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池风荷醉游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1)(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0)(图)
  • 暑日走西安(图)
  • 心中有热爱 笔下有乾坤——李晓东长篇小...(图)
  • 西京探儿(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机场】(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1)(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9)(图)
  • 男子“快手”约会被骗 甘谷公安迅速破案(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4期活动-再进中坝大峡谷(图)
  • 北斗颂(图)
  • 秦州区豆豆、星光世纪幼儿园举行2020届大...(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1)...(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5)(完)(图)
  • 国际魔术师龙凤先生做客天水文化旅游网络...
  • 五绝•缘聚甘泉镇西枝村农家(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0)(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7)(图)
  • 五绝•甘泉镇西枝村怀古(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9)(图)
  • 《孽 缘》(长篇连载)(第一章第六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09-08 10:50:13 /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

                              六 过日子像做贼一样
       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是千差万别的。
       娴的生活在一天天的窘迫中煎熬,说不出的前所未有过的艰难,每个月可怜的320元生活费,不够她以前卖一条裙子,现在呢,一分钱掰两半儿花,一分一厘,精打细算。
       原先上街卖菜看到别人因为一两毛钱同菜贩讨价还价,娴总是不屑一顾:不就几毛钱么?那么大半天地值得么?哪不能省出来那几毛钱?小市民,真是掉价!
       唉,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慢慢地娴也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她自己曾经不屑和讥笑的掉价小市民了,往往会因为一两毛钱同菜贩争来争去:凭什么要多给你那几毛钱?你的是血汗钱我的就不是辛苦钱了么?你一天讹我两毛,一个月下来就是6块。喂,6块哦,6块钱够我们一家人一个月的食油钱了!!当我是傻瓜呀?
       没事不敢上街,一出门就得花钱,宁可呆在家里睡大觉。朋友相邀聚会不敢去,一怕寒惨,二怕回请。最怕元旦、五一、十一等节庆的日子,婚庆的请帖应接不暇,有时候同一天就有几个请帖,可怜的320元生活费把她们一家三口的嘴堵起来不吃不喝也不够人情费,“人情费猛于虎”呀,“人情费”真的是不堪重负苦不堪言。这过的是什么日子,每逢节庆来临,亲戚朋友的电话也不敢接了,能躲就躲,能推就推。
       过日子像做贼一样。最头疼的莫过于冬天的暖气费,这是一笔硬帐,每年得1000元左右,1000元可是三个320元还不止呢,既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又要在平时的一粒米一颗葱上抠下来一点存起来用作交暖气费。以前的暖气管道和现在的不同,现在的有分户阀,以前的要卡暖气只能一个单元一个单元地控制。所以呢,因为你一户不交,影响到整个单元的其他住房都供不上暖,邻里邻居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全部交清吧,又没那么多钱,就只能先交一小半,其余的能拖就拖,捱过一天是一天。收暖气费的先是写黑板报发最后通谍限期交费(每年也有不交费的,不是交不起,是压根不想交,暖气公司也没办法。到处有不讲理的人,真是横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最后就在家属院楼下支一张桌子现场办公,三五个人在中午或晚上下班时间坐等。人是活的,可是钱款是死的,娴只交了一小半,没有办法,就只能躲起来,躲过一天算一天吧,有人敲门不敢开,更不敢有响动,蹑手蹑脚地挪到门口隔着猫儿眼看看是不是楼下收暖气费的。晚上灯也不敢开,什么时候那一帮子人撤了才敢下楼。
       唉,这日子过地。有一天娴的胃部隐隐地疼了一天,只是没有发作地太厉害,就没在意。晚饭后红有事出去了,女儿去了她奶奶家,娴一个人在家看电视,突然发作起来,疼地厉害。她强忍着疼痛,用手一下一下地挤压着以减轻疼痛。要在平时,要是老公红在家,她早就忍不住委屈地哭了。
       娴的胃疼越来越厉害,红又不在,家里也没有备有治胃疼的药。没办法,只有忍,忍是心头一把刀,就当是灵与肉分离了,疼痛的肉体是凡俗的,乃是我非我的,是我的则疼,非我的则不疼,要不疼,就要视作非我;升华的灵魂是超脱的,不落凡尘的,美仑美奂的,渐入仙境的。。。于是乎,疼非我之疼了。画饼充饥也好,望梅止渴也罢,就不去理会胃的不适带来的疼楚,只回味一些愉快的想起来就充满激情和自信的往事:。。。。校园运动赛场娇健的婧影和文艺晚会上优美的舞姿。。。。花季丽容面对众多追求者的矜持。。。。市内各服装城频频光顾的脚步。。。。同学同事们妒羡的工作环境和舒适的生活。。。。
        “叮铃铃。。。”一阵门铃声把娴从魂魄的游离中硬生生拉回来。她以为是女儿从她奶奶家回来了,挣扎着爬起来去开门,却是中学同学梅带着老公杨来串门子。梅和娴是同班,杨比她们低一级,梅比杨大两岁,技校毕业先后进了同一企业单位,也于6年前双双下岗,老公去深圳打工刚刚回来。梅是娴要好的同学之一,平时多有联系。
        娴让梅和杨在客厅坐下,疲惫地在另一个沙发上,歉意地有气无力地对梅说:“你给你们自己倒茶吧。今晚怎么有空?我前些天打电话你关机,好久不见,最近好么?”
       梅很吃惊地看着娴:“娴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坏,脸苍白苍白地怪吓人的!红哪去了?你们没有吵架吧?”
        “怎么会呢?我家红你知道那是拿锥子戳都不会吭声的男人,怎么会吵架呢?想吵都吵不起来,哪像你呀,老欺侮人家杨,杨你说是不是?梅又欺侮么?她要再欺侮你,跟姐姐我说,看我怎么收拾她!”
        “她那人你还不知道么?刀子嘴豆腐心!嘿嘿。。。哦,娴姐你是怎么啦?是不是哪不舒服?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医院看看?瞧你现在这个样子,我都心疼哩。。。”杨的嘴很甜。杨是一个很会说话和讨女人欢心的善于不留痕迹又不失时机献殷勤的男人,尤其在女人堆里,人缘很好,所以梅总爱吃老公的醋。
        “我没事,只是胃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晚上吃饭太急了点吧,没事的,过一会就好了。”娴强忍着疼,装做若无其事地同梅她小两口谈天。要在平时,她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今晚明显娴的精神状态不好,有一撘没一撘地应付着。家长里短地闲扯了半个小时左右,梅她们起身告辞,娴也不挽留,说改天再聚。
        “出去时把门锁上,我就不送了。”娴懒懒地目送梅和老公杨走后,皱着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在想是不是应该躺到床上去睡,门铃又响了。
        红有钥匙不用叫门的,这回娴想除了女儿不会再有别的人了, “这孩子,黑天半夜地跑什么呀?跟奶奶睡不一样吗。。。。”她心里边嘀咕边又挣扎起来开门。门开了,梅和老公杨一脸焦虑的样子,梅说:“娴,你看红又不在家,我们还是不放心你又上来了。我们陪你去医院看看吧,别这样硬撑着了好不好?”
        “我没事,真的没事,”患难见真情。娴感动得眼泪差点流出来了,“过一会就好了,真的,你俩回吧,我真的没事的!”
        梅和老公杨再三劝说,娴坚持不去,没有办法,她们只好满脸疑惑地带着担忧离去。
        娴听着梅他们下楼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艰难地挪到床边,拖鞋顾不上脱,沉重地跌倒在软软的浅粉色席梦思床上,又痛又恼又酸楚又凄凉,忍不住竭嘶底里地失声痛哭:“不是我不想去看医生,只因为我的兜里只有可怜的十块钱。。。。。。”

      

    TAG: 连载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6-08-05 17:44:0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