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人汪渺长诗《白马史诗》由长江文艺出版...(图)
  • 惠州风光——【中洲中央公园】(6)(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2)(图)
  • 法国风光——【浪漫巴黎】(2)(图)
  • 生如梨花 为白茫茫题照(图)
  • 秋思 五...(图)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5)(图)
  • 法国风光——【浪漫巴黎】(1)(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月牙阁】(11)(图)
  • 秦州区文化馆举办幼儿绘画手工作品展
  • 秦州区文化馆举办树叶粘贴画作品展活动
  • 惠州风光——【中洲中央公园】(4)(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6...(图)
  • 甘肃敦煌风光——【鸣沙山 月牙泉】(10)(图)
  • 梅(图)
  • 雪味
  • 关山雪韵(图)
  • 雪飘伏羲城(朝中措)(图)
  • 烟 火
  • 惠州风光摄影——【中洲中央公园】(3)(图)
  • 甘肃敦煌风光摄影——【月牙阁】(9)(图)
  • 世界著名宫殿——法国巴黎【卢浮宫藏品】...(图)
  • 嘉峪关将军府行吟[诗作一首](图)
  • 赞百岁厂长刘述民(图)
  • 人与自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2-05 17:52:32

    收藏
    亚马逊 @ 2006-03-13 20:23:08   修改   删除

    从声音上判定,赵忠祥定是一位倾城倾国的美男子,他正在解说《动物世界》。荧屏上,茂密的森林,和煦的阳光,一只猿猴正伸出修长的单臂吊在数十米高的树枝上,一边荡秋千,一边啃果子。这画面让多少人着迷:我们的祖先竟是如此悠闲、如此潇洒!

    后人哪里知道,祖先如此悠闲潇洒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物种灭绝虽然是一个新话题,但决不是一个新事实。自从生命开始的那一刻起,残酷的生存竞争就开始了,多少亿个不眠之夜,才使得猿成为猿。而且这个正在荡秋千的亲朋真是无忧无虑吗?看,一只花豹在密叶的遮掩下正向它靠近,数十只鳄鱼在树下的沼泽里正在虔诚地祈祷树枝断裂——无数巨齿很有可能在瞬间就会将它撕得粉碎!

    不论怎么说,人类的祖先在同其他动物的战斗中锻炼成长起来了,他们以顽强的步伐迈进了文明时代,但这并不意味着战斗的结束,恰恰相反,严格意义上的人兽之战才刚刚开始。豺狼虎豹是人类最凶恶的敌人,因此,它们就具有了多种为人们所深恶痛疾、誓必要铲除的比喻意,打虎英雄的故事也广为流传。经过上万年的努力,凶猛的肉食动物终于在人类面前彻底地丧失了反抗能力,以致于一位欲食虎鞭以治阳萎的伟人惊异地发现目前世界上只剩下三只老虎,而且其中两只是母的。也就是说,虎鞭已经绝无仅有。于是人们马上清查鹿鞭豹鞭的库存量,准确资料显示,这些鞭的数量与虎鞭数量相差无几。专家科学预测:照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人类将是地球上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精英们这样说到。于是,向来被人类视为寇仇的动物破天荒地受到人类特别的优待:人类无偿地给它们分给土地、食物,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帮助它们建设美好家园,不仅如此,法律都明文规定了侵害它们的利益后所应受到的制裁——畜生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人的权利。

    揭露封建地主阶级罪恶的文学作品中常常有这样的情节:恶霸地主的一只狗、一只鹰往往会使穷苦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激起多少人对万恶旧社会的愤恨。然而在今天,一只大熊猫就值三四个死刑。这些滥捕滥杀野生动物的人固然可憎,但这无疑又给人们提出了一个新问题:当野生动物成为人类的朋友之后,人是人类的什么?

    爱护动物、保护动物是人类的共识,不仅是专家学者这样认为。报载,某县有老虎非法闯入村庄,吞食耕牛若干头,还大耍无赖,不肯离去。无可奈何的村民便明火执仗、敲锣打鼓,驱虎归山。尔后,一纸诉状将老虎告上法庭,法庭满脸尴尬。关键时刻,政府出面,自愿承担村民三头耕牛的损失,此案才得以了结。在许多人的印象当中,政府就根本没有给人民赔偿的优良传统,故而,此事被众多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本来,这件事中值得颂扬的亮点很多,但经过媒体这么一定向,应该思考的就远要比应该颂扬的多。

    虎吃人肉跟人吃虎鞭一样,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数头耕牛充其量不过几千元而已,一个县级干部随随便便一次寒酸的晚宴就可花光。如果老虎吃掉的是村民,而且数量恰到好处,那么政府会不会这样义无返顾地承担责任呢?当然,虎口丧生之民若是太多,那就如同唐山地震、印度洋海啸,人命将分文不值。人是有等级的,假如是省委省政府首脑在考察观光时被老虎断喉尽肉而去,那么,该县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呢?赔偿似乎是必不可少的,将纳税人的钱以政府的名义赔给村民,政府职员似乎都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倒也大方。这次价格如何敲定,且不管它,肯定比赔牛更大方。反正人民币不是我们公仆辛辛苦苦伏案画出来的,那可是纳税人心甘情愿给我们双手捧上、求我们花掉的。可让人担心的是,除了赔钱,本级政府要员再有没有其他责任?如果没有,那么,省级首脑与牛何异?

    人类已经切切实实地把动物当作自己的朋友了,不知豺狼虎豹是不是也实实在在把人当作朋友。不知何时,人类鲜活的肉体才不再勾起它们的食欲,什么时候我们的朋友才能和我们一道耕种收割?此之前,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人该如何紧急避险和正当防卫?

    据说,一切生物都是由低级向高级发展的,这叫进化。如果,这些动物受到人类的大力帮助,那么,它们在几千万年或更短的时间里就一定能进化到人类目前的思维程度。那时,神话和童话中的一切奇妙现象将会很平常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蛇王国的代表在召开会议,研究首都老城改造问题;花前月下,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和温柔漂亮的母老虎谈情说爱;大象和灰熊就中东领土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人类真的有这样的信心和气度吗?

    人类已经高度文明、高度发达了,事实上,人类早已过了靠狩猎来填饱肚子的时代了,可狩猎活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过。究其根源,无非是得到鱼的人们又想的熊掌的一种心态。当然,这并不是全人类的过错。且不说张大饥饿嘴巴的非洲、流离失所的中东难民,就在祖国广大的西北农村,是否人人都享受到了狗的权利了呢?就在数百名接生高手云集京城为熊猫安全生育绞尽脑汁时,在偏僻落后的农村、在黑暗潮湿的窝棚,又上演着多少因难产而母子双亡的人间悲剧!当越来越多的穿着衣服的丑八怪一般的小狗用长绳牵着浑身狗毛丑八怪一般的女人在尘土飞扬的马路上招摇过市、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乞丐宣告自己有钱时,是不是就意味着人类真的发展到了非考虑粪蛆生命安全不可的地步了呢?

    自然,顾名思义,自然界,大自然;自然,顾名思义,自由发展,不经人力干预,不免强。那么,自然何以得以自然呢?当漫山遍野的羊大肆啃食草皮时,狼该怎么办?当成群结队的狼扑向温柔可爱的羊时,老虎该怎么办?这似乎不是人类所要思考的问题,不论它们怎么做都是自然的。关键是当老虎扑向人时,人该怎么办?也许不管人怎样做都不是自然的。原始大气成分时代,生态没有失衡;恐龙为地球之主时,生态也没有失衡;甚至炎黄时代,生态也是相当平衡的,偏偏当人类进入高度文明之后,生态就不争气地失衡了?那么,生态的平衡是不是就意味着文明的倒退?

    有灭亡,就有新生;既有灭亡,又有新生,这才叫自然。大熊猫早就应该绝种了,老虎灭绝之日也不见得就是地球毁灭之日,倒是我们对SARS的专横,说不准扼杀了数亿年以后的几种高级生物,然而我们竟然毫不痛心。

    当我们依照人类的模式给我们的朋友划分了等级之后,生态也就无所谓平衡不平衡了,人类也就无所谓进步不进步了,关键是要看人或畜生处于哪一个等级。如果泰森在中国将自己的宠物吞食,那甚至连虐待动物罪也算不上,因为作为宠物的老虎似乎不象是野生的。而那些提着鸟枪打野兔的穷光蛋则无一例外地在饱尝警棍和手铐的威力后,乖乖地交上认罪书和罚款——人类的精英无非是用这种方式使自然自然的,是不是人类都感到自然了呢?

    老子用了五千字以期通过无为而治而达到自然,儿子孙子用五千年也未必能解决这一矛盾。赵忠祥富有磁性的声音所推出的《动物世界》也许将是关于人与自然的绝版珍品,因为狮虎相配的成功只不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蹲在尼罗河畔孤独的司芬克斯马上就要见到人面狮身的同类了。
    2005年6月23日

    类别:说说  500次浏览   4篇评论
    相关文章:

    相关阅读:

    TAG: 人与自然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