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孔子文化研究学院党总支天水老子文化...(图)
  • 紧急停水通知
  • 天水老子文化学会党支部举行庆祝建党99周...(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3)(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柿子红时雪独来(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12)(图)
  • 庚子五月三日翠湖夜吟
  • 【精准扶贫故事多】走村入户为扶贫(图)
  • 【精准扶贫故事多】求学路上爷孙情(图)
  • 【精准扶贫故事多】山村人家今脱贫 殷实...(图)
  • 桂林山水甲天下
  • 闲情无题诗三首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2)(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11)(图)
  • 我无法呼吸(图)
  • 道北街道铁西园社区组织开展建党节主题活动(图)
  • 西关街道自由路社区飞将巷党支部与区税务...(图)
  • 观云潮 原创
  • 杭州风光摄影(图)
  • 坚定理想信念,不断弘扬社会正能量!
  • 王青山赴帮扶点参加驻省工信厅纪检监察组...(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10)(图)
  • 知识渊博 谦逊待人的一代宗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20 01:20:53

    知识渊博

    谦逊待人的一代宗师

       

      ——写给窦建孝老师的祝福语

     

       

       

    泛泛地追忆认识窦建孝老哪还十多年前的一件事情起。

        2003年初夏的一天,我的朋友新生打电话说,天水市政府组织了一支“天水古民居普”,因我是学历史的,只要有“古”字,我就感趣。于是,我俩约好去见识见识,就在次我认识建孝老此也就成了忘年之交。

         “天水古民居文物普”由建孝、祖炳“挂”任正副组长,其中、雷新,天水院美系的南喜等老师组成,他是受市政府的委托,天水西片一的古民居行拉式的普“定性”,当时,我与窦老随便的交谈中,才知窦老是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其实,在认识窦老前,我早知其名,但未见其人,我曾在《天水文史资料》、《天水名人》、《天水文史》、《秦州瓷窑》、《皖系军阀人物》、《甘肃文史集》等书刊和报纸见过他的大名,心中早就佩服、敬重他。认为他是天水一代文史专业的宗师,没想到在“古民居普查”这次机会认识了他,虽然他忙于普查工作,但一有闲空,就与我交谈,态度和蔼,他不嫌麻烦,有问必答,不高傲,不自大,没架子,并且谈笑风生,幽默灰谐,乐观开朗,真没想到这位有高资历的老知识分子那么平易待人,实为让人尊敬。他说:“原来你也是学历史的,这个专业关键要爱,要有兴趣,不然就感到索然无味,虽然你现在干的职业是监狱管理犯人的,与专业不对口,但只要你爱,一有空也可以扎进去,这样你的专业就不会丢弃,也不会忘掉,相反还会有乐趣,事业有建树。”一席话,对我激励很大。虽过去了10年有余,但至今记忆犹新,无时无刻在影响着我,鼓舞着我。事实后来证明,也的确如此,我的文史稿在《文史知识》、《历史研究》、《名城报》、《伏羲文化研究》、《政协报》、《文化报》、《甘肃日报》、《天水日报》等有关刊物发表了好多篇,文史学术界也有了一定的影响。一篇《敦煌出土的伏羲女娲砖雕图小考》、《诸葛亮北伐原因与天水三国文化》、《伏羲、人类监狱史的肇启者》、《三大族群集源地》、《炎帝神农踪迹和活动区域考》、《三国古街亭小考》、《杜甫陇右行踪考》、《杜甫在东柯》等文史稿在几个刊物发表或转载,以及几个有影响的大型网站转载,我也小小有了点名气,这与窦老的鼓励有所关联。同时也就在这次“古民居拉网式普查”中,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天水的古民居其实是一座座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佐证,不仅具有古建筑学,而且还有美学艺术的特征,古民居蕴藏着“天人合一、人文内含”的文化价值,也是一本本厚重的历史资料书,翻开这本“书”,使我一下感到惊讶,当时我在天水生活了十五、六年,然而还真正不了解它,甚至不知道这本“书”的价值有多大。我象着了迷,向单位撒了个迷天大谎请了10多天假,每天跟随窦老这支队伍进进出出,也象普查小组的一名成员,或者说是一名编外成员,亲眼目睹了秦州西关这片古老宅院,天水的古宅就像一个世纪的老人,诉说着它造就了古宅本身十分丰富的文化内涵,它凝固着历史,凝固着文化,延续着文化,是文化的载体。窦老说,这个载体慢慢沉淀下来真不容易。踏进这一座座具有江南风格的独特四合院,走进这一条条狭长幽深的小巷,穿过一道道富丽堂皇的垂花门、虎坐门,或者叩开个个“封闭式”的院门,一进二院或一进三院四院,这串联式的小天地,其充满着苍劲古朴建筑的文化艺术,那门庭配属着脊兽筒汇、花牙斗拱,透花栏板浮雕、雀替、攀间象鼻状双云纹、单云纹、双能门腰花板的乐器、博古、牡丹、辅作间的菊花、鹿、仙鹤等,显得天水古宅文化底蕴的深厚,天水真是一块古文化的文明之地,这古宅的雕刻也表现着一种浓郁的文化,古代的天水人在建筑史上的这一朵朵奇葩,那一幅幅造型生动、形象逼真,刀法深厚,功力细腻、构思巧妙,笔触流畅,精美动人的图案艺术,细观才让人感到既惊讶又拍手叫绝,赞不绝口,或者大饱眼福。

         一天,我们在一家四合院宽敞的廊檐下小歇,院主人端来一壶龙井茶,畅谈中,窦老给我指点迷津,哪处宅院,哪座房子是明代的,清代的,耍头的双云纹是明代的,单云纹是清代的,柱钉石的大小,规格分清哪是元代的,哪是明代的,哪是清代的。窦老还给赵昌荣等老师委托说:“以后实地考察多给小王指点指点,”窦老这种宽大胸怀、毫不保留将知识传授下一代人,使我很受感动。此后我真学到了不少古建筑的知识。过去,我曾多次去过西关的亲戚、朋友家,但真正没去观它、思它,更没“品头论足”它的价值究竟有多大?到底它流过多少历史烟云,一概不知它的灵魂的魅力,经历了数百年风雨沧桑的老房子,象征着古代劳动人民勤劳智慧的结晶,那些具有高超技艺的工匠们留下了文化艺术的瑰宝以及木雕工艺的杰作,使这座具有历史的文化名城承载了多少文化载体的价值。正因为跟随窦老的这支“拉网式”的“天水古民居普查”队伍,对我来说收获不少,使我很顺利完成了《历史文化的见证——天水古宅》、《天水古宅木雕》、《哈锐故居的暗八仙》、《天水古宅建筑美学》、《宝天铁路殒职民工纪念堂略考》等文章问世,《兰州晚报》、《名城报》、《文化报》、《伏羲文化》、《天水文史资料》、《天水日报》、《天水晚报》、《麦积旅游文化研究》等报刊杂志发表。

    “拉网式的普查”在窦老的主持鉴定下,分成元、明、清时代和等级档次并形成了二、三本厚厚的资料汇编,送到有关领导和部门,然而,让人伤心的是普查仅仅是普查,大部分还是被日夜轰鸣的推土机掀翻。那天中午,当我在杨家楼看到一处重点需维修保护的宅院将要拆除,我打电话给窦老,他戴一顶小草帽,从家里匆匆赶来,面对户主的屋顶一溜排瓦已被人揭掉,进屋朝上仰看,可看到一片小“天地”的白云蓝天,户主的木家具、锅盆等还未搬出,站在一边的户主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窦老安慰了几句,然后连连咋舌,一脸无奈地说“唉呀呀,唉呀呀,刀下留城啊,推土机留城”。从窦老紧皱的眉头来看,我心里一下明白,原来的所谓“拉网式的文物普查”,只不过也是一个迷天大谎而已。

    20074月,我主编了一本《神农山与神农文化》一书,当时还觉得此书没份量,总觉不理想,总觉没有一篇“压阵”的文章体现它的价值,思前想后,还是请窦老赐写一篇文稿。也就是说,神农山究其有多大的价值,我撰写的一篇《神秘美丽的神农山》虽然发表在《天水日报》、《名城报》、《文史知识》上,但有人提出,此山出土的文物你说了不算,没多大的依据,因你所处的单位让人有所质疑,难以让人信服,需一个有资历的专家说了才使人诚服。唉呀,我只能求助于窦老了。那天,我给窦老打了电话,以试探的口气问问,谁知他很爽快一口答应,但提出要到实地考察和看到文物才能做出结论。再好不过了!可我担心他年事已高,海拔1800多米的神农山他能攀登上去吗?窦老肯定地说:“现在还行。”我们找了一辆车,车况不太好,那时,正好修宝天高速公路,去街子路况更不行,拉沙修高速路的大卡车将山路碾压的坑坑洼洼,坐车如过筛子,窦老咬着牙坚持到了神农山下,他仰望神农山高标接天的雄壮,不禁赞叹不已。我搀扶着他的胳膊,登在半路断崖处发现陶片就蹲地考察。就这样边走边看,终于登上山顶,神农山村民将庙宇保存的出土文物让窦老一一作了鉴定,并定了“性”。他还捡了几片残灰陶罐瓦片和陶纺轮装在塑料袋作为佐证。考察中,窦老不顾年高的体力,而是气喘吁吁地从崖上崖下,甚至用手掏残片,农历3月初,迎春花已在悬崖绽放,窦老只要发现有价值东西就笑得象这迎春花一样开心。考察完神农山,又登上神农山对面的山,渴得舔嘴皮,最后得出结论,神农山这一片的确是原始人生活过的地方啊!

    回来不几天,窦老给我打电话说,稿子已写好,让我来取,我急急赶去,原来窦老在居民楼下一间柴房支了一张破桌子读书写稿,心里有种说不上的酸楚。他的《神农山古文化遗址初探》文稿,文稿字数不多,全文仅仅500余字,但句句有理有据,字字如千金之重,让我喜出高兴。终于有了底,心里对这本书踏实了,终于作了“压阵”的“领头雁”,此书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后,引起学术界的很大反响,我大学的老师----兰州大学朱林教授、山东大学李道刚教授、韩国女子同德大学赵骏河教授等一行三人登神农山考察,并在神农山下一农家乐与天水的近30名专家、学者召开了“炎帝神农文化”学术研讨会。兰州大学、湖北大学、山东大学、宝鸡师范学院、天水师范学院等图书馆收藏,有的大学还作为参考教材,宝鸡炎帝研究所所长霍彦儒先生来神农山考察后一下就带去了10多本,回去作为研究课题的参考之书,我也曾赴厦门大学参加了“炎帝神农文化”的学术研讨会。

    去年10月,窦老给我说,南郭寺山顶的杜家坪村有两块古石碑,一块元代的石碑在70年代被农民埋在地里;一块被压在原生产队仓库廊基上,觉得这两块古碑很可惜,我一听很有兴趣想去看看,便约窦老一起上山,果真在杜家坪村发现已废弃的粮仓门槛底下压着一块古碑,用衣袖拂去一层厚尘土,原来是宋代的碑,记载唐代南将军功绩和敕封二龙王之神碑,虽然没完全看清碑的全文(注:有一部分压在廊基的尘土里),但部分文字还是依稀可见,真是难得。又打问那块埋在地下的古碑,当年挖埋碑的三位老人有两位已去世,一位说是当时为了怕被民兵抬去砸毁,将它暂时埋了保护,可已说不清具体位置了,只好作罢。窦老当场感到很惋惜,连连咋舌不止。他建议当地村民将废弃仓库哪块挖出,保存起来,但村民无人引起重视,只是听听而已。

    今年4月,我突然接到窦老的老伴电话,说是窦老做了大手术,已出院在家养病,窦老最关心的是他一生中散失的文稿整理,但由于我工作太忙和家中的一些琐事,没顾上及时赶去。直到5月中旬我才去看望,发现窦老身体消瘦过度,说话有气无力,体质极为不佳,于是我看了老伴已整理出的部分文稿,觉得还不错,才放下心来。尤其使我感到惊讶的是:194983日天水解放的解放大军入城老照片原来是窦老所拍,原我在报纸杂志多次见过,不知是谁拍的,以为是随军记者所为,但万万没想到是窦老,默默不声张多少年?天水的秦窑谁也不知晓,而窦老考察的《秦州瓷窑》填补了一项空白,只有窦老成为独一无二的秦窑一代宗师,这话一点也不过分吧?

    余写这篇拙稿,说说自己的心里之话,象窦老这样学养深厚,知识渊博,诚朴谦逊,朴实近人的一代高级知识分子,他的人格是我学习的楷模,也是激励我不断进取,向知识的高峰不断攀登的精神力量的“添加剂”,我祝愿窦老身体尽快恢复,好起来,祝您长寿,祝您心情愉悦,今后还要与我们这些学子再切磋学术上的问题,再向您学习更多的文史知识。

    “泱泱的渭水啊,源远流淌,先生之风呀,山高水长。”

    “窦老体健在,文章著光芒。

    后人知秦窑,留世万丈长。”

    再次祝福您啊!窦老!以后咱们还是要上南山寻找哪两块被人们遗忘的古碑的!

     

            

      2014年5月11夜12时整

    (作者单位:天水狱)

     


    TAG: 知识

    覆盆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覆盆子   /   2014-06-12 22:21:41
    覆盆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覆盆子   /   2014-06-12 22:21:13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6-02 22:03:31
    5
    引用 删除 情未了(天水.   /   2014-05-22 14:23:52
    说得也实在。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2 01:20:00
    引用 删除 学生   /   2014-05-21 09:43:45
    王老师的文章无论报上或网上我常拜读,觉得不错,也可以说我是他的粉丝,但这篇文我觉得吹捧的有些过了,望老师再推敲,说得不对请不要见外。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1 09:35:2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1 09:34:13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4-05-21 09:27:1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23:01:53
    引用 删除 天上玩石   /   2014-05-20 22:31:06
    人家是专指《秦窑》的宗师哦,是发现和研究第一人吗,我认为用的对着哩,你细致读人家的文吧。
    云 引用 删除 恬静   /   2014-05-20 22:25:37
    学习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22:21:25
    “天水的秦窑谁也不知晓,而窦老考察的《秦州瓷窑》填补了一项空白,只有窦老成为独一无二考察秦窑的一代宗师,这话一点也不过分吧?”
      这种评语是不是有点拔高了。虽然是“秦窑”的发现和研究者,但“宗师”二字有些高了。
        不管怎么说,王先生的文笔还是挺好的。文史知识还是有一定基础的。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22:10:1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22:01:52
    标题确实太大了,王先生你知道宗师的含义吗?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15:33:29
    5
    润木的空间 引用 删除 润木   /   2014-05-20 14:45:28
    5
    赵安生 引用 删除 赵安生   /   2014-05-20 12:41:29
    5
    引用 删除 017   /   2014-05-20 12:07:01
    王叔,写得很好,学习学习!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11:39:2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10:56:5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10:29:11
    原帖由Guest于2014-05-20 10:09:38发表
    标题有些大了吧?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0 10:09:38
    标题有些大了吧?
    华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华源   /   2014-05-20 09:58:41
    5
    郭柏林 引用 删除 郭柏林   /   2014-05-20 08:13:2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