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观崖如泼墨...(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2)(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6)(图)
  • 娲里桃乡摘桃忙(图)
  • 《孽 缘》(长篇连载)(第一章第七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10 09:50:19 /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

               七 谋 生
        日子是越过越艰难了。
        为生计所迫,娴和红商量着做点什么事挣点钱来养家。做生意呢,一没本钱,二缺经验,并且有风险,她们这样的家庭可是赢得起输不起呀;给别的企业或个体老板打工呢,一没有年龄优势,二没有一技之长;现在这个高不高低不低的年龄,没有技术,只能扫大街了。别说,还真的有招收扫大街的,年龄不限,下岗工人优先。可是真的要去扫大街,娴可是宁可饿死也不会去干的,多丢人呀,又脏又累工资低不说,让同学同事和熟人看到还不得笑掉大牙:“瞧瞧吧,瞧瞧曾经不可一世风光丽影的骄傲的‘白雪公主’怎么成了‘马路天使’了呢?真是山不转水转呀。。。”不干不干!就不干!!
        红的一个朋友明,做了多年的水果生意。人家是大宗的批发,一次进货就一个火车集装箱或两三个几十吨位的大卡车,批发反季节水果,也挣了不少钱,光置办房产就三套,在市区繁华的商业街门店两间,听说他在商业街卖的门店,现在升值到一个平方都在一万多了。不说别的,光不动产少说也得一百万不止。发大发了。
        生意是有钱人做的,是利堆利、钱滚钱的,有钱人做生意底气足魄力大,赔个十几二十万眉头也不皱一下。明有一次从陕西的乡下收购了两汽车的杏子,准备运到新疆去批发,根据往年的经验,一公斤杏子收购价1.60元左右,到新疆批发价最低也得3.60元,一趟下来,净赚两万多。可是这一次,半路上塌方堵车,耽搁了两天(正常一天多就到了),错过了好时机不说,新鲜美味甘甜的杏子,烂掉了一多半,在“麦黄烂韭”的麦收季节,高温酷暑,多放两天哪有不腐烂的道理?卖也卖不出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整车的杏子被倒到垃圾场,白白地扔了成本加上运费赔了近四万元不说,倒垃圾还要到指定的垃圾场交好几百块钱才能清运。
        还有一次,腊月二十几快过春节了,明从福建往老家贩运一批蜜桔,以前都是亲自跟车,这一次也是他自己大意了,一来春节临近归心似箭,二来呢,因为是常年贩运,当地的供货商运输商都是打交道多次的熟人,就没太在意,看着货装上车让司机先出发后,他坐特快卧铺火车再赶回来。到家几天了却左等右等不见那车货到。打电话对方关机,后来再打电话却被告知是空号,他这才恍然大悟是上当受骗了,两万元的货就那样轻易地丢了。
        这要在常人,早就哭天抹泪寻死觅活一蹶不振了。大款就是大款,明像没事人似的,和娴她们谈起这事,就如同在讲与他毫不相干的别人的故事一样的平心静气。
        明动员红卖水果,说从批发商那里每天批发一些,拿到市场去零售,既不需要太多的本钱,也没多大风险,就是苦点累点,一台秤、一辆三轮车,早出晚归一天下来,也能赚个二三十块的。
        红不干,嫌丢人。无论娴怎么开导怎么劝说就是不干。
        娴很生气。这根下岗后倍受艰辛的很敏感的神经之弦一经提起来就让人又感慨又伤心又怨怒,她把积怨已久的不满和愤恨尽数地发泄,又哭又骂:“一个大男人,没本事养家活口,整天呆在家里,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像猪一样,你还是个男人吗你?你看看我们这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跟了你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女人生气的时候说的话你不要当真,如同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对外公布的育龄妇女计划生育率,是一点点也不能相信的。
        听说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对各省市上报的计划生育率要大砍其半才敢对社会公布,这用行话说叫做“挤水份”。在数字文章昭显政绩工程的今天,据闻某个县的已婚育龄妇女计划生育率上报太高,被上级相关部门进行突击大检查,卡表册人不对口,严重失实谎报,无论刚结婚的新媳妇还是生了孩子的半老娘们,平均一个已婚育龄妇女给带了三个环,成为笑谈。怪就怪这个县的县长太实在了,只管给女人带环不管取环。你看这事闹的,嘿嘿。。。
        是的,女人生气的时候说的话你千万不要当真,“你个老不死的”――老而不死,舍不得你死噢!!别看娴那样凶地骂老公红,只是她恨铁不成钢,这个窝囊男人不骂他不开窍呀,你说一个大老爷们,面对衣食无落的妻儿,是面子重要还是生存重要呢?娴这样又哭又闹地撒了一阵子泼,别说,还真管用,红终于同意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菜市场摆个小摊卖水果。
        说干就干,红去问他妈借了一千块钱(说是借,还不是刘备借荆州,老太太在老伴在世的时候就偷偷地一点点存私房钱以备养老,用她的话说,这儿子儿媳妇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她俩兴冲冲地去街上50元卖了一台盘子秤,600元上旧货市场卖了一辆半新不旧的人力三轮车,第二天天麻麻亮就起来去水果批发市场批了些苹果呀、桔子呀、柚子呀等等六七样新鲜水果到菜市场支摊开始营业了。

    TAG: 连载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6-08-05 17:48:2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