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20)(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5)(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4)(图)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天水市诗词学会走进会...(图)
  • 麦积区首个企业“青年之家”成立(图)
  • 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视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9)(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4)(图)
  • 走进大地湾拜谒女娲祠:东方散文杂志社全...(图)
  • 秋菊色愈浓(图)
  • 醉美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8)(图)
  • 东方散文金秋笔会武山水帘洞甘谷大像山采...(图)
  •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开幕式(荧屏摄影)(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2)(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7)(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第二届东方散文颁奖仪式暨全国散文作家金...(图)
  • 麦积区林草局党组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8)...(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6)(图)
  • 吴砦采风之古城拾遗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8-13 16:20:39 / 个人分类:随笔

     

        古城拾遗

     

     

            ——记吴砦采风

     

     

     

    站在高高的吴砦东门城墙上向下望去,开阔纵横的陕甘大峡谷逶迤东西,渭水在沟壑间缓缓流经,雨后的初晴,让南北的峰岭云蒸雾绕,青翠逼人。一辆列车正由隧道里穿出,随即又隐去在对面山上的烟霞里不见了。此刻,我们采风团一行与南岸雄踞了800年的吴砦古城一起,安静地伫立,在高高的城楼上看长河涨落,看云雾开合,斑驳的史迹、古老的传闻将我们带入800多年前金戈铁马的古战场。

     

    历史上的吴砦古城,东、西、北三面均为天然悬崖,站在今天的城楼之上,依然可以感受到俯冲高踞的雄迈。吴砦东接陕西,西连陇右,是陕甘渭河峡谷之间的咽喉要塞,与秦州西南的天水郡一样,历来是进陕入川的门户,即使在交通如此便利的今天,也依然难舍其绾毂关中,屏藩巴蜀的首障地位。

     

    吴砦城在历史上的闻名,更缘于当地军民在南宋抗金作战时不屈不挠的英武气概。当年南宋政府已南迁临安,在秦州已被金兵占据的劣势下,吴砦军民在吴玠吴璘两位将军的带领下,在荒无人烟的悬崖峭壁间埋锅造饭、操演兵马,艰苦卓绝地一次又一次击退金兵的进攻,威武不屈,可歌可泣,吴玠吴璘两位将军也成为与当时名闻天下的岳飞韩世忠齐名的抗金名将。

     

    听当地人介绍,当年吴璘吴玠将军为御敌而筑城后,这里便叫做吴砦城了,当年操练过兵马的东西河滩,一直到今天,人们都称之为东校场和西校场。当我们登上昔日的城楼,耳边仿佛还鸣响着当年铿锵的战鼓与短兵相接的厮杀声。这座因为战争而筑起的不大的城池,因为抗击外辱,在人们的心里成为丰碑,在近千年的史迹沉浮里屹立不倒。

     

    从城墙向外望,城壕深达数十丈。战事稍息后的吴砦一度商旅云集,繁华无比,城脚下隔河两岸,客商歇脚的店舍连连,舟楫车马不绝于道。古城楼几经修建,抚今追昔,留给人们的并不止修短随长的感慨。

     

    走进今天的吴砦城,在大山厚重的背景下,山里的街市热闹简朴,淳朴的乡情浓浓溢出,恰逢街角小吃店里的花卷热气腾腾地出炉,摄影师们一拥而上围拍,憨厚的女店主忙招呼大家吃花卷,并一再声明不用收钱。偶见有黄狗横街而卧,旁若无人;健硕的大公鸡上街从容踱出方步;从包浆厚重的老店面的前堂厅门望去,后院里靠山崖处,豁然瞥见一株繁茂的凌霄花开得正好,一个枝儿斜斜搭上屋檐;而另一户的人家的窗花,一一手绘,花鸟虫鱼,人物传记,每一格都栩栩如生,悉心且有才艺的主人说每扇窗七七四十九格,两扇窗,一年一换。

     

    转过街口就到城隍庙了,门口的碑石,早已剥蚀得不见字迹。老乡俗,仍然是庙门对戏台,两株柏树参天而立,肃穆清宁。戏台两侧的飞天浮雕楚楚动人,仪态不凡,当是大师手笔。庙门上的铜狮门环铜钮,威仪凛然。最记忆深刻的,莫过于庙内偏殿,塑着尊判官大人,身着判服怒目而立,手持镣铐,供桌前悬着一方磬石,敲起来声色铿锵,回韵悠扬。据说谁家丢了物件或遇见不平事,敲了磬石来拜便有求必应,而当地人对判官的顶礼膜拜,也是有来由的。吴砦自古为川、陕、甘三省交通要道,物资云集贸易频繁,自然讼事颇多。清政府曾在这里设立“三岔厅”,主持诉讼,“三岔厅”并具生杀大权,可以先斩后奏,级别高于一般县衙,如今的三岔乡即源于这里。三岔,历史赋予这个名字太多的内涵。

     

    汪成保老师——此次采风活动组织者之一,正是吴砦人,他带领采风团,如数家珍般向大家介绍东城门、牌楼、城隍庙、水陆寺、春台观等等的遗迹,并把重头戏放在了吴砦中学的后操场,这里有一段南宋的古城墙遗迹,厚实久远的夯土城墙强赫然耸立在眼前,向我们证实着这里曾经的过往,高高的城墙顶上灌木丛生,这些夯土强历经宋、元、明、清、民国至今的风雨洗礼与沧桑,立于其下,怎能不使人于一瞬间感慨历史的变迁,而无数吴砦子弟从这里走出大山,辐射宇内并各有所成,无疑,历史晕染过的这份凝重,当是孕育着吴砦人最好的根基和魂灵。在一位村民家里,我们见到了他家里年代久远的族谱,文献里曾有其先祖因为抗金终因寡不敌众为国徇难的英烈气节,族谱历历展现了这个家族自南宋以来家族的繁衍变迁,因而令人怀想,一个用鲜血和生命护卫过的家园,一段不寻常的身世,又怎能让他的子民轻易忘却?

     

    路过一户人家的院子里,一位老人悠闲地将采来的野藤审视一番之后,不大的功夫,一只漂亮的藤笼便脱手而成,浑然标致。出了城,只见一个大草垛自山间的小路上团云一样缓缓移动,向城里走来,诧异间走近了才明白,原来是位村民上山割草,他将草捆码得极其艺术,圆圆的垛,自上而下将人包裹着不露头脚。

     

    吴砦城里还流传着一句老话:先有赵家坟,再有吴砦城。赵家坟是怎样的来由,多已不可考,从附近出土的石器、骨针、彩陶残片及秦砖汉瓦的残片不难推断出,这里一直都有先民们世代繁衍栖居。

     

    历史的云烟渐去渐远,今天的吴砦,已然从原始的农耕生涯里走出,农人们用自己的辛勤不断改变自己的生活,旧的土坯危房和蜗舍荆扉换成了崭新的农家院落,漫山种植的花椒在空气里泛出清香,弥漫着整个吴砦城。

     

    玉米已然成熟,好客的主人煮来给客人吃,天然的香糯清甜。

     

    城头屹立的“三岔厅”的牌坊以及祖辈们遗留的老家什,以及城里城外的山水,与依偎在秦岭脚下的这个小城一起,默然注视着世易时移间的浮沉。秦岭,绵延1600多公里的庞大山躯,一直划分着天下南北,除了地理,还有人文,除了人文,还有根骨。

     

    一直相信,吴砦是有根骨的地方。

     

     

     

                      

                           秦砚于2014年入秋

     

     

     

     

                            


    TAG: 古城

    天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鸿   /   2014-12-21 21:24:49
    5
    陇右人子量 引用 删除 陇右人   /   2014-08-14 21:19:2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4 20:55:39
    5
    李曉東 鷗鷺忘機 引用 删除 李晓东   /   2014-08-14 16:21:03
    羿的水立方 引用 删除 立方水韵   /   2014-08-14 12:39:57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4-08-14 11:41:40
    5
    萤火点点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萤火点点   /   2014-08-14 10:52:00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4-08-14 09:24:06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4 09:15:0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3 23:21:10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4-08-13 22:03:07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3 17:30:02
    天水还有这么个古城,我得去看看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