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杨师
  • 送郎当红军(图)
  • 苹果熟了(图)
  • 庚子中秋遇国庆吟怀【诗作一首】(图)
  • 停水通知
  •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图)
  • 湖南凤凰古城之夜(1)(图)
  • 荷兰郁金香献给国庆 中秋双节(1)(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09期活动-武山花果...(图)
  • 致《匠勋》首发式的贺电(图)
  • 怀念表哥蒲光华—文图/王启珍(图)
  • 报刊花絮!(图)
  • 夸磐安辣椒(图)
  • 双节夜龙城(图)
  • 为艾叶书法题照(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3)(完)(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3)(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4)(图)
  • 鼓韵(图)
  • 2020(庚子)年祭孔子文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2)(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2)(图)
  •  二〇二〇(庚子)年祭孔文(图)
  • 端午节时忆乡愁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6-15 14:20:19 / 个人分类:原创

    端午节时,忆乡愁

    轻盈的时间,消失在指尖隙缝里,空留刹那间的模糊的背影,蔓朔了我伫立张望的季节。站在岁月的明媚,轻拈着光阴的命脉,淡着绚丽的色彩,在盛夏焦灼的静待中,一束比夏更浓的情,执意演绎着一场足够的精彩、热烈的来了,洒泼着浓浓情怀

     

    又到了端午节,街道两边一堆一摊的满是红艳艳的香囊绣包、花绳。细嗅空气中游弋着一缕一缕香草味艾草味。自己就蹲在摊位上挑了一个香包,挂在包边,准备把端午带回家。超市里摆满了各味各样的粽子和油糕,通知大家端午来了。

     

    七彩的夜幕下,城市的街市里,看到许多人只卖了几个粽子和油糕,香囊鲜有人买,我呆了又呆。可能是城市的孩子不习惯它,而大人们又过了这个年龄,也无,于是就冷落了街头等待客人来买的商客。是啊,城市是现代,端午只属于农村,属于传统,和城市无关。

     

    端午节的情怀早在多少年前,存放在老家那条深巷里。每年的每年,她眺望你,偷撩你让你拨开一把艾草细瞅,一掬香草细嗅那时青果刚刚坐实,黄瓜秧子刚上架,菜瓜起蔓开黄花,离端午还有三五日。只要天气无雨,傍晚时分,巷道里的婆婆妈妈们就端着她们的针线笸箩,提着小木头凳,步出院落,坐在自家大门口,手上做着香包,嘴里说着家长邻短的话,笸箩里放着彩布,彩线,香草。我们孩子就围着自家人,一会儿手里缀出一根线,一会儿翻个花布头。“别动!去!一边玩去。”惹恼了妈,就像赶小鸡样哄。于是我们又围到另一家,静静蹲在旁边,托着腮,歪着脑袋,斜眼瞅望着。手巧的,一个下午,也只能做一个简单香包。复杂的像:葫芦、荷花、梅花、蛇、青蛙、菱角、三五日才能做好。

     

    香包做完了,开始做凉粉。先用隔年存下来,特意留给次年端午的荞麦(因为端午节时,新的荞麦还没播种),自家的石磨上碾碎成颗粒状,也就是“荞糁子”,待到晚上睡觉前,再放在盆里,放水浸泡半晚,等到凌晨“荞糁子”泡涨发软,便放在案板上使劲搓,搓的时间越长越好。这样做出的凉粉坚柔有韧劲,不轻易化开。然后,再将搓成糊状的荞糁子放在细箩里,锅上放上两根和锅直径大小的竹棍再把箩放上面,用水将揉成粉的糁子往下洗。然后在锅内熬,老家“馇粉凉”,用擀面杖或者勺子均匀小力朝一个方向不停地搅动。随着锅里的温度越来越高,原来的液体在渐渐变稠,直到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像融化了的果冻一样的糊状物,等一切妥当之后,母亲把锅里冒着泡的热粉盛进事先准备好的瓷脸盆或者碗里,盛了出来晾凉,待天亮后,一盆亮晶晶的荞凉粉便做了。馋嘴的孩子们一起床,妈妈们便将切好的凉粉放到碗里,调上炒好的韭菜汤、油泼辣子蒜泥、还有自家酿的粮食醋,便可吃。吸吸溜溜的一碗凉粉下肚,那种美味和舒服的感觉,现在的孩子是无法体会的。回头再看,一个个小孩嘴上满是红红的、油油的辣椒油圈,那滑稽像,甚是可爱。

     

    吃的都准备齐全,就差一项最重要的拔艾草,摆露水了,端午节当天的早上,天刚麻麻亮,我就被母亲一个个从被窝提溜起来,睡意朦胧的村外的湿地摆露水。出门,巷口已经有好多邻居家的大人和小孩在等我们。顺着巷子走到村口,来到一片荒地,里面全长着艾草。孩子站在地边,母亲早已准备好的七彩花绳绑结在我们的手腕上,母亲俯下身,把艾草上的露水掳下来,往我们的头发上抹据说我们这一年都不会碰到蛇。身上有了艾草味,就不被蚊虫叮咬,头发会长得又黑又长。那一年,是不是真的没见到蛇,没被蚊虫叮咬,我忘记了。在大人们拔艾草时,我们也没闲着,手巧的会用艾草合着柳枝编一个帽子上面缀一些野花,戴在头上,顺手再做个柳笛吹着,那种美,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当太阳冉冉升起时,我们带着各自的艾草准备回家,记忆里,每年拔艾草最多的就是母亲,她会把一小部分艾草插在家里的门和窗户上,剩下的用来做艾草绳,把艾草搓成貌似麻花辫样的绳子,晾干,盘好,等到夏天黄昏时把艾蒿点燃,让艾蒿的烟慢慢地填满整个屋子,浓浓的烟雾让蚊子无处可藏,除了烟大以外,比现在的蚊香不知要好多少倍。

     

    最开心的莫过于端午当天,往学校里给老师端好吃的。那时,物质匮乏,但,不论老少,人心都很淳朴,尤其对老师的尊重都怀有一种敬畏。端午当天如果赶上上学,就能看到山路上,每个孩子的手里都端着一个碗,那碗里盛着的是各家的甜醅、凉粉、面皮等,都是端给老师的,几乎每家的大人在孩子出门时,都会说:“把碗端好,别撒了,记得叫老师来家吃晚饭”。等上课后,老师推开教室门,看着讲台上,各种样子的碗和碗里盛着的吃的时,那种开心,不是因为碗里的东西有多好吃,而是,被家长和学生的肯定和尊重而感动。于是,这个端午的上午,我们基本不上课,而是在和老师的吃和玩中度过。那种场面,那种开心,也许现在的孩子和老师一生都不会体会到。

     

    长大随父母离开了家乡。虽说不远,无事也没有回去;儿时的伙伴也像蒲公英的种子,被命运吹的满世界都是,相聚也难,回去也无处可去,便无回去的理由了。行走辗转于都市,穿梭在水泥钢筋的丛林中。现代工业的文明,原生态的村庄已然城镇化。新型农业,使许多物种都失去了它们的家园。相同的场景可以用影像记录,然而远去的记忆唯有用心记录。很多时候,美好和遗憾是并存的,如,这个即将到来的端午,在街头那些花花绿绿的荷包和早早的上市的粽叶里,勾起了我早年记忆里的端午,然,人依旧,端午依旧,只是再也无法回到童年时,那种浓浓的裹着乡情的端午了。

     

     

     

     

     

     


    TAG:

    天水阿门 引用 删除 天水阿门   /   2018-06-24 15:15:35
    5
    陈治平 引用 删除 心怀本然   /   2018-06-24 08:35:43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8-06-20 18:45:37
    5
    昆仑山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昆仑山   /   2018-06-19 17:44:44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8-06-19 12:54:29
    5
    牧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牧云   /   2018-06-19 11:30:47
    5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8-06-19 07:36:29
    5
    高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高原   /   2018-06-19 07:36:19
    好文章,又引起了儿时的记忆
    野棉花 引用 删除 柳林客   /   2018-06-15 14:44:03
    希望天水在线把我的博客开封吧,封在五指山下好多年了呀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