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观崖如泼墨...(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2)(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6)(图)
  • 娲里桃乡摘桃忙(图)
  • 《孽 缘》(长篇连载)(第一章第十一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22 09:06:14 /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

             十一 溜狗的女人
     红又悔恨又晦气地从TL大酒店出来,心里头早已把那个秃顶得剩不了几根毛又长得像个虾似的皮老板骂了不止千遍万遍。他越骂越生气,越气越窝火。走在人行道上,路边的一块小石子硌了一下他的脚,“妈妈的,真是人走背字的时候喝凉水也噎得慌”,他很恼火,跺跺脚,一个飞腿想把这枚小小的石子连带心里的憋气踢飞出去,踢到十万八千里,踢到九霄云外去。由于用力太猛,他的一只鞋子跟着石子一同飞出去,他愣了愣,眼睁睁看着他的皮鞋划了一个小小的弧线,“叭”地一声,落在前面距他3米远左右一个溜狗的中年妇女的脚下。
     “妈呀…”,一个梳着高高发髻的女人,拖着稍胖的有些发福的身子,脚蹬一双半高跟的黑色圆口皮鞋,正在懒散又悠闲地牵着她的宠物狗漫无目地的散步,冷不丁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地一声怪叫,她在惊悸中盲目又机械地被牵在手里突然跳蹿的狗带着往前跑了两步,脚下一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里牵动狗的绳子也跟着滑脱,狗跑出去十几米远,又跑回到女主人身边,用它的嘴去拱主人浑圆的臀部。
     这是那种小小的宠物狗,比兔子大不了多少,通身的黑毛,但是头顶的毛却是金灿灿的黄色,有一寸长左右,被它的主人用窄窄的白纱条扎了两根竖得笔直笔直的辫子,象犀牛的两只角;狗的脖子上松松挎挎打着一个漂亮的粉红色蝴蝶结,随着头的动作,颤抖个不停。
    狗主人跌坐在地上,慢慢地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原来是后面那个掉了一只鞋子的手足无措的男人闯的祸,险些吓丢了她的魂。她的脸色由白变黄、由黄变红、转而由红变得冷凝下的铁青,冷面寒霜。无辜的她受到猝不提防的惊吓、惊惶失措的羞愧、大庭广众的失态、莫名其妙的委屈和怒火满腔的忿恨,在大街上,在众目睽睽下,怂恿着、撕扯着、激荡着、燃烧着、汹涌着,如海啸、如飓风、如火山喷发,天崩地裂、山摇地动,她顾不得她可能受过的良好教育、可能拥有的尊贵身份、应该维护的淑女形象、可能授人以柄的尴尬遭遇,顾不了那么多了,她铁青着脸,气急败坏地漫骂和指责那个莫名其妙带给她突如其来的攻击和难堪的男人:“你有病么?神经病!你要死么?长眼睛是做什么用的?我招惹你了么?你个臭不要脸的流氓……”
     “咳咳…那个…对…对不起呀大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红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窘态百出,脸由于紧张和失态而憋得红红地,像刚刚被屠户从鲜活的内脏中活生生取出来的猪肝子,他结结巴巴地想解释清楚,“真的对不起,听我解释,我只是…只是……”
     “呸!誰是你大姐?你也配么?瞧瞧你那熊样,听你解释?听你解释什么?你想解释什么?你干的好事,瞧瞧,瞧瞧你的破鞋子还搁在这呢,”她厌恶地指着刚刚还突如其来攻击过她现在静静地躺在身侧的一只脚尖的皮有点破损和脱落的黑色皮鞋,几丝浅浅的鱼尾纹掩映的粉面凝霜,口气咄咄逼人:“你解释什么?怎么解释?我招惹你了么?你个臭男人!坏蛋!变态狂!”
    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是个误会,是误会,我…我…我只是想……”红不能自圆其说,唯唯喏喏地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发生的事,与他的本意截然相反,但是却同他的行为息息相关,只能说是他的身体的某一个器官,具体地说是他的不争气的脚不听他大脑的指挥,直接酝酿了一场陷他于不义的无地自容的难堪和蒙羞的灾难。
     “误会?误会你个头!你个流氓,坏蛋!”狗的主人气愤过度,曲扭的脸,哆嗦的手,沙哑的嗓子,歇斯底里:“你就是一个混蛋、变态狂!说地轻巧,哼,你说是误会,为什么不误会到别人身上呢?”
     斥责和痛骂声引得路边的行人纷纷跓足观看,慢慢散步的、匆匆路过的、提鸟笼子的、挎菜篮子的、背小孩子的、夹公文包的、骑自行车的、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像赶场子看大戏或看耍猴的一样,眨眼的工夫,就把红和那个女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赛一个地,伸长脖颈,推推搡搡,饶有兴趣地想看个究竟,久久不愿离开。
     人呐,都是吃饱了撑的。这个世上还是看热闹的人多。
     那狗的主人看到围起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索性又哭又骂,拍着手、抹着泪、边哭嚎边诉说:“各位大爷大妈给评评理,你们看看,我好好地走我的路,没招誰没惹誰,冷不丁被后面走的这个臭流氓甩出去一只破鞋子打我,我一不认识他,二不欠他什么,凭什么要受这样的欺侮?青天白日之下,你们说还有没有廉耻?有没有王法?”
     围观的人群里,幸灾乐祸者居多,不明就里,指指点点,七嘴八舌,饶有兴趣,议论纷纷。
     一个和狗主人差不多年岁的穿黑上衣白裤子女人,故意大惊小怪地瞎嚷嚷:“哎呀我的天呀,这事我经得多了,有些个坏男人,就是那德行,别看人模人样,做的事实在是太缺德太下流了……”
     一个瘦瘦的理着街面上流行毛寸发型的青年,故意探着身子往她身上挤,一只手夹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夸张地横在他的胸前轻轻撘在那女的肩头,另一只手灵活又飞快地拉开她斜挎在身后乳白色背包拉链,两个手指头轻轻一夹,掏出来一个黑色钱夹,再一探,掏出来一个翻盖粉红色手机,熟练地装入自己的口袋,回头冲他旁边站着的一个面露惊讶的老太太恶狠狠地瞪一下眼睛,迅速离开。
     受到惊吓的老太太提溜着一篮子菜,顾不得看热闹,慌慌张张地扒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也赶紧走开了。
     黑上衣女人一点也没有察觉,依然滔滔不绝地发表她的高论:“前些天一大早我去河堤上锻练,一个小老头看到我走来,老远就脱他的裤子,呸呸呸,这挨千刀的坏男人,不得好死!”
     “可不嘛,我们那条街上,就有一个疯子,天天追着女人亲嘴,你好好地走路,他冷不丁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蹿出来,亲你一下就跑,你还没回过神来,他就跑开了。真恶心,没办法,只有自认倒霉罢了。”
     “瞧这人,目光滞呆,八成是个神经病吧……”
     “不要废话,打110得了……”
     “我看不像是个坏人,你看他穿戴整齐,不蓬头垢面,说不定真的是个误会吧……”
     人群中炸开了锅,唏嘘、感叹、同情、疑问、声讨、唾骂、坏笑,众生百态,不一而足。
     “好了!闭上你们的臭嘴!”红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怒火,像一头被激怒了的狮子,拼命睁圆了充血的两只眼睛,挥舞着双手,用尽全力咆哮着:“你们才是疯子呢!他妈的这是误会,是误会!” 他面色凝重又激动,狰狞又委屈,气急败坏地跨几步捡起他跌落的鞋子穿上,执着地不容反抗地拽起坐在地上被他刚才的气势吓得瞠目结舌惊慌失措的狗主人,快要突兀出来的直勾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看,恶狠狠地急急地对她怒吼:“你听我说,首先我向你真诚地道歉,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这是误会!刚才我的鞋子里进了一粒砂子,我想把砂子磕出来,由于用力太猛手没有拿捏得住,鞋子就带着惯性飞了出去。事实就是这样,你爱信不信!总之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刚才你骂也骂了羞也羞了,我想应该扯平了。我说了真的是误会,你自己有脑子好好想想,爱信不信!”他稍微喘了口气,如释重负地斥责围观的人群:“还有你们,唯恐天下不乱,有什么好看的?你们才是疯子是神经病呢!滚开……”他怒不可遏地冲向包围他的人墙,看热闹的人群急急忙忙闪出一条豁口,他冲出来,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撇下目瞪口呆晕晕乎乎的狗主人、狗主人脚下可怜兮兮的宠物狗、丢了钱物犹感叹万千的黑上衣女人、和一大帮子喜欢看热闹而余兴未了的无聊的男男女女。
     红憋着一肚子的窝火气,烦躁又懊恼,急匆匆地回家。还好,老婆不在,可能去买菜了,孩子也没有放学回来。看看表,11点刚过。他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对着镜子连连自言自语地骂了几声“晦气”后,调整一下情绪和心态,尽力想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幕幕的事,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赶紧张罗做午饭。

    TAG: 连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