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美多彩贵州风光摄影——【黄果树大瀑布...(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9)(图)
  • 广州园博会——【盆花】(1)(图)
  • 踏雪阎家沟穿越麦积植物园(图)
  • 品题孙兄志军雪后南郭寺[诗作一首](图)
  • 河堤冬行[诗作一首](图)
  • 人生苦短(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4)(完)(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8)(图)
  • 醉美多彩贵州风光摄影——【黄果树大瀑布...(图)
  • 《跨过鸭绿江》:一部守望和平,高扬着革...(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瀑布】(出口)(...(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7)(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3)(图)
  • 夜思 原创
  • 广州园博会——【插花】(2)(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6)(图)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6)(图)
  • 题南宅腊梅 [七绝](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北山漫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3-21 10:27:13 / 个人分类:原创随笔


    北山漫笔

    文图/可可西里

     我住的小城,多年前就更名为麦积区,可我还是习惯叫北道,这是一种情结。

     家住北道,没有登过北山的人可能不多。

     儿时,背着大人偷偷约一帮玩伴,去北山爬树、掏鸟、钻防空洞、烧吃农人的包谷、洋芋,然后去沟底的虾米泉边“筑堤造坝”,玩一下午的泥巴是最开心的事了。所谓的泉只不过是崖缝里渗出的一股细流,虾米倒是有,就是很小的那种,身长不到一厘米,弯曲着干瘪的身体,偶尔随着水流从岩缝里游出一只,就有欢笑声闹翻了虾米沟。

     与小城相守相依的北山,绵延麦积城郊北五庄麓,既无迷人风光,又无名胜古迹。山上有一小寺,名弘法寺,香客稀少,烟火冷清。常与二三知己相约,于周日清晨散步北山,造访修行老尼,听老人絮叨陈年往事。

    本城贤士何朝晖先生曾作《弘法寺小记》:“麦积城郊北五庄麓有小刹曰弘法寺,清凉之地,寒来暑往,寺周亦有山花烂漫,自初春壹至暮秋,闻鸡起舞者、捕蜂扑蝶者、挖蒿掘荠者、刈禾剪草者、奠祖野哭者、短啸高歌者,此起彼伏,交相辉映,山野之趣,生机盎然。余常得便造访悟行老人,问当地佛门掌故、宗脉渊源、人情世故、革延兴衰,听老人讲大江南北、名山古刹、求法际遇、陈年旧事、鸡毛蒜皮,余时有所感焉。”文章中所描述的景象,便是北山风物。

     今日闲暇,带了相机与朋友一同前往北山,我是想拍一些北山初冬的景象。拍什么呢?漫山遍野的荒凉,朋友说她实在看不出那块土崖正摆着优美的姿态,等着我去发现它们的美。我笑而不语,北山的春夏秋冬,四季风物,早已如画卷般清晰地刻印在我心里。

     时令一到立春,家养的蝴蝶兰,水仙花还躲在温室里暗香盈盈,北山的坡道上,已是披满了迎春花的枝条,金黄色的花蕾迎雪次第绽放,开得肆意而奔放,真是热闹极了。

     春天一到,北山的山峁沟梁里,就是孩子们探秘大自然的天堂,嫩粉与嫣红晕染着他们的双颊。梨花和桃花争相斗艳,苹果花被掐的满地都是,误以为是有人趴在树上搞破坏,同行的朋友告诉我说,掐花是为了让留下的果子得到充足的养份,原来这伤花满地,竟是为了饱人口欲!

     草长鸢飞,榆钱儿串成了串,麦苗儿也抽了穗,春色更浓了。不知名的野草野花洒遍了山岚,鹅黄、粉白、淡紫、嫣红、青绿、、、、、、。槐花是开得最朴实的,从春到夏,都是幽香扑鼻,北山的槐树虽然矮小稀疏,却也洒遍了坡道,令人遗憾的是,从槐树发芽到花蕾绽放,常见人拿了钩子,拽了树身在那里粗暴地捋取口食之物,那么清纯的生命,就这样被终结,心里每每惋惜着。

     槐香飘满街巷的时候,北山的夏季便悄然而至。

     一不小心,双脚一歪就踩坏一个地鼠洞,洞口摇曳着的素白色小花就是满天星了,昼伏夜出的地老鼠,惬意在满天星的香气里避暑度假,蚂蚁就躲在鹅黄色的灯笼花冠里修身养性。雨后初晴时,慢游在北山坡道上,那一枝枝的灯笼花,真像是大地生出的一盏盏小灯笼,亲切而又温情。

     蝉儿整天趴在树上叫苦连天,炎夏把树叶上的露珠都抽干了,有一种淡蓝色的野花却开得那么地肆意,漫山遍野都摇曳着蓝盈盈的身姿。坐在山坡上心驰于云卷云舒的苍穹,一股股幽幽的香气会飘进你的鼻息,若不怕虫子搔扰,就躺在这蓝色的花穗里做一场白日梦,多美。我对野花野草的认识完全是稀里糊涂,不知道这花的名字,叶子像菊花,花穗像薰衣草,便给这野花起了个清新淡雅的名字,叫野薄荷。呵呵,我胡乱的命名,朋友们还真以为就是野薄荷,采得满怀而归,过渭河便桥时有路人追问:什么花啊,这么美!哪里采的。

     野薄荷,北山的。北山的野薄荷就这样名扬小城了。

     那些人间草木,从初春的嫩黄到炎夏的墨绿,灿烂着,盛放着,秋季一到,墨绿渐变成浅黄。有雾的早晨,漫步于北山,裤管和鞋子上便沾满了草木的泪痕。秋风一天紧似一天,秋意一日浓似一日,几乎在不经意间,秋霜就将整座山峦浸染成五颜六色。

     黄昏时分,我在北山的一块玉米田里,低了头在偷笑。想起鲍尔吉·原野把秋天枯垂的玉米叶,比作美人提着裤子。在北山的这片玉米田里,美人还未分娩,晚霞的胭脂红似聚光灯般照在提裤子的美人身上,裸露在裤子外的金黄色胴体上,竟然趴着一只可爱的七星瓢虫,似是美人腰际的一点红痣,真是美得让人惊艳。不知鲍尔吉·原野见没见过霞光中即将分娩的提裤子美人,见了,一定会被倾倒吧。

     秋季的天空是那么迷人。黄昏,安坐于北山之巅,看天边那一片绚烂的晚霞洒遍人间,看陇海线上火车穿城而过的撼动瞬间,看山下十万人家烟火岁月里的温情。而我身后的农家梯田里,紫葡萄已经下架,果树光秃着枝条,勤快的农人把树下的枯叶和荒草堆在地头,一把火点燃,就像金秋丰收后的一场篝火盛会。

     到了晚秋,最倔强的树枝上挂着最坚强的果子,似盏盏火红的灯笼,点缀着寂寥的黄土高原,柿叶落尽,鹊巢裸露,喜鹊一天到晚忙着修补它的暖巢。乌鸦漫步在枯草摊中觅食草籽。麻雀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寂寞,总是唧唧喳喳地。孩子们的捣蛋行动开始了。蛐蛐的浅唱低吟在最后一场秋雨里,渐渐变得气息恹恹。蚂蚁畏缩着身子,深秋已在失去光泽的蜗牛壳上悄然退场了。

     贫瘠的黄土高原,到了冬季,遍野都是荒冷和空寂。而我笔下的这座北山,更是穷乡僻壤之地,一到冬季,一把荒草遮不住一撮黄土。放眼望去,土地裸露着,那零星点缀于沟壑山梁的焦黑色,是北山枯瘦的植物,是老娘衣衫上的补丁,贫瘠得让人失语,苦寒得让人心酸。

     一下午浪迹北山,我的相机镜头里并没有捕捉到什么奇迹,只是拍了一些平淡的景物。下山时,一只松鼠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朋友撒腿便追,真是少妇聊发少年狂,然而那松鼠拖着扫把似的长尾巴,绕过一道土崖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是整个下午我们见到的唯一一只北山生灵,也许有麻雀或者其他物种,它们一定是被我们的眼睛完全忽略了。

     天近黄昏,北山把孤独和荒冷抛向我们眼中,山风顺着脖根恨不得抚遍你的每寸肌肤。我知道,再华丽的比喻,在这样的冷峻面前都将黯然失色,再优美的词语,在这样的孤寂面前都会悄然隐退。

     我不能,也不敢用细腻的工笔尽述这块土地的细微了,我怕触摸到我们根子里的那种疼痛。

     大写意最好,用简洁的笔墨,勾勒出北山的寂寥与气韵即可。

     那就等待一场雪吧,只有一场雪的降临,才会让落雪的北山在孤寂中凸显一种苍茫的美。



    TAG: 北山漫笔 可可西里 天水在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