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牧云天水石门题照 [七律(新韵)](图)
  • 荷兰菊花摄影(5)(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4)(图)
  • 埃及【开罗大学】(图)
  • 辛丑秋末抗疫[诗作一首](图)
  • 天水抗疫速描(图)
  • 时光 原创
  • 兰州饭店天水和谐园秋色斑斓,五彩缤纷(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菊花摄影(4)(图)
  • 桃花沟森林公园(图)
  • 菊花摄影(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2)(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2)(图)
  • 菊花摄影(2)(图)
  • 天水风光独好(手机摄影)(图)
  • 公园赏菊(图)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摄影作品选)(图)
  • 菊花摄影(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1)(图)
  • 惠州陈炯明墓(2)(全部完)(图)
  • 蕙的人生 文/岁月静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8-31 23:07:41 / 个人分类:原创

     

    蕙的人生

    文/岁月静好

           前几天锻炼完,在回家的路上,意外遇到了儿时的好伙伴蕙。我们拉着对方的手,在路边的树下说了好一阵话。蕙所经历的那些曲折而又坚韧的往事,清晰地回到眼前。

        蕙比我大两岁,我们住在同一条巷道里,从我家到她家只需五六分钟。她家有五间坐北朝南的锁子庭上房,还有大两间坐西朝东的厨房。她的爷爷和父亲在三年自然灾害时相继去世,留下她婆婆,姑姑,她娘和她们姐弟一群女人娃娃,艰难渡日。她们娘儿五人住在上房,婆婆和姑姑两人住在厨房被隔开的小房子里。家里一大群女人,只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小兄弟,不离她娘左右。有时婆婆也会照看着他,全家六个女人都视他为宝贝,生怕唯一的接班人会有啥闪失。

           因为男人少,女人多,房院大,她们家就成了我们这些小淘气的乐园。我经常就到她们的东耳房里,看书学习,做针线活,晚上,我和蕙就在大炕上,吵闹玩耍,太晚了就住在她家。

         那时,生活艰难,晚上照亮的是煤油灯。买煤油要用油票。但每当我们晚上进了蕙家东耳房的门,灯亮亮的,洋火放在添满灯油的灯旁;炕热热的,我,周周,蕙,以及蕙的二妹,便说着永远都说不完的话,沉沉地睡去。去她们家如回自己家,啥时候去,大门都给我们开着。

           不知不觉中我们都长成了大姑娘。一九六二年蕙嫁给一个军人,结婚了。一九六四年我参加了工作,周周也找了个对象走了,只有蕙的二妹还在家帮着娘干活挣工分。

        蕙刚结婚时,兵哥哥丈夫对她很好。那时丈夫在青海当兵,便带着新婚的她去了青海营地,三个月后便怀上了她的大女儿。女儿生下后为了纪念那段甜蜜美好的爱情,便给女儿起名“青留”。

          蕙从青海回家后不久,丈夫得了"阑尾炎”,做了切除手术。可术后肚子还是痛,又做了一次手术。但肚子还是疼,最后送到北京,经过六个多月的治疗,病是治好了,但不能继续留在部队里服役,只好复原回家。

           十七岁就去当兵的丈夫,回来时部队上恳请当地政府尽量想办法给他安排个工作,但由于各种原因,没办成。最后公社只说让大队给安排个轻松一点的活儿。生产队最轻松最自由的活就是放羊了,蕙的丈夫就接过队里的几十只羊,当起了羊倌。军人出身的他起早贪黑,把羊放牧的个个膘肥体壮,还增加了十几只小羊羔。被队里评为劳动模范。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一家人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之时,大祸却降临了。一天,放羊的丈夫为了撵羊,失足掉进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山水坑里,附近山偏地远,直到中午下工回家的人发现时,他浑身是血,早都没气了。

           队里的人没有惊动蕙,惋惜着殡葬了蕙的丈夫,队里的好社员“好羊倌”。

           顶梁柱丈夫走了,丢下她们娘儿五人,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蕙每日以泪洗面,恨不得自己立马跟着丈夫去。但再看看自己的三儿一女,女儿最大也就十多岁,最小的儿子只有一岁多,失去爹就够可怜的了,难道还要儿女连娘都没有吗?她思前想后决定鼓起勇气,为她可爱可怜的丈夫抓养她们爱情的结晶一一四个孩子们。

        生活很现实,五口之家的他们,要吃要喝,要劳动挣工分,孩子们要上学,油盐醋,书钱学费,吃穿使用样样都要钱,但,钱从哪里来呀?孩子小,她体弱,没来钱的门道呀!每当她喂鸡喂猪清扫院子时,不由得泪水涟涟。丈夫在世时,这些小活他随便就干了,担水,给孩子们洗衣服,磨面,哄孩子们玩,队里分粮,柴,洋芋,菜都不用她操心,他会把所有的事办的妥妥贴贴。可现在,只能由她来完成了。

        有次她看着不听话的儿女,心疼得不行,决定去丈夫的坟地和他说说心里话。看着坟头的野草,随风飘动,没说一句话她就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问,“你躺着舒服,可知我受的啥罪,你走时为啥不引上我,让我一个人受可怜,丟下七大八碎的儿女,一走了之,让谁给你养活,你咋这么狠心啊!”。她哭着说着,慢慢觉得心里不憋屈了。以后,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她都会来坟上和他说说心里话,让故去的丈夫知道她的艰难困苦,抓养她们两人儿女的不易。来坟上一回,她便能安静些时日。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丈夫烧了三年纸。三十一岁的她仍然吃力地操持着这个没有顶梁柱的家。她常说,“要是没有生产队的帮助,我和孩子们很难活着,感谢党,感谢生产队的父老乡亲给了我们一家五口人无微不至的爱护和帮助,让我心存感恩的拉扯着孩子们,等他们长大后就去报效祖国,报效人民”。

    队里上了年级的人都说:“三十一岁的她,实在是太年轻,且有四个孩子,为了孩子为了她,还是给再找个对像吧”。哪里会有那么合适的对象呀!一进门就带去五张口,想娶媳妇的人也养活不起呀。

           庄里的老成人都在关心着这件事。机会来了。有位82岁的老奶奶说她看病时认识一个中医大夫,50多岁了还是单身,医术精,对人和气,不嫌弃乡下人,撮合她俩先见见面,看有无缘分成为一家人。

           在大家的游说鼓动下,蕙决定先见见那个中医桂大夫。

        第一次见面是在她窄小寒冷没有院墙没有大门的家里。虽然一贫如洗的家里没有啥摆设家具,但却拾掇的很干净,几个装衣服的纸箱子摆放的整整齐齐,地下,院子虽是黄土的,但扫的很干净,一进院到屋里,给人清爽的感觉。

        桂大夫看着一个比一个大一点的四个孩子,再看看无助瘦弱单薄的孩子娘,好心善良的他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当时就表态说:“只要孩子娘不嫌我,我愿意帮她抓养孩子!”蕙听了桂大夫的话,心里感动,但生活磨练了她,她含着泪说:″我再想想,想好后给你给话。”

           桂大夫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他的心里已经有了这一大家子人。

        蕙觉得再嫁是件大事,应该征求一下娘家长辈们的意见。娘家人都说只要能帮她拉扯孩子,对她和孩子们好就行。娘说,虽然年龄大一点,但只要他能帮助你养活孩子十年,十年后孩子也都长大了。你带着五张口,这年景谁敢要呀!人家不嫌弃你就好,我们还敢挑人家么?给人家把话给了,就说能行。你也再上心上心。听完娘家大人的话,她的心里如十五个下井打水,七上八下的,烦乱极了。

        她决定到丈夫的坟上给丈夫再说说。她边哭边说着她抓养娃的吃力难过,并希望丈夫泉下有知,护佑儿女长大成人,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过幸福快乐的日子。从坟里回来后她睡了一下午,思绪烦乱地想着到底该不该再嫁。

           她看着一贫如洗的家,看着嗷嗷待哺的娃,她没有退路,决定迈出千难万险的这一步,她和四个孩子的命就交给“老天爷”了。

        当桂大夫得知女方愿意时,他便抓紧领了结婚证,并规划着如何让她们一家在农村生活的好一点,他拿出多半生的积蓄,盖了五间上房,打了围墙,盖了大门,一间小厨房,让五口人有宽畅舒适的住处,有做饭炒菜的地方。后又盖了猪圈,鸡窝,厕所,一个普通平凡的农家小院诞生了。小院里时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那时工作很紧张,桂大夫每星期六的下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都大包小包的装着给孩子们的吃的用的。有时是花卷,有时是馒头,有时是玉米面馍,有时是黑面馒头,有时是一碗大米。

        善良心好的桂大夫为了让孩子们能吃饱肚子,动用了他多半辈子的人脉关系,买粉条碎渣,买硬柴,买杂粮面,买麸皮,只要是能吃能用的他都要。只是为了能养活可怜的几个孩子。经过几个月的观察,蕙彻底放心了,和桂大夫同心协力抓养孩子。

        院领导为了方便桂大夫的工作,分配两间小平房让他们住,桂大夫很高兴的把她们娘儿五人接来城里。为了生活,蕙到医院打临时工,挣一点小钱。可每当她回到家,看到几个孩子蹴在门旮旯,她心痛的哭了。桂大夫心疼孩子,不让她干了,让她在家里打理家务,关顾孩子。这让她常常想起古语:“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两句话。她每天忙里忙外,忙出忙进,忙着六个人的吃穿使用,生活家务。但她忙的很开心,十二点做好中午饭,六点做好晚饭,早八点老桂上班时有蒸好的馍,把老桂的衣服洗的干干净净,皮鞋擦的锃亮。多半生上大灶无人关照生活的桂大夫,很知足很满意:有个家可真好!

        桂大夫有说不出口不敢说的心病,那就是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虽然在接孩子们回城时孩子娘为了报答他的大恩大德把四个娃都改姓了桂。但他还是想有一个他和媳妇生的娃。老天不亏待好人,他们结婚不到两年,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当桂大夫有了自己亲生的儿子后,对女人带来的娃越关心,越爱护了。就是有时他不顺心,只打骂他们两人生的,不打骂带来的儿女。他们一家人和和气气,不吵不闹,亲密无间。邻居们常说:“桂大夫好福气,有儿有女赛神仙”。

       在艰难漫长的岁月里,桂大夫为儿女妻子一家人付出了他全部的爱。他千方百计为前面的四个孩子解决了城市户口,并供他们上学。在他无私的爱河里五个孩子都慢慢的长大成人,大儿子在兰州工作时娶了同事做媳妇,二三儿子都在本城有工作有媳妇,四儿子继承了桂大夫的手艺,当大夫。悬壶济世,由於服务态度好,医术高,深受大家的好评。并娶了一个天水市卫校毕业的好媳妇,生有一女。

        桂大夫完成了四个儿子的婚姻后,他想给老伴买一套楼房。让从进他的门没有享一点福的老伴从破旧不堪的土房子里搬出来。他终于在八十六岁时买了一套九十平米的楼房,装修好后他和老伴搬了进去。善良人桂大夫无牵无挂了,他除每日到小儿子的药房去看看外,就在家陪着老伴,看看药书,练习毛笔字,辛劳一生的他过上了悠闲自在的生活。

      

        九十二岁时,劳苦功高的桂大夫去世了。去世时,他的儿女媳妇孙子十多人跪了一地,都哭得泪人似的,和他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的蕙哭的死去活来一一受苦受难的场面如电影似的从蕙眼前滑过,没有桂大夫的付出,就没有她现在的这一家人啊!每逢年节她都会泪水涟涟的给老伴包好纸,亲自襆好后,再送到坟上烧了,

           以表示对他的思念。她常对孩子们说:″永远都不能忘了你们的父亲,恩人桂大夫,是他用毕生的心血养育了你们,没有他,就没有你们!”

        人生如歌,跌宕起伏。善良真诚的蕙,虽然命运多舛,但所幸她遇到的人都和她一样真诚善良。正是因为心存善念,真心相待,蕙和桂大夫相扶着走过人生的困境,拥有了儿孙满堂,家庭和睦,含饴弄孙的幸福。

           人来一世,吃了该吃的苦,享了该享的福,想想,蕙这一辈子,值了。

           作者简介:雷华静,网名岁月静好, 女,74岁。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石佛镇东石村人。在农村工作十五年,驻过队,教过书。城市工作二十一年,当过会计,做过办事员。爱好文学,喜欢读书,梦想成为反映妇女生活天地的人。虽然离梦想很远,但一直在追梦的路上努力前行。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