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2)(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3)(图)
  • 观月吟怀[七律一首](图)
  • 游晋祠——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山西...(图)
  • 菊展佳丽(图)
  • 【中国秦腔网】天水市秦州区老年协会樱花...(图)
  • 深圳菊展(12)(图)
  • 惠州盐州岛落日(1)(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第二届“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杯”全球华语散...(图)
  • 游云冈石窟——天水猫王户外俱乐部440期...(图)
  • 深圳菊展(11)(图)
  • 惠州行吟(为卫斌老师惠州摄影题照)(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11期活动-黄柏塬里...(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1)(图)
  • 温家峡里秋色浓(图)
  • 马跑泉公园赏菊秋行[七言律诗](图)
  • 深圳特区四十年感怀[七言律诗一首](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2)(图)
  • 惠州落日连拍(3)(图)
  • 庆祝深圳设立特区40周年——【菊花展览】...(图)
  • 菊美人亦娇(图)
  • 《从小河沿到北大荒》入选《匠勋》出版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0-09-21 08:15:04 / 个人分类:关东记事

     

     

     

     

    佟国福家的几代人都是沈阳城里的,沈阳解放的那年,佟国福结婚也住在了沈阳大东区小河沿儿花园寺胡同。这里相距五一兵工厂较近,上下班很方便。
       小河沿因有万泉河而得名,那里不仅景美,也十分热闹。什么说书馆、戏园子、电影院、洗澡堂······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就连奉系军阀张作霖手下的两个重要人物,与五一兵工厂前身“东三省兵工厂”有瓜葛的吴俊升、杨宇霆,都在那条街上有公馆。说小河沿儿是沈阳城里的一个好地方,有清代的诗为证:
    万泉河畔引清流,白舫蓝舆作冶游。
    六月莲花三月柳,醉人风月似杭州。
         时常,赶上倒班和节假日,佟国福与媳妇高桂兰带孩子出去溜溜街,听听戏,看看电影,工人的生活说不上多浪漫,倒也有些城市人的情趣。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繁华的好地方,没有让佟国福住得太长的时间,枪厂北迁,使他不仅离开了小河沿儿,也永远地离开了沈阳这个有名的大城市。
    枪厂北迁,佟国福刚要报名,新厂成立护厂队把他给选中了,因为他有个五一兵工厂第一届党代会代表的身份,既积极又可靠。护厂队要提前北上,佟国福回家和媳妇一合计,干脆全家一起走。于是,高桂兰抱着孩子也跟着一起上了火车。
        佟国福也不知道火车往东北方向跑了多远,随着雪漫山野,荒无人烟景象的出现,过去听说过苏联有个叫西伯利亚的地方浮现在眼前。枪厂要去的黑龙江是不是离那里很近呢?他在心里琢磨这事儿的时候,媳妇或多或少心里也感到有些忐忑。
    高桂兰的不安恐怕是一种预感吧?火车夜间到达北安,接站的是一辆马车,赶车的人身穿羊毛皮大氅,狗皮帽耳上挂的全是白霜。佟国福和高桂兰抱着穿得小棉花包似的的孩子,还没走出站口浑身上下就被寒风打透了。
    佟国福被安排住在北岗,因为是日本兵营改造的,所以远离北安城里大概有三四里地,就那么一堆一块百十户人家,说得不好听一点儿,像个集中营一样。
        白天,男人们迎风踏雪地从东北边儿走到东南边儿,七八里地进厂上班;女人在家做饭,烧着炉火取暖,尽管这样,孩子小手冻得红肿的像个小馒头。夜晚,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风声或急或缓,有时刮得让人心里瘆得慌。大冷的天,高桂兰很不情愿出屋,去趟外面的茅房都要下很大的决心,暗想这里和小河沿儿可真的不是同一块天地。
    熬过冬天,北安小城也从冬眠中苏醒过来。春风一刮,杨柳依依,一片绿色,大街上见到的人也多了起来。商店里除了卖点儿日用品,大部分东西都和农村人种地有关。到了六七月份,三道街那个地方才有了拉洋片的、演戏法的、卖大力丸的,似乎显得热闹了许多。但在高桂兰眼里,北安还没有沈阳小河沿儿的一个公园大小,姑且把北安叫做城吧!有现代诗为证:
    横八竖二街数条,洋楼几座压树梢。
    草苫陋屋临门店,不遇春秋人见少。
    那天高桂兰闷得实在不行,拉着孩子上了所谓的城里。在三道街看一个人变戏法。那人变得很神,手里的一把做针线活用的钢针,一仰脖儿就吞到了肚子里,然后把一根线又放到嘴里,用手往出倒线。不曾想,吞进肚子里的那些钢针,顺顺溜溜地都穿到了线上,被一根挨着一根地拉了出来。娘俩看得入了神,竟然耽误了做晚饭的时间。
    佟国福带着疲倦的身子下班回来,没吃上饭也没生气,他知道媳妇和孩子窝在家里太难受。于是,他挽起袖子一边和媳妇做饭,一边还唱着《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不知唱了多少遍的歌。这歌既是唱给自己听的,更是唱给高桂兰听的。吃完饭,他又抱着孩子亲热,想尽量让娘俩看到自己高兴也随之愉快。见佟国福没有埋怨什么,高桂兰说:“你们工人确实有力量,能把**送到朝鲜去,你和工厂领导说说,能不能把沈阳的小河沿儿搬到北安来?人家小河沿儿无冬历夏,出门就有变魔术的、耍猴的、说相声的、拉胡琴唱戏的,多热闹啊,咱们三天两头的还能看场电影,听回戏。现在可倒好,赶上吃在念佛了,时间长了还不得把人憋死啊!”冬天的寒冷高桂兰渐渐地有点适应了,可这没有秧歌没有戏的寂寞很让人郁闷。一天到晚,除了吃饭睡觉,早晨送走上班干活儿的人,晚上说不上什么时候回来,有时一连几天看不着人影儿,生活未免有些太乏味了。佟国福倾听着媳妇的唠叨,挠着脑瓜皮儿。
        要说工厂领导水平就是高,像孙悟空一样能钻到人的肚子里,听到了一些---像高桂兰这样的反映,注意到了职工家属们生活的单调。特别是沈阳来的那些人毕竟有大城市生活的经历,生产红红火火,文化生活也的热热闹闹的。
    厂长尚耀武给会唱京剧的张大吉打电话,说:“沈阳的戏园子你就别去了,到北安来给职工唱唱戏,三年后我再把你送回沈阳。”李志坚书记在干部会上动员各车间办宣传队,自编自演文艺节目。二车间书傅润滋组织车间宣传队在车间演出后,又用两台大汽车搭台子去西北岗、南大营家属区里演节目,还让刘守信的妹妹和马红怡的丈夫唱二人转。厂里接二连三的举动烘托出一件大事。1953年工厂用部里的奖金还盖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工人文化宫。李志坚书记特还意去北京,请当年视察庆华厂的朱德总司令题写了“文化宫”三个字。这下好了,工人阶级到底还是有力量,庆华厂虽然没有把沈阳小河沿儿搬到北安来,却把那里的繁华与热闹搬来了,连北安城也跟着一起阳光灿烂。
          文化宫那天上演电影《智取华山》,佟国福找了一辆马车赶紧回家接媳妇和孩子。一说要去文化宫看电影,把高桂兰和孩子乐的像过年似的。高桂兰照着镜子打扮一番,给孩子穿了新衣服。北岗离文化宫远,大人可以走着去,小孩走不动,有了马车,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都跑出来往车上挤,眼看着坐不下,往下撵谁谁不干,佟国福只好答应明天还去,这才算解了围。一辆马车晃晃悠悠地拉了一车人奔文化宫而去。
        走进文化宫,高桂兰有些惊诧不已,大大的舞台挂着大银幕,大厅里一排排的座椅从前排到后,二楼上除了正座,还有像包厢那样的耳座,少说也得坐两千多人。这样的地方小河沿儿可没有,他和佟国福看电影从来也没进过这样大的电影院。这个文化宫在沈阳城恐怕也是数得着的了。
           高桂兰抱着孩子坐在文化宫里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偷偷地高兴,不怪佟国福成天唱《咱们工人有力量》,说不上那天,他们再是一把劲儿,真能把沈阳的小河沿儿搬到北安来呢!


    TAG: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0-09-25 16:32:03
    欢迎点评指导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