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悉尼风光摄影——【曼利水族馆】...(图)
  • 秋季到市人民公园来看菊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绿道】(2)(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5...(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4)(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郭川镇组织收看中...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2)(图)
  • 惠州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3)(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马跑泉水上公园风光如画(二)(图)
  • 公告—由于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更新信息6天!
  • 陇山秋雨 原创
  • 雁南飞 原创
  • 金橘灿烂(图)
  • 银杏(图)
  • 秋之魅(图)
  • 当街叫卖管制刀具 张家川警方依法收缴
  • 张家川:抓获扒窃犯 揪出吸毒案
  • 十九大召开在即(图)
  • 麦积区人大常委会督查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图)
  •  阳关感怀 杨迎勋          ...
  • :菊韵 杨迎勋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骑行绿道】(1)(图)
  • 好大一棵树(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27 14:12:48 / 个人分类:人物散文

                                     

     

               

         ——记甘肃方大建筑安装公程公司董事长田喜太先生   

     

      

                             

                                     纪实作家  屈荣芳

                                        

                                    

                                   一

    认识甘肃方大建筑的田喜太田总,是通过风神俊朗的窦鸿斌老弟。那天窦弟打电话说:“屈姐,我身边有一位老总,也是我一老哥,想复原他们村子的一棵千年古树,或者要记载这棵古树,您来做这件事,怎么样?”

    我一听是千年古树,兴趣盎然,幻想的翅膀早飞到云外。

    在田家山田总的豪华小别墅,我见到了田总和他朴实、贤惠的妻子。我很惊讶,年过半百的田总,剃一大光头,印堂发亮,天庭饱满,颇有江湖侠士或得道高人之风骨。见我惊异的眼神,他风趣地说,我这尊容,走到哪儿都是一张亮丽的名片,别人想不记住都难。

    我们几人在一张很大的根雕茶案旁坐定,一边喝着田总为我们沏上好的毛尖,一边听田总开讲古树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初,村子的麦场边有一棵顶天立地,浓荫蔽日的千年古槐。那应该是天水古树家族中不可多得的珍品之一。听村子里老人讲,这棵树在唐代以前就有了。树的主干胸径足有四米,八个汉子合围才能免强抱住。主干高20米,7米处分出三个枝杈,胸径都在60公分左右。三枝杈分别伸向东、南、西南方向,硕大无比的树冠几乎把村子的一半捂得严严实实。

    古槐树一度是村子的象征和名片。七八里之外,可见其高隆如山的绿色树冠。你若打听去田家山的路,许多人或许不知道,你若一提到大槐树,十里八方的村民都会指给你。

    春回大地的季节,紫色的槐花开满枝头,给整个村子送来清香芬芳。烈日炎炎的夏天,喜鹊、鸥鹭、黄鹂栖落枝头,绿荫巨伞下的一方天地,又成为最富诗情画意的地方和田家山村政治与文化交流的中心。中午或者傍晚,树下面坐满了村里的男人和女人。男人们打扑克、下象棋,谈天侃地。女人们纳鞋底,奶孩子,和自家的男人打情骂俏。混和在大人们中间的小孩们,做着各种有趣的游戏,一片欢乐祥和的景象。晚上12点之前,人群都不愿退去。

    在那个物质精神极度匮乏、阶级斗争的弦崩得很紧的五六十年代,这里,成了田家山村民心心相印的精神家园和乐趣所在。

    就在1970年夏季的某一天,一只老鹰叼走了邻村一位妇女的擦汗毛巾。妇女叮嘱自己的丈夫一定要取下毛巾。丈夫借来两部梯子连带绳索攀爬树上取毛巾,遭到老鹰突袭,差点送了性命。

    “毛巾事件”成了导火索。村干部动了杀伐之心。1971年的春天,村支书召集所有的村干部商议砍伐大槐树之事。原因有三,这棵槐树把半个村子罩得严严实实,村民在场里晒粮食都成问题。其二,老鹰在树上报了窝,经常叼村民的小鸡。其三,如若坎掉这棵大槐树,加工成坊板出售,可以换回一匹马,之后村里可以繁殖养马,为大伙增加收入。

    村干部表决同意后,又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讨论通过。程序理合法。之后伐树的浩大工程便开始了,十几条汉子刀斧锯并用,大开杀戒,残忍地向古树挥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多月后,古树终于訇然倒地,村子像发生八级大震一样,惊天动地。

    然后整个麦场成了木材加工场,整天轰轰隆隆,噼哩啪啦,那场面够宏大。加工出18幅10公分厚的坊板终于换回一匹马,还剩下许多其它木料。就连那棵大树根被弃置一年后,挖出来做了许多根雕作品,还有村民整整一年的柴禾。

    田总当时还在上小学,看到那情景就想哭。心中的隐痛很深很深,就像心脏被挖去一样。他幼小的心灵在想,千年古槐经过千年风雨的修炼,肯定是有神性的。这位村民世世代代的保护神,看着他的后代子孙就这样无情凌迟自己,千刀万剐,情何以堪,魂归何处?

    过后,有部分群众提起这事总是叹息地说:“可惜啊,千年留下来的古槐美景,永远消失了。”

    “文革”期间,人妖颠倒,人整人,人害人,许多精神领袖和大人物被打倒了,士大夫阶层被彻底摧毁,老师成了“臭老九”。这意味着传承传统,支撑价值体系的阶层被蔑视,被瓦解,民族的道统被彻底破坏。许多承载古老文化、精神信仰的古树、古文物、庙宇建筑惨遭厄运,也就不难理解,成了焚书坑儒的另一种版本。

                                 

                          二

    曾经的田家山村是一处深卧偏僻山坳,名不见经传的落后小山村。有着70多户人家,360多口村民。干旱缺水、交通发展滞后,村内巷道雨天泥泞不堪,给群众出行带来诸多不便又没有任何资源可供开发利用。

    村民唯一的出路就是外出搞副业,做建筑,苦干苦拼,倒也产生了一批较有成就的包工头或建筑老板,田总便是其中之一。做建筑富起来的田总,和村子里其他几位做建筑富起来的能人一样,就像当年被砍倒的那棵大槐树,在田家山村起着精神领袖的作用。

    田总的企业做到一定规模后,境界升华很快,做慈善公益事业成为他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他决心带领村民致富奔小康,改变家乡一穷二白的面貌。

    村民们心里有一杆秤,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那可是田总搞起来的。

    先说修路。他带人帮村子拓宽、平整、硬化了一条3.5米宽,5000米长的主干道,还有通向家家户户的小便道,解决了村民出行难的问题。

    其次是引水。他带人在村子铺设了所有的上水管道,而且用的材质全部是能够保证质量与卫生的PPR管道。把涓涓清流引到了广大村民的院内灶头,结束了村子以往取水靠牛拉、靠扁担的历史

    这中间,他凭借自己的人脉资源和影响力,上下奔波,多方疏通,虽然最后争取到国家村村通项目和人畜引水工程项目的资金,但前期都是他垫付资金,自掏腰包。

    2015年底,田总又自筹资金10多万元,为村子里全部安装了新式节能路灯,避免了村民夜间出行受阻。

    就在这一年,在十里八方都很抢眼,高端大气的村民文化阵地建设搞起来了,这也是田总的功劳。他的公司一次性拿出30万元,为村里规划设计了这个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包括老年活动中心、农家书屋、村级医疗卫生室、幼儿园等功能齐全的活动场所,还建成一个700多平方的文化广场,健身设施一应俱全,真正成为一处集成式的村民活动、村民议事、便民服务、教育培训、文体娱乐的中心,极大丰富了村民的业余文化生活

    2016年“六一”儿童节这一天,有感于自己童年的苦难生活,他为自己的母校兴隆小学捐赠钢琴四架。

    近年来,他为孤寡老人,军烈属、老干部、老党员、特困户、留守家庭捐款捐物更是常态。也经常默默地拿出一些资金支持一些文化公益项目和文化人的图书出版项目。

    田总说有一天,他回到田家山,发现那株消失几十年的大槐树庞大根系的一枝从地下延伸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奇迹般地长出了一棵小树,枝繁叶茂,绿意盎然。他在想,这是不是预示着某种统领精神的东西一直都在,只不过暂时埋没地下,如果遇到合适的土壤气候环境会钻出地表,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

    几十年前他内心的那份隐痛又被激活了。他决心在原来挖走大槐树的地方,移栽一棵大槐树。我看到他选中的那棵要移植的大槐树,远远没有他和村民们为我描述那千年古槐十分之一粗壮,但我已很欣慰与踏实。我清楚他不仅仅是想为村民还原当年那棵大槐树的风貌。冥冥中他是在帮村民寻找过去一度被毁坏的精神家园和文化之根脉,重建道统。

    此刻的田总,在我眼里绝对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更具备大槐树的精神与情怀,浓荫蔽日,遮风挡雨,为田家山带来一片绿色的希望。

     望远处峰峦叠嶂,一脉如黛。回视脚下,民风纯朴的田家山村,牛肥马壮,水电路三通,党支部和群众文化阵地“两地”建设高端气派,有一些工人还在村口的电线杆上安装着路灯。潜意识里这绝对是一个充满活力与激情的文明小山村。

                        


    TAG:

    月与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月与云   /   2017-06-28 10:03:33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7-06-27 18:30:3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