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2)(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3)(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散文选刊》2020年02期发散文《风从易安...(图)
  • 赵小玲:绽放在社区“疫”线的铿锵玫瑰(图)
  • 关于减免出租车承包费促进行业复产的倡议书(图)
  • 赵广田一行深入天水慰问调研(图)
  • 元龙,又是一年桃花红(图)
  • 麦积区甘泉镇甘泉村福乐园农家乐开业啦(图)
  • 人面桃花相映红(图)
  • 又赏新阳杏花时(三)(图)
  • G20峰会
  • 停水通知
  • 绝句·自题
  • 湖北神农架国际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1)(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2)(图)
  • 春花朵朵扮秦州(图)
  • 征联浅评(图)
  • 又赏新阳杏花时(二)(图)
  • 在元龙,又是一年桃花红(图)
  • 麦积区:“仙客来”销售搭上复工复产快车(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1)(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天水在线走进神农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8-02 15:57:33 / 个人分类:走进烟雨阁

    神农山 走近你好难
       
        神农山,走近你好难。经过了昨天近距离接触你,今天,我深深的发出一声感慨,神农山,走近你真的好难。
        一路上,我们天水在线的30多位博友们,在资深博主王钰老师的讲解下,沿着杜甫那一夜之缘,蔓延着几多凄凉的窑洞,顺着杜甫投奔侄子杜佐居住
    的寒酸遗址,感叹那如今人去屋空,丛树繁生,杂草遍地,似乎还有远古飘来的那种带着墨香的凄楚。而随风轻摇的树枝,犹如杜甫挥毫,写于王钰老师稿纸的诗文,笔迹流淌着诗人无奈的往事和窘迫的现实,仿佛一幅活灵活现的画卷在西枝村的上空铺开,延伸到东柯杜甫草堂,勾起后来者对诗人无尽的怜惜,杜甫曾在天水写下这样的一首诗文,他写道:

        边秋阳易夕,不复辩晨光。
      檐雨乱淋幔,山云低度墙。
      鸬鹚窥浅井,蚯蚓上深堂。
      车马何萧索,门前百草长。
      
        由此可见作为一代大“诗圣”的杜甫,当时的处境和心情,怎不叫人惋惜和同情。
        跟着学术界的朋友,走的就是探索古文明之路,离开了杜甫的伤感,走进了街子的古镇,一翻古镇新城进入视线,民风民俗就是雕刻在屋檐下的花
    瓣,说明着过去的辉煌,演绎着现在的精彩,历史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从古到今。但今天主要的一站是“天水在线走进神农山”。
        中午的太阳,分外的耀眼,照在我们前进的路上。暂起放下杜甫三个多月的秦州之行,把街子古镇的历史留在镜头。来到了神农山的脚下,抬头望
    去,这座山确有与众不同,远观成三角状态,披一身绿装,就在山的最顶峰,可以看见神农庙的屋顶,与天相接,一阵欣喜,沿石沙狭窄之道而上,三三两两的博友一路走,一路拍着沿途的风景,青青的山上有果树,有庄稼,也有村庄,还时不时有野百合花和不知名的红红小圆果挂上枝条,左看右看都是新鲜。走石沙路,走羊肠小道,都是一番风景。风景随美,但博友另一片蓝天背上,用汗水绘制的图画同样很美,脸上的笑容更美,爬山对我们这些坐办公室的人来说,真不是强项,但我们有一股劲,有一种天生的毅力,就是不到“神农山非好汉”,不征服这座山也不是我们博友们的性格,走一步都要留一个脚印,走两步、三步就要留下一串脚印,告诉神农山我们为“投奔”你而来。
        当我们的脸个个成为红苹果时,已经站在了神农的面前,告诉神农我们来了。走进了神农庙,顾不上喘口气,放眼望去,真可谓“一览众山小”,连绵不断的
    山峰,或苍翠,或青绿,在阳光的普照下沟壑纵横,层峦叠嶂,云雾缭绕。环望四周,有睡佛安然平躺,面目清晰,大大小小的山峰中就有石门、仙人崖等天水的旅游景点。俯望山下,著名的天宝高速蜿蜒而过,龙饮水的舌头直入轩辕谷,轩辕峡的溪流像一条银链款款发着水银般的光华,半山的村庄在绿树的覆盖下若隐若现,一切自然地生灵,安安静静,悠然自得,远离了城市的繁华,远离了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回归自然,回顾远古,是一件可望可及,也是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神农的故事,随着部落的迁移、繁衍,在祖国大地上开花结果,历史,特别是远古的历史,没有谁把谁说服,只有自己认为的那种说法就是自己的,各种推理论断,只是地方文化的一种崇拜。但有这样的说法,就是神农在天水的神农山发明创造出用于农耕的犁,尝百草而有了用于治病救人的草药。
        天水街子镇神农山周围以神农命名的山川河流名称众多,神农沟、神农谷、神农峡、神农饮马坡、神农马蹄石,这些山川河谷地名也从一个侧面映
    证着神农氏留下的印迹。
        而神农山的景观就有三大特点:一是一峰独绝。海拔1800多米的神农山位于小陇山林区,远看如一口倒挂的大钟,突兀而立,高耸入云,气势磅礴,
    与周围绵延起伏的群山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二是一洞独幽。神农山奇就奇在有一个从山顶垂直通往山下的风洞。入口在山脚下的石莲谷内,出口在神农山顶上,冬天,敞开的洞口往上直透冷风,夏天风往内吸。这个洞最早叫凌霄洞,也有叫猿人洞或神农洞的。这是2004年永庆村村民在修建神农庙时意外发现的。关于神农洞也有许多说法,一说是原始人在此居住过,另一说是神农修道悟道的地方。神农山属待开发区,由于没有文物考古学家专门探寻过这个洞,至今是一个谜,但据推测,应该是上万年地质地貌经过风化水蚀形成的洞;三是一谷独秀,石莲谷也叫轩辕谷,位于神农山西南面山脚下,从仙人崖后川峡谷入口直通古镇街子。长达十余里,激流入谷,漱石成景,状如一朵朵盛开的石莲花,周围山形亦如巨型莲花,才有石莲谷之称。陇上一代文宗,晚号为古莲谷人的冯国瑞先生,当年有感于石莲谷自然景观的优美,更认为石莲谷具有很高的保护和开发价值而在谷口巨石上亲刻“石莲谷”三个字。
        说完神农山的地形地貌,再说说关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传说中的上古帝王神农氏。因以火得王,所以称为炎帝。神农在传说是农耕和医药的发
    明者,从神农开始,中国进入了农耕社会。而神农山的地貌,恰是神农坛,相传是炎帝神农遍尝百草、登坛祭天的圣地。
      那么再看看神农氏是怎么尝尽百草的,在太古时候,人们没啥吃,靠捋草籽、采野果、猎鸟兽维持生存。有时吃不对就中了毒,重时就被毒死。
    人们得了病,不知道对症下药,只有是硬扛,扛过去就好了,扛不过去就只有死。神农帝为这事很犯愁,决心尝百草,定药性,为大家消灾祛病。
      有一回,神农的女儿花蕊公主病了。不吃不喝,浑身难受,腹胀如鼓,咋调治也不见病情减轻,神农很犯愁了,想了想,抓了一些草根、树皮、野果、
    石头面面,数了数,共有十二味,招呼花蕊公主吃下,自己因地里活忙,就下地干活去了。
      花蕊公主吃了那药,肚子疼得象刀绞。没大一会儿功夫,就生下了一只小鸟,这可把人吓坏了。都说是个妖怪赶紧把它弄出去。谁知这小鸟通人性,见
    家人对它不友好,就飞到地里找神农去了。
      神农正在树下打瞌睡,忽然听见:“叽叽,外公!叽叽,外公!”神农抬头一看,是一只小鸟。也嫌它吵人吵得心烦,就一抡胳膊,把它撵飞了
    。没多大一会儿,这小鸟又飞回到树上.又叫:“叽叽,外公!叽叽,外公!”神农氏觉得奇怪,拾起一块土疙瘩,朝树上一扔,把它吓飞了。又过了一会儿,小鸟又回到树上,又叫:“外公,叽叽!外公,叽叽!”神农思索了一下,听懂了小鸟的意思,就把左胳膊一抬,说:“你要是我的外孙,就落到我的胳膊上!”那小鸟真的扑楞楞飞了下来,落在神农的左胳膊上。神农细看这小鸟,浑身翠绿,透明,连肚里的肠肚物什么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神农一出嘴,这小鸟接过唾沫星子咽了。嘿,这唾沫是咋咽到肚里的,神农看的清清楚楚,神农高兴极了。
      神农托着这只玲珑剔透的小鸟回到家,家里人一看,吓得连连回退,说:“快放了,妖怪,快放了……”神农乐哈哈地说:“这不是妖怪,是宝
    贝!就叫它花蕊鸟吧”。
      神农又把花蕊公主吃过的十二味药分开在锅里熬,熬一味,喂小鸟一味,一边喂,一边看,看这药到小鸟肚里往哪走,有啥变化。自个儿再亲口
    尝一尝,体会这味药在自己肚里是啥滋味。十二味药喂完了,尝妥了,一共走了手足三阴三阳十二经脉。
      神农托着这只鸟上大山,钻树林,采摘各种草根、树皮、种子、果实;捕捉各种飞禽走兽、鱼鳖虾虫;挖掘各种石头矿物,一样一样的喂小鸟,
    一样一样的亲口尝。观察体会它们在身子里各走哪一经脉,各是何性,各治何病。可哪一味都只在十二经脉里打转转。天长日久,神农就制定了人体的十二经脉和《本草经》。
      神农想想,还不放心,就手托这只鸟继续验证,他到了太行山,转游了九九八十一天,来到小北顶(神农坛),捉了一种虫子喂小鸟,没想到这种虫毒性太
    大,一下把小鸟的肠打断了,小鸟死了。神农真后悔,非常悲痛,大哭了一场。哭过后,就选了上好木料,照样刻了一只鸟,走哪带哪。后来,神农在小北顶两边的百草洼,误尝了断肠草,死了。到现在,在百草洼西北的山顶上,还有一块像弯腰搂肚子一样的石头,都说是神农变的。
      为了纪念神农创中医,制本草,人们把小北顶改名为神农坛,并在神农坛上修建神农庙。庙里塑了神农像,左手托着花蕊鸟,右手拿着药正往嘴
    里送。
        看了与神农相关的有些资料,发现神农文化的神秘,神农传说的复杂,走进神农山,走不近神农文化,只是给大家讲一个神农尝百草的传说,权
    当故事听听。神农山神秘的面纱,何时能揭开,这也是一个谜。这不,就一会儿功夫,不远处阴云密布,一起去的当地人说,这是暴雨快来了,果然,一阵风过后,哗啦哗啦的雨直扑而来,房檐瓦片上的雨水成了一帘解不开的梦境。
        雨后的山路到处是泥,我们落伍的六、七位博友,手持棍子,就当做拐杖,提着两脚泥泞,左拐右拐,在山路上描绘着梵高风格的抽象画,一个个狼狈不
    堪,不过倒挺有意思。神农山,走近你好难,走近你的文化更难。既然走不进你的远古文化,就领略你给后人留下的文化遗产和欣赏你独到的风景吧。
     

    TAG: 神农 天水 在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