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6)(图)
  •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吴妈的家事 文/岁月静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5-15 19:31:42 / 个人分类:转载

                                                                                                                                          吴妈的家事   

                                                                                                                                         文/岁月静好

     

           在猫儿胡同口,住着吴妈、老贾和他们俩的独生子贾吴义。吴妈和老贾是在工作中认识的,两人都是独生子女,自小父母娇惯,脾气都不好。但老贾大吴妈十岁,凡事让着吴妈,吴妈说一老贾从不说二,所以,他们还是结婚了。

     

           结婚后,吴妈成了理所当然的掌柜的。老贾的工资一分不少的交给吴妈,她爱咋花就咋花。吴妈活的很滋润。她最爱打扮,经常穿的花枝招展。但她很少读书,不懂得有趣的灵魂比好看的皮囊更重要,不仅经常炫耀自己的好日子,贬损别人的辛苦,还养成了爱和同事攀比的陋习。尤其是穿戴,别人有的她要有,别人没有的她也要有,她绝不和别人穿一样的衣服,那样显示不出她的独特。

     

          同事们看不惯她的虚荣刻薄,自以为是,觉得她不是踏实过日子的人,大多对她轻而远之。特别是女同事,没人愿意接近她。吴妈活的很孤单。因为这个,丈夫和她吵过多次,闹到要离婚。但吴妈仗着自己年轻,我行我素。老贾为了这个家也就忍了。

     

          结婚前,贾吴两家商议,生第一个孩子不管男女都姓贾,第二个不管男女都姓吴。吴妈头胎生了儿子,顺理成章的姓了贾。可儿子都五岁了,吴妈的肚子却再没有动静,一直到儿子十岁,仍然不见吴妈有怀孩子的迹象,只好给儿子正式起名叫贾吴义。占着夫妻俩的姓,继承着两家人的香火。

     

          贾吴义自小淘气爱玩。上小学时属于中等偏下的学生。但吴妈并不在意,她常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娃不一定非要靠读书谋一份差事呀!只要他长大,不怕没饭吃。吴义上了初中,学习越来越吃力,他又三天两头惹事,老师请家长就成了家常便饭。就这样,吴义如上刀山一样熬了三年,初中毕业后死活不上学了。

     

          不上学后的吴义,整日在家玩闹。父母一上班,家里只有他一个,再叫上几个邻居家的小孩,吹牛皮,打扑克,玩纸牌,叠飞机,爱咋玩就咋玩。就这样混沌的过了一年,老贾看不下去了。便给儿子找了一个当民办教师的工作。吴义还没有等父亲说完就拒绝了,说自已不是那块料。老贾又托人在厂里给找了个看库房的活。无义这次没拒绝。老贾带着儿子去厂里,安排好吃住后他便回来了。可过了两天,老贾下班到家,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贾吴义在地下打蛋子玩。他问儿子是厂里放假了还是那里不舒服?儿子头都没抬就直接回答说干不了那工作。老贾气坏了,本想狠打他一顿,但又下不了手,只气的他在地下打转转,后悔自己对儿子失了管教。——可是,后悔已经晚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吴义二十岁了。老贾吴妈商量着要让儿子干点啥,便把吴义叫到跟前,问儿想干啥。这次吴义想都没想便说要开出租车。老贾和吴妈倾其所有,给儿买了一辆小车。并对儿说:买这辆车的钱是给你娶媳妇的,你若好好的开车挣钱,有钱就给你娶媳妇,你若不好好的开车挣钱,就打一辈子光棍!

     

          自从有了车,吴义像变了个人似的,早出晚归,勤勉奋进。回家后还不歇着,把车擦得铮明瓦亮,让人一看就打心眼里想坐。大家都说吴义变得有出息了。马上就有几家人上门给吴义说媳妇,这时的吴妈眼睛长在头顶上,谁家的姑娘她都看不上。提亲的人碰了软钉子,慢慢就再也没有人上门保媒了。二十五岁的吴义还是单身。

     

          有一天,吴妈病了,到一家中医诊所去看病。大夫开好方子,便大声叫着:杏花,来取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女应声而出。吴义看见杏花,惊呆了——世上有这么好看的女子!接下来吴义又取了几回药,魂也被杏花带走了,越看越觉得只有杏花才是他的媳妇——他一定要娶杏花为妻!吴义对父母亲说了自己的心事。吴妈也很看上杏花,她找了一个特别能说会道的媒人,去游说杏花。无义又对杏花百般献殷勤,三个月后,二十五岁的吴义和二十二岁的杏花结婚了。楼上楼下的邻居都夸吴义命好,娶了个花一样惹人疼爱的媳妇。

     

     

          杏花姓郝,虽然出生在农村,但杏花的父母都很勤劳,不但种粮食还兼收药材,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在村里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杏花的父母虽然是农民,但他们却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所以,他们竭尽全力供儿女上学读书。杏花和弟弟杏仁都很争气,分别考上市卫校,和西北师大,靠着自己所学的知识谋了工作。

     

           杏花刚结婚时,吴妈对她很好。常当杏花的面念着要抱孙子。两个月后杏花怀孕了。吴妈真高兴,她要当奶奶了。吴妈为自己没能给贾吴两家多生孩子而遗憾。这回好了,就让儿媳生吧!一定要先生个大胖儿孙子,让贾吴两家后继有人。吴妈每天都做着抱儿孙子的美梦,为怀孕的杏花忙出忙进,忙里忙外。

     

           杏花的肚子越来越大,身子很沉重,该不是双胞胎吧!吴妈望着杏花的肚子想,要是能生龙凤胎该多好!半夜,杏花忽然肚子痛,她叫醒吴义,带上给孩子准备的衣物,赶快往医院走。半路上羊水破了,杏花很害怕,吴义说,快到医院了,到医院就不怕了。

     

          值班医生把杏花送到妇产科,肚子疼的她大喊大叫。大夫说,声音小点,别影响其他病人的休息。杏花只好咬着牙哼哼着。妇产科大夫一检查说,才刚开始,连宫口都还没有开。杏花有死没活的挣扎着,在百般痛苦中等待着孩子的出生。

     

          下午四点多,孩子还没生下,大夫说如果到五点再生不下就剖腹产。通人性的小家伙在快五点时,终于奔出娘胎。浑身无力的杏花也不用破肚了。听到孩子呱呱的哭叫声,站在门外的吴妈便问是男还是女,当大夫说是千金时,吴妈一下子跌坐在走道里,放声大哭。小护士不客气的对吴妈说,要哭去外面,别吵其他病人。吴妈由老贾扶着走了。

     

          吴义看着疲惫不堪面无人色的妻子,感觉杏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回。当他看到刚出生的女儿时,心里涌出甜蜜如织的暖流,他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对杏花和女儿好,不让她娘俩遭罪。

     

           在医院待了三天,大夫就让杏花出院了。并对吴义说,要给产妇吃有营养的饭菜,便于产妇恢复,当妈的身体好了,孩子才会有奶吃。吴义用感谢的目光望着大夫,连声说:记下了,记下了!

     

          吴义很开心,去时两个人,来时三个人。眼看着好日子就要开始了。当吴义进门高声叫着妈时,吴妈从卧室冲出来恶狠狠的说,我还没有死,不用那么大声叫!吴义用眼角的余光望了一下娘的脸,只见娘满脸怒气,像要吃人似的。吴义不知哪里得罪了娘,像霜打的茄子,低头走进自己的卧室。聪明的杏花已经猜到婆婆发怒的原因——吴妈嫌她没生个儿子!想起生孩子时自己遭的罪,听着婆婆刀子似的言语,杏花忍不住泪流满面。

     

           看着杏花流泪,吴义很心疼。但他从小在母亲的强势中长大,懦弱无能,看到吴妈生气,他也不敢出头为自己的媳妇说句话。他觉得自己活得很可怜,小时候父母管他吃喝,却并没有和他有心灵上的沟通。他们不知道他心里想的啥,爱的啥。尤其是吴妈,从他记事起,就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女王,他和父亲老贾都看吴妈的眼色行事。自从娶了知冷知热的媳妇杏花,无义才觉得家里有了温暖。可是好日子没过两天,自己的娘就又给自己难堪!她就见不得儿子好,只要儿子有了一点笑意,她就会给你伸手扎刀子,让你只会哭而不会笑。虎毒还不食子哩,娘为啥会变成这样?

    杏花的一个月子坐的如蹲狱牢,一日三餐不是米汤就是糊糊,拿来巴掌大的一点馍,三四口就吃光了,饿的她头昏眼花。她想让吴义给她偷一点吃的,但见不上丈夫的面。吴妈不让儿子进杏花的卧室,说血房会冲了儿子。杏花只好饿着。吴妈眼一挣就开始骂人,骂丈夫没本事,骂儿子没处用,夹枪带棒的骂儿媳不会生儿子。杏花天天听着吴妈恶毒的抱怨,头像在蜂窝里一样被众多的蜂儿蛰咬着,每日以泪洗面,恨不能插翅飞回日思夜想的娘家,逃离人间地狱贾家。

     

           皮包骨的杏花是吴义送回娘家的。杏花妈只看女儿的样子就知道女儿受了多大的罪。杏花妈没有搭理吴义,吴义自觉没脸见丈母娘,坐了一会就走了。娘先给杏花做了鸡蛋菠菜汤面,上面飘着一层油花,杏花连吃两碗还想吃,娘说,过一阵再吃,一次不能吃的太多。娘每天给女儿五顿饭,变着花样吃,在娘的精心关照下,杏花的脸上慢慢有了肉,有了红色,奶水也越来越多。女儿灵灵也一天一个样的变着。一家人又回到了原点,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吴义回家后,在自己的房子里呆坐着,吴妈像幽灵一样无声的进了门,并笑着问儿想吃啥?吴义没好气的说,不吃。吴妈说,她生了女儿,我不高兴。吴义说,难道杏花爱生女儿吗?你见不得媳妇了,为啥又要给儿娶媳妇子?娶回家又要百般做磨她,我求你把杏花放了,让儿打光棍算了!说完,吴义面朝里睡下了。娇横一辈子的吴妈那里受过这样的气,她一下子睡在地下打滚撒泼,说儿娶了媳妇忘了娘,她不活了。哭着骂着。吴义睡不住,翻身坐起,穿上衣服走了。这时的吴妈,既伤脸又伤心,只好自己不闹了。

     

          吴义一夜都没有回家。老贾吴妈提心吊胆的过了一晚,天刚亮吴妈就去找儿子的好朋友,同学家打问儿的下落,但都说没有见。吴妈慌了,怕儿有啥闪失。她又去找丈夫,刚说了一句没找到,便被丈夫顶了回来,说,死了才好,免得惹你生气。之后丈夫不再对她说话。吴妈又气又急,只好回家等着。

     

     

          吴义住在旅社,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在哭着,觉得自己咋这么无能,没处用。从小到大都是娘说了算,自己没有一点主见。明明是娘不对,但他不敢说,一直委屈着媳妇。娘眼里容不下杏花,见不的他和杏花好,常当他的面骂杏花是狐狸精,吴义觉得活的很累,愧对媳妇。思来想去,他不能说娘的不是,也不想让杏花跟着自己受窝囊气,那就和媳妇离婚吧!让杏花趁着年轻在找个好人家,娘不喜欢女孩,就让女儿灵灵跟着杏花。这样,让娘高兴,也不让杏花再受委屈,自己也不用两头受气。主意一定,无义便回家来了。父母亲见儿毫发未损,也不再说啥。还和从前一样过日子。

     

          杏花在娘家住了十个月,其间吴义背着娘看了几回妻女。妻子身体恢复了,女儿长的很可爱,像杏花,都会大笑了。吴义看着妻女,充满了负罪感。他再一次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人和娃。很多次,吴义都骂自己:为啥杏花要在娘家生活,难道她俩就不能在自己家生活吗?我当的是啥男人!我真不像人!我不能再害人!他鼓了几次劲想把离婚的事说出来,但看着妻子和女儿的笑脸,他既高兴又难受,说不出口。唉!等杏花回到家里再说。

     

          快过年了,吴义想等娘说接回妻女的一句话。腊月初八过了,娘还没有开口的意思,吴义便开口直接对娘说明天去接杏花和女儿回家过年。娘没吱声。

     

          吴义带着妻女一家三口进了家门。老贾笑着接过孙女,在地下走来走去的逗着玩。孩子笑,爷爷叫,房子里一下充满了生气。吴妈面无表情,杏花热情的叫了一声妈,只听到了像蚊子叫的一个嗯字。年过的无声无息,除有时能听到灵灵的哭笑声外,别无他声。

     

          看到娘对杏花母女冷冰冰的态度,吴义心死了。正月十六那天,吴义故意找茬和杏花吵架。没有说上三句话,吴义便说不能过就离婚!离就离!愤怒的杏花以为她不在的日子里可能丈夫有了新欢。杏花抱着孩子说,现在就离去,吴义说走。他们三人出了门。老贾骂儿子:说,这个媳妇你离了,让你打一辈子光棍!不信你就等着看!但儿头也不回的和媳妇走了。

     

          婚离得出奇的容易。只问了两句话,为啥离婚?两人同时说性格不合;孩子归谁?杏花说归她,吴义也说归女人。没有分歧,办事员就给办了离婚证。当两人拿到证后,都长出了一口气。两人都有被解脱了的感觉。

     

          杏花回家只带了孩子的衣物和一包娃的尿布,就抱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吴义心里很烦乱,好端端的一个家,硬是被自己的无能和娘的强势给拆散了。吴妈见杏花和娃走了,心里很高兴。笑着走出走进。老贾恨恨的对吴妈说,别高兴的太早,那么好的儿媳你用不过,嫌家在农村,没工作,生女子,有你哭的一天哩!儿子要是打一辈子光棍,你连女孙子也没有!这个家迟早会败在你手里!你个害人精,你是在害自己的儿子哩,还当自己捡了便宜!你就看着儿打一辈子光棍吧!老贾怒气冲冲的奔出了家门。

     

          杏花和孩子走了,她带走了吴义的心,带走了吴义的魂,带走了吴义的希望。吴义如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心如死灰,只盼着早日死去,一了百了。老贾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他也没有啥办法。吴妈在杏花离家的第二天就托人用人给儿找媳妇。可让她意外的是,不用说找姑娘,就连离过婚,丈夫不在世的女人都没找下。蛮横不讲理的吴妈这下傻眼了,心想,难道我真会害的儿一辈子没女人打光棍?

     

           一晃眼,两三年过去了,吴义还是没媳妇。这时,吴妈急了,她想再找回杏花,让小两口复婚。可一打听,人家杏花已经嫁了家境殷实,又疼她爱她的丈夫,还生了个大胖小子。也是,那么乖巧善良,长得又招人喜欢的杏花,咋会没人要呢?吴妈这时才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对杏花刻薄尖酸,后悔自己把好媳妇撵出了家,后悔自己毁了儿子的幸福!

     

           就这样,吴义快五十岁了,还是一个人,心灰意冷的过着清汤寡水的凉日子。父亲老贾也去世了。临终前,老贾一直不闭眼,吴妈知道,老贾是操心儿子没个媳妇。

     

     

          吴义和杏花离婚后,就不爱回家吃午饭。这天,他跑车到中午,照例来到牛肉面馆,买了一碗面。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他的饭桌前。小男孩一开口就叫他爸爸。吴义以为孩子想吃饭,便推过碗和气的对孩子说,饿吗?要是饿了你就吃吧。孩子说,不饿,你就是我们要找的爸爸。吴义很惊奇,以为他认错了人。他仔细看了看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有些面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这时,只见孩子的母亲拿出一封信,递给吴义。

     

          信里装着两张照片。照片正是自己和父亲老贾的合影。

     

          原来,面前的女人是老家三叔的儿媳妇。三叔的儿子贾强得了绝症,他的媳妇勤妹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卖了房子,还是没能救下丈夫的命。父亲和三叔商量着把他们两人撮合在一起来养育两个孩子。临终前,父亲特意给勤妹写了一封信,说了想让勤妹和吴义一起生活的想法,还寄了一千元钱和两张吴义的照片。勤妹在三叔的说合下,思前想后,同意了两个老人的安排。来天水后,勤妹找到一个出租车师傅打听吴义,很快就寻到了他。

     

          看着信纸上父亲歪歪扭扭却满含深情的字迹,吴义忍不住泪流满面。他哭的很伤心,他哭自己没有孝敬老爸,老爸就走了,临走时还操心着没本事,没主见的无用儿子。勤妹和孩子也哭了,他们哭着各自的不幸和苦难。

     

          吴义带着勤妹和两个孩子回家了。从没亲戚朋友登门的吴妈,今天来了客人,很高兴,赶快张罗着给他们做饭。勤妹说,你和孩子们玩,我和大哥做。孩子连声叫着奶奶,吴妈拿出糖果,孩子给自己抢着拿,屋里有了说笑声。当勤妹给吴妈端上自己做的长寿面,双手递给吴妈时,吴妈的脸上露出了多年不见的笑容。吴义给两个孩子每人捞了一碗面,调上盐醋辣子面后,笑着说,快吃饭。两个孩子扑闪着眼晴,小鸟唱歌般的说,谢谢爸爸。这是吴义自离婚后,二十多年来吃的最高兴,最有家庭气息的一顿饭。

     

     

          吴义和勤妹结婚了。活了七十九岁的吴妈,这才悟出了做人的道理。你爱人,人爱你,你敬人,人敬你,你恨人,人恨你。吴妈跪在老贾的遗像前,忏悔着自己一辈子的糊涂,骄蛮横行,愧对丈夫,愧对儿子。她下定决心,在有生之年,要让吴义和勤妹开心生活,让两个小孙子好好读书,长大成才,让这个即将败落的家慢慢壮大起来。

     

           很快到了年关。今年的年,吴妈一家过的很欢快。吴义和勤妹下厨,做了很多好吃的,吴妈就等着吃了。吴妈给两个孩子准备了红包,新衣服,糖果,两个孩子欢天喜地,一家人笑意浓浓。这让七十九岁的吴妈又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家里,人才是最重要的。有了人,一个家才会有活气,日子才会有热乎劲。什么是福?一家子和和顺顺,快快乐乐,红红火火的过日子,就是福呀!

     

           从老贾去世后,自觉孤单失势,人前抬不起头的吴妈终于扬眉吐气了。因为她有了儿媳孙子,独子吴义不再是一个人,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她离世后可以放心的去见老贾了。

     

     

           作者简介:雷华静,网名岁月静好, 女,74岁。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石佛镇东石村人。在农村工作十五年,驻过队,教过书。城市工作二十一年,当过会计,做过办事员。爱好文学,喜欢读书,梦想成为反映妇女生活天地的人。虽然离梦想很远,但一直在追梦的路上努力前行。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0-05-17 17:10:2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