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摄影——【悉尼岩石区】(2)(图)
  • 惠州西湖风光——【丰诸园小景】(2)(图)
  • 深圳茶溪谷——【茶翁古镇】(1)(图)
  • 深圳茶溪谷——【茶田风光】(4))(图)
  • 惠州西湖风光——【丰诸园小景】(1)(图)
  • 澳大利亚摄影——【悉尼岩石区】(1)(图)
  • 深圳茶溪谷——【茶田风光】(3)(图)
  • 澳大利亚旅游摄影——【悉尼渔市场】(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风光摄影——【荷花池 (5)(图)
  • 天柱山行吟(图)
  • 澳大利亚旅游摄影——【悉尼渔市场】(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风光摄影——【荷花池】(...(图)
  • 深圳茶溪谷——【茶田风光】(2)(图)
  • 深圳茶溪谷——【茶田风光】(1)(图)
  • 澳大利亚旅游摄影——【悉尼渔市场】(2)(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风光摄影——【荷花池(3...(图)
  • 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兼迎20大胜利召开(图)
  • 麦积山诗社盛会隆重召开圆满成功(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风光摄影——【荷花池】(...(图)
  • 广东东莞风光摄影——【龙凤山庄婚纱摄影...(图)
  • 我说秦州话(六)
  • 澳大利亚旅游摄影——【悉尼渔市场】(1)(图)
  • 澳大利亚旅游摄影——【水果 蔬菜】(...(图)
  • 东莞风光摄影——【龙凤山庄婚纱摄影基地...(图)
  • 回复:丁永斌批王钰《小偷丢天水人的脸》一文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6-29 16:44:26

    回复:丁永斌

    批王钰《小偷丢天水人的脸》一文

     

    这是一篇胡搅蛮缠,混淆是非,颠倒黑白之谬文。

    一、事情原委:

    伏羲文化节公祭那天,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60多名参会,当走到伏羲庙东门安检门前,两位教授被小偷所绺,丢失四千元现金和手机一部,报案后,执勤的公安民警非常重视,汇报领导后,领导亲自挂帅,组织抓小偷。但小偷趁人多拥挤,溜之大吉。参加公祭的专家、学者议论纷纷。“没想到小偷这么猖獗。”

    当晚两位教授情绪不好,其中兰州的一位教授在南苑山庄院内踱来踱去,因为钱包不仅有现金,而且有各种证件和银行卡。

    节会第三天,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打来电话询问天水有消息吗,?从电话获知,黄教授很着急,他说一部手机不要紧,只是手机内有课件资料和通讯录,有的没有备份,大多通讯录与人无法联系。他再不好意思打拢公安人员,人家已经尽力了。于是,我与教授商量后,发网寻找,这是一种无奈之举,实在是一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当时想的较简单,欠考虑。随便拟了一篇小文,没有细推敲( 实际上是一篇寻物启事)便在网上发出。

    二、此文发出后,丁永斌先生在QQ空间发文,“王钰此文欠思考:1,怎么知道小偷是天水人。2、教授自己猪头猪脑,怨谁?3、对小偷行业而言,偷东西得手,正常的事。此文太粗俗了,也太没有头脑了”。

    我回复说:“教授自己猪头猪脑,你这语言不粗俗吗,你说对小偷行业而言,偷东西是正常的事吗?既然是正常的,那么社会就该乱,老百姓哪有什么安全感。”

    丁永斌先生如果第一次提出中肯的指正,我觉得是善意的,但一出笼便 是“猪啊“的恶言,一下使人有点生气。

    三、现依据丁永斌先生批王钰《小偷丢天水人的脸》一文答复:

    1,丁永斌先生将我原文中的一句话,“如果你是一位天水人,你是一位有良心的小偷的话”被掐去,我不明白你掐去的目的是干啥?为何要掐去?我说的是“如果”,没有“肯定”说是天水人,丁永斌先生在材料中强加说我“把小偷定义在天水人身上”,我认为这是混淆视听,颠倒黑白,凡是看过小文的人,会有印象的。其这一点,丁永斌先生明显在说谎,是不诚实的。

    2,丁永斌先生说:“小偷不代表任何地域,也不代表一方水土,正如新疆爆恐不代表任何民族,说明小偷能代表天水吗”。我认为,此事件发生在天水,天水人花大代价请来客人,目的是了解天水,宣传天水,发展天水旅游和经济,对天水有一个好印象,客人被绺,是发生在天水的事,不管是天水小偷还是外地小偷,但事件发生在天水,怎么能说就没有影响天水形象呢,外地人只会说,是在天水被绺的,不会说其他地方,小偷虽不代表天水,但影响了天水的对外形象,俗话说,“一个老鼠害一锅汤“。

    至于说“暴恐”,那是两码事,两个不同概念,不能混为一谈,如果把“小偷”与“暴恐”混为一谈,那就大错而特错了,小偷只不过是得到钱财而已,没有其他目的,怎么与“暴恐”联系到一起呢,这也是混淆视听。将“小偷”与“暴恐”硬拉在一块,居心何在?

    3,丁永斌先生说:“我用了‘猪头猪脑’来形容,这也是引起王钰先生檄文怒笔的关键词,”是的,丁先生,第一次你骂教授“猪头猪脑”,我提醒你不要用“脏话”,那么,你一开始就用“猪”来咒骂外来客人,后来你连续不断,用“猪瘫”、“猪残”等来侮辱教授人格,如果教授在网上发现,我觉得不妥吧,会生气的。人家也会说,天水人怎么恶言秽语不文明,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中,有的还是少数......。(我的QQ给人家好十几个留过)。这也正是你文中所说的“檄文怒笔的关键词”。

    4,“小偷天天在偷东西,请问王钰先生,那你的脸是不是也经常红”。这是你对我的发问。“小偷天天偷东西”,试问“天天偷东西”你怎么知道?但在八年前,我在某家医院遇到这样一件事,一位六十多岁的农村老大娘在窗口交款时,不慎被小偷所绺一千多元,她的儿子还躺在病床上等待治疗,那老大娘呼天喊地的叫声,至今在我脑海不能忘,我恨小偷,那是从农村信用社贷款救命的钱啊,至于你说,“小偷天天在偷,我天天脸红”,那不见得,因那天两位教授被绺,是我遇着了,作为天水人,发生这样的事,心里当然不是滋味。天水人民请来的客人,应该“高高兴兴而来,满意而去”,如果,“高兴而来,败兴而去”,带着骂声、怨声,登上火车或飞机,这样的结局,那么天水人花这么大的代价办节会还不如不办,天水能发展起来吗。天水人也不希望这样的结果。假如你家里,请来的客人晚上小偷从你家里翻窗而入,盗走客人钱包,你心里能安吗?你脸不红吗?

    5,丁永斌先生在他的文中描述说我看到一幅画面:两个教授从知识分子的尊贵,瞬间变成跳梁小丑,双手合十,虚构出一个高大的小偷,向小偷求情——“求您把手机还给我吧,小偷先生。”

    “看来你是个搞文学创作的人,真能虚构,可惜这不是文学作品,这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件。教授与我商量的意思,一部手机不要紧,如果小偷良知发现,能把手机归还,暨可以把里面数据找回,还可让他醒悟,帮教他,这有何不好?

    你虚构出来的文学作品,教授成了“跳梁小丑,向小偷求情”,还说“教授与小偷同流合污”也会许个什么“高官厚禄”干干,这又是你一点文学杰作吧?你是搞文学的,想象的与现实是两回事情,将文学的东西与现实事情硬拉在一块来“攻击”别人,你于心何忍?人的道德底线何在?但你懂不懂这是一种特殊的“帮教”。教授与小偷“结对子”帮教的事是常有的事,有什么奇怪的。如山东潍坊监狱、上海提篮桥监狱报道过此事,大学教授与犯人“结对子”成为朋友进行帮教是正常的事,山东潍坊监狱一名犯人写了一本书,山大一名教授帮助修改文稿,整理出版,这种帮教方式有什么错?教授也没变成“跳梁小丑”啊。天水市团委还组织大学生到监狱帮教演出,捐赠书籍,“结对子”帮学习、教电脑等。难道也成了“跳梁小丑”吗?

    丁永斌先生说我在文章“结尾又设伏”,“笔尖杀机”动起:“你赶快联系吧!你再不要给天水人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求人之人,把自己站的高高的,翻脸不认贼。你赶快把偷了东西还给人家,电话和联系方式我也给你了,你主动联系吧。不要再干鸡鸣狗盗的事,连丢人都不知道嘛。”

    其实他的这段话也是一段文学创作,其实我的原意也很简单,其中并没有这样说,也没任何“杀机”,是一种善意“劝导”。“再不要给天水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这话没错,也是一种帮教,哪有“杀机”的含义所在? 相反我觉得你有一种“杀气腾腾”带有煽动性的“火药味”。

    至于你说的“社会是个大家庭,什么样的人都人,小偷偷了东西,也很正常。小偷嘛,就是偷人的职业。”我不赞成你这种说说法,我还是哪句话:“人不怕犯错,只怕改错”。孔子曾说过:“过而不改,是为过矣”。意思是人犯了错,不改过,是错上加错。在空间你发贴说,“偷东西得手,正常的事”,你这是纵容将小偷往岐路上推。孔子还说“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这是孔子与子张在谈“从政”的问题时所指的‘四恶“。其实是指对郑庄公而言的,郑庄公的弟弟有不轨行为,臣子们劝郑庄公警告其弟要注意自己的行为,而郑庄公故意避而不谈,任其发展,待到一定时候再去“搬”他的头,所以孔子评价”不教而杀,不戒视成“,真可谓是暴虐到极点。

    按你说法,小偷一生下来就是一种职业 ,不需要人去帮助、教育,这与郑庄公的做法有何区别?

    6、丁永斌先生在发表长篇大论时,有两点我想不明白:

    1),使人生气的是,我发小文用的是网名“覆盆子”,而你将真名发至网上,是何目的?

    2),你说,教授手机里与隐私、品德有关,或者假设是“艳情”,你凭什么依据“我敢判定,是教授的隐私”与“品德”,“ 敢判定”了,是“定型”了的事,“判定”是不是你是知情者?或者所知下落者?但你后一句又成了“假设”,既然“判定”了又“假设”什么,究竟认定哪个?前后矛盾?

     

      你怎么能这样说邀请来的贵宾?教授手机里的内容究竟你从何而知“敢判定”?你怎么能这样如此诋毁人格的事,发在各个网上?我看你也考虑欠缺,如果人家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人身攻击、诋毁?你如何回答?如果人家打官司呢?

        

     

     

     

    附:丁永斌原文

     

    批王钰《小偷丢天水人的脸》


      
        625日,在华讯论坛上看到这样一个贴子,是天水作家王钰发的,全文如下:在这次伏羲文化节会上,由于笔者的一篇《敦煌出土伏羲女娲砖雕图小考》之文,被选为在全国专家、学者会上交流之作,并选编为优秀论文集中。正因为这样我前后陪同一专家、学者参会,公祭哪天,当走进安检门前,有几个胸前没挂参祭证的小伙故意拥挤,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系教授黄佶的一部价值3000元手机被盗,兰州某大学一位教授的钱包也被绺,里面装有近4000元。作为天水人的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太丢天水人的脸了,小偷,我给你提供黄教授的电话:13671606831,请你给人家还了,因人家手机上有好多资料,黄教授说他将资料转后,手机给你,黄教授会原谅你的,他还会与你交个朋友,有什么难处会帮你的,因他桃李满天下,他解决不了的事,他的学生也会帮你的。谢谢你了。你赶快联系吧!你再不要给天水人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

          
    当时我看了这篇小文小心就不舒服,觉得此文有些问题。问题出在文章的出发点上。文章开头是致力说明自己的身份,这个我们暂且不去讨论,我的讨论从两个教授的——“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新闻系教授黄佶的一部价值3000元手机被盗,兰州某大学一位教授的钱包也被绺,里面装有近4000元。这似乎是平常的事了,社会是个大家庭,什么样的人都人,小偷偷了东西,也很正常。小偷嘛,就是偷人的职业。我们出门时,家里人会叮嘱:小出要小门,外面乱,钱带好。说这个钱带好,就是说社会上有小偷。钱带好三个字,也同样说明自己要对自己的钱负责。教授把手机丢了,可能是小偷下手了。在这里我想问:怪谁啊?难道怪小偷!果然,小偷的职业引起了一个陪从者的心理反映,他的反映很大作为天水人的我,感到脸上火辣辣的,太丢天水人的脸了,小偷,如果你是一位天水人……”小小偷偷了东西,也就是大学教授丢了东西,一个天水人脸红了。这个人就是天水作家王钰。其实,小偷天天在偷东西,请问王钰先生,那你的脸是不是经常、天天红。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更可笑了。又是留电话,有是对小偷说情,还带着让我们不可思议的奖赏,更有些大家风范的批评说什么如果你是一位天水人,如果你是有良心的小偷的话……请你给人家还了,因人家手机上有好多资料。前文因为手机现金被偷发火致脸红,中间隔了几行字又开始给小偷求情了:人不怕犯错,只怕改错。看了这九个字,我都笑得喷饭了。这个理论从何而来,我无处考察。既然人不怕犯错,偷了东西,似乎正常。因为不怕犯错嘛。当然,王钰先生后面四个字又支持了他的观点只怕改错。怕改错,说明小偷不会还你东西了。到此应当认倒霉,失而不返,自己检讨自己,以后注意。让我没想到的是,两位堂堂教授接着玩的手法,我用了猪头猪脑来形容,这也是引起王钰先生檄文怒笔的关键词。

         
    黄教授说他将资料转后,手机给你,黄教授会原谅你的,他还会与你交个朋友,有什么难处会帮你的,因他桃李满天下,他解决不了的事,他的学生也会帮你的。谢谢你了。我看到一幅画面:两个教授从知识分子的尊贵,瞬间变成跳梁小丑,双手合十,虚构出一个高大的小偷,向小偷求情——“求您把手机还给我吧,小偷先生。您也是家庭困难,看您身壮如牛,我也打不过您,找不到您。但我会帮助你解决您的难处。要什么高官厚禄!如果要求太高,我自己解决不了,我的学生有当大官的,可以让你当个科长之类的,谢谢您了,我请您到寒舍一叙,义结金兰,如何?教授们的做法善变让我惊叹啊。总以为小偷和教授可能同流合污了。小偷一定会感动流涕,伸出橄榄枝与教授们勾肩搭背于天水街头。但小偷也看下文,不对啊,这是给哥几个挖坑啊。因为王钰先生在文章结尾又设伏,笔间杀机动起:你赶快联系吧!你再不要给天水人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求人之人,把自己站的高高的,翻脸不认贼。你赶快把偷了东西还给人家,电话和联系方式我也给你了,你主动联系吧。不要再干鸡鸣狗盗的事,连丢人都不知道嘛,你们丢天水的人,贼娃了。偷人能还人偷富裕嘛?王钰先生说这话,有着强大的心理后盾:我可是我当过中学老师,见过调皮学生,当过检察官,又从事教育改造工作多年,见过什么样的人(王钰先生给我的留言之一)?

         
    我为什么要中贴批评王钰,原因有就在于王钰先生把小偷定义在天水人身上,尽管他后来在留言一狡辩说是没有肯定,但看这些文字:作为天水人的我,感到脸上,太丢天水人的脸了,你再不要给天水人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王钰先生如果没认定小偷是天水人,你的脸火辣辣的感冒了,是病了。一个小偷偷了东西,怎么就太丢天水人的脸了呢。小偷是天水人嘛?我不敢判定,但王钰先生的小文认定了,而且三番五次的认为小偷丢天水的人了。小文结尾是:你再不要给天水人丢脸了,偷不会发财的。

          
    请问王钰,不是天水人,你脸火火辣辣干什么,再说,小偷没有丢天水人的脸吧。在我的跟帖中,一个王钰的支持着说:在天水丢了,事情发生在天水,就是丢天水人的脸了。我要告诉王钰先生,不要杞人忧天,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不要自作多情红了自己的脸。

          
    小偷不代表任何地域人文,也不代表一方水土。正如新疆日报针对暴恐的评论暴恐不代表任何民族。你脸红了,说明小偷是代表着天水?小偷能代表天水嘛。两个教授丢了手机,你知道什么资材嘛?存在手机的资材有多重要啊。手机的资材,一般都是从电脑里转存的,肯定有备份。如果没有备份,就是猪也想不到。如果他的资材非常重要,我敢判定,是教授的隐私。这种隐私可能与教授的品德有关,或者可以假设是艳情。

        我本不想和王钰先生讨论此事了,但他三番五次在我空间留言,并说我家出了贼娃了,我丢人不之类的无稽之谈。我告诉王钰先生,昆明火车站发生了恐怖事件,不是昆明的人错,昆明人也不丢人。我想我们的王钰先生一定丢人了,因为发生在中国,他是中国人,有面子。只要见到外国人,他就脸红了。但王钰先生也有纠结的时候:中国有毛泽东、邓小平之荣,也有四人帮,暴恐之辱,你是经常荣耀,还是脸红。你的小文(我没有勇气称是文章)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太可笑,太滑稽,太没有水平了。


    TAG: 天水人 王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