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观崖如泼墨...(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2)(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6)(图)
  • 娲里桃乡摘桃忙(图)
  • 《孽 缘》(长篇连载)(第二章第一节)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8-10-16 09:43:18 / 个人分类:小说原创

        第二章 痛并笑着的娴和她的姐妹们
                 
                  一 琼醉了

       豪哥叼着粗粗的雪茄,从6号包厢走出来,来到娴他们的休息室,对领班阿玉姐说:你安排几个姐妹去6号包厢,耐心招待客人,都是老主顾了,不要怠慢了,但是这几个人比较难缠,小心点。豪哥说着,对娴她们几个人友好地笑了笑就走了。
       豪哥30多岁,是这里FP4娱乐城的老板,表面看起来凶巴巴地,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结实的身材,短发衬着的国字脸上,有一道从右腮梆到嘴角的淡青的刀疤,身着笔挺的浅黄色西服。平时不苟言笑,但是为人耿直、大方、讲哥们交情,对我们这些姐妹们也照顾很多,有好多时候碰到一些麻烦事,都是豪哥出来替我们解围。没有生意的时候,偶尔也请我们吃吃饭、唱唱歌、打打牌。
       领班阿玉姐是那种精明强干又人缘极好很会讨男人们欢心的妩媚女人,她做豪哥的撘挡,从豪哥经营这家娱乐城开始,已经有五六年了,豪哥的客户,有多半都是她的交情,
    所以豪哥也很器重和信任阿玉姐。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客人不是很多。在这个娱乐城上班的姐妹们,比较固定的包括娴有10个,打游击的20多个30个不等。
       芬她们几个刚刚招呼两拨客人不久。休息室就娴和琼、秀三个。6号包有五个客人,阿玉姐就让她们三个都去。听豪哥说那些客人不好伺候,娴心里就直打嘀咕,不想去,但是再没有多余的人,谁让我们是吃这碗饭的,只有硬着头皮去了。
       琼胆儿比较大,娴和秀跟在琼的后面走。到6号包门口,琼轻轻地敲了两下,里面一个粗野的声音吼一声:进来,妈的个X,怎么这么慢呀?
       推门进去,一股刺鼻的浓烈异味扑面而来,里面一片狼藉,烟味、酒味、汗臭味、臭脚气味,四处弥漫,笑声、骂声、碰杯声,不绝于耳。
       MTV中唱着好汉歌”――“。。。。。。。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洲。。。。。。
       五个男人喝红了脸,在横七竖八放倒在茶几上或脚底下的啤酒瓶中间,头对着头,唤五喝六地举着拳头碰着酒杯。看到她们进来,一个中年戴眼镜四六分头的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杯子没放好,酒洒在茶几上,顺着酒瓶子果盘子的间隙,嘀嘀哒哒地流淌。
       四六分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她们靠近,娴和琼敏捷地躲开了,秀稍微一迟疑,就被四六分头整个身体扑上去,搂着不放手,秀既惊又怕,不堪重负,妈呀尖叫着,带着惯性后退并跌坐到一个角落的沙发上,四六分头醉醺醺边呼哧呼哧地吐着臭气,边就势强抱着秀的肩在秀白白的羞红了的脸上一阵乱啃,引起另外几个男人不怀好意的淫笑。
        虽然这样的场面经得多了,可是娴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琼见状跑过去硬生生地掰开四六分头抱着秀的手,笑着劝说:来吧老板,我们陪你喝酒,别扫了大家的兴。
      行了强子,别他妈丢人现眼了!一个短短的粗脖子上带一根粗粗的黄灿灿链子坐在沙发中间的胖子边用手疏一疏背在后头的长头发,边指使坐在最边上的一个小个子光头:秃子,去把强子牵过来。
      秃子应声狠抽了一口叼在嘴里的香烟,呸地一声吐在地上,用脚尖踩着烟蒂转了半圈,走上前去把那个叫强子的四六分头搀起来,顺势往裤裆摸了一下,故意大惊小怪地叫喊:哟,伟哥,不得了啦,强子这小子经不起诱惑,已经湿了!
      好你个秃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伟哥笑得小眼睛眯成一条线了,端在手里的酒晃动着溢了出来。旁边另外两个男人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其中一个戴鸭舌帽的边嘿嘿地坏笑边摇晃着罗圈腿蹭上去说:我试试,我试试看这家伙泄了没……”,做势要摸强子的下面。
      秃子,我日你先人,他妈的你丫才经不住诱惑,见到娘们儿就上面流哈啦子下面泄尿水儿,我还没揭你丫的老底呢!感情酒鬼都是装出来的,脑子还管用着哩。强子被秃子和罗圈腿半拖半拽地往伟哥他们的酒桌前劝,可是嘴上一点也不让,还有你个罗圈,见色忘友,你也来凑热闹。是他娘的爷们你就过来瞧仔细了看看到底是怎么湿的?你他妈的刚才喝酒洒我一身我没吱声,现在倒充起好鸟来了……”
      一个瘦瘦的黑脸膛男人坐在伟哥身边,一手夹一支烟另一手举着杯子,饶有兴趣地隔山观火,结结巴巴地打趣:瞧、瞧你、你们这点儿出、出息,才喝、喝了几、几瓶呀,就、就找不、不、着北、北了,丢、丢人现、现眼,伟、伟哥,你、你说、说、说是、是、是不是呢?
      几个男人说着诨话相互打趣,笑地更欢了。
      秀又窘又恼,蜷缩在沙发里半天抬不起头来。
      在那种场合,虽然经常听到那样粗俗的低级趣味的话,但是娴还是觉得脸上发烧。琼倒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咯咯地跟着这一帮子起哄的男人们笑。
      都坐下,小姐给咱哥们把酒满上,接着喝,伟哥抬了抬屁股,又用手疏了疏光滑黑亮的长头发,你们也要喝,陪我们喝,我们要喝高兴了有赏钱,要扫了兴,这帐可得你们三位小姐付。伟哥笑着夹起一支烟,是宽盒“555”牌的,结巴忙不迭地递上火给点着,顺手拿起伟哥搁在桌上的香烟,给自己嘴里叼一支,给秃子和罗圈各递给一支点燃了抽。
      强子被秃子和罗圈拽到旁边左侧的沙发上,软软地耷拉着脑袋,嘴里还喋喋不休语无伦次地瞎嚷嚷,不一会就呼呼地打着呼噜,嘴角的涎水流出来,顺着下巴一滴一滴地渗入粉红色的沙发套子,一会就湿了一大片。
    来来来,我们姐妹几个给各位老板敬酒。琼跑过去把秀拉起来往酒桌上劝,秀有些不知所措地兀自惊羞不已。

       娴赶忙拿一瓶啤酒给伟哥他们的酒杯里倒满。
       琼给秀使个眼色,各人端起一杯酒,琼双手举杯对着伟哥甜甜一笑:伟哥,我们姐妹仨敬各位老板,每人四杯,四季发财!
       好你个小狐狸精,关公门前耍大刀,哥哥我是什么人呀?蒙我?还嫩了点!伟哥装作生气的样子,唬着脸,要哥哥我高兴,就一对一地喝,我们已经喝了三札了,你们才来,先每人罚两杯酒再说。
       对、对呀,先、先喝两、两杯罚、罚酒,再、再说。”“结巴给伟哥帮腔,秃子和罗圈也应该应该地跟着瞎起哄。
       琼笑地更甜了:瞧伟哥说的,这不显得生分了么?再怎么地,我们姐妹们也应该先表一表地主之谊吧,各位老板赏脸先喝了这敬的酒,我们再陪各位老板好好喝嘛。
       好,痛快!那就我们哥几个每人喝一杯吧。伟哥又习惯性地举起拇指上戴着一颗硕大墨绿钻戒的左手,轻轻地疏理了几下光滑黑亮的头发,接着说:然后一对一地干,你们可不要耍滑头噢!
       一杯怎么行呢?不喝个七星高照六六大顺什么的,至少得喝一个四季发财吧?琼不依不饶地继续坚持要每个男人喝四杯酒。
       四季发财?你丫以为财是那么好发的么?钱呐,都让你们这些娘们儿挣了,哪还有我们爷们的事呀?你们娘们儿挣钱多容易呀,哈哈哈。。。黑子你说对不对呀?伟哥的小眼睛一闭一闭地对着那个叫黑子的结巴挤眉弄眼。
       对、对呀,娘们儿挣、挣钱容、容易,不、不、不费、费劲,不、不、不花、花本钱。。。黑子结结巴巴地边说边坏坏地笑。
       是呀,真他娘的,娘们儿挣钱就是容易,不出力不流汗,他妈丫丫的钞票大把大把地进。没的说,我他妈的下辈子也做女人算了!罗圈不无感慨地大发牢骚。
       那就喝一杯吧伟哥,一帆风顺,一帆风顺!这些臭男人,话越说越不着谱了,琼赶紧打圆场。
       好,一杯,就一杯,然后你们三个陪我和兄弟一杯一杯地硬碰硬喝,不醉不归。伟哥的小眼睛费力地睁一睁,欠了欠斜靠进沙发的胖胖的身子,接过琼递过来的满满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秃子接过秀的一杯,顺手在秀丰腴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这娘们儿还挺充嫩的,嘿嘿。。。边调侃着也一口喝了。
       与此同时,娴赶紧端起另外的两杯酒,一杯给黑子,一杯给罗圈。黑子倒喝地痛快,罗圈吸一口烟趁娴不防把烟雾吐在她的脸上,热热地、痒痒地、呛的她低下头咳嗽了两声。娴被呛地眼泪都流出来了,忙用一只手背去擦,罗圈又得意又暧昧地笑着脖子一扬也一口喝了。
       看到娴被烟呛地又是眼泪又是咳嗽的狼狈样子,伟哥突发灵感,兴奋地说:烟酒不分家,既然喝酒就得抽烟,罗圈,给小姐们把烟给抽上,酒也都给满上。
       自己来。琼倒挺爽快的,一屁股坐在伟哥和黑子中间,瘦长的腿交叉着翘起二郎腿,拿起桌上的香烟,娴熟又优雅地伸出涂成粉色指甲的细长的两个指头,轻轻地夹一支叼在嘴里,黑子凑上去殷勤地递上火机给点着,色迷迷地看着琼长长的假睫毛下闭着的眼睛,眼睛下面红嘟嘟的性感的嘴唇,深深地美美地吸了一口,徐徐地吐出来,形成一连串的烟圈,由小到大、由浓到淡,冉冉上升。


    TAG: 连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