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5)(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5)(图)
  • 欣闻古都西安新冠清零有感(图)
  • 辛丑大寒有吟(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4)(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4)(图)
  • 停水通知
  • 年关(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天水在线走进“两当起义”旧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1-12 22:19:03 / 个人分类:新闻

    两  当  兵  变

    (概  述)

    19324月间,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军警备师三旅二团一营驻防在陕甘交界的两当、凤县境内。此时,由中共陕西省委指派在该部搞兵运工作的我地下党员习仲勋、李特生、吕剑人等同志,在该营地下党委和陕西省委特派员刘林圃同志的领导和指挥下,率全营党员干部及200多名官兵、举行武装起义,顺利地完成省委指示的第一步任务后,将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准备与陕北刘志丹部会合。因为,这次武装兵变发生在陇南东部的两当县。所以,解放后人们把这一历史事件称为“两当兵变”。

    一、“两当兵变”前的西北形势

    19305月,杨虎城在蒋、冯、闫中原大战的关键时刻,率部由南阳向洛阳挺进,赴蒋军一方作战,后被蒋介石任命为“国民革命军讨逆军第十七路军总指挥。10月,攻克洛阳乘胜向西北进军。此时蒋介石又任命杨为陕西省政府主席。11月,进驻西安,赶走了原西北军的省主席刘郁芬,掌握了陕西军政大权。杨主陕后,先后收编陕西大小地方武装部队统归第十七路军的统率之下,如半土匪式武装——西北民军也被编入他的五十八师内。后改为陕西省警备师,因而,杨虎城部在两年多时间内就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基本上统一了陕西全省和陇东、陇南一带,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军事势力。 

    杨虎城自成军以来,在政治上比较开明,敢于任用思想进步人士及共产党人,早在1922年至1925年,杨在陕西榆林就结识了杜斌丞和陕西地下党组织创始人之一的魏野畴,他们之间频繁的往来,以及杜、魏对中国政治形式和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向杨的灌输,使杨对中国革命的前途有了一定的认识,从此以后,杨虎城的部队内始终有中国共产党组织和一些同情革命的进步人士。如南汉宸、王炳南、张汉民、王泰吉等,他们都得到杨的信任与任用,并为杨的左右臂,共产党员南汉宸曾于1930年至1933年为杨的陕西省政府秘书长,由于杨虎城有此进步的思想基础及其倾向共产党,重用共产党人。

    二、开展兵运策动兵变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的形势 暂时处于低潮。处于幼年时期的中国共产党没有被国民党右派的屠杀所征服他们吸取沉痛的教训,又继续战斗了。192781日举行了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随之召开了 .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有组织、有计划的开展农、工运 、兵运工作。当时中共陕西省委按照党的总方针积极开展兵运工作1929年1930年秋 , 先后派李特生、李秉荣、 习仲勋三人到十七路军警备第三旅二团一营开展兵运。以后中共陕西省委又派吕剑人、刘书林、 陈云樵等同志来该营搞兵运工作成立于党的组织积极的进行革命活动他们以公开身份作掩护采取个别串连召开秘密会议散发秘密---《告士兵书、《告全国同胞书》和书写张贴标语等方式揭露封建地主、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对农民剥削压迫实,鼓动士兵向长官算伙食、被服、军械等经济帐争取实行经济民主反对长官打骂、欺压争取实行政治民主教育士兵不要迷信命运 要进行斗争。只有斗争穷苦人民才能翻身解放才能做国家和社会的主人由于士兵多是为了活命而投军的青年农民许多人接受了教育萌发革命思想。在士兵阶级觉悟提高的基础上积极物色对象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很快发展了一批党员除机枪连外在其余三个连发展党员50多人。193 0 年4月间取得省委同意在该营建立党委,成立了党支部。党委书先是李秉荣、再李特生后是习仲勋1931年冬各连都有了党的骨干分子排长、班长大部分是共产党员少数不是党员的也是革命的同情者。

    警三旅二团一营系杨虎城收编西北民军头子甄仕仁的土匪部队军纪很坏。习仲勋到该营开展兵运工作后为了把这支旧军队改造成为人民军队从严肃军纪入手做了不工作发现土兵抢拿老百姓的东西就及时进行批评教育和制止有一次几个士兵在县城东来坪农民家里抓鸡、搜粮、抢布、要钱农民阻拦遭到痛打。民气愤的进城伸冤告状此事被习仲勋知道后他立即向营长王德修建议派人抓来了这几个士兵并对他们进行了关闭的处罚这件事教育了全营士兵使该营军纪有好转。他们还其它国民党军队胡作非为坑害老百姓的行为进行了斗争陕西军阀司令顾鼎新率领部队由关中调汉中抵御川军要路过凤县该军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凤县老百姓听说后惊恐不安到处躲藏习仲勋等闻讯后采取先发制人的办法连夜书写和张贴打倒奸淫、掳掠的顾司令”,“顾司令所到之处一扫光”,  希望顾司令严整军纪  等许多标语顾鼎新到达凤县见此标语为了顾面子便下令士兵不准在此地害百姓并派纠查队日夜纠查。因而使县群众免遭一场大灾难。他们还对地方恶霸欺压群众之事予以干涉。当时凤县有一个靠卖菜为生的李老汉在街上卖窝笋恶霸地主龙仗着自己有钱有势拿菜不给钱 李老汉向其要钱时龙便敲诈他逼着老汉交十块大洋的税款李老汉焦急无奈失声痛哭。习仲勋知此事后对李老汉说 :“ 不要给他钱有我承担 ”。第二天龙文明派人收税要抓走李老汉习仲勋挺身而出阻止了龙的维护了群众利益增强了其他士兵对地下党员的信任。

    三、“两当兵变”的经过

    杨虎城驻陕后,虽然控制了陕甘两省大部分地方。但是,陇南的徽、成、两等县及陕西凤县仍处在川军邓锡候,黄隐师的势力范围之内,警三旅二团率三个营赶走了川军,即占领了徽、成、两、凤四县,团部和三营设在成县,二营驻防徽县,一营的一、二连及其机枪连和营部在凤州、双石铺一带驻防,三连在1931年农历1228日至29日随营攻占两当县城后就留住在两当县城。

    1932年的阳春三月,警三旅二团一营在凤县已驻防整训两月有余,该营地下党员力量越加雄厚,习仲勋此时已担任营党委书记,各连党支部都已有一二十名党员。一、二连除反动连长外,将班长以上的干部几乎全发展成党员,少数不是共产党员的,也是革命的同情者,基本力量已由党组织所控制。唯独机枪连党的力量薄弱,原因是团长曹润华对我党的地下活动有所察觉,临时下令调换了该连连长李秉荣(地下党员)同志,派他到团部当军械官。新任连长是曹润华的把兄弟。以致无法在机枪连发展党组织,在同一时间,驻两当城的该营三连在排长许天洁、左文辉等的积极活动下也发展全连班长以上人员为党员,积极准备配合全营的行动。不久,在该营的下级官兵中纷纷传说一营要和二营换防,将一营调到徽县去,一营的士兵大部是关中平原人,本来不愿到山里边去,加之隔了省份,嫌生活苦,离家乡远,抵触情绪很大,营党委看到这种情况分析了士兵的反映,立即召开会议研究决定,派营部文书刘书林前去省委第二次汇报工作,并请示陕西省委是否可乘此机会举行兵变,省委听取汇报后,认为举行兵变的时机已经成熟。即派陕西省委军委书记兼组织部长刘林圃为特派员,由交通员张克勤作向导来到凤县,当晚又召开了营党委会议:(一)坚决执行省委决定,乘换防之机举行兵变;(二)根据省委指示兵变由刘林圃协助营党委全面领导;(三)决定兵变的地点(在两当县城宿营时)及其兵变后的打算,部队的番号等。为了刘林圃同志的安全,营党委决定由二连地下党小组负责他的住宿及其插入部队的办法。会后,二连将刘林圃同志预先安置到双石铺北面小山上的一庙内主持道长处住宿。并由刘林圃在部队换防之前考虑规划出兵变的以后部队行军北上的路线。几天后,二团团部果然命令:一营开往徽县和二营换防。

    42日拂晓,一营的一、二连和机枪连随营部从凤县双石铺出发,向两当方向移动。刘林圃身穿便衣在该营前面距一里之遥领先步行,部队整整行军了一天。

    当日黄昏到达两当县城就地宿营,营部设在县城北街张子恒家(今县政府北侧);一连住在北街司法厅和东街苗登云店内(今百货大楼处);二连住在南街私商“广发东”院内(今商业局后院)和西街;三连住在新街和东街;机枪连住在赵继祥当铺内(今邮电局)。

    晚上八、九点钟,刘林圃、习仲勋、 李特生在县城北门外的一车马店举行了营党委扩大会,全体党员干部参加会上 , 习仲勋简要地说明了会议目的并介绍省委特派员刘林和大家见面。刘林圃向党员干部传达了省委指示讲述了全国革命形势和兵变的重大意义分析了兵变的有利条件以及兵变后去陕北与刘志丹率领的红军会合的计划。与会人员一致同意,决定当晚举行兵变,具体部署行动是:(一)推选许天洁为军事总指挥,营委书记习仲勋参与组织领导行动。(二)午夜12点行动,由许天洁鸣枪为号;(三)各连先将本连连长枪杀,排长中不是党员的下枪带上走,以后再作处理;(四)决定由吕剑人负责一连收缴机枪连的枪械,二连一排长高瑞岳带领全排士兵去营部解决营长王德修和营副以及警卫班,左文辉、张子敬带领本排战士分别把守西、东两城门;(五)各连、排完成任务后迅速将队伍带到北门外集合。

    午夜12点,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孤城两当的夜空,“两当兵变”打响了,各连起义士兵先后枪杀了一连连长韩生信、二连连长唐福亭、三连连长张遇时,起义的枪声惊动了机枪连。此时,吕剑人率一连士兵和机枪连相对应,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为了避免起义士兵的伤亡,吕剑人叫出机枪连代理连长(是该连一排长×××),说有情况来一下,此人未走到吕跟前,就被吕剑人身后的一士兵击毙,以致顽固的机枪连始终未能解除武装。同时,左文辉、张子敬等带领各排坚守西、东两城门,以防意外。高瑞岳带领全排去抓营长王德修,王听见枪响,已知情况不对(本人早知该营有共产党的活动,但都是他的朋友和老乡一直未干涉过),带着老婆翻墙越城藏在县城西山上去了,这时已到鸡叫头遍时分,起义的一营三个步兵连二百多人迅速撤出两当县城,到北门外的窑沟渠集合,刘林圃同志简单的给起义士兵讲了话,他说:“我们起义是为了回陕北找刘志丹当红军去,大家愿意不愿?”士兵们一致高喊“愿意!”随之部队连夜沿广乡水向太阳寺方向前进。

    43日拂晓,起义部队到达太阳寺(两当县境最北端)吃饭休息,营党委在此开会研究了部队整编等事宜。(一)决定由刘林圃代表陕西省委给起义士兵讲话;(二)宣布起义部队改变为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三)选举许天洁为支队长、刘林圃任政委、习仲勋任队党委书记;(四)任命吕剑人为一连连长、高瑞岳为二连连长、左文辉为三连副连长(许天洁兼连长);(五)各连提升几个班长为排长。经过整编后的一支新生的革命武装力量,在当日下午又从太阳寺出发,继续北上。

    秦岭山区,山大沟深,人烟稀少,道路崎岖,刚从敌军中起义出来的部队,虽然目的明确,士气旺盛,但毕竟都是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缺乏经验,又无向导,凭着一股子热劲,靠刘林圃同志从教课书上撕下的一张小地图辨别前进方向。部队在森林里吃不上饭,休息不好,士兵情绪开始有点低落,甚至有落伍开小差的。部队连续行军大约一个星期到达渭河边,河水相当深,战士们手拉着手过渭河,向前走了几里,到了陕西陇县边界的赤沙、香泉、城皇庙等地,这里均有伪保安团驻防。当时起义部队打的旗号仍是警三旅二团一营,穿的仍是国民党杨虎城军队的服装,想利用它做掩护,可是沿途国民党部队早已知道这支部队已哗变(因杨虎城已下令各地武装要消灭这支起义部队)。当即开了火,敌人枪支好,火力强,起义部队没有攻下。为了保存实力避免损失,决定撤出战斗,爬山绕道前进。又继续前进了几十里,到了通洞峪(宝鸡的地界),天色已晚就地宿营。这里是个四面被森林密密包围的小山村,等到天明集合出发时,发觉林内有敌人的埋伏,敌人并从梢林深处迂回向起义部队包围过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李特生率领一连士兵顽强地进行了抵抗,但终因敌众我寡被迫撤退。后全部起义士兵在许天洁支队长率领下杀出重围,摆脱尾随敌人,重新整顿队伍,继续辗转前进。十余日后从朝阳岗、八度镇出山,经千陇前进,将高崖镇民团缴枪后至崔木又与孙蔚如部在蔡家河打了一仗,撤至乾州(今陕西乾县)。某日黄昏,部队又向东北方向出发后经花花庙,第二天中午行军到达甘肃灵台县境内和国民党杨子恒部队遭遇,他们卡住山道,截住去路,起义部队进攻几次未成功就退下来。指挥部召开会议, 针对目前的处境决定;(一)派吕剑人和刘林圃前往乾县,准备通过在地方上的私人关系(因吕剑人是乾县人),看是否能把部队带到乾县后再作决定;(二)派习仲勋、左文辉去侦察秦包公路,是否有敌人把守,因习仲勋在该部队时间长,对这一带比较熟悉;(三)部队由许天洁、李特生负责,带到永寿县的岳御寺进行休整,等候前两路侦察回来再作商议。第二天上午10时左右被王结子的大队人马所包围。许天洁立即集合占领北山岭阵地抗击敌人。由于敌众我寡加之昼夜长途行军疲劳过度伤亡严重。再者战士多是乾县礼泉人思乡情绪严重士气减弱战斗失利部队被击散。原计划刘志丹率领的陕北红军会师的目的未能实现。

    四、革命的火种没有扑灭

    “两当兵变”失败了,但是,不怕抛头颅、洒热血,坚持革命到底的共产党员,并没有被“兵变”的失败而挫伤斗争的意志,相反,他们吸取了沉痛的经验教训,分别从各地秘密找到了党的组织,继续为党的事业,革命的最后胜利而奋斗。营党委书记习仲勋,兵变失败后回到家乡——陕西省富平县仍然肩负起党的地下工作的领导责任;李特生去了西安,逃脱了原一营长王德修的抓捕,和陈云樵一道受党组织的介绍去了兰州继续搞党的地下工作;刘林圃、吕剑人、许天洁和几名战士,来到吕剑人同志的家乡隐蔽休息了一段时间,他们曾准备把剩余的人员组织起来,奔赴陕北参加刘志丹部队,但因当时无法和陕西省委取得联系,因此刘林圃、吕剑人、许天洁先后到西安去找省委接头请示工作。刘林圃到西安后,即19329月的一天,到北大街教育馆前的阅报栏旁看当天的报纸,突然被曾参加过“两当兵变”的原一连一排一班长马腾云等发现(以后叛逃到敌特务团当班长),将刘林圃扭送到团部,随即转押杨虎城军法处。3天后,被国民党惨杀于西安习武园。吕剑人和许天洁同行到西安,省委交通员先一天与吕剑人取得了联系,并约定时间、地点和当时省委主要负责人杜衡(后叛党)见面,第二天就在吕剑人和许天洁去与杜衡碰头见面时,行走在西安钟楼处碰上了原一营长王德修,王德修和旅长唐嗣同的勤务兵罗保成将吕剑人、许天洁扣押起来,后送军法处。吕剑人被判为死刑,经我地下党的多方营救,改判为无期徒刑,许天洁被判刑15年。直到1936年“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释放政治犯,他俩才先后出狱,吕剑人出狱后,党组织安排他在党中央白区工作部、中共陕西省委等处工作。许天洁出狱后被党组织介绍到耀县县保安队做党的地下工作。

    五、“两当兵变”的历史意义

    “两当兵变”是在中共陕西省委的直接领导下,有组织、有步骤、有目的的一次较大的武装起义,它继清起义之后,同旬邑、渭华暴动一样,在当时是西北地区较早的起义之一,也是甘肃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最早的一次起义。它为我党搞兵运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它已作为我党在敌人心脏里开展武装斗争的光辉一页而载入史册。

     


    TAG: 两当 天水在线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