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伙伴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30 16:38:29 / 个人分类:心有千千结

        离开那里好几十年了,再也没有回去过,说不想是不可能的,但最想的还是我儿时的伙伴娇娇,或许是皮肤太白的缘故,脸上的几个雀斑很是明显,头发也有点发黄,一年四季整齐地编着两个齐肩的辫子,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一双不大的眼睛,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她的一对小酒窝,平时不爱说话的她,可总喜欢笑,因为笑,那对酒窝就时常展现着,看着这样的娇模样,大家都不习惯叫她的名字,只喊她娇娇,所以这压根就不是她的小名,顶多就是外号。

           我认识娇娇差不多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妈妈调那所学校工作,我就插她的班里了,她平时很安静,不像我那么好动,更没想到的是,看她话不多,可藏着一肚子故事,而且大多是鬼故事,别人或许早听腻了,可我很感兴趣,开始追着她听故事,什么谁家里养了一头猪,不好好喂把猪饿死了,猪死后投胎他们家做儿子,可没几岁就夭折了,为的就是报复。谁家人特别好,可惜没儿女,老天送给他们一对蛇,这蛇什么都能办到,为的就是感谢这家好心人,等等,几乎都是好人好报一类的。有时候故事没讲完,放学后没事我会追到她家听,别看她人不大,吃过饭她是要刷锅喂猪的,她一边干一边给我讲,多数我是不爱去她家的,她家里有父母哥嫂,似乎感觉人很多,而且都不大说话,面无表情,我有点怕她家人,我最喜欢的是夏季,夏季放学她是要打猪草的,这样就我们俩单独一起了,不用去她家,我一边帮她拔猪草,一边听她讲故事,有时候到了玉米地,一眼望不到地边,风吹着叶子唰唰一响,再好听的鬼故事我也害怕不敢听,急着要回家。

        就在她的故事翻来覆去我都会讲的时候,她变戏法似地拿出小说给我看,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本就是《林海雪原》,书很旧,书皮早没有了,用牛皮纸贴了个封面,开始是激动和兴奋,慢慢她一本接一本给我的时候,我就只有期待了,期待一本比一边更好看。这些书都是她从她哥哥那里倒腾来的,她哥哥是村里公认的第一文化人。书让我和娇娇关系日益密切,只可惜初中我们一起上了一年,我又因为搬家而离开了那所学校,差不多高中快毕业时妈妈有事去那所学校,我急不可待随妈妈去了那里,因为我很想娇娇,当我踏进那个我不喜欢的大门时,一切都不是我想像中的了,娇娇初中毕业就嫁人了,当我闷闷走出她的家门时,她母亲说今天她刚好回娘家,这会有事出去了,马上会回来的。就在我站在她家门口,不知是走是等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远远走过来了,这不是娇娇是谁啊?我跑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她或许是激动或许是吃惊,脸涨得通红,可她隆起的肚子我看得清清楚楚,腋下夹着一本书,她说是刚借的一本小说,拉着我要到家里坐坐,看着她的样子,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说没时间了,要赶车,简单问候了一下我就离开了,当时我也小,只是想不通她不上学结婚了,她一定是变坏了,看着她生气,我那时多幼稚,多可笑啊!一个农村生活的女孩,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能自己主宰命运着几人啊!她那么喜欢看书,难道就没有自己的梦想?可我怎么就那样傻,竟然不理解她。后来听说她生了两个女孩,我想她还会再生的。再后来我也越走越远,没机会回去,更没办法联系到她,那次见面竟然是最后一次,她的大肚子,她的涨红的笑脸变成了我脑海的永久。

        现在算来娇娇或许当奶奶了,可我依然清晰的是她小时候的模样,长长的刘海,一对小酒窝,淡忘的是那些鬼故事,更清晰的是和我一起开心快乐的点点滴滴。其实她是有大名的,她叫国娥,这我怎么能忘记?

       我的好伙伴,你还过的好吗?我也早结婚了,我的儿子也长大了,你和孩子都好吧!我们还能见面吗?这怎么可能。

     


    TAG: 伙伴

    引用 删除 rtje   /   2011-10-24 15:12:59
    生活是一杯酒,辛辣、芳香又有深度;或苦或更悲伤,下载浏览极品书籍:163.fm/DTGQ9iM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