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园博会——【插花】(2)(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6)(图)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6)(图)
  • 题南宅腊梅 [七绝](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4)(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5)...(图)
  • 赞天水诗坛双杰(图)
  • 扶贫路上那颗星 文/王峰梅(图)
  • 腊日巧遇大寒[诗作一首](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3)(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2)(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越小瀑布】(越南)...(图)
  • 古坡草原 原创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1)(图)
  • 青葱岁月(三)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12-05 13:59:01 / 个人分类:心情日记

     五 向首都北京前进
      

     

    我在天安门前留影(照片有些残破)


       株洲到北京得坐近20小时火车,十月十五日,我们是次日凌晨一点多到达北京先农坛体育场。可能是集中安排进京的串联学生。体育场内人山人海,足有一万多人。也没有人组织,我们找个地方把大家随身东西集中,有我和王启江看管。鲁志忠等四人探听情况,以便下一步安排到落脚之地。我们在火车把带来的食物已吃完了,晚饭没地方吃,饿的前心贴后心,到了极点。晚上没睡觉,困到极点。一路劳顿加上北京零下 5-6度,我们身上秋衣,冷到了极点。我坐在地上就要睡着,一会又被冻醒。操场上有的学生捡来冰棍筷子,包装纸点燃取暖,脸烤的黑黑的,有的把石子当足球踢,以抵抗寒冷。
       我们等两个小时左右,不见同学回来。我和王启江不能傻等了,找他们去。不料这一去,不但人没找到,还彻底失联。当时没电话,没约定有标志的联络地点,找到东方发白,还没见人影。这时来个拿喇叭的年轻人喊话:同学们,欢迎你们到北京。由于人较多,我们五十个人主自由组合,我们派车到接待站。
      我和王启江加入一个组合,乘上向北开的大客车。我们没坐,当通过天安门时,我腰饿的直不起来了,半睁眼睛看看朝思夜想的天安门。车右拐直奔东面而去,约一个小时到达一个学院:通县官庄建材学院。
      安排好住处,就九点多了,食堂午饭没开。我们到市场转转,看看饭店有吃的没有。不料,这群如狼似虎的学生风卷残云,那轮到我们的份。小饭店只剩下可怜的甩袖汤了,买一碗充饥,总比饿着强。喝完汤又买两个大柿子填到肚里。总算有点精神了。
      我和王启江还惦记联络同学。买来纸笔,写了七八张寻人启事,贴到北京火车站,先农坛体育场,期望同学们看到来找我们。后来才知道,他们没停留,找不到我们两个就打道回府了。


       五、启江住院


       接待站为了做好毛主席接见学生的准备,上级派来了解放军对学生军训。主要正步,齐步走,队形的整齐划一。每星期留两天串联时间。
      我和启江到了清华附中,人大等学校,看大字报,认为好的抄下来。
       一天训练结束,晚上休息,我看启江同学。晚饭也没吃,倒头便睡。
       我感到反常。北京人生地不熟,同学们不知去向,我们两个就要互相照顾,这是责任。我叫几声,他没言语。我用手摸他的头。不好,太烫手了,这是发高烧。我说,启江看病去。学校医务室是学生们就诊的地方。他不动,我发起火来,走,必须去看。我把他连拉带拽弄到医务所。
       看病排队的有四五十个人,我高声喊道,我们这是重病号,请让我们先看。大夫听到后,就先给我们听诊,量温度。体温39.5度,肺部也有问题,大夫说必须住院治疗。   医生联系接待站来了吉普车,接待站陪同两个同志,就没我的座位了,接待站让我明天白天去医院看望。
       第二天,接待站告诉我,启江住进儿童医院。
       早饭后我立即启程。在公交车上我就想北京人打听儿童医院在哪,一个人告诉我,在三条胡同,王府井东面。
      我下车找到叫三条的小胡同。终于找到儿童医院。门卫是个老头,带个水晶茶晶,像个账房先生。
      我问住院部在哪,老先生打量我一眼:你同学几岁?我说十七了。我们这只收十岁以下儿童。我愕然了。老先生又说,北京好几个儿童医院,你同学可能在地坛的工农兵儿童医院。
       我有乘上公交车向西单方向赶去。
        经多方打听,终于找到工农兵儿童医院,这是中国最著名的医院,林巧稚大夫就是这医院的。
       我找到串联学生的专用病房,看到王启江同学打着地铺,上面是医院雪白的被褥,旁边有两斤左右的鸭梨。他昨晚打了点滴后,退烧了,人也有了精神。拿起一个鸭梨递给我,我说算了,你病号吃吧。看到同学恢复健康,我把心放在肚子里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
       告别同学我竟走不出去医院,找不到出口,经护士小姐指引,才踏上返回的路程。
      
      六、 接受毛主席检阅

     

     

    我们在长安街两旁,接受毛主席乘车接见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军训解放军重新给我们编队,练习队列。
       十一月二十五日晚饭后集合全体师生,传达学习国务院文件,主要内容是如何做好毛主席接见的组织工作。详细讲解了前几次接见出现的问题,防止踏踏事故。
       这一夜我们基本没睡觉,一个又一个文件传达。下半夜排队发放食品,每人大约不到一斤饼干,还有两根火腿肠。
       天刚放亮,我们就乘上大巴,向天安门方向进发。到了建国门,就让我们下车步行,一直走了五公里,到了军事博物馆,列队等待毛主席和中央领导车队检阅。大约上午九点,毛主席车队中速开了过来,同学们立刻站了起来,高呼毛主席万岁。我看到毛主席站在敞篷轿车上挥手,其他领导穿一色黄军装,分辨不出是谁了。接见时间很短,据说主席车队开到京西机场,还有红卫兵接见,当时外地来的北京师生有四百多万。
       接见后我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立即写信给父母,分享这最幸福的时刻。

    接件后国务院下达文件,大串联停止,回原地闹革命。我和启江分配的车票是十二月十二号。结束了近两月的串联征程。

       当时我们十六七岁,这是同学们独立的走出家门长途之旅,增加了友谊,锻炼了能力,见到祖国大好河山和建设成就,是我们青春时难忘的一段插曲。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