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伏義城上空的云朵!(图)
  • 一代宗师欧阳修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埃及【哈佛啦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1)(图)
  • 白喉红臀鵯--摄于马跑泉公园(图)
  • 石门云海(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柬埔寨【小吴哥窟】...(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0)(图)
  • 翠鸟--摄于马跑泉公园(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花卉】(3)(图)
  • 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柬埔寨【小吴哥窟】...(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9)(图)
  • 浣溪沙 . 秋韵(图)
  • 白鹭展翅(图)
  • 七绝•行游东岔金龙山森林公园(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柬埔寨【小吴哥窟】...(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8)(图)
  • 金眶鸻(图)
  • 夜鹭--准备出击(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柬埔寨【小吴哥窟】...(图)
  • 2014【纪事】四月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13 18:20:18

    ——春意盎然的季节总是让人兴奋的,有花浓艳绽放,有风悄悄絮语,有人打开心扉。

    ——想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多多少少有写点东西的意思。每每看淡淡的阳光轻轻透过窗帘洒进来时,播放器里的音符似乎随光的热度跳跃起来,那旋律瞬间遍布整个房间,懒懒的身体连带着体内的那中被称之为灵感的东西也像是随之起舞。雨后的清凉在春夏之交散发着不舍,默默的阳光在楼顶缓缓落去,有一丝温热在心里袅袅升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流下泪水,眼光一直盯着那渺渺远处,有从身边走过的风轻轻告诉我该回去了……

    ——不愉快的事总是随时发生。不顺心的事总是若隐若现。不该发生的事总有阴影缠绕心头。

    ——昨夜头枕随意的梦而眠。一辆车在路上缓缓而行,车上挤满了人,窗外的景色似乎被着急和焦虑的心态一遍遍忽略掉了。车上的人总庆幸着自己没有被落下,尽管挤来挤去呼吸尚难,但总有侥幸和放松的神色照映着彼此。行李压迫着每个人的空间,你能感觉到别人难抑的气息。汗滴悬在额头就要掉下来了,干燥的嘴唇像旱天逢甘霖般久久地等侯着,哪怕是一份咸咸的印象也好。各人的衣服也随着身体焦躁起来,扩充的血管带来的热血散发着冲天豪气四散开来,整个的人面孔被愤怒和狂躁冲荡地扭曲变形。车顶的悬窗不知被谁打开,车里浓稠而明显带有仇恨色彩的岩浆被悄然吹进车内的一丝土腥味的风渐渐稀释了。本来火气冲天火星四溅的车厢里猛然意识到原来还有比小心眼或自私更重要的东西,人们的神情转瞬之间变得平和爽朗,紧紧握着的拳头一时间不知以怎样一种形式展现好。怒目相向的人这才意识到原来窗外还有更值得他们倾注精力和才情的事,彼此释然和解的表情为原本枯燥乏味的旅途添加了一味值得每一个人事后回味的风景。——我不能确定这是自己所作之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就在这样的车上。对一个不常做梦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

    ——某日中午去看望妈妈。母子二人竟然为一点小事争论起来。她显然很生气,她显然以为她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我做儿子的就必须听她的,我就应该满足她的愿望。可站在我晚辈的角度上,为了她老人家少跑路,一次能解决的问题何必要放在两次完成呢?她习惯了用十斤装的粳米,我呢怕来回买麻烦就自作主张买成了二十斤装的,结果她说怕过几天天一热会出虫,要我拿到我家去,而我呢并不愿意这样做,如此而已。我怕她再上火,我怕她再说令大家伤心的话,我拿上自己的包离开回自己家,双方冷静一下也好。两个小时后,我再去看她,可是她出去了,碰见妹妹才得以进门。楼上停了许久的水刚好来了,“粳米事件”的烦躁此时也该结束吧。我于是下楼去找她。楼后的菜市场,楼前隔马路再走半天的广场,茫茫人海之中,走路不便的她在哪里呢?楼前楼后楼左楼右找遍了,加之楼下刚好挖地下管道修路着,我就像一个惯见江湖风浪的地下工作者逡巡在街头东张西望,一遍梳理人头,两遍瞭望人脸,过来过去始终不见其踪。当我从自己估计她常去的菜市场再次返回时,才看见她在楼下和一干瘪老头聊天呢!母子两人的眼光就电石火光般无言无语地接上了头,仿佛中午的不快烟消云散,妈妈淡淡地看着我,眼神的含义是你怎么又来了,我也顾不得地上被掏得松软不平的路,赶快过去说你到哪里去了呀……我搀扶她回家,徐徐缓步之中我能感受到她老人家有出门的兴奋,一个大气的人往往就是这个样子,什么事情都能拿得起放的下。进得家门,妈妈再没有提先前之事,而我就给她和妹妹做饭,看着她俩吃完了而我也把一切都收拾停当,高高兴兴地回自己家,感觉是舒畅轻松的那种,甚至能感到勃勃兴致影响到步幅的那种。整件事有点像圣人行不言之教的样子,妈妈此举意在言外,点滴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偶尔翻自己空间“那年今日”栏,看到自己一年前所写的一句话,感慨复感慨也。“三十见年未见之初中老童鞋相聚:欢声笑语背后的是无限的感慨,往事桩桩件件并未如烟远逝,却恍若昨天般让我们穿越岁月的凿痕有缘重逢……原来笑声竟然会让一个人的心情来个天翻地覆的逆转!看着印象中本已模糊的一副副面庞重现眼前,容颜鲜活爽朗如昔,由此深感命运的可怕,是它让我们各奔东西又匆匆相逢,而我们竟然对此却无可奈何地什么事也做不了。”当日坐在茶吧里那七八个人像是要看看老同学们都过的怎么样,从那些日渐老去的脸庞上得出的结论是:青春已然过期,人生还得继续,岁月把谁也没落下。朱卫东、赵俊奇、马畅、刘天刚、张天红、张芳、姚丽萍、李彩霞……一些普普通通的名字,一些普普通通的情感,一些普普通通的面孔,大家聚在一起怀想着的却是遥远的过去。包厢里女同学在嗑瓜子,男同学在抽烟,间或你一言我一语的是过去了过去了许多年岁的人或事,单纯的时光默然穿越到那个纯粹的时代。那个时候的大家就像我现在正在教的学生,一个个小小个子,虎头虎脑,女生扎一小辫子成天价围着感兴趣的话题打转,男生则自成圈子在校园四处游荡,根本没有现在所谓学习压力山大之景象。临街看在现教育局一至三楼右面顶头第一间教室里,我和大家一起度过了自己初中年代。或许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现在是如此的样子,我拿出初中时所拍毕业照,粗粗算了一下,这里面混得好的有政府公务员,有企业小中层、有中学老师、有自己给自己发钱的小老板、甚而还有某师院音乐教授之类;混得一般的则是早先工作了的一些人,八十年代中后期能进厂子上班都不是一般人的背景,大人们那时的选择想必也不是草率轻易的,起码他们一定会想着这孩子学上不了不如先弄个工作作为人生之退路。上学还是上班的两条大路摆在每个人的面前,大人和孩子一样,都得就顾当下抑或是图将来作出自己的决断!没有外人知道一个人在面对抉择时该有的决断力,飞逝而去的时光只留下这漫漫三十年后的结果。我现在就坐在这些人中间,实在弄不懂自己当时怎么就走了现在的这条路!也看不出所谓“混”的标准连同个中有何差异。杰克·凯鲁亚克在《在路上》中说“除了衰老以外,谁都不知道谁的遭遇”。呜呼,诚哉斯言!重逢的兴奋被各自无言的沧桑点染着变淡变得虚无,梦一般无法预测的人生让心底那份只属于自己的伤感油然而生……

    ——从网上摘抄了一些句子,也许这些就是我现在的自己所想,让岁月的碎片就这样勉强拼凑起人到中年的心境吧。“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般的愿望虽出自乱世,但时间的斑驳并未使其意有任何的销蚀,此意如我愿,大概亦如所有人愿。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那些想收获自由所带来的美好的人,必须像真正的人那样,要承受支撑自由价值的艰辛。”(托马斯·潘恩《常识》 )
    “再好再坏,我常常对自己说,一切都会过去。这是最为残酷,又最为温情的真理。”(沈熹微《浮夸》)
    “人一定要经得起假话,受得住敷衍,忍得住欺骗,忘得了承诺,放得下一切,百炼成精,淡定从容。”

    “我们的烦忧,莫过于放不下曾经的美好,太执着于一个走远的人,一段枯萎的情,一件尘封的事。”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沈复《浮生六记》)

    “做一个安静的人,读书,旅行,等待爱情。给自己一段柔软的时光,不用太远,不用太贵,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将自己释放,抚慰。旅行,就应该只是单纯地出去走走。去哪里,并不重要。心宽,便是远方。”
    “我的天真只能让我悲哭,生存是人人都必须扮演的滑稽戏。”(兰波《彩画集》)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张爱玲)

    “智、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中庸》)

    “应付生活中各种问题的勇气,能说明一个人如何定义生活的意义。”(阿德勒)

    “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时间不会为我们的欢笑或泪水停留。在这样一个瞬间性组构的世界里,一切选择都失去了充足的理由,一切结果都变得十分的合理。幸福何堪?苦难何重?或许生活早已注定了无所谓幸与不幸。我们只是被各自的的宿命局限着,茫然地生活,苦乐自知。就像每一个繁花似景的地方,总会有一些伤感的蝴蝶从那里飞过。”(米兰·昆德拉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2014-4-12.优游书生写于秦州家中。


    TAG: 播放器 电脑 阳光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