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20)(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5)(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4)(图)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天水市诗词学会走进会...(图)
  • 麦积区首个企业“青年之家”成立(图)
  • 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视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9)(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4)(图)
  • 走进大地湾拜谒女娲祠:东方散文杂志社全...(图)
  • 秋菊色愈浓(图)
  • 醉美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8)(图)
  • 东方散文金秋笔会武山水帘洞甘谷大像山采...(图)
  •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开幕式(荧屏摄影)(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2)(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7)(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第二届东方散文颁奖仪式暨全国散文作家金...(图)
  • 麦积区林草局党组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8)...(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6)(图)
  • 吴砦采风之碧峪沟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14 09:05:34 / 个人分类:随笔

     

                                                             吴砦采风之碧峪沟

     

     

                                                           一、碧峪沟映象

     

     

          午后的阳光射入原始森林,透过遮天蔽日的乔木缝隙,星星点点落在脚下,地面上厚厚的腐殖质松松软软,森林里弥漫着特有的野旷的气息。鸟儿们此刻都在歇息了,并不喧闹的河水,从笔直陡立的山涧里流出,清泠幽深。偶尔会有一片开阔的河滩,被山洪冲击下来的巨石、石化过的老树以及动物的骨骸,一切都安静地停驻。水杉油润地沿路生长,青苔在河石上湿润,河床两岸危崖高耸,藤萝叠障,绿色顺势时而交织时而攀援时而团抱,一垒垒的翠绿、新绿裹夹着藤黄鳞次渲染,当林间的氤氲升腾而起,阳光漫过,整个山涧顿时五彩斑斓。

     

    碧峪沟,第一眼的影像,便是如此。

     

    进入碧峪沟,所有的行程都需要涉水穿插而行,对不习惯走山路的人来说无疑举步维艰,人在谷涧里穿行,溪水喷涌而出,在巨石上激起白浪。天空被参天的林木遮蔽。幽谷、狭路,让人无论如何也与当地自古以来所传闻的薛刚反唐后入驻碧峪沟的传奇故事联系不起来,这或许只是以讹传讹呢,还是另有机关?这样的自然条件,大军如何行进,他们如何补给,又该怎样逃出生天?而在近千年之后,又一支传奇的队伍——太平军受挫后也进入了碧峪沟休整,是历史的巧合,还是碧峪沟果然有着厚德载物的好生之德呢?

     

     

                                                                               二、深谷传奇

     

     

    310国道进入碧峪沟,首先要经过的是佘家门村,从地形地貌上看,佘家门村处于秦岭河谷较狭窄处,是入谷的门户,俨然军事要地的前沿哨所。过了佘家门是一片较为开阔的腹地,前行五六公里处突然出现的谷口将这片腹地收拢起来,这个叫做南家嘴的地方与佘家门一起,严严实实形成一个巨大的口袋,倘若当年碧峪沟真的曾有驻军,这个大口袋的确不失为进入碧峪沟的峡谷地带之前浑然天成的防御屏障。那么,由此猜想,碧峪沟一定是有出路的,而且一定在另一端的出口也一定有要塞把守,果然,顺着卫星地图,沿着碧峪沟腹地一直向南,有南沟口的地名,南沟口一左一右有蒋家沟门与蔡家门(现隶属党川乡),这分明是出沟的门户,由此可达利桥通陇南进四川,似乎可以推断,薛刚反唐或者太平军大渡河兵败后,沿途流散的将士们北上隐于沿途的秦岭大山里,可以想见,他们放下武器,与大山外的人之间不相往来,谈吐之间亦讳莫如深,一度栖息于延绵的深山大壑,生息繁衍,再不问人间世事。

     

    碧峪沟的山系,正隶属于西源头起于甘肃的秦岭山脉,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的交汇,让这里的生态风姿绰约。渐行渐入,洪荒的气息,自远古的世纪扑面而来,身旁的植被也渐渐不同,脚下开始出现大片的蕨类植物,高大的槭树、皂角树、桦树历历在眼前闪现,国宝级珍稀植物之一的野生红豆杉,在这里成片生长。正当屏息感受旷野气息时,山势陡然一转,眼前的景象令所有人凝神窒息,不敢声张:放眼望去,平坦如铺着绿毯的大草甸,开阔、悠然,大片大片紫色的野棉花在阳光下盛开,天空碧蓝如洗,沟壑在一瞬间退却,山势变得不再陡峭,溪水也由疾而缓,近处屋舍俨然,远望梯田次第,宁静祥和。一瞬间的视觉落差,让奔波了一路的寻访者,恍若世外。

     

    到了这里,突然再不想去追究这里曾经来过多少人马,或者他们来到这样的深山里该如何驻扎攻防与进退,在历经波折与疲累之后,无论是今天来自都市的野游者,抑或是古时徜徉于胜败之间的勇士,面对这一刻的平和,都有来自内心的懂得。

     

     

                                                                                 三、万类霜天

     

     

    碧峪沟,来过之后,感觉还是叫碧峪谷才够唯美。清泠的溪水,深深的谷壑,总让人想起绝情谷之类的情节,二十年或许并不是太久,而这次采风组一行的四十多人里,又有着多少二十年的情结值得记忆和回味呢?走到一起,真不容易,论坛里的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经过路边古老的水磨坊时,因为时间关系不便停车耽搁。这座孤独栖身在山野间无人问津的磨坊,泛黑的木板房已成斑驳旧迹,曾经的繁华早已不再。因为一位故人与磨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一闪而过之间,心里竟突然有些许的不舍,忍不住回头又望了。

     

    先到达的是摩崖石刻,石刻在河对面的绝壁之上,内容是有人于嘉庆三年立桥及石匠的姓名落款,让人讶异的是,一面是绝壁,一面是并不汹涌宽阔的河水,桥是通往哪里的呢?一种猜想是在清嘉庆时期,这里水急沟深,阻隔了对面与这边的交通,对面的人需要去吴砦赶集或者到水磨坊;而另一种猜想是,对面崖壁陡峻并无通道,唯有近山巅处一个大岩洞豁然在望,这岩洞高悬于林莽之间,如今看来大概也只适合鸟兽虫蛇栖居,然而当年立桥于其下,难免让人浮想,或许这岩洞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玄机。

     

    正是山野生机勃发的季节,碧峪沟里潮湿肥沃的土壤让百草丰茂,奇珍遍野。沿途不断遇见五味子、当归、厥麻等多种药材,而奇遇是在一片阴翳潮湿的高地,远远长着一株人参,这样的不期而遇让人欣喜不已。传说人参遇见人是会转山跑掉的,因而采参人会将人参用红绳穿了铜钱绑好它再采,但又听说有人参的地方往往有蛇相守,一来并不想遇见就将它采走,二来心里多少有半分怕蛇的恐惧,终于没有走近,回头再望,它还在那里,红红的冠头。

     

    太阳慢慢斜下来照在林间,恰好的光影,让镜头里的画面入梦似幻。当摄影师们忙着采拍溪谷时,前面碧绿的潭影里出现令人心醉的一幕,一线弧形掠过,洁白的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不及眨眼,已倏然飞入远处的丛林里,鹤?朱鹮?太多的惊喜,来不及捕捉。

     

    碧峪沟里崎岖难行,且容易迷路,有四位年轻的小伙子为大家向导,有些摄影师拿着器材过河很困难,他们主动跳入溪水帮扶,当向他们道谢时,山里少年淳朴地笑笑,摆摆手然后只露出憨憨的笑容。到达大草甸的时候,草甸上有块极大的山石,那位裤子湿到大腿的少年脱了鞋子搁在石头上晒,旁边那一位少年向导大概与他不是很熟,只听见他们的谈话:“你结婚了没?”“没呢。你呢?”“也没,你干脆把裤子脱了铺石头上,一会就干了。”那少年脸一红。

     

    大草甸已是深山区,这里人迹罕至,在近山处采拍时,远远望见草甸靠山的地方,并着几个荒冢,在这封闭荒芜的大山深处,是什么人在这里长眠,他与他的家人们又曾经在这里过着怎样与世隔绝的生活,不得而知。领队的汪老师告诉我们几年前更深的山里还有人家耕种,由于自然条件艰苦,近年都搬去山下村里了。他们,是曾经避隐者的后人么?

     

    特殊的地理位置,不仅让人有另一种联想,秦州,自古是茶马古道上的集散地,古时无论是临邛的砖茶、四川的绿茶还是紫阳茶,一半以上的茶叶都会经过吴砦的茶马道进入秦州,进而转运至西。贩私茶是论律当斩的死罪,但在民不聊生的那些年代,不乏有人铤而走险,而碧峪沟会不会就是当时贩运私盐的秘密通道呢?

     

    由于必须在天黑之前原路返回,我们不得不中断深入碧峪沟腹地,渐渐暗下来的天空,令暑湿的峡谷内顿时凉气逼人,深林里可以听见野生动物们开始觅食时躁动。

     

    碧峪沟,如一方秘境,披着着太多的传奇色彩,秦关汉道的杀伐,王侯草寇的成败,寻常人家的作息以及万类霜天,都在这大山的深谷里平和生息,自在含藏。而碧峪沟森林公园的开发,人们的蜂拥而至,会不会惊扰了碧峪沟亘古以来的不事喧嚣呢?

     

    一只麋鹿,自丛林里蹿出,注视着我们的离开后,低下头,在溪边喝水。

     

     

     

                                                                        秦砚 20148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26 18:39:56
    -5
    引用 删除 吴砦人   /   2014-08-19 22:10:28
    写的真好,代表吴砦人中的一份子,向您一致敬!
    毛恩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三阳古斋   /   2014-08-16 20:57:17
    向才女学习!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6 09:28:48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4-08-16 09:27:33
    5
    心如止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麦积心如止水   /   2014-08-15 17:23:37
    5
    陇右人子量 引用 删除 陇右人   /   2014-08-14 21:22:0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4 20:53:41
    5
    引用 删除 大海   /   2014-08-14 16:24:07
    你好,写的很好,写出了碧玉沟的神秘感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4 16:21:50
    5
    李曉東 鷗鷺忘機 引用 删除 李晓东   /   2014-08-14 16:20:31
    静墨 引用 删除 静墨   /   2014-08-14 15:45:4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4 13:06:16
    5
    羿的水立方 引用 删除 立方水韵   /   2014-08-14 12:40:41
    5
    萤火点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萤火点点   /   2014-08-14 10:48:0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