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观崖如泼墨...(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2)(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6)(图)
  • 娲里桃乡摘桃忙(图)
  • 让青春在幸福林区建设中熠熠熠生辉(演讲稿)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5)(图)
  • 她的眼镜片上,闪烁着唐诗宋词的光芒——...
  • 瑞雪飘飞中的诗意(组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18 13:48:22 / 个人分类:格律诗

          瑞雪飘飞中的诗意

      2011年的新年伊始,古老的秦州城,就迎来了几场清新的瑞雪,给入秋以来直到隆冬的干燥天气,带来久违了的亲切和湿润,如琼浆玉液,滋润着每个人的心田。


      元旦放假三天,1号有应酬,在外面疯玩了一天。在节日里撇下妻一个人在家里,多少有些愧疚,就想,在2号的今天,可得好好地在家呆一天,多陪陪爱人。这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着雪花,当注意到下雪时,地上的积雪已经厚厚的一层了。在不经意间,透过阳台的窗户看到拂拂扬扬的漫天飘雪。我痴痴地倚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纷纷飘落的雪花,外衣都忘记穿,动情地捕捉着瞬间的灵感,在手机上写下这首诗:



         《观雪》 


    蜡象银蛇舞,迎春柳絮歌。


    鹅毛翻卷处,痴者醉吟哦。


          (作于2011.1.2




      妻发现我半天呆在阳台上不进来,问我在干嘛,我说下雪了,妻说:傻瓜,今年又不是头一回下雪,你忘了圣诞节前的那一场雪么?


    哦,我怎么会忘记呢?那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呀,何尝不是圣诞老人给龙城百姓最好的圣诞礼物呢?我还写了一首诗呢――




         《今冬初雪(新韵)》 


    千呼万唤自姗姗,梦绕魂牵为哪般?


    圣诞节前辞旧岁,梨花满树扮人间。


                (作于2010.12.24)




      妻拿来我的棉外衣,轻轻地披在我的身上,我这才感觉到一丝的寒意,下意识地裹紧了衣服,犹自痴迷地观赏着鹅毛般漫天飞舞的雪花


      这一场雪,断断续续一直下到第二天。


      因为是过节,就起床比较晚。快十点了,才悠闲地吃着早点,照例是一个煮鸡蛋,一个葱花饼或一根油条,然后泡一杯浓浓的碧螺春香茶,端着茶,又痴痴地爬在阳台边,看着外面纷纷飘落的雪花出神。


      看着马路上偶尔匆匆路过的行人,妻突发奇想,说:我们去雪地里散散步如何?踏雪寻梅,哦,真是个好主意。


      妻在兴奋中轻轻地唱着歌,开始收拾打扮,我知道,女人要上街,哪怕是出门几分钟,那也是马虎不得的。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凯平兄,相约一同赏雪。


      我很歉意地对正在照着镜子梳理的妻说:凯平兄约我一同赏雪,要不你也一块去吧,玩玩。


      妻的表现很大度,也善解人意,她虽有些许失落,但是还是很支持我,说:那你去吧,你们在一起咬文嚼字,我沾不上边,也尴尬,我就不去了,我还是呆在家看我的韩剧吧。

         家有贤妻,我之幸也!夫复何求?!

        我同凯平兄在天水宾馆附近见面,然后顺着马路,走到藉河风情线,由东向西,沿着河堤,漫步在深深浅浅的雪地里。边走边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蠢蠢欲动的诗的灵感,又轻轻地滑进我的心扉,写下了如下一首诗,





     《雪中与凯平兄天水湖畔漫步(新韵)》 

    长河十里泛霜烟,粉饰太平春陇原。
    藉水冰湖牵两岸,梨花万树舞苍天。
             (作于2011.1.3)


      这时候,是上午十一点多,凯平说:约几个朋友先找个地方喝茶吧。遂打电话联系,三祥兄在上班,吉定兄有事情,别的朋友都忙各自的事,总算西堃兄联系上了,却说正要去一个同学家吃馓饭,并一再声明这位同学很好客,关系也很好,如果不嫌弃的话,就一同去同学家吃馓饭。


      馓饭这东西,在乡下很普通,在城里,却是不可多吃的农家特色小吃,尤其在严寒的冬天,吃一碗热腾腾的馓饭,比什么山珍野味都可口。


      西堃的同学确实很好客,看来西堃是这家的常客。我和凯平都吃了一碗,不是客气,是真吃饱了,西堃吃了三碗,比酒店的生猛海鲜都吃得爽。


      主人夫妇都是秦腔迷。吃完饭,和主人聊聊天、听听秦腔,就告辞了,打车到南郭寺山门,积雪冰冻,山上出租车上不去。我们三个,慢哉悠哉地沿着攀山公路上山,一路碰见一对很年轻的情侣在冰天雪地里找浪漫拍照片,看到我们来,友好又幸福地笑笑,下山了;沿途又碰到一对挑着担子背着包裹的中年夫妇,可能是山上的村民,朝我们仨惊异地上下打量一番,也下山去了。


      一路走走停停,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南郭寺山门前,山上一片宁静,没有一个游人。到得山寺,亦得妙句――



    《雪天与诗友访慧音山南郭寺有感(词韵)》 
    鹅毛飞陇右,携友慧音行。
    举目川塬白,攀阶脚步轻。
    空山人有迹,隐寺佛无形。
    僧扫门前雪,我吟心海声。
    红尘身外事,过眼化空名。
          (作于2011.1.3

      进入南郭寺的正门,迎面是大雄宝殿,西禅院是周老法天先生的住所,我们进得寺来,正好周老先生从里面出来,很热情地迎接我们。房间很暖和,南郭寺还是原生态的,冬天没有暖气,生着旺旺的火炉。
      80多岁高龄的周老先生,还显得精神矍铄,容光焕发,凯平兄诙谐地说,周老先生是沾了南郭寺这灵山的仙气。我想也是,任何人,在这样神圣、肃穆又充满灵气的佛家禅院住久了,都会有所造化和感悟的,所谓胸怀坦荡、心神合一、精气贯通、道法自然。
      周老先生对我们如同久违的老朋友一般,又是让座又是沏茶。大家落座之后,天南海北地谈天说地,更多的是谈南郭寺的变迁、南郭寺的风物、南郭寺的名胜景观,也理所当然地谈到杜甫和杜甫在陇右期间所作的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117首诗。
      我们边喝茶边很享受地听周老先生讲古道今,在不知不觉中,天色暗淡下来了。我又有了新的写作素材,在回家的第二天,作诗一首――

    《庚寅十一月二十九日访南郭寺于西禅院聆听80岁高龄周老法天先生讲道》

    南山耋期客,禅院话龙城。


    古柏春秋意,诗碑二妙情。


    北流泉水笑,龙爪树风鸣。


    闻道清茶醉,悟禅心境平。


    不知天色晚,瑞雪又盈盈。


           (作于2011.1.4



      在交谈的过程中,南郭寺的管理人员之一――徐金虎先生进来了。正好谈到杜甫离开秦州到同谷,谈到凯平兄在陇南的得意建筑手笔――晚霞湖上的水榭凉亭。徐先生屁股还不曾坐热,就随口吟出一首杜甫在同谷写的诗,我在如醉如痴的感悟中,又多了一份对南郭寺和南郭寺工作人员的敬重。
      徐先生是周老法天先生的弟子,是周先生衣钵继承人。于2009年夏月,值八十三岁高龄时,周老先生开山收徐金虎先生为徒。徐先生吟诵的杜甫的诗,是一首五言诗,好像是《发同谷县》,前几句诗云: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况我饥愚人,焉能尚安宅。......完整的诗句我不记得了,回头查一下再补充吧。我有一本杜甫在陇右创作的诗集,经常看。可是我这人记忆力不好,自己写的诗句第二天就忘记了。呵呵。
      

      言归正传,一会,又一位受邀的朋友上山来,是流星雨。流星雨我第一次见到,以前不认识,只是在论坛读过她的文章,她的随笔和散文写地很不错,文笔流利中带着秀气和灵动,感情细腻,文风独到。
      流星雨这天上午参加《天水在线》在羲圣园举办的博主大聚会。
      羲圣园真的是个悠闲饮食的好去处,坐落于天水湖畔,闲品香茗咖啡,醉看平湖泛舟,在草长莺飞间赏日出日落,何等快活。只是羲圣园的菜价太贵了,西餐更贵。我有一首诗,就是于2010年夏季在羲圣园吃饭时作的。

           《羲圣园吃西餐(打油诗)》
    四十年来老教条,头回坐享西菜肴。
    左刀右叉茫然用,果酱奶酪难分晓。
    半生不熟腥牛肉,咸淡何如吃面条。
    花钱受罪真冤枉,发誓仅此是一遭。

      看得出来,《天水在线》在羲圣园举办的宴会是很丰盛的。流星雨坐在一个角落,静静地听着周老先生讲道,也许还沉浸在中午《天水在线》博主聚会的兴奋和喜悦之中,也许同我一样突然有了灵感,在酝酿一篇美文吧,她一杯杯地品着北流泉的极丰营养和天然矿泉水泡的茶水。我想,流星雨是真渴了,至少喝了五到六杯水吧,只怪羲圣园的厨师给饭菜搁太多的盐了。

      徐师傅给我们每个客人续茶水,西堃执着地几次摇头拒绝,说不想喝,不要浪费了。徐师傅很风趣地说:这可是不可多见的神水,是南郭寺特有的上等泉水,不喝不要后悔哦。
      西堃还是坚持不喝,我想,可能是中午的馓饭吃地太饱了吧。
      在慢慢细品南郭寺北流泉之甘泉沏的香茶中,在聆听周老先生满腹经论的谈古论今中,在欣赏杜甫绝妙的陇右诗中,时间过地真快,当我们从古色古香的诗意中回过神来时,已经是花灯初上了。
      下得山来,凯平盛情,一并邀来三祥兄、吉定兄一起吃顿暖意融融的暖锅。三祥、吉定这二位仁兄,在千呼万唤中,姗姗而来。
      说来也凑巧,上得山来,凯平、西堃、我等三人的手机都没电了,差一点联系不上相约的朋友,好在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噢。
      回到家里,面对妻的问寒问暖,我除了愧疚,唯一能够给她回报的,就是写的几首歪诗。这个元旦假期,就这样,在幸福和内疚中、在充满诗意和浓浓的友谊中,匆匆而过。

      余意未消,灵感似乎很强烈,在后来的几天里,又作如下诗数首:

    《再记庚寅十一月二十九日偕诗友雪中登临慧音山 》

    开元纳祥瑞,邀友雪山行。


    曲径疑无路,琼枝错纵横。


    银峦添锦绣,妙句绘峥嵘。


    举目登高处,痴痴吟诵声。


         (作于2011.1.5



         《冬雪天水湖》

    冰凝三尺雪无垠,柳色湖光难问津。


    戏浪红鳞何所去,花开水暖再观春。

             (作于2011.1.6)


      回过头来,数了数,从元旦开始到今天,作相关吟雪的诗,就有11首了。瑞雪飘飞中充满诗意的灵感,真好!!


      最近很忙,难得清静下来,轻松悠闲一下,听一听痴醉的键盘敲击声,练练字。

      作此随笔,胡言乱语,不知道定个什么标题好,权且叫《瑞雪飘飞中的诗意》吧。


         ――月沐在线随笔于2011.1.18午时


    TAG: 天气 心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