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悉尼风光摄影——【曼利水族馆】...(图)
  • 秋季到市人民公园来看菊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绿道】(2)(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5...(图)
  • 惠州市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4)(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4)...(图)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郭川镇组织收看中...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2)(图)
  • 惠州惠阳区风光摄影——【小桂湾】(3)(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3)(图)
  • 马跑泉水上公园风光如画(二)(图)
  • 公告—由于系统维护升级暂停更新信息6天!
  • 陇山秋雨 原创
  • 雁南飞 原创
  • 金橘灿烂(图)
  • 银杏(图)
  • 秋之魅(图)
  • 当街叫卖管制刀具 张家川警方依法收缴
  • 张家川:抓获扒窃犯 揪出吸毒案
  • 十九大召开在即(图)
  • 麦积区人大常委会督查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图)
  •  阳关感怀 杨迎勋          ...
  • :菊韵 杨迎勋
  • 惠州风光摄影——【大亚湾骑行绿道】(1)(图)
  • 我寻找了一生的好山水—— 浅谈庞彩芹诗歌创作中的普视品质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8-29 19:04:47 / 个人分类:转载

    我寻找了一生的好山水
    —— 浅谈庞彩芹诗歌创作中的普视品质
    王宏斌

    王宏斌先生

           “将场景设置在故乡
           省略来路、规程。/悬空过程。
           模糊彼岸就像画家的刻意留白。
           是静待打碾小麦的场子。
           四季的花在丛林中同时开放,颜色朦胧。
           一个人居于核心,双手合十,念叨六字真言/缕缕奇香散发开来。
           这情景仿佛是我寻找了一生的好山水……有好风吹拂,好鸟相鸣。
           我被惊醒,依然深处梦境,双脚不肯拔出梦的泥沼,就像一个出列的战士不愿归队,尽管班长吹破了哨子”。
           -------庞彩芹诗歌《我寻找了一生的好山水》

           就像清风一样吹拂着我的全身,我在母亲的亲切呼唤中,感受到瓢虫的呢喃,小鸟在大 的亲吻,童年欢快的笑浪,故乡以一种温馨的烂漫苏醒了我记忆的碎片,其实这也是庞彩芹老师创作的诗歌《我寻找了一生的好山水》,带给我的惊喜与激动地方。
    诗人写的是乡情的美好与烂漫,其实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一生当中都或多或少的在心灵的深处保留着多处故乡的遗迹。或感激于某人,抑或感化于某物,还是由于人与物的契合而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获得的一种顿悟性与内似性的感受,都会在自己的心灵世界中清醒地保存着那样一份精神故乡的痕迹。

           当人们迫于生计而不断忙碌,疲于奔命,或陷入尔虞我诈的名利场上不能自拔之时,心灵上的那片湿地,总是会在出其不意间随空腾飞起一行行白鹭,给人以一种闲适、松散以及自由放纵的缓冲与减压!

           我只记得还在我87年上初二的时候,我们班忽然分来了一位青春、靓丽、落落大方的一位语文女老师,在一年的教学中她给我们讲了如何写日记,以及如何写诗的一些技巧,还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我的语文成绩破天荒的考了80多分。

           她朗读毛主席创作的《沁园春.雪》似乎有一股水流的响动之声,融于情境之中,让人难以忘怀。虽然庞彩芹老师只教了我们仅仅一个学期,但是那种诗人气质的忧郁、自信与乐观,还是给了我很大的人生自信。

           这次我有幸从礼县诗人赵一军处得到一本庞老师创作的诗歌集《线装的女人》(中国戏剧出版社) ,重温当年的文学情怀,我感觉到那种冲动、兴奋以及难言的诗性律动,似乎能够摇落满天星辰。

           说到诗性律动,其实说的是诗人的主观心志与外界的客观之物,在内心相碰撞而产生的一种物化的心理图腾。由庄子的物化理论升华而发展起来的中国审美思想,讲究天人合一,提倡中庸之道,孔子对这种生存秩序一度充满了迷恋。“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矣。天何言哉?”,(《论语.阳货》),既然生存状态是那样的优越,自然秩序又是那样的美好。那么向外的积极探险与考察也许是多余了吧!

           比如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乡愁情节,唐代诗人崔颢为此生发出一种大乡愁情怀,羽化仙鹤,但是这种物化与羽化的审美存忆,点到为止,随遇而安,到头来的感觉就是缺乏对自然之道与社会之道的终极思考,在社会改革的关键时刻总是喜欢调和与折中色彩,缺乏一种清醒的理性主义情怀。
    “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论语.阳货》)

           孔安国对此的注解是“性者,人所以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享日新道深微,故不可得耳闻也”,孔安国的注解虽然指出,人之所以生存与天地之间的原因,是在于人之天生的性情,但是他同时指出人不可能认识天道。这其实是一种将天道与人道割裂开来的注解。

           对此韩愈与李翱合著的《论语笔解》,对孔安国注解进行了有力的批判,而且批驳的非常有理: “你既然说天道与人道不是一回事,那么但是你又承认人是由于受天生的性情的影响,而存在于天地,既然人的生是由于天道的原因,人本身因天道而生,天道本身存在于人自身,那么人怎么就不能认识天道呢?因此天道与人道本身是一回事,你怎能说是两回事呢?”

           在今天看来这是一种非常简洁明了的归谬法。

           天道与人道合一的清新见解,将复杂与深奥的自然与社会问题,回归于人的内心,回归于审美的愉悦与快慰,提倡人的审美视角对真理的检验功能。而推广人的审美视角在于实践、考证以及对语言本身的改革的广泛性。

           这使得韩愈之后的诗歌创作,都呈现出一种浓烈的理趣色彩。

           “常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无论是平常的不经意间的自然小景,亦或是琴瑟之好的美好憧憬以及落花惜春之感,还是宦海沉浮引发的人生感喟都呈现出一种浓烈的理趣色彩,理想与现实,相对与绝对,有限与无限的碰撞与交融中,而衍生出一种多角度,多维度以及多面度的思维方式与生存方式的意趣感悟。
    循着这条路子,我们再来看庞老师的诗歌创作:

    “戈多还在路上
    我们的等待
    已从地上浮在空中栖息在枝头
    成为一枚抱枝的果子”
    ……
    等待戈多
    使我们有事可做”

           《等待戈多》本身是英国剧作家贝克莱的一部优秀的剧本,它本身具有荒诞,悖谬的生存矛盾中,衍生出一种无所希望无所寄托的现代生存危机的画面,深刻地揭露了在拜金大潮的丛林中,人们内心的孤立、无助与压抑。但是这里的戈多却呈现出一种在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中,叩响理想回应现实的一种温情与力度,她好似飘渺、含蓄、孟浪,但却是那样热情似火,等待戈多这一世界文学史上的严肃话题,在诗人潺潺流水般的温切守望与思辨中,给人传递出一种执著于现实,却要超越现实,立足于有限却又期待无限的理想主义情节。

           置身于庞老师营造的《等待戈多》的意境,我强烈地感受到现实生活总要许多问题期待我们前去回答,绝对寓于相对之中。这些问题既是险峻、突兀奇崛的高峰,又是美丽的云雀,前者是现实的,后者却是理想的,她徘徊、复杂、多义却又是那样的高贵与可爱。

           《缺席者》在庞老师诗歌创作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其意义还在于,《缺席者》以干练、简洁清晰的诗歌语言,还原了历史的那一方,冷静、客观以及热烈的是天空:

    椅子
    感觉到
    缺席者伸过来的
    手臂的抚摸
    轻轻抖动了一下
    回忆中的细节
    向前靠拢了一步
    反刍激动片刻
    可是它不能走动
    它压住辽阔空间的一个旮旯
    压住岁月的的一角
    直到树上的雀巢
    都变成了黑色的眼睛

           诗人审美地感受历史空间的能力,被赋予了一种如荣格所说的灵视维度,其实是诗人自己的所营造的主观意象,又被成为重新认知与审视。

           空白、孤寂以及冷漠的椅子,以及缺席者急想拉动的手臂,历史的空白,缺席者的温存互动,似乎会使得这一方缺席的意象会呈现出一方清澈透明的天空,这是诗人审美地感受客观现状的第一印象。但现实的严峻仍然显现出一种沉重、压抑与窒息的气氛。“都变成了黑色的眼睛”,则无疑说出来现实的严峻,空白的椅子,急想拉动的手臂,似乎又被另一种声音所改变,诗人对自己所建立的第一印象的又进行了更正与创新。而赋予了一种新的质地与宽广视野:

    “在黑色雀巢的眼里
    它是一个补丁
    打在生活朴素的衣衫上
    再也分辨不出谁是谁
    夺窗而逃那还叫椅子吗
    还原成树那还叫椅子吗”

           世界的发展变化只能是进行式,而不能是过去式,历史的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或许也存在着泥沙俱下的悖谬情境,我们都会或多或少的从中找寻出,对现实有益的经验与教训。历史当然容许假设,但是如果以假设的逻辑解构历史,这样做的结果其必然会走向历史的虚无主义。给社会造成大的动乱与动荡。

           无论余秋雨在分析山西商业文化的衰败时,充满的对太平天国运动以及辛亥革命暴力革命的斥责,还是李泽厚大力高扬的“告别革命”的宏论,但都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历史,或许温性的改革是哪个时代的缺席者,但是制度权威与法治思维奇缺的年代,华夏脆弱的肩膀能够承载起温性的改革吗?我宁愿相信二位先生的历史宏论,只不过是为现在进行着的社会变革找寻出一种出路,而不愿相信二位先生是过去历史的否定者。

           走在历史的迷宫里徘徊,我不能自己,思绪象落在身上的细雨一样零乱慌张。但是我却在蓝鸟的呼唤与白云的亲切呵护中听到了那一句掷地有声的有力响动:

    “夺窗而逃那还叫椅子吗,
    还原成树那还叫椅子吗”

           以著名文学评论家吕进先生的诗学理论分析,当人的主观心志和客观现实发生碰撞之后,会发生三个层次的变化,第一个阶段是现实的心灵化,即:“以我观物,则物皆着我之色”,当人初次接触客观世界时,总是充满着神奇与不解,现实的种种痕迹,都带有人们接触的印象色彩,第二阶段则是心灵的现实化,在这一阶段人们的审美已经不再是混沌与模糊的展开,而是有一定的取舍、选择,诗人的诗美体验会达到清澈化、明朗化与完整化。第三阶段则是心灵的心灵化,这时候诗人的诗美体验会达到,诗人原先的审美地能动地产生的第一印象的参照物又被其它的参照物所代替。诗美体验不仅清澈透明而且宽广,会将人的思维与美感认知,带入一个寻求真理的境界。
    这时的美感强烈、刺激,会有一种如黑格尔说的共振量的东西。

           纵观庞老师的诗歌创作,她的诗歌语言的异质混成,与意象冲突中都带有一定的积极的思辨意识,这是当下诗歌文本中最为缺乏的,而且能够言出一定具有共振量的普视的东西:

    “看不见地球的光芒r> 是由于我们置身其中白炽灯不厌其烦地
    为夜晚编造光明的谎言
    半人半神的我们习惯于将彩虹藏匿于幻想
    将缤纷的色彩披挂在身上往来于地球的天堂
    却在呼唤高过头顶的天堂”

           到底是什么力量造成人们习惯于将自己心中美丽的彩虹藏匿于幻想?本来是往来于地球的天堂,却在呼唤高过头顶的天堂?

           韩愈的《师说》谈及到师道不存的原因,除了提到家长送孩子读书,表面尊敬,内心却不尊敬的原因之外,还提到地位尊卑以及对官的阿谀奉承对治学以及师道不存所造成的影响。在这种有着严重尊卑等级区分的情况之下,出现了对权力与尊贵身份的顶礼膜拜,权力往往被神化,但却没有怀疑过“高过头顶的天堂”。

    假人、假言弥漫于我们生存的空间,这样作的结果是以次充好,以假换真:

    “视麦苗为稗草

    却把各式各样的草请上阳台”

           “却把各式各样的草请上阳台”,这是怎样的一种悖论啊!劣币驱除良币劣,对此问题的认识与看法可谓很多,但是最根本的问题,似乎都没有触及,那就是个性的独立与审美的自觉,也就是费尔巴哈与马克思反复强调的“感觉的解放”。具体到华夏文化人格的沿袭与传承与发展中,也就是要找寻出一种对官僚人格的摒弃,而体现出的对平凡心理的积极追寻,将反常拉回平常。将半神半人拉回到人的境界。

           随着人们社会实践生活的不断发展与自然科学的不断前进与变化,宋诗、宋词与宋文的审美意趣中,已经呈现出一定的将反常拉回平常,审美意境由宏大高贵转入娇小、柔美与平凡。

           庞彩芹老师的诗歌创作中,总是在轻柔、妙曼以及细雨朦胧的缠绵与悱恻中,支撑起一种具有磁性的理趣力量,相对与绝对,无限与有限,现实与理想。有限的生命、无限的时空,从整个诗意扩展的维度上,展现出一种对生存方式与思维方式的深刻的审美观照。

           而《步骤或者过程》寓平静的铺陈,机智的分析为一体,使得诗趣的沿升与扩展都展现出一种新的境界:
    “这些石头以画面的形式呈现在我眼前,
    之前,它们还堆放在天才画家思维的某个角落。
    现在,它们被砌成了墙的模样,
    如果不是几根木棍支撑而成的这个窗口,
    我甚至不敢设想它背后居然有个人在举目而望。
    这对于我们习惯于平面看待事物的眼睛来说
    是莫大的反讽。
    的确,石头是无辜的,
    墙是无辜的,倒是我们看物的角度,
    应该不断转换调整,
    这样将会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出现的冤假错案,
    也可以把我们过于饱和的温情
    分一些给窗口的渴望者。

            要避免石头的悲剧关键还是在于,观察与发现石头的眼睛,就像诗人说的那样将“我们过于饱含的温情/分一些给窗口的渴望者。”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的上一个诸葛亮,虽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我们长挂在口头上,但是我们在制度设计与法律设计的关键部位,总是所谓智者考虑过多,而愚者却考虑甚少。

           薄伽丘所著的《十日谈》上讲了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小城堡的妇女因为和别人通奸,而被判处了死刑,即将受戮而死的时候,妇女突然给城堡的法律执行机构提了一个意见,能不能将它所犯的罪,让全体公民大会议一下,法律执行机构最终同意了这个意见,结果妇女得救了,全体公民大会赦免了妇女的罪行。

           鲁迅先生生前就主张,中国多的是枉道,正大光明的比赛应当缓行,翻阅《史记》,秦统治者对人民的称呼常用的是黔首,翻译的直接一点也就是愚民,“迁黔首”,“斩黔首”的词汇不绝于耳。在历史的沿袭中自上而下的监督得到了极大的加强,平行监督也有所改进,但是自下而上的监督始终缺位。华夏历史文化的沿袭始终缺少底层民意权利的直接救济功能。

           国家主席刘少奇是如此?呼格吉勒图与聂树斌案难道不是吗?
    “也可以把我们过于饱和的温情,分一些给窗口的渴望者” 这种声音是多么的可贵与真实!

           庞彩芹老师的诗歌创作中的多维度,多角度,多面度的审美视点,其实也就是诗美体验中,所呈现出的一种普视效应,朱光潜先生说“没有宽广的心灵,普视就不能到达,普视就流于不视,普视是不朽者特有的品质”。

           也就是诗美体验,任取一个镜点都能够折射出对人生与社会的宽广理解与价值取向。

           达到普视阶段的诗美体验心理,随时随刻总是被一种宽广的胸怀所裹挟,被一种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声音所感动,特别是在宋代,自然科学领域相对与绝对方面辩证关系的知识,从审美上所形成的高度自觉与自信,在宋诗、宋词以及宋文领域被得到广泛的推崇与发展,使得整个宋文化都显现出一种积极的理趣色彩。

           这种理趣色彩使得多维度,多角度,多面度的思维方式与审美体验,都达到了一种普视的宽广境界。

           欧阳江河在论及中国诗歌的发展时指出:中国的诗美体验都物化到具体的物象情态中去了,至于物的多种变化则就被忽略不计了,现在看来欧阳江河的见解是有偏颇的,从韩愈力主的天道与人道的不可分割性,以至于后来王阳明主张的心与理的统一,都实际上是将纷繁的外在变化,放在或回归于人的内心进行审美方面的验证。这实际上是赋予了华夏诗歌语言一定的变革色彩。

           庞彩芹老师诗歌语言中的相对与绝对,有限与无限以及现实与理想之间,所达到的普视品质,是一种高贵的思想者所特有的品质。

           当然我们再说到诗歌的普视品质的同时,一定要写出人的复杂性与完整性,随着弗洛伊德创立的潜意识学说,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的创立,以及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思想的发现。隐藏在人的面具下复杂性被打开了。因此深入生活,在诗歌文本中的意义也就是深入群体,触摸到群体生活的复杂性,特别是将人的原欲意识与苦难意识在扩展人的精神意象方面的审美能动性表现出来。尔后将华夏诗歌的普视品质融入其中,使得诗歌的普视品质有一个坚实的土壤,我想,这恐怕才应该是庞老师努力的方向。

           华夏审美文化,无论是孔颜乐处的山水之乐,还是庄子放浪形骸的山水游心,亦或是唐宋之际的山水理趣,还是晚明时期的山水之愤。在审美文化的沿袭着中,它都转化成一种宽广的普视品质。

           应当肯定的是诗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那方好山水!

           作者简介:王宏斌,男,甘肃礼县人,自幼喜欢写作,曾在《祁山》、《开拓文学》、《文学家》、《甘肃诗人》以及《天水在线》、《人生如歌》等文学刊物与网络杂志发表有关小说、散文、诗歌、书法绘画方面的文学评论数十篇。现为陇南评论家协会理事。


    TAG:

    月下凤影 引用 删除 月下凤影   /   2016-09-05 15:40:43
    5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6-08-30 10:10:50
    5
    杨迎勋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迎勋   /   2016-08-30 09:23:53
    5
    月与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月与云   /   2016-08-29 21:44:35
    5
    梦回蓝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梦回蓝苑   /   2016-08-29 21:19:12
    5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6-08-29 20:08:12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6-08-29 19:59:4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