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羲通公交旅游集团开通公交20路环线(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8)(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叶卡捷琳娜花园...(图)
  • 深圳大亚湾风光摄影——【东涌海湾】(2)(图)
  • 秋日荷塘(图)
  • 吟悼秦腔眉户表演艺术家雷开元先生[七言...(图)
  • 在李晓东长篇小说《雪落秦州》研讨会上的...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6)(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夏宫下花园...(图)
  • 深圳大亚湾风光摄影——【东涌海湾】(1)(图)
  • 段国发一行到二一九大队环境院文县剪子坪...
  • 若金在砺,若陶在钧;进德修业,光辉日新!(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宁夏沙坡头(图)
  • 为孟宪宏所摄蝶恋花题照(图)
  • 深圳大鹏半岛风光摄影——【东涌海景房】(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5)(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从小河沿到北大荒》入选《匠勋》出版(图)
  • 天水关前,赴一场天水镇农民的丰收节之约!(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深圳湾之夜(3)(完)(图)
  • 天水关前,赴一场天水镇农民的丰收节之约...(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足迹(2)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3-08 18:56:02 / 个人分类:我的习作

    19676月,我回到家乡-汪河村,接受劳动锻炼。由于年龄太小,累活、体力活都干不动,只能和贫下中农一起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这时正是文化大革命的非常时期,我的太爷人叫“汪乡绅”,是本地有名的大地主,却又是当地为数不多的开明绅士之一。听乡亲们说:解放军路过我村时,太爷把粮食开仓,让解放军吃,部队走时又派骡子送粮食,在十里八乡传为美谈,可惜我未出生时太爷就已经谢世了。大爷是地主分子、三爷是伪保长,他们都受到了贫下中农的批斗。我幼小的心灵知道了旧社会的罪恶,我决心站在贫下中农一边,与我的老一辈划清界限。一个人的出身是不能选择的,但道路是完全可以选择的。于是,我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当上了红小兵、红色宣传员,宣传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批斗我的祖辈,就这样一直到1968年夏季。

           19688月,文化大革命的新生事物出现了。学校下放,由贫下中农办学。我又回到了我的母校-海慧村初级小学上学。可这回不一样了,因为群众办学,中学下放到村里。我们海慧初级小学变成了东方红中学(初中),我就在家门口读初中。当时我们这一届学生等于降了一级,和我们村比我低一级的同学一同读初中。给我们带语文课的是王维相老师,尽管他是民办老师,水平又有限,可教学工作抓得特别紧,同学们很喜欢他。教数学的是张进苍老师,他是文革前天水师范毕业的学生,教学可真有一套方法,正所谓年轻有为。由于他教学工作抓得紧,作风严厉,很多同学都害怕他,尤其是学习比较差的同学。他们去请教疑难问题时一定要把我拉上,因为张老师喜欢我,在他认为,我还是比较优秀的一员。问起来我还可以回答几句,其他同学几乎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敢作答。我至今清晰地记着张老师经常称赞我的一句话:“灵人不可细提”,而教训其他同学:“朽木不可雕也”!由于当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初中没有开设外语、物理、化学等课程,我的学习生活很单调、很乏味,几乎是在无可事事的境地中度过的。于是,我迷恋上了下象棋、下跳棋、打乒乓球、打蓝球等各种娱乐及体育活动。最可笑的是老师讲完课,一走出教室,我们就马上跑出教室,在乒乓球案边排队。初中的两年学习生活就这样度过了

           19708月,在一片“复课闹革命”的欢呼声中我以全公社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秦安县第四中学(高中)读书。当时如果我的成绩不是很好,就很难有上高中读书的机会。在文革的年代,只要你生在这个家庭,就决定了你的一生。可惜我的堂弟国生就失去了在高中深造的机会,从此在家务农。可他没有一筹莫展,而是发奋学习,最终成为一名当地出名的书法家。我入校后,分在高一.二班。可上了一段时间课,学校提出从二班调一名学习好一点的同学到一班去。因为考学时的第一名(王来喜)在三班、第二名两人(我和王喜忠并列)都在二班。老师动员我,我就到了一班。在高中的两年里,我如饥似渴地努力学习文化知识,辛勤的老师无微不至地关怀和培育我们。我的语文老师张其勋,年龄最大,头发有点花白,胡须也有点白了。可为人诚实、谦虚又谨慎,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是秦安县中山公社簸簸萁村人,我的语文成绩和写作水平,就是在张老师的教育下不断提高的。我还清楚地记着:张老师布置的作文是每两周一篇,我坚持每周写一篇,可张老师还是不厌其烦地给我批阅、修改。好的文章还在班上宣读、点评和表扬。我受宠若惊,更加努力地钻研写作知识,提高写作水平。数学老师是张殿军,他是外地人,身材高大、魁伟、不但数学课教得好,篮球打得很不错。政治课老师是杨旭辉,天水人,标准的天水话,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身材矮小,说话总是笑眯眯的。物理老师邵国瑞是本县郭家镇人,身材细长,看起来很单薄,经常腰痛。听说是上几届学生把他当作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批斗时致伤的。化学老师康同胜,是外地人,个头不高,她留一头流海,英俊、潇洒,衣着穿戴很讲究。外语老师洪云,外地人,她身高马大,一口流利的英语,使你摸不着头脑。限于当时的环境,我错误地估计了将来,认为家庭出身不好,将来肯定是回家务农,学英语没有用处,因而就报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思想,蒙混过关,不学无术,对英语一窍不通。总之,两年的高中生活使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扩大了知识视野,不象初中那样虚度年华。我梦想着考上一所理想大学,继续深造。但“白卷英雄”――张铁生搅混了教育界,我的升学梦成为泡影。1972年我从秦安县第四中学毕业,回到了家乡-五营公社王屲大队汪河生产队,开始了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新篇章。


    TAG: 足迹

    引用 删除 常明   /   2013-12-03 09:45:08
    高中毕业时间不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