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深圳湾之夜(3)(完)(图)
  • 天水关前,赴一场天水镇农民的丰收节之约...(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红叶寄相思(和诗友锦瑟小主)(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3)(图)
  • 深圳湾之夜(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2)(图)
  • 深圳湾之夜(1)(图)
  • 童年山丁红(图)
  • 田园生活(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登上六盘山红军长征...(图)
  • 赠平民书法家玉玺兄 [七律(新韵)](图)
  • 天水中梁的花牛苹果熟了(图)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市供销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农资技术扶贫培...(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夏宫下花园】(...(图)
  • 广西北海风光摄影——【金海湾红树林湿地...(图)
  • 【天水过年习俗】熬年守岁 文/王启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1-24 19:19:39 / 个人分类:转载

    熬年守岁

    文/王启珍

           过年过什么?就过一个浓浓的亲人味。就是“全”与“合”的家庭联欢,“团”与“圆”的亲情体现。千百年来,春节蕴含着我们的来路和去处。不论你是在天涯海角打拼生活,还是在五湖四海求知奋斗;不论春运紧张成“道阻且长”,还是天寒地冻成“雪大如席”,都会迫不及待地在除夕这个特定的时间里赶回故里。不只是为吃一顿饺子、凑一番热闹,而是祭拜先祖、承欢父母,舔犊儿女,尽子孙后辈、为人子女、为人父母的义务和责任。

           守岁守什么?守的是华夏儿女不忘本、不忘根的精神文化,守的是中华民族“敬天、祭祖、爱人”的心灵明灯。它既有对如水岁月逝去的惜别留恋,又有对新年来临寄予的美好希望。对儿女来说,还有为父母延年益寿的祈祷,因之,凡父母健在的人,都必须守岁,以尽孝心。

           “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天”,记得五十年代初期过年时,除夕熬年守夜的欢乐情景,至今历历在目,让人难以忘怀。

           当夜幕悄悄降临农家小院时,象征着幸福、光明、活力、吉祥的两盏大红灯笼高悬在上房房檐和大门门头,瞬间将每个房间和院子照的如同白昼,不仅烘托出新年的气氛,又增加了喜庆的味道。全家人虔诚地祭祖后,又高高兴兴地吃完了年夜饭。全家老小18口人,团聚在上房大炕上和围着炭火,陪着先祖灵位,拉着家常,人神共守,期待着新一年的吉祥如意。虔诚的守岁,既是过年的核心,

           客厅的铁火盆里,炭火烧得正旺,屋里暖哄哄的。大人们一边喝着罐罐茶,一边品着头淋黄酒,不时向我们晚辈讲述着先人的恩德。父亲对我们说:“你太爷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不仅能干,有本事,而且德行高,人缘极好。

           民国二十一年十月十五日,一股土匪来街上抢劫,人们吓得都跑进了新堡子(清光绪21年专为躲藏土匪在镇东南川地里筑修的坚固堡垒,民国17年(1928年),由家族大太爷永升组织乡民重建。民国28年(1939年)天水县志和2000年北道区志《人物志》上均有记载。)你太爷惦记着家,跑的迟了一点,被惨无人性的土匪抓住,吊在树上,用烧红的铁锨在脊背上烙,逼烤谁家有钱,你太爷忍着剧痛,宁死不说。残忍的土匪把扫帚头在火里烧红,在你太爷浑身上猛墩,血流满地,惨不忍睹。

           折腾了半晌仍无结果,土匪又胡乱抢劫了一些农户,不敢久留,只好丢下奄奄一息的你太爷,慌忙撤离。你太爷虽然被土匪残酷折磨的遍体鳞伤,但宁死不屈的浩然正气,受到庄里乡亲们的交口称赞。你们长大了首先要学做人。”

           父亲刚说完,爷爷接着说:“你太爷弟兄四个,因为是长子,十二、三岁时就跟着你八十太爷(即高祖)干农活。20岁时就替父管家。全家30几口人的吃、穿、使、用和庄农等一大堆事情,都由你太爷做主,安排打调(音:tiao)。因为你太爷能干、没私心,全家上下没一个不服的。加之庄农活样样精通,村里人都尊称你太爷为‘老农头’。”

           说到这里,三叔插话了:“说你太爷没私心这话一点不假。你守正爸家现在住的房院最早是敖(我们)家的,你太爷是老大,自古就有长子不离祖宅的规矩。当时你太爷认为,你五太爷(即太爷的胞二弟,族内排行第五)是秀才,又在地方上干事,家里经常人来人往。你太爷怕家里人多,影响你五太爷的公事,于是决定,把房宽院大的老宅送给你五太爷,让你五太爷在人前体面些。可是,你三太爷不同意,凭啥他占老院?并威逼你太爷,‘你把老院能给老二,你也给我盖一院房。’为了不引起家庭矛盾和兄弟纷争,你太爷承受着沉重的生活压力,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在中滩缑家庄买了一园子椿树,大的做檩子,小的当木椽,给你三太爷盖了一院房搬出老宅才算了事。

           之后,老弟兄分家,你太爷就把前园子,就是敖(我们)现在的院子,仅盖了三间主房和一间耳房,敖就搬出来了。你太爷的手足深情、大公无私、宽容大度,不仅化解了家庭矛盾,维护了家族团结,而且赢得了庄家人的‘心胸宽阔肚量大’的赞扬声。

           敖搬出来后,亲房和邻居就把敖家叫前头院,把老宅周围的10几户亲房统称后头院。进社后,随着人口和户数的逐年增加,人们把后头院又叫了个新名字——‘王家大院’。”

           三叔说的太爷送老宅的事,直到2007年春节我和二弟玉玺给养正爸拜年,期间拉家常时,养正爸还念念不忘太爷给他们家送老宅一事。他说:“你太爷一生能干、善良、心腑好,是一个大好人。敖老家的房院本应是你家的,是你太爷送给我爷的。这别说在当时,就是现在也难能可贵。”

           时隔60年还能听到族内长辈对太爷的高度评价,太爷一生信守“心以善为贵,品以端为贵,人以公为贵,家以和为贵”的做人宗旨,为我们子孙后代树立了良好的道德风范,激励我们永远勤恳做事,正直为人,和睦相处。

           大家喝着茶、品着酒,你一言,我一语地赞念着太爷的功德。妈妈笑着说:“你太爷不光能干,还特别能吃。有一年热天割麦,中午饭做熟了,你太爷先吃了3大碗,就给地里割麦的人担了一担饭送去。厨房做饭的人晓的你太爷吃了走的,也就再没留饭。结果你太爷送饭回来了,就叫厨房的人把饭端上来。厨房做饭的人说,‘你吃了走的,就没有再留饭’。你太爷一听骂开了,做饭的人赌气就擀了一坨饭,切好煮熟,端上去,被你太爷吃了个精光,吓的厨房的人再也不敢说啥了。”

           这时,二叔笑着对我们几个说:“你太爷是一个有见识的农民,虽然没念过一天书,但对孟母三迁的故事理解的很深,认为娃娃要念好书,就必须有一个好的环境。

           临解放的几年,中摊毛家庄的你姨夫弟兄两人,在街上开了一家饭馆,人称‘毛家馆子’。由于地方小,只有店面而没后院,没地方杀猪,经常到我们家院里杀,每次杀猪都惹的巷道里的娃娃跑来看热闹,时间长了,娃娃们都模仿杀猪的样子玩。

           有一次,启珍(我)在院子里手里拿着用泥捏的猪,放在凳子上,左脚踏在‘猪’身上,右手拿着一席篾在‘猪’脖子上来回锯,模仿杀猪,口里还大声学着猪的嚎叫声,玩得正起劲,被你太爷从外面回来看见了。当时你太爷二话没说,寻到街上馆子里,对你大姨夫不客气地说:‘从今往后,再别到敖家杀猪了,娃娃都学着杀猪,这可不行!敖还指望着娃娃长大念书干事哩!’闹的你姨夫很尴尬。就这样,你太爷不顾亲戚情面,为了将来你们念好书,硬是把你姨夫撵走了。”父亲笑着说:“就因为这件事,把你姨夫被得罪了,几个月都没来我们家。”

           当听到我们几个在院子嬉闹时,爷爷说:“敖兄妹两个,有些孤单。到了眼目下,家里一年添一、二个孙子。现在光孙子就有8个,再过三、四年,就是20几口人的大家子了。人丁兴旺,子孙满堂,全托老天爷的保佑和先人的积修。只要娃娃们长大念好书,不愁家道富不起来。”大家点头称是。

           (注:爷爷1970年临去世前,亲眼目睹他的孙子共有13个,其中儿孙8个,女孙5个。最小的儿孙老八军玺还被他牵着手,在街上和巷道里游玩了几年。13个孙子长大后,大都学业有成,个个成家立业,人人独当一面,工作多有建树,在外工作的8人中,县科级5人。29个内外曾孙,全部在外工作,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其中70%为大学生,创家族之最。其中县级、副高职称4人,科级5人。25个内外玄孙中,族内排行老大的丹桐、老二常常和老三扑扑已于2015年、2017、2018年分别考入上海、兰州、北京重点大学,特别是老三朴朴不负重望,勤学苦读,2018年高考中,一举考上北京大学,可谓天道酬勤,美梦成真,金榜题名,光耀门庭。后辈子孙秉承先祖遗愿,奋发努力,顽强拼搏,终圆爷爷和太爷爷的家族兴旺之梦,爷爷八十三岁后,无疾而终,带着知足、幸福的笑容含笑九泉,此为后话)

            庄稼汉一年中难得全家一聚。幸苦了一年的大人们,借着除夕守岁的机会,既喘口气歇一歇,又商讨来年的新打算。

           三叔说:“明年,在山上的陶家崖湾租几亩地,种上紫花苜蓿,不光牲口吃的草宽余了,几年后,挖了苜蓿根,还能种一茬好麦。”父亲说:“种苜蓿的事年过毕了,我就去陶家崖湾找人租地。我还想把老庄门的3亩半坡地全种上棉花,这样,织布纺线的成本就再小些。”奶奶立即说:“织布纺线的事,我看先请人把平机改成带(音:歹)机,手摇纺线车换成24根头的脚踏洋车儿。听说改了的人家,织布纺线快得很,人还轻松。”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改良布机和纺线车的事,熬年守岁变成了家庭议事决策会。大家说着今年,议着明年,既像是对先祖们的汇报,又像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展望。那纯朴无华、虔诚孝敬的守岁,就像一盏红红的灯笼,一年一度把它火热点亮,点燃人们对生活的期望和生机。同时也无声传承“百行孝为先,百善孝为首”的孝道观,营造温馨、和谐、团结、友爱的家庭气氛 。 

                                                   

           吃饱喝足了的我们,虽然守岁已过2个多小时,但我们一点睡意都没有。这时,三弟淘气地对二叔说,现在该你给我们讲故事了。二叔笑着说:“我先给你们出两个谜语,猜着了就讲,猜不着就拉倒。”我们都说不行,先讲后猜。二爸说:“你们若要听,还是先猜为好,不然的话,我就要去睡觉了。”我们一听就急了,连连说:“啥谜语?快说!”

           二叔说:“弟兄七八个,围着柱子坐。大家一分家,衣服就扯破。打一个家常调味菜。”

    我们听了一时无语,二妈随手从墙角菜筐子里拿出一个大蒜,二弟一看立即明白了,马上说,是大蒜。二叔笑着说:“嗯,猜对了。再一个就是:高高个儿一身青,金黄圆脸笑盈盈。天天对着太阳笑,结的果实数不清。打一植物。”三弟抢着说:“是向日葵。”二爸说:“你们都猜对了,现在我给你们讲讲过年为啥要挂红灯、贴红对联、放鞭炮。”

           相传,古时侯有一种叫“年”的怪兽,头长尖角,凶猛异常,年兽长年深居海底,每到除夕,爬上岸来吞食牲畜伤害人命,因此每到除夕,村村寨寨的人们扶老携幼,逃往深山,以躲避年的伤害。又到了一年的除夕,乡亲们象往年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逃往深山,这时候村东头来了一个白发老人,白发老人对一户老婆婆说只要让他在她家住一晚,他定能将年兽驱赶走。众人不信,老婆婆劝其还是上山躲避的好,但老人坚持留下。当年兽象往年一样准备闯进村肆虐的时候,但见一位红袍老人,燃响爆竹,突然炸响的爆竹声和噼啪闪现的火光,吓得年兽混身颤栗,仓皇而逃。原来年兽最怕红色,火光和炸响。

            第二天,当人们从深山回到村里时,发现村里安然无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白发老人是帮助大家驱逐年兽的神仙,同时白发老人交给人们驱逐年兽的三件法宝。乡亲们为庆贺吉祥的来临,纷纷换新衣、戴新帽,到亲友家道喜问好。

           从此,每年除夕,家家贴红对联,燃放爆竹。户户烛火通明,守更待岁,初一大早,还要走亲串友道喜问好。这些风俗流传至今,成为春节文化最隆重的习俗之一。

           二叔的传说刚讲完,二弟突然问二叔,过年放的炮仗为啥叫爆竹?二叔胸有成竹地说:“炮仗和爆竹都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遇火而响。不同的是:炮仗是用纸做的,里面装有黑色药面和药捻子。而爆竹就是山林里的竹子,当竹子燃烧时,竹节里的空气迅速膨胀,引起竹腔爆炸,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燃放爆竹的习俗还是从南方传来的,因为南方盛产竹子。说到这里,二叔又给我们讲了一个关于爆竹的故事:

           “有一年腊月除夕,人们忘记了杀猪宰羊来敬年。年一来就大喊大叫,想要吃人。人们没法,只好关上大门,爬到竹楼上躲着。年从这家转到那家,到处转来转去找东西吃。它见到处空空荡荡一无所有,不由气得发疯嚎叫。

           这时,附近一家竹楼失火了,火势很大,烧得竹子劈哩啪啦地乱响。年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得慌忙逃回森林去了。

           躲到楼上的人们发现了这个秘密,以后每到除夕这一天,便去山上砍来竹子,等年一到,人们立即点燃竹子。竹子劈劈啪啪一爆响,年被吓懵了,慌不择路地逃跑了。”

            从此,燃爆竹就成了过年的习俗延续至今。民间还留传着“年三十,放爆竹,一声两声百鬼惊,三声四声鬼巢倾,十声连百神道宁,八方上下皆和平”的说法。当午夜交子时,新年钟声敲响,整个中华大地上空,爆竹声震响天宇。在这“岁之元、月之元、时之元”的“三元”时刻,有的地方还在当院堆一些木柴燃烧,名曰“旺火”,以示旺气通天,兴隆繁盛。在熊熊燃烧的旺火周围,孩子们放鞭炮,欢蹦乐跳。这时,屋内灯火通明,庭前火花灿烂,屋外爆竹震天,除夕的热闹气氛达到最高潮。这声声爆竹寄予了人们祛邪、避灾、祈福的美好愿望。

           全家人都听的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二个小时,正当我们有些疲倦时,石佛寺钟鼓楼的钟声、鼓声刺破天际,宏亮、悠扬地响彻在古镇上空,随之,各寺庙罄声脆响,大炮、小鞭齐鸣,它告诉人们:“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两年。”吉祥如意的新一年正式来临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王启珍,男,现年75岁,麦积区石佛镇人。中共党员,从事行政工作40余载,其中在乡镇基层工作长达30余年。在职期间,曾在部、省、市级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并获奖。退休之后,仍爱好文学,茶余饭后,搜集整理资料,先后出版了三阳川石佛镇下街里《王氏族谱》、反映三阳川石佛一带传统节日——过年的民情风俗《忆往事·话过年》等书。散文《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昔日回家难,今朝尽坦途》,组诗《退休谣》等。散见于天水在线、天水文学、锦绣三阳川等网站。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