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月吟怀[七律一首](图)
  • 游晋祠——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山西...(图)
  • 菊展佳丽(图)
  • 【中国秦腔网】天水市秦州区老年协会樱花...(图)
  • 深圳菊展(12)(图)
  • 惠州盐州岛落日(1)(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第二届“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杯”全球华语散...(图)
  • 游云冈石窟——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图)
  • 深圳菊展(11)(图)
  • 惠州行吟(为卫斌老师惠州摄影题照)(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11期活动-黄柏塬里...(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1)(图)
  • 温家峡里秋色浓(图)
  • 马跑泉公园赏菊秋行[七言律诗](图)
  • 深圳特区四十年感怀[七言律诗一首](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2)(图)
  • 惠州落日连拍(3)(图)
  • 庆祝深圳设立特区40周年——【菊花展览】...(图)
  • 菊美人亦娇(图)
  • 野菊(图)
  • 庚子菊月朔日观秦州菊展【七言律诗】(图)
  • 游悬空寺——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山...(图)
  • 我跟小老师学跳舞 文/岁月静好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1-06 23:41:00 / 个人分类:转载

    我跟小老师学跳舞

    文/岁月静好

           早晨七点四十,我和平时一样,进了体育场。在各种健身器械上从东面活动到西面时,我发现一个年轻女孩放着舞曲,独自在跳舞。

           姑娘大约二十来岁,鸭蛋形的脸上,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又黑又亮;没有经过修饰过的眉毛,仿若新月;棱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嘴,很有几分古典美韵。她的肤色呈健康的黄白色,扎着马尾巴,中等个子,身形窈窕,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她的舞姿青春而不张扬,曼妙而不柔弱,有种朴实、高贵的气质。虽然素昧平生,但我一见她就想起在外苦读的孙子飞儿,亲切感油然而生。

           姑娘见我看她,便微笑着招呼我:“来跳吧!节奏慢,你能跟上!”我踌躇着说:“从没跳过,不会。”姑娘说:“没人天生会跳舞,啥都是学的。何况这舞很简单,只要会走十字步,跟我溜溜就能跳。”姑娘的话鼓舞了我,我答应着:“那就试试?!”便跟着音乐跳起来了。很快,后面又跟来了十几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大家都是初学者,谁也不嫌弃谁,跟在姑娘后面学着,舞着,一个上午很快就在大家的说笑和学习度过。

           准确的说,学跳舞,我这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一九六六年。那时,我被分配到张川工作队参加社教运动。同被分去的天水人共12个,其中女的3人。地点是中梁公社座崖大队。当运动搞到四月份,队部来了指示,说将在“五一”搞个联欢会。每个大队至少要出三个节目,还要评比发奖。队长给我们下达任务,这下可难坏了我们这些队员。大家都是从各单位抽调的,都说没有文艺才能,不会搞。正当大伙发愁时,一个在文化馆工作的周同志说,他可以唱一首歌。队长听了很高兴,拍着手说,好,有一个了,还差两个。又一个部队来的队员毛遂自荐,说他来段快板。还差一个节目,大伙儿却都没了声音。等了半天,队长不耐烦,大手一挥,说:“剩下的这个节目由工作队的三个女队员,再选七个社员共同跳个舞!大家各自准备去。散会!”我连忙说,别散会,我还有问题哩。

           我告诉队长,工作队的三个女同志,一个大我一岁,一个小我一岁,她们俩都是刚参加工作的人,并分住在一队和八队,离大队部有六里多路,如何集中,跳啥舞,唱啥歌都没有着落。队长是个爽快人,他想了一下,就立刻决定,让两个女队员住在大队部,暂不回队里。由他编写一首《歌唱社教好》,由我们三人来挑选七名演员,来个歌伴舞。“从现在起,各负其责,谁耽误谁负责!”队长交代完,正式散会。

           散会后,我们三人商量着选演员的事,又愁着自己不会跳舞,心里乱糟糟地。但乱归乱,节目不敢马虎。午饭后,我们三人顾不上休息,奔到小队去选人,马不停蹄的辛苦一下午才选了六人,加我们三还差一人。最后只好从学校借了一名六年级的学生,让她中晚抽空学,不耽误学习。人是凑齐了,可困难还在后面哩!

           队长把自编的歌词给了我们。可这词配什么动作呢?我们三个“舞盲”发起了呆。正当我们一愁莫展时,文化馆的周同志来了。得知我们为舞蹈动作犯难时,便说,你们看这样行么?基本步走十字步,动作按歌词编。我当时就问:啥叫十字步?他在地上画了一个很大的十字,便笨拙的扭起来。大家“轰”的笑成一团,笑过之后便跟着扭。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一个上午,大家便都学会了。我们三人信心倍增。

           下午,我们开始正式学舞蹈。动作由队长和老周现编现教。看起来很简单,可顾了脚就忘了手,手伸到位了,脚下又乱了。脚和手咋都配合不上。我们都有些泄气,动作也一塌糊涂。队长教练看我们不上心,有些生气的教训我们:“你们还都是学生哩,在学校就没有学过吗?这么简单的动作教几遍都不会,读书时一定不是好学生!自己好好练去!”训完,倒背着手去了办公室。很伤自尊的我们恨恨的在周同志的指点下继续练着。练了一会,我期期艾艾的对老周说,一上午了,我们下午再练吧?周同志说,行,回去把动作再想想,大家努力,一定能练好。

           中午休息时,不由的想起自己的学生生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学校才先后来了三位女老师。一位从上海来的王老师只待了半年便走了。一位姓党的一年就走了,只有许老师留了下来。从有了许老师,学校才有了歌舞声 。
    许老师是我们班的班主任。我因学习好,品质好而受到她的偏爱。我被选为班长和胳膊上戴三杠的少先队大队长。还被确定为品学兼优参加夏令营的好学生。只可惜我家缝不起白衬衣蓝裤子而没有去成,被另一个女生去了。虽然我没有去,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她是顶替我的名字去的。

           从小学到中学,我确实没有跳过舞。但许老师一直夸我是个聪明好学的好学生。想想队长的话,我的心里涌上一股不服输的劲儿:那么难的功课我都门门能得优,跳个舞咋就学不会?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绣花针,只要下决心学,不信就学不会跳舞!

           带着这股劲,下午二点,我又开始和大家一起学跳舞了。周同志来了,关顾着舞的动作。周同志人很温和,儒雅风趣,很有神士风度。他笑咪咪的纠正错误动作并一次次的做着示范。我们刚有一点感觉,老周被队里的来人叫走了,说有急事。

           老周一走,只剩下我们十个不会不懂的人。怎么办?我们无精打彩的站着。这时,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社员进院来问队长在不在。那人说,他会唱秦腔,还得过奖,想参赛。我大喜过望,当时就说,一定能行。队长从外边回来,我连忙说了社员想唱戏的事,并提出换下我们的舞蹈。队云听后面无表情的只丢下了硬邦邦的两个字,不行。我的小算盘没打成。

          没有了指望,没有了依靠,只能靠自己。我对那两个队员说,谁也不是天生的舞蹈家,我们拿出一二年级学生字的方法,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学,只有十几个动作,学会一个,放过一个。不信学不会它!“对!就这么学!”大家又鼓起了信心。没有领导在场的压力,我们反倒学的快了。一个下午,舞蹈动作学会了一大半,大家在惊喜的同时,勇气倍增,甚至信心满满的要拿奖状。

            离“五一”只有四天了。大队部要检验节目。我们的舞蹈是第一个演出,快板第二,唱歌第三,秦腔第四。当舞蹈演完,大家鼓掌叫好,每演完一个,掌声不断。演员们受到了极大的鼓励。队长发言总结,大意是说演员们辛苦了,继续努力,争取拿第一名。给大队争光。

           散会后,我们都很高兴,觉得努力没有白费。演出服装定为白衬衣, 蓝裤子。自己解决。为了拿第一,在剩下的三天里,我们仍然不停不歇的练习着。四月三十号的晚上,我们又着装进行最后的彩排。每个节目演完后,队员和围观的老乡们都拍手叫好,从掌声中我们听出了大家对节目的满意和厚望。三十一号,我们又苦练了一天,舞蹈动作纯熟之极。熟能生巧,我们的舞姿也变得曼妙起来。

           十人团谁都没有上过台,上台前有些紧张。我们互相鼓劲,说,不怕,我们的节目练的很熟很熟了,不看台下的人,只管我们的舞蹈动作。平时咋样上台还咋样。

           工夫不负有心人。当我们站在舞台中央,抬手做出第一个舞蹈动作时,多日的苦练变成了我们战胜紧张的勇气——那些练过无数遍的动作,行云流水般,在舞台展现。当我们完成最后一个动作,拿起“歌唱社教好”五个贴在圆扇面上红纸金色的大字谢幕时,台下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听着热烈的掌声,我们又激动又兴奋。那些学习舞蹈时曾有过的为难,畏缩,辛苦和努力涌上心头,大家忍不出热泪盈眶。但,这一刻,大家都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们的节目毫无悬念的得了全体一等奖,舞蹈和歌得了个人节目一等奖,快板,秦腔得了特等奖。当队长上台领奖时,从来没见笑过的脸上笑成一朵怒放的花。

           往事如烟,却让人难忘。虽然我已经从一个青葱少女长成古稀老人,但我心里还记着当时学跳舞时,不怕学习,不怕吃苦的那股劲儿。 人一生中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我本是行政干部,后来转到学校当老师。因为当学生时积累的知识功底,当老师我也没太多为难;后来,我又调到事业单位当会计。会计对我是个全新行业,从没学过,没做过。但我从零学起,边学边干。当会计十来年,也从没出过差错。

           现在,人老了,退休了,社会好像不需要你了。儿女们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工作忙,压力大 ,没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老人 。老人就要自己给自已找乐趣。看看书,背背诗,浏览一下新闻,和认识的人聊聊天,跟着老师学学跳舞,打打拳,每天学点新东西,不仅思维活跃,身体健康,生活也就变得丰富多彩。“活到老,学到老”,谁说老年人就只有晒太阳混日子?——只要想学习,啥时候都不迟。

           我学跳舞今天是第八天。第一个舞曲《油菜花》已经学得有模有样。再练个把月,我就能把这个舞蹈完全学会。其实,只要肯学,没有学不会的。又有谁天生就会干这干哪?不都是学的么?(照片来自网络)

    写於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

           作者简介:雷华静,网名岁月静好, 女,74岁。中共党员。退休干部。石佛镇东石村人。在农村工作十五年,驻过队,教过书。城市工作二十一年,当过会计,做过办事员。爱好文学,喜欢读书,梦想成为反映妇女生活天地的人。虽然离梦想很远,但一直在追梦的路上努力前行。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0-01-07 16:59:55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