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人汪渺长诗《白马史诗》由长江文艺出版...(图)
  • 惠州风光——【中洲中央公园】(6)(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2)(图)
  • 法国风光——【浪漫巴黎】(2)(图)
  • 生如梨花 为白茫茫题照(图)
  • 秋思 五...(图)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5)(图)
  • 法国风光——【浪漫巴黎】(1)(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月牙阁】(11)(图)
  • 秦州区文化馆举办幼儿绘画手工作品展
  • 秦州区文化馆举办树叶粘贴画作品展活动
  • 惠州风光——【中洲中央公园】(4)(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6...(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0)(图)
  • 梅(图)
  • 雪味
  • 关山雪韵(图)
  • 雪飘伏羲城(朝中措)(图)
  • 烟 火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3)(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月牙阁】(9)(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藏品】...(图)
  • 嘉峪关将军府行吟[诗作一首](图)
  • 赞百岁厂长刘述民(图)
  • 国庆,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8-01 23:40:46 / 个人分类:生活就是这样

    在离国庆节还很远的时候,电视新闻上就全力播报全国人民准备欢度国庆的消息,似乎全国人民都要在国庆节敲锣打鼓、载歌载舞。

    国庆节终于在绵绵的阴雨中来到了,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走到大街上,我想看看我们的人民在国庆节是怎样的激动!

    旷古未有的清静啊,除了晚上,这条街上还从没有这样萧条。也许是下雨的缘故吧,可仔细一想,这是长假的第一天啊,疲惫不堪的人们或许还没有起床呢!

    整整一天,街上没有出现电视上的情景。

    尽管我们没有赶上1949年的伟大时刻,可我们对国庆节的感情还是比较深厚的。我清楚的记得,1995年毕业分配时,我的工资的287元,1999年,50大庆时,一个大庆增资,工资一下子涨了100元,我的工资成了528,别提有多么激动了。同事自发组织了一场酒会,为祖国母亲的生日干杯!从那时起,同事们就象古时候守株待兔的那个人一样热切地期盼着国庆节,大庆增资的激动时刻再也没有来到,可我们的工资还是随着额头皱纹的增多不断地上涨,今天我的工资已经达到了880元,我坚信,到60或70大庆时,定会突破1000大关。

    今年的国庆节就在这样的阴雨中凄凉的过去了。

    晚上,好几个同事打来电话,他们表达了一个共同的愿望:不能这样漠视国庆,一定要为祖国祝寿!

    我何尝不想啊,可上边有文件:严禁各单位以国庆的名义乱花公款。于是我们只能和弟兄局里一样,放假了事。可现在职员要求这么强烈,我也不好说什么,便说:你们自己组织,爱怎么庆祝就怎么庆祝。他们说,已经组织好了,是民间的,不是官方的,关键是要我参加。我说经费我解决不了。他们说,经费是自筹的,具体的数目由我定。我说,那就按工资表,每人一个月的工资。我想这样一来,他们就该散了。谁知道他们却说这没问题。我说我参加可以,可活动方式不关我的事,你们自己决定。他们说方式也定好了。

    说真的,我充做很富有的样子狮子大开口:一个月的工资,可我的口袋里就只有180元。我谋取这个地位已经陆续投资了80多万,可我在这个位子上干了才几天?可以说我的投资还没有收回一分钱,我的投资全是借款贷款,现在又要让我出880元,我不心疼,可我没有。

    幸好我有一个养猪的朋友,我赶紧给他打电话:我要用点钱。他问:现在吗?我说:能快点就快点。他又问:你在家吗。我说我就在家。他说:你哪里也别去,等我。说完就关机了。30多分钟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打开门,朋友上气不接下气地进来了。我很诧异:你是跑来的吗?他笑了:没有啊,我是打车来的。我更奇怪了:那你怎么这么多汗啊?他尴尬地一笑:我这身体,一口气跑到六楼,能不出汗吗?我一边给他拿毛巾一边问:干吗跑这么急啊?他拿过毛巾:我以为你要的急。那带来了吗?带来了,不多,现金只有五万六千,不过我拿卡了,上边有22万,你先用,不够的话我再找,你放心,我还能找点。我一听,真是哭笑不得:老兄,我要一千啊!

    当我到达人家指定的地点时,书记和工会主席领着10多个人等了好长时间了。把我算在内总共19人,其中6个是女的。工会主席负责收钱,我给他900元。他死活不收,说已经快一万了。大伙也说不能收我的钱,我说要是不收我就走。他们看我这么强硬便不好再推辞,说先交一半,并且说每个人都交了半个月的工资。我想也好,便给了500元。

    工会主席和书记先领大家去皇朝酒楼,去了之后才发现酒席是以我的名义包的。工会主席解释说我的名字酒楼资料上能查到,他的名字查不到,所以就这么做了。我笑着说,那么书记的名字也能查到啊。书记赶紧叫来领班,把名字改成他的。

    我上中学时就有一个好酒量,现在可以说绝对是公斤级别的。今天这18个人中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不管是喝酒还是划拳。可我却不能多喝,因为有两个人让我很不舒服,一个是王依娜,一个是李琳妹。这两个人是我们单位的美女,很风骚的美女。

    刚来这里时要不是秘书大姐提醒我,我差点和她们上了床。那时她们老往我办公室跑,请示汇报,给我的感觉好像她们是刚参加工作的,什么都不懂,碰到办公室没人时她们很是挑逗,隔着办公桌给我展示过她们的美胸美臀,搞得我心猿意马、想入非非,幸好我那时没有任何表示。有一次,王依娜先进来,李琳妹跟着进来,我正在找份资料,不知为什么,她们两个吵了起来,我很生气,正对她们发脾气,秘书大姐进来了,她没理会我就对她们两个说:把你们的工作赶紧做完,中午下班前把资料交上来,下午市里有个会,要用。她们一听,吃了一惊,赶紧出去了。秘书大姐对我说:不是我吃醋,她们两个都和马副书记有一腿,你最好不要招惹她们,她们两个矛盾很深,你要是有动作肯定会走漏风声。我感激地朝秘书大姐笑了笑:我对她们没什么想法,有你就够了。

    马副书记就是市委专门管我们这个系统的副书记,对于我们,他有生杀予夺的权力。以后他曾多次打电话给这两个美女请假,有几次,我还按照他的吩咐亲自开车往马副书记的一个住处送过她们,这进一步证实了秘书大姐的话。以后,我只给她们送上笑脸,从不主动和她们搭讪。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看来他们都已经进入状态了,言谈举止都很放肆,我装作不胜酒力,半闭着眼睛坐着。终于,主席提议晚餐到此结束。可许多人不同意,说没有尽兴。书记说:我们出去再找个地方玩。大家附和书记的说法。走出酒楼,又有意见分歧,有些人要去这里,有些人要去那里,争执不下。书记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最好是家里。书记转身对大家说:别争了,去金三角吧。大家高兴得手舞足蹈,金三角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那里全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不想去,书记说其他地方更糟糕,人多眼杂。主席也劝我,不知怎么搞的,就被他们拥上了车。

    书记要了两个豪包,一个空着。其实喝酒都不行了,可酒还是要喝的。有几个的歌唱得很好,又喝酒了,能进入状态,歌声很感人,其他人附和着唱、乱喊,有些还随音乐扭动。特别是女的,好像吃了春药,扭个不停,而且她们脱掉了外套,暴露的部分也很多,对男人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副书记率先捧起了一个女同事,温情脉脉地踏着舞步。其他人一看都冲了上去,一人一个。书记一看,对我说:让他们玩吧,我们在这里不方便,出去透透风。书记把我拉出来就转进另一个包间,进去一看,工会主席正坐在沙发上。

    人家跳舞我们就不能跳吗?书记好像是自己问自己。就是。主席说道。主席出去不多一会,就领着七八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进来了。书记问我:你看哪个漂亮?我说:都很漂亮。那你给自己找个舞伴。我说我喝多了,就不跳舞了。他说:那不行。说着随手拉过一个女孩:这个是我的舞伴,你要是不挑一个,那我就给你挑了。我说你别闹了。他没理会我,指着一个女孩说:就你了。那女孩一听,很有礼貌地坐在我身边。其他的女孩全出去了,主席和书记各自搂一个女孩翩翩起舞。我们也跳一曲吧。女孩温柔地对我说。我说:我酒喝多了,头晕的很,想坐会儿,你忙你的去吧。她说:我不忙,要不我给你倒杯茶。我说:也好,我不要茶,白开水就行。好的。女孩走了。昏暗的灯下,书记和主席早已经在沙发上和那两个女孩做起了好事。

    工会主席我不太熟悉,书记我认识得很早,我刚上班时就认识他。他是一个令我崇敬的长者,当我还是一个小小的职员时,就听过几次他的讲话。他给我的感觉:正直、干练、原则、廉洁!更重要的是,我的几次关键的行动都有他的功劳。现在,我只能是什么也没看到!

    那女孩进来了,端着一杯水,还拿着一个小水瓶。不是我什么都不想,只是我没有胆量,这里的小姐不是绿色的,这是我最担心的,所以,我誓死不和小姐上床。那女孩坐在我身边,什么话也不说,我努力把她想成是一个小妹妹,从而没有一丝杂念。她静静地看着我把一杯水喝完,再给我点燃一支烟,又把杯子盛满。

    我喝了总共有三杯,我感到不合适,愤怒地盯住她,她很坦然地说:请你谅解,没人强迫我,可我不这么做我就没有工钱。我气愤地说:我可以给你工钱,可我不和小姐共事。女孩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你放心,很安全的,我没病,何况还有保护措施。我不自觉地伸过手去,她乘势倒在我的怀里,她的衣服好像是披在身上,自动滑落。就在这时,大灯开了,王依娜衣衫不整地站在门口,书记和主席慌慌张张地找衣服,幸好我的衣服很整齐,可我怀里的小姐就有些尴尬了。王依娜愤怒地把门关上,直冲我来:你干的好事!我莫名其妙:我怎么了?和我有关系吗?她扬起巴掌就要打那女孩,我一把抓住她:你想干什么?她一边挣扎着掐我的手一边说:假正经,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摔开她,一看,是马副书记的,我转过身恶狠狠地对王依娜说:市委的,你再喊一声我卡死你!王依娜果然安静了下来。

    我赶紧接通电话:马书记,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啊?马书记和蔼的声音飘了过来:你不也没休息吗?你在哪里啊?音乐声很大啊。我吃了一惊:和几个同学聚会呢。依娜没和你在一起吗?没有啊,同学聚会领她干什么啊,您说呢?呵呵,不要骗我了,依娜说过,你比我温柔得多。我几乎要气炸了,但我不敢:苍天在上,没那回事。对方一笑:这是她说的,我又没说什么,和我有关系吗?我给你打电话是让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两个去一趟省城,过节嘛,我们应该去去。我悬提的心放了下来:好的,按您的安排。我们能去省城都是依娜的功劳啊,你要是对她不好我要你的命,本来我打算明天我们三个一起去事情就好办点,可她死活不去,你最好能带上她,你管她比谁都要直接,明白吗?明白!尽管马副书记看不到我无比忠恳的点头,但我还是点了。随即我给出纳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准备好现金。

    王依娜温柔地凑过来:什么事啊?我一把搂过她:明天我带你去省城度假。哇!太好了!她欢呼之后又问:那现在呢?我谄媚地一笑:上你!

    大家出来之后,书记把我拉到一边:集资款不够了。差多少?八千二。我几乎不相信:怎么这么多?我们三个的是七百的,他们几个的都是二百的,这都是批发价,最可恨的是这几个八婆。我不明白了:她们怎么了?书记气愤地说:他们每人要了一道烤小鸭——男妓,每个一千!天啦,什么小姐,什么同事,有区别吗?我最终上了的还是小姐的平方啊?!那不够的钱是谁出的?我和羊副书记、工会苟主席三个凑够了,我也要发票了。什么发票?车辆修理费、燃油费,这你放心,好几张票日期都不一样,没任何破绽。

    临上车,书记对大家说:同志们,现在已经是十月二日了,庆祝活动到此结束,请大家各回各单位,明天好好休息,身体要紧啊!在一片掌声中,大家都上车了。

    我的车走了没多远,王依娜打来电话:你不是一个人吗?我说:是啊,怎么了?那我不想回去了,我没尽兴,还想玩,就住你房子,你要不?我问:你在哪里啊?她说:你后边有一辆绿桑。我从后视镜看了看,果然有一辆绿桑,便硬着头皮:我房子没有安全套,你自己带上。她大怒:老娘从来就不戴安全套,你上不?我果断地说:上!上啊,小姐!

     

    2007年10月6日


    TAG: 国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