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深圳湾之夜(3)(完)(图)
  • 天水关前,赴一场天水镇农民的丰收节之约...(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红叶寄相思(和诗友锦瑟小主)(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3)(图)
  • 深圳湾之夜(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2)(图)
  • 深圳湾之夜(1)(图)
  • 童年山丁红(图)
  • 田园生活(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登上六盘山红军长征...(图)
  • 赠平民书法家玉玺兄 [七律(新韵)](图)
  • 天水中梁的花牛苹果熟了(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市供销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农资技术扶贫培...(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大地湾遗址的中华之最(1)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8-22 21:33:30 / 个人分类:大地湾文化

    大地湾遗址出土了中国最早的原始文字

    汪国富

    大地湾遗址一期文化即前仰韶时期的老官台文化,有的学者称其为大地湾文化,碳素测定年代距今约8000——7300年。它是迄今为止渭河流域最早的新石器文化,出土陶、石、骨器368件,房址4座,是我国新石器考古的重大发现。它的发现不仅改写了甘肃史前史,确立了渭河流域的前仰韶文化,为新石器文化的产生、发展提供了一批弥足珍贵的科学材料,而且为西北地区考古研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同河北磁山、河南裴李岗、山东北辛等发现一起被学术界公认为黄河流域考古研究的重大突破。这批最早开发陇原的先民发明了我国乃至世界上最早的彩陶,同时种植了我国乃至世界上第一批粮食标本——黍,从而奠定了大地湾是我国乃至世界上原始农业发源地的重要地位。还出土了我国最早的房屋建筑、我国最早的原始文字符号。

    大地湾遗址出土了我国最早的原始文字。在一期文化彩陶钵口沿内和部分彩陶片的内壁发现有十余种红彩符号,比半坡遗址出土的刻划符号早了整整1000年;在大地湾二期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圜底彩陶钵口沿外的黑色宽带纹上发现了十几种刻划符号,与半坡遗址出土的刻划符号属于同一时期、同一类型。这些符号的发现,为研究我国古代文字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新资料。这些符号虽然现在还不能释读,但是它作为表达一定意思的原始文字是毫无疑义的。这些距今约8000年的彩绘符号,是仰韶文化刻划符号的前身,是中国原始文字的渊源。

    众所周知,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是人类重要的辅助性交际工具。很难想象,没有文字的先民是怎样艰难地生活。那无疑是蒙昧的时代,人类好像在黑暗中寻找出路。文字的产生,在人类面前展现了文明的曙光,人类社会也正是“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而过渡到文明时代”(恩格斯语)。原始时期并没有书写的文字,但在荒远的古代就已经出现了最初的利用图画以表达思想或记载事实的方法,这就是图画文字,描画的或象形的文字。因此,图画文字与图画有着极密切的联系。我们可以把某些形式的图画文字理解为“符号语言”的个别类型。图画文字曾在许多部落和部落中间,特别是在美拉尼西亚人、北美印第安人和西伯利亚诸部落中间发展了起来。发展较高的图画文字是由写实地或示意地表现物体、动作或事件的个别图画或一组复合画组成的图画文字。图画文字有时叙述一个复杂的事实,记载事件发生的年代,或说明祖先的英雄事迹。图画文字被刻画在树皮、白桦树皮、石、骨或皮革上面。文字产生以前,人类曾用结绳、契刻或图画帮助记忆。中国古书上说,古人曾用"结绳记事",以代表语言文字,记载事件和传递消息。这种结绳记事,近代有些少数民族还曾沿用。据说用不同长短和不同颜色的各种细绳,相隔不同的距离打着不同形式的结子,记载人们所需要记载的一些事情。汪宁生先生在《从原始记事到文字发明》一文中广泛收集了我国少数民族在没有文字的条件下,大量的原始记事的方法。这些方法对我们探求文字的渊源是一个很好的借鉴。他把原始记事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物件记事;最简单的就是记数,计算数字常借用手指、脚趾,或借用其它物件。根据民族学调查,藏族是利用佩带的念珠,有的民族则利用包谷粒、小树枝、石子等作为计算工具;海南岛的黎族算帐时,每数至十,则放稻草杆一节,以帮助记忆。黑龙江赫哲族以物件计时间,用三十根小木片(或竹片),将中间穿孔串挂起来,每过一天,向另一端移动一根,三十根木片移动完了,就知道过了一个月,下月再从头开始。景颇族在火塘边算帐,他们用小块木炭代表十位数,用小石子代表个位数,可以演算出加法、减法和简单的乘法。藏族算帐曾用八个果核、八个小瓷片和十根签,能计算出庞大的数字。上述小物件只是人们临时用以帮助记忆,但也有把某些小物件长期保存以帮助记忆的。西藏察隅地区的蹬人借出债务后,多将代表数字的包谷粒保存于家,以免遗忘。但这些包谷粒只能代表事物的数字,而不能反映事物的本身。有的少数民族有猎兽留头的习俗,既可以炫耀自己,又可以统计数字。云南西盟佤族盛行剽牛留头之俗,以房檐下牛头多少来衡量财富。还有借债打欠条,头人召集开会、通知紧急情报、青年男女谈情说爱、代替书信往来等等,都用物件来表达。用物件表达语言、记事,实际是起到了文字作用。景颇族的“树叶信”是物件记事的最发达的形式。他们给各种树叶以特定的含义,用表音和表意的方法,代替语言、思想。这种记事的实物是无法流传后世的。第二类是符号记事。例如,在狩猎的时候,一部分人提前出发了,为了使后来的人能够知道自己在森林中随时变化的去向,语言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为了告诉后来的猎人,往往在分叉的路口,或转弯的地方,折弯树枝,或摆放几块石头,以这种方式来代替语言。如果双方距离较远,喊话听不见,人们便点燃烟火以传达信息。这种措施称为“符号语言”或“信号语言”,这对用直接语言交换信息是一个补充,它和结绳记事都属于这一类。少数民族的各种纹身属于标记,也是一种符号。他们往往对生产工具和劳动成果,也常加上一些标记,最常见的是锄头、镰刀、铲刀柄上刻些符号。据说少数民族使用木刻记事较结绳记事更为普遍。木刻主要是帮助记忆,但也有作为凭证用的。如解放前红河哈尼族给地主交租,按租金多少在木片或竹片上刻缺口,然后一剖为二,地主和农民各执其一。有许多事情,甚至无所不包,都可以在木片上刻上各种记号以表达意思。木片上连续刻画符号可以反映一个复杂的完整的事物情节,但只是刻画者自己知道,别人并不理解。第三类是图画记事。例如,约好客人到家里作客,可是又随着别人出去狩猎了,这种临时变化要告诉客人,便在家里墙上画一只鹿,身上中了一支箭,客人见到这幅图画便知道主人去打猎了。这种措施称为“图画符号”,或者称为“图画文字”。用一幅画来表达一个意思,如果复杂的事物,也可以用几幅图画来表示。图画记事是表意性的,与其它记事方法相比较,有形象化的优点,有些图形人们一看即知这为何物。但是以图画表达抽象的概念时,也没有统一的表现方法。这样的图画记事还不是真正的图画文字,更达不到象形文字阶段。世上的古老文字都由图画发展为象形文字,又由象形而表意。随着岁月流逝,它们消亡或演变为符号。象美索不达米亚的钉头文字和埃及的象形文字已分别在公元前第四世纪和公元第五世纪消亡。而令华夏子孙引以自豪的是,当久已死亡的埃及,巴比伦古文字成为今天学者稽古研究的对象时,汉字却仍然保持着它的活力,没有停顿地使用至今,成为世界上唯一的一种最古老,且有着严密体系的表意文字。它从萌芽到现在已经过了八千多年。

    我们在距今8000年的大地湾一期文化的二十多件钵形器和部分陶片的内壁上发现有十余种不同纹样的彩绘符号,这些彩绘符号大体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类似水波状的~形,具有一定的连续性,类似生长的植物形,连续性不强,皆属于装饰性的图案花纹。第二类是以直线或曲线并列或相交构成的彩绘纹样,无连续性,可能会有记事的意义,应属于一种记事符号。虽然这些符号与具有形、声、义的真正的文字相比还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毕竟不失为一条探索文字起源的重要线索。

    那么,究竟中国的文字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这是谁一句话也难以说清楚的。不过,笔者也曾认真地考虑并慎重地分析过:如果大地湾先民不把这些符号绘在陶器上,就不会保存下来,我们今天就无法知道大地湾先民早在八千年左右就已使用这类“指事”符号。如果商代人不把文字铸在青铜器上,不把卜辞刻在甲骨上,而是刻在竹木之类的物件上,我们也就无法证实商代已有比较成熟的文字,还会发出“商代哪会有成熟的文字”的感叹!即就是商代陶器上发现一些刻画的符号,也只能说是符号,正因为发现了刻在甲骨上的卜辞,人们才都敢说话了。可是,大家都又承认甲骨文不是最早的文字,因为它比较规范、成熟。同时,甲骨文也不是商代的全部文字,因为甲骨文只是用于占卜一个方面的文字,商代在政治、军事、经济、商业贸易等许多方面,必然要有各种交际和往来,可惜这方面的文字记载,除卜辞外,都没有刻在甲骨上,所以一概不知道,但是绝对不能认为没有这方面的记载。甲骨文是商代后期的文字资料,商代前期发现很少,我们不能说商代前期没有文字。在商代之前有没有文字,可以肯定地回答,是有的。大地湾文化早于商代,尽管大地湾的彩绘符号受发掘资料的限制,数量少,但个别符号从一期的彩绘符号发展到二期的刻划符号,而有些符号一直在马家窑陶罐的下腹部还有,能够延续二、三千年而继续使用,这足以证明它的产生、形成和发展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岁月,是氏族居民共同长期使用,且约定俗成并传播的结晶。

    我国已故著名学者郭沫若先生在评论半坡遗址发现的刻划符号时指出:“刻划的意义至今尚未阐明,但无疑是具有文字性质的符号……可以肯定地说就是中国文字的起源,或者说中国原始文字的孑遗。”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也撰文认为:“西安半坡所发现的仰韶文化的陶器的口沿外,往往刻划着简单的文字。例如五作X ,七作十,十作 丨,二十作 ,示作 等,不难设想当时的简单文字不会也不可能只限于陶器上,陶器以外,自然要有更多的文字,这种陶器上的简单文字,考古工作者以为是符号,我认为是文字起源阶段所产生的一些简单文字”。所以,笔者认为:与半坡等遗址出土相似的大地湾一期彩绘符号和二期刻划符号虽然现在还不能释读,但是它作为表达一定意思的原始文字是毫无疑义的,而我们不能因为现在不能释读便加以否定。所以说,大地湾的彩绘符号和刻划符号是文字,是“指事”系统的原始文字。我国汉、藏、独龙、傈僳、哈尼等民族曾用结绳来记事和传递消息;独龙、鄂温克、傈僳、景颇、佤、拉祜、哈尼等民族曾用刻木记事、记日、记数,这些均说明我国古文献中“结绳记事”的记载是真实的。而勤劳、勇敢、有智慧的大地湾先民智商高,能够创制出这类文字符号,就进一步证明陇上先民——大地湾人对文字的发明是做了很大贡献的。

    现在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大地湾遗址出土的彩绘符号和刻划符号是在结绳、刻木和图画文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无疑是我国古文字的鼻祖。从大地湾一期文化的彩绘符号到商代的甲骨文字,这中间经历了三、四千年的发展演变,才形成相当完备体系的文字——甲骨文。所以说,“羲里娲乡”大地上闻名于世的大地湾遗址出土的彩绘符号是原始文字产生的萌芽时期的文字、是中国古代文字的渊源,是中国最早的原始文字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12 09:03:5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11 22:47:55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1-09-11 17:54:3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9-11 16:20:3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