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6)(图)
  •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我和我的舞团 文/岁月静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7-16 15:26:33 / 个人分类:转载

    我和我的舞团
    文/岁月静好

           我参加的这个舞团组建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虽然还不满一年,但为我的老年生活增添了很多新的乐趣。

           最初,靓丽动人的女青年小蒲,自带音响,自己跳舞。她的舞姿优美,看的人心痒痒的,不由得想跟着跳。她看出了大伙的心思,便热情鼓励,于是,我们一群老人鼓足勇气,正式加入,舞团有了雏形。

           我们的舞团是个老、中、青三结合的团队,老年、中年人占多数,青年占少数。但编外还有不少自学者,站在队伍后边,一边学,一边跳。音乐响起,原本冷清的角落就热闹起来。

           舞团的人员来自于各行各业的退休人员。有给儿女看碎娃,接送孙子上学的;也有给儿女做饭看门的;有围着锅台转了一辈子的城市家庭妇女,也有在生产队劳动了一辈子的农民。每个人都有自己平凡而独特的人生。

           万事开头难。由于大家以前都没有跳过舞,刚学跳舞时,感觉很吃力。年轻人学的快一点,但老年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顾了手,忘了脚,脚踏上了点,又忘了手的动作。好在大家都是初学者,都不会,所以谁也不嫌弃谁。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坚持学习。二十多天以后,好几个队员觉得自己学不会,怕别人笑话,怕流汗不跳了。大浪浪沙后,我们的队员只剩十一二个人了。

           经过了考验的队员们可真都是好样的!在小蒲老师不厌其烦的教导下,大家慢慢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舞曲了。虽然老年人忘心大,明明学会的动作,睡一晚上又忘了,但舞友们并不气馁,请教老师,笑问舞友,互教互学,边跳边记,每天把学过的舞跳一遍后,再学新的。学员们渐渐入门了,比刚开始学舞容易的多了。当欢快的音乐响起,大家踩着鼓点开心起舞时,心里就乐开了花。能踩上节奏,老师学员都信心满满,大家还建了微信“快乐姐妹群”,闲暇时在群里交流信息,逗乐聊天,日子因此多了几分开心。

            四月初的一天,群里有小蒲老师发的短信,说因有事,不能来跳舞。这可咋办?一则没音响,就是有音响也没有人教新舞呀!舞友们如盼情人似的盼着小老师的归来。就在大家快绝望时,持重老诚,朴实无华,话少肯干的小刘拿来了一个很小的播放器。音乐声虽然很小,但听着它的乐曲,大家可以练习以前学过的舞蹈。小刘不好意思的说:“张川老家有一个大的,等我清明回家时带来暂用着,等老师来了再安排。”听着舞友真挚的话,我不由对她刮目相看:原来不声不响不张杨的小刘,是个能想着大家所想,急着大家所急的,靠的住的人。

           小刘不负众望,果然带来了大音响。大音响的音质很好,乐音清脆响亮。但它很重,每次都要由小刘的丈夫来去带在摩托车上。还要带上因“新冠"没有上幼儿园的小孙子。

            小刘家离体育场比较远。她在家带着两个孙子,一个上幼儿园,一个上小学。今年因疫情,两个孙子都在家里上学。早上起来,她既要关照老伴和孩子们的吃喝,又要照看孩子们的穿衣洗漱,还记挂着我们跳舞要用音响。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她提着沉重的音响一路小跑,急忙赶来舞团。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让人很是于心不忍,想替她分担劳苦,但又无处下手。舞友们只能在她来去时帮着提提音响,以表心意。

           四月下旬的一天,一个舞友告诉大家:“小蒲老师上班去了。孩子要考高中,她很忙,可能顾不上舞团了。”没有了指望,没有了依靠,怎么办?是坚持还是散伙?大家商量后,一致认为,应该把我们好不容易组建起来的舞团坚持办下去。但是,怎么办?由谁办?马上成了眼前急待解决的大问题。

           最后,大家推选团里除有一定的舞蹈基础的小刘,和学习较快的小何,小路三人,在队伍最前面,为大家领舞,并负责给大家教新舞。

           正当舞团开始步入正轨时,小刘的大音响坏了。舞者没有音响,就像黑夜没有明灯。正在大家一愁没展时,小毛说:“我家有一个孩子们在家玩的小音响,先拿来暂时用着。”这一用就是几十天。她的音响虽小,但却起到了大作用——我们的舞团再次渡过难关,继续发展。她每日拿着自己的小音响,在家里充满电,供团员们用。当大家过意不去要给她一点电费钱时,她坚决不要。最后,大家商量后决定:以后不收小毛每月三元的团费,只管来跳舞就行了。——做了好事,应有好报。这样,才有更多的人去做好事。

            我们的舞团虽小,但开朗热情的美娘们人人都有惊人的好故事。舞艺出众,认真负责的小刘,为给大家教一个新舞,要在百忙中抽空练上至少十几遍,才能给大家教。还要指点那些初学者的动作。她并不怕麻烦,对舞友说话慢声细气,和颜悦色,犹如一个责任心很强,很有担当的大姐姐。

            小路对人热心,快人快语,憨厚实诚。我第一次见她时,看着她匀称多姿,得体大方的举止言行,猜想她顶多也就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后来才知她竟然快六十岁了!她是家里的顶梁柱,操持着一家五口人的吃穿使用,生活用度。下岗后的她,并没有怨天忧人,带着两个还要人照看的孩子做起了服装生意。天晴天雨,风吹日晒,进货卖货都由她承担。由于经营得当,服务态度好,价格合理,生意做的风生水起,红红火火。艰苦的生活锻炼了她的耐力和定力,使她变成了致富路上的女强人。天生丽质的她,岁月好像并没有给她留下痕迹,她依然充满朝气。办事雷厉风行,走路虎虎生风,犹如一位永不言败的"女汉子”。当我忽然知道她要和孩子一块去柳州时,竟有恋恋不舍之意。眼前立马浮出了唐朝诗人韦应物的两句诗:“今朝此为别,何处还相遇”。后来因“疫情”,她便一直留下来,继续与我们快乐为“舞”。

           多才多艺的小何,能把歌K的人气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七,把秦腔k的字正腔圆有板有眼,如科班出身。虽然人到中年,但她很能接受新生事物,上快手,她是发视频的行家理手。居家户,她是手艺精美的美食大厨。她擀出的面条又细又长,做的手擀粉白光晶亮,如真小鱼漂游的白玉米面锅鲰,浇上木耳,黄花,洋柿子,鸡蛋,胡罗卜,香菜等色味俱佳的汁汤,用八个菜,黄澄澄,香喷喷的玉米面馓饭。样样都是舌尖上的美食。当她把这些寻常人家的美味佳肴上传后,四溢的香气穿屏而来,令人胃口大开。做她的家人可是真幸福:能欣赏歌舞,还能吃到美食,还能看到秀作,实在是享受生活!

          整洁大方,爱说爱笑,爱跳爱唱的钱小妹,有谁会想到年轻时的她,因丈夫上班不在家,她独自带着两个孩子还做务着六亩农田。生活的重压没有消散她的热情,反而让她更懂得用灿烂的笑容和愉快的歌声温暖自己的人生。

           如出水芙蓉般端妆秀丽,内向文静的毛小妹,她一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伺候着老公公,操持着一家老小的家务,辛苦努力的做务着四亩多地。“女子本弱,为母则钢。”文弱的毛小妹,硬是用自己的柔肩,挑起了一家的重担!

           进入古稀之年的曹,何,二大妹,她们俩自己一身的病,还要关照有病的老伴。抽空照看孙子,拖着病体操持家务。但她们没有抱怨,走在既定的人生路上,刚强,坚韧,乐天知命,一如村口静默的老槐,历经风雨,但依然浓阴如盖,庇护着一家老小,天天向前;看起来弱不经风,身单影薄,已经七十三岁的康大妹,她把自己的大好年花奉献给了贫穷落后,连喝一口水都很困难的山区老家。种地,担粪,收割,打碾,在累死累活还填不饱肚子的穷家,她艰难的抓养着三个孩子。供他们吃喝穿戴,供他们上学读书。功夫不负有心人,儿女们现在都在城里工作,对娘都很孝顺。特别是儿子,带着娘转遍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几年前还带着娘去美国旅游。为了让娘生活的舒心,儿子在城里买了有电梯的楼房让娘住,抽空回家陪伴娘。给娘带来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让娘生活不受困苦,自由自在,自然生活。时时牵挂着娘的孝子儿没有忘了从前受过罪受过苦的娘。享受着天伦之乐的康大妹终于苦尽甘来。

          今年六十五岁的李小妹,从进婆家门,就侍奉着九口人的衣食住行,打理着四亩多川水地里的庄稼。上有四位要时时照顾的老人,下有三个不能离人的孩子,辛劳成度有多大,只有自己知道。但她日复一日的操持着这个大家口,坚持把四位老人侍奉到去世,三个孩子养育到工作。现在,能稍微松口气的她,才能有时间出来跳跳舞,活动活动筋骨。

           坚强自立的女人们,个个都很优秀,是家里的顶梁柱,掌柜的。用自已柔软单薄的双肩,心甘情愿的当牛做马,尽力撑起一片天,让一家人过的安然自在。这就是我们舞团伟大而平凡的妈妈们。

            辛劳的妈妈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跳舞唱歌,有各种各样的活计等着她们去干,只有早上挤出来的一点时间活动活动。可我们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那就是场地问题。

           体育场三处共有七个舞团。我们在蓝球场西北角处。随着季节的变化,夏天早上太阳一出来就照在哪里,早八点半前还能跳舞,如过九点,大太阳会把人晒晕。舞友们只能挤在低矮路墙下的一点阴凉里,象征性的伸手抬脚,有时真怕把谁的头碰在石墙上。对面球场每天早上都会有十人以上五六个篮球投掷,时时都有蓝球飞奔猛砸过来,打在人的头,肩,腿,脚上,让人提心吊胆,防不胜防。每遇刮风,全场的烂塑料袋,废纸,塑料水瓶,瓜子皮,烟头等圾垃都会集结于此,有的男人还会偷偷在那旮旯处撒尿,让人没处下脚。

            女人们都很爱干净,每天来的早的团员会借把扫帚把地扫干净。路小妹和郭大妹拿来抹布放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早来的人会把小桌圆椅抹干净,后来的人就可以坐干净的椅子,衣服东西放在干净的桌子上。为了打扫卫生方便,七十三岁的郭大妹,七十岁的赵大妹二人竟然从三里多外的远路上带来一把扫帚供我们使用。试想,要不是为了扫场地方便,年过古稀的她俩能这样做么?我猜想,她们绝对不会给自己家里干这事,因为有家人或孩子们干。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她们爱团如家的精神是可贵的,值得学习的。

           活动了几个月的舞团,是在2020年的5·1国际劳动节,才有了名子:“姐妹快乐舞团”。那天,大家还推举出一名团长,二名付团长,负责日常事宜。并提出:“强身健体,重在参与,不攀不比,老少皆益”的舞团宗旨。大家约定:团员进出团自由,应互相帮助,团结友爱,人人平等,尊老爱友,相互体贴,相互包容,不得在背后诋毁团友,和谐相处。

           随着大家的相互学习和了解,舞团成了姐妹们在外面的一个新家。休息时交流厨艺,教育孩子,管理家庭,作务庄稼,活人作事等生活中的经验教训,想说啥,就说啥。心情舒畅的女人们这一时刻才做回最真实的自已。
    在我们的舞团里,不但能学习跳舞,还能学会如何做个好婆婆,好妈妈,好妻子,好媳妇,好女儿。如何做人,做一个好人,一专多能,学舞育人。

           我是最早学舞的人。但到现在舞姿极差。跳舞是在“走”舞。明明自己抬脚伸腿举胳膊了,可看到的只是微小的像走路时的动作。我有点羞愧,觉得难看的舞姿给舞团丢脸了,但舞友们安慰我说,上了年纪了,能像走一样的跳着也很不错了!她们的鼓励让我暖心,更让我释怀。所以,我认真的每天跟着她们“走舞”,热情不减。

           岁月老人收去了你的大好年花,让你从一个婴儿长成青葱少女,又把你变成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满口没牙,背骆腰不直,腿子如锣圈,走路如爬行不堪入目的“怪物"。毛主席说,“人生易老天难老。”的确如此。我们呱呱坠地时天上有日月星辰,蓝天白云,地上有山川河流,天地依旧,但长在天地间的人却逝去了一辈又一辈,出生了一茬又一茬。生老病死,自然法则,谁能逆转?

           ——七十多岁的人了,能行能走,能跟着学跳舞,不拖累家人;让你在有限的时光里活的更精彩,更自然。老天已经够眷顾的了!这样想着,我总会生出许多感恩和知足,岁月在我的心里,便如一首舞曲,跌宕起伏中,欢快嘹亮。

           在舞团里我也时时受着教育。舞友们的豁达大度,朴实无华,老实厚道,真心实意,吃苦耐劳,把舞团当家的付出,都让我从中悟出生活的哲理,领略生活的真谛。看似平凡的她们并不平凡,她们个个能文能武,上得庭堂,下得厨房;苦能吃,罪能受,福能享,个个是女汉子,女强人;她们是全家人的依靠,是为幸福生活而努力的辛劳者,是为社会,家庭付出一生的平凡人。但就是这些平凡人,用她们几十年如一日的付出,护佑着家庭的幸福,维系着社会的稳定。

            现在,我们的舞团已经发展壮大到三十多人。每日晨昏,姐妹们开心起舞,舞动人生。

           我爱我们的舞团,更爱那些朝夕相处、共同习舞的平凡舞妈们。

    写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上旬

          作者简介:雷华静,网名岁月静好, 女,74岁。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石佛镇东石村人。在农村工作十五年,驻过队,教过书。城市工作二十一年,当过会计,做过办事员。爱好文学,喜欢读书,梦想成为反映妇女生活天地的人。虽然离梦想很远,但一直在追梦的路上努力前行。


    TAG:

    乔理 引用 删除 乔理   /   2020-07-17 18:16:51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07-16 16:12:5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