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积区:建巾帼扶贫车间 帮妇女就业脱贫(图)
  • 通报!甘肃一女干部贪污贫困生补助款被公...
  • 惠州小区随拍(上)(图)
  • 美国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下)(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3)(图)
  • 8月23日月沐征联(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3...(图)
  • 美国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上)(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2)(图)
  • 绝句•改稿
  • 秋雨秦州(图)
  • 书法欣赏(图)
  • 秋祭伏羲(图)
  • 纪检监察干部如何立威!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9)(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4)(...(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1)(图)
  • 《短篇小说》2019年09期发表小说《小暑》...(图)
  • 千年之恋(二)(图)
  • 8月21日月沐征联
  • 甘肃省妇联调研麦积区巾帼家美积分超市建...(图)
  • 码头河,清澈的溪水让人心醉(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8)(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3)(图)
  • 【王启珍随笔连载】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1-21 22:46:28 / 个人分类:转载

    年关迫近,进山换松子

    (三)

    (图片来自网络)

           年末正处在“瞎四九、五阎王”的严冬节令中,大雪将山川田野覆盖的银装素裹。晚上我几次被冻醒,说是在睡觉,而多时处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状态中。加之我们坐在离车门较近的地方,每站必停,上上下下,喊叫声一片,即使再瞌睡,也难进入梦乡。

           大约到了后半夜,正当我睡得有些迷迷糊糊时,一声“我的皮鞋哪里去了?”的叫喊把我从梦中惊醒。经打听,原来这位像工人打扮的人,年关临近,穿着一双新买的皮鞋回家。挤上车后和我一样运气不佳,没有找到座位,就在离我不远处,插足而坐。但穿着新皮鞋的脚怎么放也不舒服,于是他干脆脱了皮鞋放在屁股旁。十几分钟后,这位老兄竟打着鼾睡着了,一睡就是几个小时,待广播报站的声音将他惊醒,急忙摸鞋穿,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急得他大喊大叫,不停询问周围的人,都说没看见。闹腾了一阵,结果为零,眼看车马上到站,只好忍痛割爱,穿着袜子无奈的下了车。

           熬到麻明,我身穿单薄的棉衣棉裤,实在抵御不住寒气的阵阵袭击,穿着布鞋的脚冻的麻木了。一夜未合眼的父亲对我说:“别尽坐着,起来活动活动,车快到毛家庄了,不然下车咋走路?”我勉强站起来,然脚不听使唤,手摸脚面怎么也没感觉。父亲说:“别急,先把腿提起来,在原地慢慢踏一踏,血液流动开了,脚自然就有感觉了。”我按照父亲说的去做,不一会,发麻的脚果然能动了,于是,我慢慢挤进车厢,一来暖和暖和,二来活动一下身子,为下车做准备。挤了两个车厢,听到列车广播:“下一站是毛家庄车站……”我立即转身往回挤,汇合父亲,准备下车。

           大月20多分钟后,毛家庄车站(行政归陕西管辖,以渭河为界,河北为陕西,河南属甘肃)终于到了,苦撑苦熬了大半夜的我和父亲,蜂拥而下,经过车站的一条慢坡,沿渭河边缘崎岖不平的小路,直奔吴砦城。(吴砦,古称三岔。历史上因地处渭河峡谷,东可去长安,西可去陇西,南可下汉中之三岔路口,故又称三岔。因是一条重要的交通枢纽,明代设三岔驿,清朝乾隆年间设三岔厅署衙。)

           时间虽是深冬,但奔流不息的渭河将沿途大小河流、沟岔小溪汇聚而成汹涌急流,在狭长的渭河峡谷中横冲直撞,流到吴砦地界已是河宽水深,波浪翻滚,成为势不可挡的凶神恶煞。当时交通十分落后,水深而湍急的渭河给陕、甘两省沿途人民生活造成极大不便。好在河上有一木船,为公社打制管理,特雇一识水性会放船的人掌管。但天刚微明,船老大还在河边小庵房睡觉。木船孤零零地停靠在岸边浅水区,任河水拍打。

           父亲一看不能及时过河,心中焦急。他说从吴砦到利桥,有100里路,中途还要翻越两座深林大山,如现在不能马上过河,恐天黑前难到利桥,极有可能在林中摸索,如若这样麻烦就大了。

           父亲急的在河边来回跺脚,不得已,扯破嗓子高声大喊:“喂!船老大,请把船放过来,我们要过河哩!”陆续来到河边的人也都加入喊叫的行列。大约一袋烟功夫,船老大很不情愿地骂骂咧咧走出了庵房,到船上解开了缆绳,用一个长而拳头粗的竹竿將船撑到深水区,船在激流中缓慢破浪前行,由于是空船,很快开过来,人们迫不及待地要上船,船老大站在船上,厉声喊道:“一人5毛钱,先交钱,再上船。”行人交一个,上一个,大约有10余个人。我是第一次坐船,行到河心,船颠簸得很厉害,头也有点晕,一浪接一浪,看浪比船高。忽然,一个大浪迎头打来,船摇晃的更厉害,吓得我差点喊出声来。浊水溅湿了人们的衣服和脸,人人捏着一把汗,悬着一颗心,更加抓紧了船帮。经过船老大沉着老练的操作,大船终于到达彼岸,人们如释负重,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TAG:

    新绿意 引用 删除 新绿意   /   2018-01-22 11:45:50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8-01-22 09:17:51
    5
    晓风残月(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风残月(水)   /   2018-01-21 23:55:23
    5
    乔理 引用 删除 乔理   /   2018-01-21 23:37:2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