞,诧异地看我,这样的诧异,我亦是无数次领受,所以,无须回应,自顾前行。

      山路茫茫,槐香雨浓,我在这香里沐浴,我在这雨里自在。雨浓不过一时,很快便是细而绵软了,这是为我独绽的槐香,这是为我独织的槐花雨,这是只我一人的南山。

      夜雨槐花落,微凉卧北轩。白乐天的心境饶是平和,还是于此五言中透出些许不甘。下有独立人,年来四十一,此两句倒像是为我写的。多日没有梳理心境了,今晨于南山槐花雨里沉思默想,倒也算得上一个清净的去处。

      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说: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当年给学生讲读时,我就有些不解,这像花而又不是花的所谓落蕊,究竟是不是槐花呢?从季节上看,郁达夫写的是秋天的槐树,但南山槐花开在五月,想来那落蕊当真不是槐花了。暮春槐花,在薄薄的春雨里默守槐香,只是听,只是想,都觉得很美。设若是秋雨,再加上满地湿重的落蕊,只是悲凉,再有扫街的大而化之一阵掳掠,只剩绝望了。

      南山槐花雨,几世几载都在,只因我邂逅了这一次,我就认定,她是我的了。绿槐花堕御沟边,步出都门雨后天。日暮野人耕种罢,烽楼原上一条烟。此刻,我在陇南书院,格子窗前。周遭闲人聒噪,我自充耳不闻,因了心底的槐花雨,我的斗室也便槐香四溢了,这香将那聒噪远远隔在身外,我亦在这香里,喧静暗相思了。

     

     

                          


    TAG: 南山

    辛启荣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辛启荣   /   2013-05-11 05:21:21
    5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3-05-10 15:17:06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3-05-09 23:47:30
    5
    秋落梧桐 引用 删除 秋落梧桐   /   2013-05-09 11:24:43
    5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3-05-08 20:10:56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3-05-08 19:00:1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5-08 18:55:28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3-05-08 18:31:56
    5
    飞天山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飞天山人   /   2013-05-08 18:20:18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3-05-08 18:15:20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3-05-08 18:15:0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5-08 18:03:49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3-05-08 18:00:5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5-08 18:00:2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5-08 17:29:19
    1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05-08 17:12:02
    5
    .方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方舟.   /   2013-05-08 16:19:37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3-05-08 15:40:2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