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5)(图)
  • 惠州奥林匹克体育场(客家围屋)(2)(图)
  • 广东潮州千年古寨——【龙湖水乡】(2)(图)
  • 月季花开四月天【散文】(图)
  • 元龙镇多部门联合强化法制宣传(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4)(图)
  • 惠州奥林匹克体育场(客家围屋)(1)(图)
  • 广东潮州千年古寨——【龙湖水乡】(1)(图)
  • 孟夏二十五日雨后漫步(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3)(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广东潮州西湖风光(2)(图)
  • 元龙镇开展“岗位大练兵、业务大比武”互...(图)
  • 广东潮州西湖风光(1)(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孟夏二十四日傍晚公园漫步(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习主席视察广东潮州的地方——【牌坊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习主席视察广东潮州——【牌坊街】(1)(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淘金者博物馆...(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秦州孟夏吟怀[五绝](图)
  • 挣扎与折腾——简评《白鹿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19 19:13:36 / 个人分类:随笔

    最近才读完小说《白鹿原》。

    我以为,纪实小说和史书的不同在于用虚构的人物展示真实的历史,《白鹿原》就是这样一部小说。

    这个小说写得很真实。

    小说中涉及的历史事件有:光绪末北方广种鸦片、武昌首义后的军阀混战、1913年前后的白狼祸乱、1928的大旱、1929年的大饥荒、1930年左右的瘟疫;1921年左右的农运“风教雪”、1925年左右的国共合作、1928年前后国民党的清共、以及各种匪患、抗日运动、抓壮丁、解放战争甚至解放后的土改、文革。

    笔者以为,陈忠实先生在写小说之前,一定认真研读过“朱先生”总纂的《县志》。小说中的“朱先生”虽然一定是虚构的,但“朱先生”编写的《县志》内容一定是真实的,这个小说的主要骨架就是基于朱先生所编写的《县志》。小说不过是借助白嘉轩这个主人公“活化”了县志。把那些真实的历史事件通过一个乡村家族小人物的命运历程展示出来。

    小说以白嘉轩一生为主线,以他不间断的娶回七任老婆为楔子,以他密谋换地为开端,描写了他为能够体面的在白鹿原上生存的挣扎历程,客观再现了从清末民初到新中国成立半个多世纪的时段内发生在渭水秦岭间的天灾人祸和政治乱象。

    数十年的家庭遭际和白鹿原社会政治风云无一不在摧残和瓦解白嘉轩的精神理念,但是不论是黑娃的“恩将仇报”、长子白孝文的堕落以及对女儿白灵的决绝,都未能彻底让他屈服,而是更加坚定他维护他所体认的道义和秩序。最后黑娃、白孝文以分别以走上白嘉轩所期待的正道并以对传统礼教忏悔和皈依的身份拜在他主持的宗祠牌位下,标志着白嘉轩秉持的伦理的胜利。

    笔者注意到《白鹿原》出版至今近20年时间,已经作者自己修改几次,据说目前市场上流传着有几种不同版本。至于为什么要做修改,笔者未能阅读这几个版本,尚不清楚这几个版本的不同之处,也不知作者的修改出于什么考量,是进一步完善小说人物、结构、语言?还是按照预定的观念或者某种需求而适履?

    其实倘我们对百年来中国的社会经历有所了解和认识,则小说《白鹿原》显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审视历史、重新评估传统文化、重新思考一系列荒诞的历史事件、重新发掘潜藏于这些表象之下更为深层的意义的平台。

    作者在小说的扉页写着巴尔扎克的名言: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号称史学大国的中国有洋洋二十四部正史(《清史稿》为正式列入),却没有一部史书的叙述能让我们能看到底层的老百姓是如何安排每天的衣食住行,如何迎来日出送走日落的。我们看不到立体的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显然作者是通过《白鹿原》发生的故事来揭示那些存在过的但不为正史所关注的下层百姓的生活真实。从这个意义讲,小说《白鹿原》就是一部史书。一部充满生命张力的史书,它比语焉不详的正史更真切、更鲜活、更生动,因此相对于正史就成了秘史。

    那么作为秘史的《白鹿原》到底表现了什么,或者我们能梳理出什么东西呢?

    挣扎是白鹿原社会各个主要人物一生的写照:

    白嘉轩为体面生存并维持他说体认的普世价值和道德信仰而挣扎;

    朱先生以自清、自慎、自保的态度在乱世中以保护传统文化而挣扎;

    田小蛾为追求一个简单的人妻生活,抗争到到死,化为厉鬼仍然不断挣扎;

    黑娃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挣扎,时而搞农运,时而为土匪,最终皈依圣教,为革命尽力,却被白孝文以反革命罪处决。白孝文本来很淳朴忠厚,但成为鹿子麟为和白嘉轩暗中角力的牺牲者,被田小蛾勾引而堕落,被白嘉轩逐出家门,在受尽饥饿和屈辱后如脱胎换骨,一变而成为一个工于心计、投机钻营的投机者,先是投考靠国民党反动派危害革命,后来窃取黑娃起义而一转成为革命者,并且毫不留情处决了知道真相的黑娃。白孝文成为红色政权的首任县长,尽管如此,白孝文却实现了白嘉轩的理想,实现了他苦心经营(包括卖地迁坟)一味光宗耀祖的毕生追求。白嘉轩似乎成了白鹿原的唯一胜利者。

    鹿兆鹏、白灵为自己终生的信仰而挣扎于敌人布置和同志安排的白色恐怖之中。这一对为自己理想坚贞不屈的战士奋斗一生,结果是被自己人活埋和处决,和白孝文形成强烈的反差。最终,反革命成了革命,革命成了反革命。这样的结局给人以强烈的悲剧感,在平静中产生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在小民百姓为自己基本的生存进行卓绝的挣扎地时候,一些野心家、投机家以及各类人物为达到自己某种私欲和权欲不断折腾。于是本来在前清时代平平静静的生活被这些折腾所摧毁,并且这种折腾加载在各种天灾之间,其破坏作用就更加加大,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透过小说,我们看到的是小民百姓为生存艰苦卓绝地挣扎和无聊政客(及其有意无意的帮凶)为权益(或理念)不尽地折腾。

    如果我们就此跳出小说,而放目真实的历史和当下,就会发现这种折腾甚至至今还在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这样,小说的价值就凸显出来了:面对这样一个历史真实,我们是否该反思百年来风云事件的动因和走向,甚至可以提出,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老百姓到底需要什么?或者说,到什么时候普通民众能够不为生存而挣扎,非普通民众不为自己的一厢情愿的理想而折腾呢?

    2012.12.10

     



    TAG: 陈忠实 国民党 武昌首义 小说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