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人,在这里吃柴火鸡,得提前1小时预订(图)
  • 雪染柿林红(为陈治平摄影题照)(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20期活动-初冬走进...(图)
  • 甘肃敦煌风光——【月泉阁】(7)(图)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1)(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藏品】...(图)
  • 冬日访农家(图)
  • “奋斗者”号完成万米海试并胜利返航[诗...(图)
  • 憨仲“齐风三部曲”作品研讨会今日举行!(图)
  • 秋游灵官峡(图)
  • 赏读周总理题词有感 [七律(新韵)](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东江三大桥】(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月牙泉}(6)(图)
  • 私家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藏品...(图)
  • 向往关山【随笔散文】(图)
  • 大队长助理张多运到礼县马泉金矿庙山地区...(图)
  • 贺中华诗词学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图)
  • 天水农民书法家胡建斌(图)
  • 天水的红苹果(图)
  • 白帝城吟怀[诗作一首](图)
  • 惠州风光摄影——【惠州大桥头】(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鸣沙山】(5)(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图)
  • 步韵艾叶先生《暮雪吟》
  • 漫话梁山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7-31 23:45:58 / 精华(2) / 置顶(2) / 个人分类:名著

    梁山英雄可谓是轰轰烈烈,尽现风骚。以他们的英雄豪气,谋略胆识去扭转乾坤,似乎是探囊取物,后代的人们莫不翘首切盼。然而,他们竟然丢人现脸地于顷刻之间无可奈何地辞去了英雄称号,撒手西去。让后人捶胸顿足、痛恨不已的倒不是他们的仙逝,而是他们没有在驾鹤之前完成后人的意愿,更没有按后人理想的方式去实现他们生命的终结。这就使得无数后人懊恼自己没有亲自主持梁山工作,否则事必成矣。同时原梁山工作的主持者,公明大哥便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

    其实后人意愿的落空根本就不关公明大哥的事。也许公明大哥在有些决策上是出现了不大不小的问题,但这些失误的决策却不是他一人推出的,而是高层领导集团默认或通过的。据说梁山上不乏能人,但没有一个象古先贤一样以死进谏,故而错误的决策实际是所有梁山同志愚蠢的体现。

    公明大哥对梁山最大的贡献就是成功地实现了内部的稳定。我们不能称梁山英雄为亡命之徒 ,但他们绝大多数有命案在身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们来自五湖四海,骠悍凶狠、桀骜难驯,甚至是奸诈狡猾、阴险狠毒、凶恶残忍。早在聚义之前,部分英雄之间就已矛盾重重。上山后又来一个英雄排座次,用这种方式也许很科学的加强了专制,搞起了个人崇拜,但也加剧了英雄之间的矛盾。只有公明大哥才有能力让这种永远无法消除的矛盾永远留在英豪们的心中。因为在梁山上,让英雄们俯首贴耳的不是什么主义,也不是什么党纪,而是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义。事实上,公明大哥给众弟兄的恩惠远要比天王给的多,特别是聚义前公明大哥还不具有雄厚资财和非凡能力之际。正因为公明大哥的种种义举,才使得自己身陷囫囵,最后迫不得已,被众弟兄劫持上山——公明大哥在梁山的领袖地位在他上山之前就已经确立了。各家兄弟无怨无悔,坚决拥护,其实也是考虑到他们自己在梁山的位置。欲图主持梁山工作的后人没有一个有如此的能力。

    让后人无比痛恨的招安是公明大哥无比英明的决策。所有梁山英豪没有一个胸怀大志的,更谈不上对梁山前途有科学的、明确的认识,他们大多图一时之快,苟安于梁山。英豪们上山的原因是多样的,除了那几个没有思想的,走到哪里是哪里,上与不上一个样的英豪外,其他英雄均是迫不得已而上之,几乎没有人甘愿为寇。落草梁山之后又时时不忘良民生活,梁山英雄真正到了“欲作奴隶而不得”的时代:解散回家作良民,政府不会放过这些A级通辑要犯;死守梁山,终有一日,起视四境,宋军至矣,执利刃叫嚣要割贼首以示众;欲图给政府全面打击而建立政权,无异以卵击石,必然招致灭顶之灾,速死之道也。眼看着曾倒拔杨柳的花和尚快要到扛不起禅杖的时候了,而梁山还不具有后人所期待的实力,难怪公明大哥忧心忡忡打起了师师小姐的主意。出此下策,实属无奈!这也是公明大哥遭受后代革命评论家恶毒诅咒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公明大哥比后代任何革命评论家更明白当时的情况,他的分析判断也肯定比后人更为准确。向政府投诚是英豪们唯一的出路,也是众弟兄无言的期待。尽管某些中产阶级或将门之后曾表示反对或不明确表态。

    不论怎么说,公明大哥的企业破产了!破产,那肯定是厂长经理的过错而绝不是某一个工人的原因。由此看来,公明大哥还是难以逃脱责任。其实不然,就如同后世革命评论家指出的一样:梁山英豪的覆灭是历史的必然。首先,没有明确的符合百姓利益的革命纲领,故而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虽然在悬于高杆之上的一块破布上写了“替天行道”几颗大字,但全梁山人民却没有一个能给“天”和“道”一个准确解释,许多文盲军官实施的却是黑旋风的革命理论。其次,没有广大而巩固的根据地。老Q也知道保持对土谷祠占领权的重要性,而这些据施耐庵说还是来自天上的英雄却龟缩在小小的水泊梁山,“以为天下之大尽在于已”,作河伯之态,以至于梁山巨额的费用支出至今来源不祥。这也许就是军民鱼水之情没有体现出来的缘故,难怪要“贻笑大方”。再次,原始化的军队不具有实际作战的能力。尽管有文盲军官天天督促操练,但始终没能建成一支古代化的正规部队。关键的问题是将军绝大多数是韩非老师所说的“游侠”出身,荆卿之流。政府军曾多次围剿梁山,结果是大败而归。但有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政府军的失败并没有从根本上壮大梁山的力量,并且这几次失败对于地大物博的大宋国来说的确是九牛一毛,毫不伤筋动骨;在同方腊的战斗中,梁山英雄不堪一击的战斗力便暴露无遗:梁山与方腊同归于尽。事实上,公明大哥还能领几个弟兄回京,这跟大宋国作后盾,特别是童师傅大军立至给方腊皇帝造成多方面的压力不无关系。

    话虽如此,公明大哥把这么一大堆英雄堆在梁山竟然一事无成,这确实让后人不平!其实,梁山上根本就没有英雄。刘备先生仅得文臣一人,大将五员,遂成帝业,何须一百单八?梁山无英雄正如安石所谈孟尝君无士一样。当然,安石先生似乎不知道莫以成败论英雄的道理,然而,梁山英雄向来被人称为英雄却确实没有英雄之举:武都头英雄一世,不就是打死一头大猫之后又杀了几个弱不禁风的丫头吗?智深上人也不过是打死一个泼皮之后又耍了几场酒疯而已,更不用说时迁之流的鸡鸣狗盗之徒。

    不是英雄却被称为英雄的原因也十分简单。其实梁山弟兄向来是被称为盗匪贼寇的,这才叫实事求是。自中国人民受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克思马的影响之后,便彻底地改变了对梁山英雄的看法,给他们冠以英雄称号。因为他们有反抗精神,敢于同政府作斗争——这可是革命精神啊,这样的人难道不是英雄吗?其实梁山英雄从没敢把矛头对中政府,也就是说,梁山弟兄在克思马主义的道路上并未迈出一步,这确实有负后人所望!革命的不一定都要反政府,反政府的也不一定都是革命的,任何一种形态的社会都不允许梁山弟兄用这种方式去推动其发展,他们的英雄行为给地方社会造成的灾难首先让人民苦不堪言。

    耐庵师傅未受克思马的影响,为何以欣赏的态度来描写梁山英豪的事迹呢?这其实是耐庵师傅奴性的体现。方腊能和大宋分庭抗礼,足以说明其实力雄厚,和梁山的战斗更能说明这个问题。这和江湖豪客对方腊皇帝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方腊皇帝拥有的豪客在数量上也许不足一百单八,但其质量恐怕梁山弟兄远远不及。耐庵师傅对梁山和方腊的态度从书中却有明显的体现。众所周知,方腊对大宋政府的反抗比梁山更坚决、更彻底,这就使得耐安师傅对方腊相当不满,而对能和政府合作的梁山英雄却十分欣赏,尽管合作的结果也让耐庵师傅痛心。换句话说,如果梁山跟大宋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耐庵师傅也未必会如此赞赏。由此看来,只有在封建政府的领导之下才能产生英雄,只有效力于朝廷才能成为英雄。很明显,耐庵师傅不失时机地向封建政府献上谄媚的笑容。

    耐庵师傅让梁山英雄无比豪迈地滥杀无辜,这又是其病态人格的体现。美善真被破坏、被摧残,本是悲剧,而在耐庵师傅的笔下却不是!这使得中国大地一向是“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严防梁山分子的流毒贻害青少年,也许若干年前的少年犯对《水浒》的迷恋远要超过今天的少年犯对游戏的迷恋。在很大程度上,末·拉登是看了《水浒》之后才成为本·拉登的,到底那一家政府还愿意招安拉登?谁敢?公明大哥却让这些基地分子风风光光地作了几天知县知府。拉登似乎还没有这个能力。这是耐庵师傅早就应该想到的。

    上山时的押司大人已经无牵无挂;父子断绝关系,膝下无儿无女,鲜有知心爱人,他是以完全光棍的身份坐上梁山第一把交椅的。公明大哥十分清楚投诚之后自己的遭遇。就算大宋不计前嫌,知府大人哪有梁山国皇帝威风?在梁山上尽享荣华,了大哥一生,有何不可?公明大哥不忍视无休止的撕杀,不忍心让众弟兄跟随自己终身为寇,更不忍心有朝一日大军压过来,让弟兄们身首异处……公明大哥受封之后在皇帝老儿的金殿上声泪俱下、长跪不起,所求的无非是弟兄们的官爵……自始至终,公明大哥全心全意为着弟兄们,自己却落下了千古骂名。

    呜呼,公明大哥,看大宋天朝,破产领导、落魄王爷彼彼皆是,可有谁遭受了如同您一样的待遇?悲哉!

    2006年10月


    相关阅读:

    TAG: 本拉登 梁山 武松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